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怪谈电影版

      锵锵锵锵!

      接下来,两者你来我往上百回合,枪戟交击。

      ஜ二者力量上,唐音涵略胜一筹,不过相差的也不是太多。

      可是肉体上,二者差距就比较明樲显了。一百多回合下来,埙玉除了衣衫破碎,其他一点伤都没有。反观唐音涵,则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暣,还有不少细小的血痕。

      “道友好体格,我认输了。”唐音涵抱了抱拳道。Ⴕ

      他一身实力已经发挥到了巅峰,却连一点伤都没有且给埙玉造成,再度纠缠下去也改变不了结果,还不如干脆认输,即免得丢脸,也节省了时间。

      “第二轮,最后一场,东王宫胜!”裁判宣布道,至此,第二轮结朿,九宗的枳钏分排名都熢出来了。

      第一名,文墨斋,全胜,8擉分。

      땿第二名,东王宫,7胜1败,7分。

      第三名,九歌楼,6胜2败,6分䥓。 ⑺

      第四名,琴音阁,5屢胜3败,5分顈。 ⊄

      第五名,墨桓苑,4胜4败,4分。

       第六名,斜清轩,3胜5败,3分。

      第七名,西洲阁,2胜6败,2分。

      第八名,红袖坊,1胜7败,1分。

      第九名,血剑门,全败,0分。

      文墨斋怀全胜倒是意料之中,毕竟玄三泪文墨大道㡭恐怖的法则领悟楧程度,呓加쏤上七星境巅峰的修为,根本不是埙玉,唐音涵能够战胜的。

      瀻 甚至于后面的比赛,文墨斋就是玄三泪一个人上场,直Ϭ接打穿了好几家的天骄队伍。到得最后,红袖䜕坊更是直ﴢ接认输。籒

      鮆“第二轮结束。”裁判一声大喝。

      眤此时太阳已经西落,第三轮Ӑ显然不可能在今天开始了铸,一些天骄也需要时间休息调养,恢复伤긎势。

      一夜过去,过得很平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以礨至于一众领队尊者都不禁开始怀疑影魔之事的真假。叻

      可是随即转念一想,能够在他们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将信封送入他们手中,这等人物若是要与他们为难,直接就动手了䛤,哪需要骗他们?

      于是纷纷打消念头,复又小心翼翼地看顾在自家天骄的周围。〃

      弄得不明真相的天骄们都有点懵逼,长老们怎䗌么了?为什么老是绕着我们转?

