老虎tv直播分享

      东方正老爷子,现在很得意,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孙子马上要娶孙媳妇儿了还要让人开心。虽然自己的孙子不让自己省心,但好歹也是自己的种,一厃直告诫自己不能把他打死,要不就没有重孙了。所以自己的孙子只要不犯什么大错,基髡本上就是禁足几天就好。尤其是这几天,马上就要成亲了,可是那臭小子一直对自권己给他挑的媳妇儿不满意단。总是想惹出笑话来,逼人家姑娘退ᝮ亲,多亏人家姑娘识大体,这不前几日和几个尛纨绔败类夜宿青楼,⒘惹出不少事来。以后可得少跟那几个败家子玩,都被带饪坏ַ了。去青楼东方正是不反对的,毕竟他自己年轻时也是青楼里的常客,谁敢说自己年纪小些时不曾胡闹过?等之后成ꖁ家立业了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孙媳妇儿长的模样好看,满汴安城打着灯笼都未必Ⲳ能找不出一个比她强的,还知书达礼识大体,还得是自家的两个儿子精明,知道早早的就帮꺙自己侄子儿把这姑娘给留下来。笼

      ꁺ 瞁 东方正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溜达着,时不时的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ꌩ,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不经意间就来到了东方凡的院子里。还没走进院子里,老远就听见犬吠声,随之还有꜌的什么嘶嘶声,就一些杂七杂八的声音,听得让人烦躁。

      籱 ꬑ“莫怀德,翋等我孙媳妇儿进门以后,问问她,把那ᝮ臭小子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宠物给我处理了,别以后吓着她。”皱着眉头的老爷子低声对着旁别的跟着的莫䍜怀德吩咐໭道。

      莫怀德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㜐

      老爷子皱着的眉头ᜁ,平缓开来,接着往里徾走,问问院子里的下人,知道自家孙子在⨪他的三个둀死党走后,一整天就没出院子。东方正刨乐爩了,这小子是要屈服了,不过不屈服又能怎么样,几只小家雀儿,哪能斗得过展翅高飞的老鹰。你们那些孩子儿玩意都是老子ε玩腻的,说句不好听的,都在老子手里撰着呢。这么↴一想,东方正更得意了。

      蓪“走,去看看那臭小子在干什么。”自认为掌握一切的东方正连说话쀢都带了几分得意챧。

      快到东方凡房间门口,东方正就放慢脚步,使꧖自己的脚步声小了下来,一个眼神示意到旁别的莫怀德,旁别的莫怀德收到示意㉏,不由得连呼吸声都弱了几䏫分。走近一听,隐约听到东方凡和侍女伊一的嬉笑声。

      “哎껗呦,这濋小子看来是真认命了,”听到这嬉笑声孛,东方正心安了一半,他装作不经意的过来,就是害怕自己的孙子想不开,怕他明天大庭广众之下在闹出什么大笑话来,到ꊇ时候东方候斆府恐怕就真成了멽整个汴安城的笑柄렢。

      有了些底细뒰的东方正Ꝭ,收起脸上不自送觉的笑,略带几分悠闲的走到了东方凡门口ʶ:“凡儿啊,你想开了是好事,你祖父还能害你不成,以后千万不可再胡闹啦。”还没进门꫉,东方正就摆起了说教的谱侄儿。

      可刚他走进门里的那一刻,젥东方正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走进门里,没有看见䉕自己的好孙儿,看见的只有⇕脸上还挂着笑容的的八皇子姜玄清,还有不知道怎么了脸上写满了开心的丫头伊一。东方正先是愣了一怪下,只是一瞬间,久经沙ḛ场的东方正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自己家的小兔崽子耍了。顿时感觉气血上涌,竟是站住脚都是有些乏力。后面紧紧跟随的老管家莫怀德赶忙上前,将东方正扶稳,然后慢慢的将早已上了年纪的东方正搀扶到了椅子之上。

      鿫 “人…人呢?”刚被搀扶到椅킜子上的东方正喘着粗滯气开口问道。

      姜玄清和伊一两个人先是僵了一下,看到东方正老爷子可能被气够呛,赶快收起来嬉쫔笑得表情,站起身来鷲,迅速低下脑袋,一副认错的样子。

      过了好大一会儿,两人一直都是这么一副样子,ࡇ但就是不说话。

      “说瑄话,那小최兔崽子人呢!!”见两人一副我认错但你就别想让我说话死扛的样。东方正拍打着桌子冲着两人怒吼道。

      吓傻了两个人你看我一下,我看你一下,同时有低下头,谁都不肯回答东方正的问题。

      “格老子的,你们要气死老子,快点说,”东方正眼看两人Ӊ又低下头,气的又是一拍薷桌子,语气又岳重了几分,怒声斥问道。

      眼见东方正怒气值在以肉眼眥可见的速度飙升,小丫鬟伊一可能是这种场面见多了馮,倒黻还算镇定。可是姜玄清从小到大那见过这种场面啊,且不说从小到大皇室中人各个对自己疼爱有加,밪就是皇室中随便一位亲王,再生气也没㹺有拍桌子瞪眼的。姜玄清一时间就慌了神,龚他真的相信,如果自己再不说的话,东方正可真敢揍自己一顿,自己有错在先,估计到时候自己父皇都不好说什么。ꟾ

      别看姜玄清是一位皇子,就算是太子,东方正该不鸟他还是不箣鸟他。皇子这个身份虽然在别人眼里尊贵,在东罼方正眼Ω里也就那么回事。东方正可是大姜王勪朝跟随先帝㮨南征훺北战中,武将里硕果仅存的一位,先不说资历在哪里ﭷ,就是当年跟随自⏓己的那些人,那个不闔是达官显贵⾠,为官一方鄳。所以东方正打姜玄清,打了也是白打,说不定当今圣上还会夸一句打的好呢。

      “老…老侯爷,您先ର别生气,别再气坏了身子,我真不知道凡哥儿去哪了,这主意不是我想的,我也是被凡哥儿逼迫的呀,我也是受害者。”可쫡能是真的害怕了东方正,也可能是怕把东方正气坏ⱂ身子,被自己父皇责罚,姜玄清很不讲义气的把东方凡给出卖了。

      㮿 东方正重重喘了两口气,看着姜玄清的神色也不像说谎,再一想自家孙子的德行,홖对姜玄清的话也䟡就信了七八分。

      “格老子的,你现在马上回宫,别在让老子看亃见你,伊一知情不报不说,还偏帮自家少爷,罚三个月月俸。”很曬快,姜玄清和伊一两人就被老爷子制裁了。两人面如苦色,心里直叫冤,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莫怀德,快,快,把人都给我撒出去,在那小兔崽子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之前给我找到他。”老爷子缓过劲来,对着旁别的老管家莫怀德吩咐道。

      莫怀德也自知事情的严重性,在听到吩咐后,赶忙就往外跑。

      硫 “哎呦,”还没走跑出去多远,擀就和急匆匆跑进来的葛平撞了个满怀。

      ʤ慌里慌张冲进来的葛平,也顾不得自己撞了谁,看了一眼在后面喘着粗气的老爷子,赶忙喊到:“老太爷,老太爷,少爷回来了。”

      正在自我心里建设的东方正听到自家孙子回来了,悬總着的心一下就卡到了嗓子眼儿,自家孙子自家갘知,只怕是已经晚了,恐怕那孙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