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APP黄

      天龙帮㹝的人离去之后,施万山的弟ᳯ子无不在心里感到很窝气。当然,施万山看出了大家的心思。

      “我知道大家心中有气,为师陪他们的钱自有䀁道理,你们都别多想了。这次,大家做得非常好,也非常对,只是让大家受苦了。今天,大家全都有赏......”

      施万山后面之言,是在吩咐这群弟子的领头拿出银两犒赏大家。随后,施万山便跟这群弟子分道扬镳。

      㒑“阿爸,你怎会如此软㙚弱了?是他们先打伤了我们的人,还抢了我们的东西,你反而还陪钱给他们,这到底㟞是为什么?——简直太窝囊了!阿爸你还是一介武林盟主,怎么连这点威风都没有,别人都骑在阿爸头上撒尿了。真要气死人了——气死人了!我真想马上追上去,将他们通通杀个精光。”施月柔已气得直跺脚。

      其实,大家内心跟施月柔一样窝火,施月柔这些想法,跟大家此时的想法差不多。

      施万山见女儿对自己如此出言Ⱐ不逊,没有发火,只见他深深吸吐了一口气,回话道:“月柔啊,阿爸跟你讲,这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山庄生意遍布天下,倘若得罪了他,我们只要一离开此ዯ地,他必然会暗中报复,让婊我们防不胜防。那样,我们会得不偿失,这还只是其一。

      其二,我们若是逞一时之勇,倚强凌弱,此事传到江湖上去,岂不自毁名声。到时,别人会怎样看待你的阿爸?你阿爸还有何威望服众——有何威望锊得到大家信任——更有何威望能再次被推选为武林盟主!

      其三,上次,我们打死了他们的人,他们一直都没有将此事宣扬出去,那也算是给我们留了情面。他们并非不怕我们,但是如果把他们逼急了,狗都会跳墙,大家何必非要搞得鱼死网破呢。——不知阿爸跟你讲的这番道理,你听懂了没有。”

      施万山本来不想当着众人的面,给施月柔讲这么多道理,꟨但他怕施月柔想不开,私下去找对方报仇,所以不得已就讲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女儿听懂了。阿爸说的这些确实有道理,但我们再怎么忍让,他们还是一뀲样会暗中使坏。ძ我们山庄在这一带的生意又很多,如果一直忍让下去,那也并非是长久ꏭ之策呀。”施月柔心有不甘道。

      “不忍怎么能成大事!世间哪有随心所欲之事。——月柔,你要多学㈱学你的姐姐竉,不要做什么事都不计后果。”施万山显得有些生气。

      其实,施月柔非常听她父亲的话,更是把她父亲当成了心目中绝对偶像镅。她一直都认为自己父亲讲出来的道理,入木三分、远见卓识。只是刚才她确实太气愤了,所以施万山给她讲了道理后,她还是有些想不过。

      䈽 施月柔听了自己父亲此番生气之言,便开始闭口不言了。接着,大家又继续专注赶路了。

      ⊚ “施盟主,幸会——幸会!没想到在此处都能碰见盟主大人啊。”

      一天,众人走到距离褚玉老家不算太远之地时,迎面走来几人,这是其中一人在给施万山打招呼。施万山抬头一看,发现原来对鱌方是老熟人吴中浩。

      늅 吴中浩是云霄蓬岛䰄岛主吴中天的哥哥。在吴中天当上岛主之前,吴中浩是云霄蓬岛的岛主。后来,他认为自己弟弟吴中天比自己贤能得多,躈便将岛主之位让给了他弟㬱弟吴中天。当然,这种说法是云霄蓬岛对外公布的正式说法。而江湖传言则是这样说的——

      吴中天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后来,他又重新回到了云霄蓬岛。他在消失期间,其内功突然变得深不可测뾌,而且还将混元神功练到了极致。他回到云霄蓬岛后,便用武力威逼他哥哥吴中浩,让其出岛主之位。吴中浩打不过他这个弟弟,迫塸于对方淫威之下,后来便无奈地让出了岛主之位。再后来,吴中天得尺进尺,还霸占了吴中浩的妻妾。

      虽然这些都是江湖传言,然膒而大家都认为并非空穴来风,多半是八九不离十之事。吴中浩偶尔会被吴中天差遣去做事情。在没有事之际,他一般到处游山玩水。

      施万山一见对方是吴中浩,立即笑容满面迎了上去。其实在此时,施万山感到有些疑惑,心想:“云霄蓬岛离此厭地有几千里之遥,而此地并非什么风景名胜之地,只是一些山间田野,他怎会跑到了这里来……”

      “原来是吴兄在걝此!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吴兄别来无恙啊!”施万山热情回道。똹

      “拖施盟主的福,一切还好。我听说蜀南有个高山湖泊非常美丽,只是道路十分艰险,去的人也甚少。我们这次想去那里游览一番,不料途中却迷了路,最后就辗转到此来了。——哎呀,没想到会误打误撞,最后却撞上了盟主你啊!这也太凑巧了,真如古人所讲,人何处不相逢啊——”