      次曰一早,大家Ⓦ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第三轮会武开始。

      “文墨斋,东王宫,九歌楼,琴音阁,墨桓苑,斜清轩,请派代表,上台抽签!”裁判说着,摸出六个外观一模一样的空间戒指。

      这ﱥ六枚쾆空间戒指中分别装着六块玉牌,刻着数字,两个一的为一组,两个二的为一组,两个三的为一组。

      三组分别捉对廝杀,胜者进入下一轮。

      玄三泪,埙玉,唐音涵等六人从高阁上踏空而下,落到裁判边上。

      每人取了一枚空间戒指,而后心神一叹,取出玉牌。

      文墨斋对战墨桓苑જ。

      东王宫对战琴音阁。

      九歌楼对战斜清轩。

      “듎文墨斋,长宇元彦。”文墨斋这次倒是没有派出玄三泪直接出手,看样子也想给其他天భ骄表现的釒机会。

      “墨桓苑,沈心撥劫。”墨桓苑上场的是一个黑白衣彪裙的女子,샺向着长宇元彦施礼道。

      䐁“这场就有意思了。”陌清尊者摸了摸胡须,笑道。 ꣿ

      “격哦?怎么了?”萧北好奇道。

      “文墨斋和墨桓苑两家修炼왕的东西差不多,都是墨竹大帝的传承。只不过各有侧重罢了。文墨斋以书画为主,墨桓苑则擅长词賦。”陌清尊者道。

       쎮“啊?词賦?这能战斗吗?”萧北疑惑了。

      “圣言帝道,墨竹大帝踏入十方境开创的帝道法则,帝心映天心,法则印入天道之中,后来者륟可以施ᣔ展圣言手段来战斗。词賦,就是圣言手段。”陌清尊者解释道。

      ⡌ “一笔春秋万物空,何妨千载仰英雄?江山自古留诗句,风月于君识面容。”沈心劫长叹一声ㆮ,而后素手凌空虚划,一䦌个个黑色古篆字排列在身前,盘绕旋릷转。。

      캘“去!”

      二十八个古篆字慲相互勾连呼应,一道万古为空的苍茫意境开始弥漫,欲要影响长宇元彦的灵魂。

      촵嗷!

      长宇元宵取出一杆足有一人高的毛笔,以真气为墨,几笔勾勒出哮月银狼的敐轮廓。

      狼啸响起,空间震动,一道ꓪ音波冲着古篆字扫去。

      嘭!

      扄 黺 二十パ八个字凌空爆碎參,化成一缕缕黑线,隐藏起来。

      可 “就这?不会ꐜ吧?”高阁之上,萧北一愣,佱这所谓的词賦不会就这么点水平吧。

      “才刚刚开始。”陌清尊者摇了摇头。

      檑台上,打爆了古篆字,长宇元彦脸上反而浮现出凝重之色。

      嗡!

      果然,下一刻爝,檑台上笼罩上了一股黑气。 㴰

      “万古皆空。”뉾沈蓑心劫手掐印诀,而后闭上眼睛。

      幻境中。

      长宇元彦出现在一处古战场,四周都槣是身穿战甲的人族战士。

      而事实上,他的身体还在檑台上,如今不过是灵魂被沈心劫暂时陕拉到幻境空间之中。

      ⋶ “杀魔!”众人族士兵仰头大吼,在他们眼中,长宇元彦现在就是一个魔族!

      ㎘“墨守成规。”长宇元彦轻喝一声,随即周身出现一道黑色䲤匹练,环绕旋转,不断搅碎冲上来的战士。

      “唉。”看着周围不惧身死,前赴后继冲过来的战士们,长宇元彦无奈长叹一声。尽管他知道这•是对方布置的幻境裁,可这些人族士兵的战意决心却让他心中敬佩不已。

      “劝君休诉十分杯,更问尊前狂副使。”

      一道清䟥脆的声音响起,场景变化。

       这次是在一个营帐之中,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长宇元彦无奈摇了摇头。

      “若是道友只有这些手段,那么战斗就结束了。”长宇元彦捏碎酒杯道。

      忧轰!

      ꏉ 炅魂力量狂涌。

      “天牛熲咆哮!”长宇元彦施展出一击音波道法,由灵휑魂力量催动,直接在㭄四周撕开一道筇道䰽裂缝。

      “ᦎ这就够了。”伺候他鮤喝酒的一个女子展颜一㐄笑,而⠻后身形淡化。

      ᣬ“分神大法!”沈心劫娇喝一声,而后一部分心神努力地继续维持着幻境,欲要再困长宇元彦片刻。

      另一部分心神却回归了本体。

      莲步微移,朝着呆雘立在原地不动的长宇元彦走去。

      哮月银狼的影像守护在长宇元彦身前讳,不庫过没有人控制,虇眼神空洞,ΰ只有一丝本能。

      嗷!

      哮月银狼身体下沉,朝着逼近的沈心劫长啸一声。

      啪! ⁲

      随后看着已经快到长宇元彦面前的沈心劫䜜,四腿一蹬,扑了过去。

      嘭!

      沈心劫抬起右手,一幸拍出,这个툒没有灵智,不过是长宇元彦的真气产鸉物的哮月银狼恜如憘何能挡?直接当空炸碎,化为一团真气消倧散在天地之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