      施万山听说过那个高山湖泊,其名叫鲁窟海子,由于前去那湖泊的道路,一路都是峭壁悬崖,密林沟壑,跋涉甚是艰难,所以施万山也不曾去过。

      吴中浩此话一落,双方都不由热情洋溢一笑。

      随后,施万山见对㵰方一行人风尘仆仆,裤脚上全都䊎沾满了灰褐色泥土,便开玩笑道:“哎呀,从吴兄下半身上粘的泥土来看,便能看得出吴兄你们一路上是多么风尘仆仆,多么优哉游哉。真羡慕吴兄无事一身轻啊——”

      施万山此番玩笑之言一出,双方又是一阵欢貵声笑语。

      ……

      帠二人相见,鼪只是一场久别重逢的寒暄,并没有讲什么重要之事。大家寒暄完后,聊了一些无关紧要之事,最后ऩ便分手作别了。

      ᫜ “这个吴忠浩才是个名副其实的窝囊废。他太认怂了,被他弟弟都欺辱到家了,他却对他弟弟恭敬有加,唯唯诺诺。真不怕江湖人都在背后嘲笑他,没想到他还有脸活在这世上,是我的话,早就┣跟他弟弟拼命了。”吴忠浩离去之后,施月柔开口闲谈道。

      “二师姐说的是。䕫不过,二师姐应该听过‘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俗语,江湖上很多传言都说,他弟弟吴中天不仅阴狠毒辣,而且还很会装模作样,装腔作势。我想,他为了活命,能做的就只有识时务者簘为俊杰了。”赵大头嘲笑道。

      “赵师兄,我觉得你太爱相信流言蜚语了。既然吴忠浩他自己都对外说是主埀动将岛主之位禅让给他弟弟的憗,我们何必去相信那些不靠谱的江湖传言呢。再说,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讲这些是非,不然大家以后以讹传讹,最后说不定别人还以为是我们编造出来的那些流言蜚语呢。到时,容易莫名其妙地得罪人,惹出不必要的是非来。”

      方中强在言此话时,忍不住望了施万山几眼。

      檝 施月柔听了方中强这番言论,突然间有些来气,“方中强,天下人都知道是真的,也都在相互间谈论言说,我们编造什么流言蜚语了——”

      施月柔话到此处,被施万山开口打断,“月柔,不许说了。你方师弟言之有理。以后,大家不许在外面搬弄是非,到处说人长,道人短。江湖上天天螓流言蜚语不断,不要多管闲事,大家管好自己就行觊了。”

      大家见施万山如此퓃发话,随后都停止了谈论吴中天和吴忠浩之事。

      大家与吴忠浩分手作别后不久,发现路旁不远处有户人家,便走上前去问路。这家主人听大家问牛家山的去路,显得有些不耐烦。对方跟大家说,最近这些天里很奇怪,询问去往牛家山的人络绎不绝,他값对此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随后,大家从对方口中得知,只有半天左右路程即可达到。

      뫌 大家问了路,见天色已不早了,在天黑之前,无法赶到牛家山,便准备找个客栈歇息一晚,待明日一早再前Ū往둫。大家这时走得有些疲乏,而客栈距此还有一些路程。大家走到一片树林草地时,施万山让大家稍作休息。大家接着便开始靠树而坐,静静享受这鸟鸣山幽之宁静,秋风拂面之清爽,秋阳斜照之灿美……

      就在大家放松享受这一切时,山每路前方徐徐走来两人。

      “堂堂武林盟主,居然也干那些苟且之事。不知你们此次前去牛家山还有何居心?!”对方走近后,冷嘲道。

      施万山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质问,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立即从草地上站了㳱起来,发숅现⺺这来者原来是朗狀朗乾坤兄弟俩。

      这兄弟二人,兄叫朗乾,弟叫朗坤。江湖之人合称他俩叫朗獼朗乾坤。这兄弟俩一般都形影不离,为人性格古怪,正、邪两边人士都不与之为伍。这二人喜欢行侠仗义,爱打抱不平。江湖哪里有邪恶之事、不平之事、蹊跷之事等等,若是他俩知道了,肯定会前去调查过问一番ꍎ。他俩心中充满了諄远大抱负,那抱负是要让普天之下变得朗朗乾坤。

      耱这兄弟俩虽然抱负甚大,但他俩的脑子却比较迂腐,比较笨,时常被阴险之人利用,利用他俩来铲除异己、借刀杀人——例如,某人被杀了,杀人者想借刀杀人,嫁祸于另一人。杀人者就把另一人的物簁品故意遗留在现场,䯦然后想方设法将这个消息透露严给他兄弟俩。朗朗乾坤兄弟一见到证物,就会认死理,将被陷害的那个人给杀了。

      由于这兄弟俩武功椫高深,所以江湖上正、邪两派人士都对他俩离而远之,免得惹祸上身。不过,最近㨔几年,大家听说他兄弟쉋俩不断吸取璘以前的教训,变得聪明了一些。

      㹪 大家一般都不会去招惹他兄蹓弟俩,毕竟他兄弟俩的抱负是绝对正义的。倘若杀了他俩,只会让自己遗臭万年。当然,他俩武功甚是了得,二人一对乾剌坤锤使得出神入化,所以也不是Z谁想杀就能杀得了的。

      轟施万山见是他兄弟俩,不由一愣,心中开始担心起来,“怎么回事?这兄弟俩怎会莫名其妙地对我出言不逊,难道他俩又道听途说了我一些䲊事情?——哎,我现在᤻的烦事本来就够多了,如果再被他兄弟俩纠缠上,那可就麻烦了……”

      施万山片刻心思后,道:“原来是ꑁ朗朗乾坤二位大侠,我施某人有礼了!万万没想到能在此碰上二位大侠,真是幸会——幸会啊!

      ឴ 咗 二位大侠殚精竭虑为武林除害,一直都想让天놨下得以朗朗乾坤。二位大侠有如此这般的远大抱负,真乃当今武林之幸哉!之乐哉啊!

      二位大侠的威名在江湖上早已声名远扬,蜚声遐迩。在不久将要召开的武林大会上,我施某人准备在天下人面㛿前,宣扬二位大侠的丰功伟绩,好让整个武林都学习效仿。然后大家齐心协力,促使天下能够早日变得朗朗乾坤。”

      施万山说了这番恭维之言,心㚅中企盼道:몼“希望我这些恭维之言能把他兄弟俩给说高兴,不要来纠缠我,给我添麻烦了……”

      鹢朗朗乾坤听了这番恭维,一时间,满脸尽显愉悦之色,得䱪意之色,自豪之色……不过,这些脸色只是昙花一现,他兄弟二人很快又沉下了脸。璵

      “我们兄弟二人不需要你쬛夸奖。你夸与不夸,我们兄弟俩都是一身正气、顶天立地、万人敬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我们就不谢你的夸奖了。还是多说说你自己吧——

      你作为武林盟主,不仅没有起到为人师表的带头作用,还尽干一些伤天害理之事,大家推举你为武林盟主,是看在你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善恶分明的份上。没想到你居然是人面兽心、面善心恶、虚伪之徒。”朗乾道。

      大家在听朗乾綴说第一段话时,都还在心中发笑。当朗乾说第二段话时,大家见他如此诋毁辱骂施万山,都感到愤怒无比,特别是施뮦月柔,她已气得咬牙切齿了,恨不得ꈓ将他二人碎尸万段。只是由于施万山在此,还轮不到她说话。

      施万山听了,并没明显露出鑺生气之态。

      “二位大侠,我不知你们此话是何意呀?我想你们多半ꥀ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什么긎,我施万山坐得端、行得正。虽然我施万山不才,没有将整个武林治理得让众人都满意,然而我却自认为还是做到了克己奉公、率先垂范、鞠躬尽瘁,所以我问心无愧。 ظ

      我听你们说的那些话,对我如此有成见,想必是我曾得罪过的人在对我栽赃陷害。二位大侠过去曾多次上过坏人的当,也多次追悔莫움及,所以我建议二位大侠少听一些流言蜚语。若是有棘手⎹之事,还请按照武林盟规来处理,大家先向我报告,然后我再下盟主令,让大家共同彻查解决。

      二位大侠一身浩然正气、急公好义,我施万山历来都十分钦佩,也正因为如此,二位大侠以前因被坏人利用而多次滥杀无辜,我都从未뾸追究过你们的责任。

      你们不妨将对我的流言蜚语讲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弄个水落石出,以免又上坏人的当,遭坏貼人离间。”施万山道槙。

      “我们说不过你,以前那些事,难道我们还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吗,还需要你来둧建议!这次,我们证据十足,我们要在武林大会上,让你身败긄名裂,让大家共同诛灭你——”朗坤道。

      朗坤话到此处,施月柔终于无法控制住心中的怒火,“放肆!见了武林盟主,你兄弟俩非但不施礼节,而且居然还含血喷人、口出狂言。——阿爸,这两个弱智,以前误杀了那么多人,你不能再——”

      施万山喝断道:“月柔,闭嘴!还宭轮不到你说话。” 寄

      这兄弟俩最忌讳别人说他俩是弱智了돨。施月柔如此辱鈲骂൓他兄弟俩,他兄弟俩顿时就黑了脸。不过,这二人一般不会滥ꨥ杀无辜,倘若施万山不在场的话,最极端可能就是把施月柔的舌头给割了。

      靗 这时,屒他兄弟俩心中之气全都转移到了施万山身上,朗乾怒道:“施万山!你们竟然说我庋兄弟俩是弱智。今天,我兄弟俩就只好领教、领教一下你的玄空剑法了。”

      施万山早已听闻过他兄弟俩的乾坤锤如何了得,但还不曾亲眼见识过。不过,他对打败他兄弟俩还是信心十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