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俪三胎喜获龙凤胎

      写下一个方子,交给了福伯。

      “丹方和银子不同,乃是珍贵之物,所以麻烦小先生在此处等候片刻,我自去抓药煎熬,若是有效,昒便会放小先生带丹方离去!䤲”福伯说道,将盒子收起。

      陆长生站着不动,福伯拿着药方离开,下一刻,屋外却是走进一슓行持兵刃的武者来,为首之人正是不久前刚见过的那名炼皮中期的汉子ᅟ。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陆长生道。 雂

      丰满믧妇女忽然道:“小先生安心待着就是!”说完,看向为首的武者,“麻烦小弟了!”

      “放心吧,大姐䳜!”

      原来是兄妹!

      ទ 陆长生心中恍然。

      “来人,给小先生上茶水!”那妇女喊道。

      茶水端上。

      陆长生坐在椅子,端起茶水品尝。

      这姿态,四周站着的汉子不像是敌对的,反倒像护卫一样。

      丰满妇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小先生倒是颇有风度!”

      她也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若是盧治疗效果可以的话,他的丈夫也许还能用到촄此人,因此脸面还是会留一点¹的。

      没过多久,福伯匆匆走了进来,朝着妇人点了点头。 䞺

      菣 过了片ⵜ刻,侍女端着一碗药水走了进来。

      ⷽ妇人将其接到手中,浅尝了一下,发现除了腹啯部有些滚热之外,倒是没其他感觉,于是用勺子将药汤送进了王员外嘴里。

      时间一点点过去。

      空气中的压抑气氛越来越浓郁。

      一股杀机在悄然凝聚。 朼

      陆长生知道,若是自己㓼傍晚还不回去,药老必然知晓自己发生了大事,那时候⸏肯定会带人过来,王家的区区炼皮中期武者根本不够看。

      毕竟百뷙草혽药铺身后站着的是㓴青府巨头之一三河帮。

      所以,在傍晚到来前,他们一定会采取行动。

      殼就是不知道,会是怎么个行动法!

      蹛忽然,一声轻咳打Ꝗ破了凝重的气氛。

      是躺着不动的王员外醒了。

      妇人、福伯、以及妇人的弟弟一齐走了过去,关心地道:“垖感觉怎样?老爷!”

      “老爷,有没有好点!”

      “姐夫~”

      王员外睁开眼,眼睑已经㶁没有之前那么臘肿胀,扫了一眼四쾩周,目光在陆长生身上停留了一会,虚弱地道:“不愧是药老的高徒!喝了药好多了!”

      众人纷纷大喜。

      王员朝陆长生说道:“得罪之处,还请见谅!后面졌几天,可能需要小先生出力!希望小傮先生不要让我为难!”

      又看向众人,说道:“东西收拾好了么Ѡ?”

      为首的武者点了点头,“一切都准备好,只等姐夫你了!”

      鈀 訦“走吧!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药老本身没➰什么实力,哪怕是知道事情不对,也不敢追来,只能向柳占坤求助!若是寻常时候,我们肯定十分危险,柳占坤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全力以赴,多半会派遣郑虎、梁真之流出手!可惜瑓,如今形势并不乐观,荆山镇三河帮人手紧缺,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王员外不愧是微末起家的人物,心思深沉,早在很久前就预料到这种情形。

      퇤这也是这次陆长生进院子后,发现院内侍女、仆人少了许多的缘故。

      没过半个小时,两辆装ᖥ着行李和钱财的马车从王家大院驶离。

      行李一车。

      钱财一车˂。

      出了镇子,两辆车便是分两个方向离去,意图扰乱之后可能出现的追兵方向感。

      而真正的王家嫡系,却是从后门乔装打扮,悄然离开了荆山镇。

      到了晚上,一行人便到了十多里外的一个劘山坡下扎营。

      因为需要陆长生的医术手段,王家人也没有对他动手动脚,反而是恭敬有加,言语中也多是安抚为主。

      簓 临时搭建的营帐有些简陋,但没人多说什么,王员外既然敢走룳这一步,肯定是解决了大多数问题。

      陆甑长生坐在狭窄的帐篷内,门口有两个炼皮初期的武者盯着,谁也不知道帐篷里坐着的药童拥有炼肉境的力量。묅

      癆药箱和柴刀䁉早在王家大院的时候,就쾕被拿走,陆长生并不心急,王员外一行人似乎不打算让自己离开,因此一路上并没有对他৶有额斫外的掩饰,知道这里距离荆山镇不过十多里地。

       这个距离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若是再远一些,那自己只䂫能出手结束这个游戏!

      陆长生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

      聚精会神之下,相隔十多米远쾟的帐篷内,传来一阵交谈声。

      “······丹方······诡沪······”

      听了几句,那些交谈声放得更低,导致陆长生听得不是那么真切。

      想了想,陆长生看向系统面板。 驤

      “姓名:陆长生

      技能:丹术(蓝)、高级箭术(蓝)ㅥ、金钟罩(绿)、黑虎刀法(第一式/썋第二式)(蓝)

      进化值:185点”

      目光顿时落在那蓝色品级的丹术上。

      当初进化的时候,脑清目明、思维清晰,洞察力、五感都有着巨大的增幅,再想起丹师铁卷的神秘,不由得猜测,这丹术恐怕不是什么简单之术。

      况且,若是此番能够拿到丹方鱺,丹术技能就能很快用악上。

      想到这,陆长生暗道:“系统,进化丹术!”

      陆长生身子微微一顿,目中有淡淡的微光显现,帐内没៦有灯火,漆黑一片,一双眸子却쎞在此时犹如散发眧荧光,一闪而逝。ₜ

      下一刻,他的五感似乎一下子获得了巨大的增袃幅,迅速地往四周蔓延。

      石缝、绿叶、枝杈、河边······原本细微的虫鸣清柺晰入耳。

      一只山鼠从洞中钻出,淡淡的温热传来。

      㸸 俨然间,自己的㹅五感像是恁一只无形的大手,能够触摸到动物身上的体温。

      ʶ “这种掌控感,真的太可怕了!”陆长生一脸肃然,这已经不能컚称为五感,更像是微型的领域ɂ雏形,䕗只要在这랁方圆五十米内,就没有人能够逃得过他的感知。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修炼了丹法的人都有这种感知领域。

      㒱 陆长生觉得不ᒦ能按以前的观念来看待丹术了。

      远处的声音又变得清晰起来。

      “等会就过去吧,这次有阿仓在,应该没多大问题!”㭞

      “放心吧姐夫!只要那个诡没有超过黑幻级,我自能应付得来!”

      “ᯫ不要大意!那个诡攻击力不强,但手段颇多!”

      “晓得!”

       “老爷,那小鬼你ሦ打算怎么处置?”

      “现婟在先安抚着,等阿仓解决了那个诡,我们身上的诅咒自解,他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到时候处理了就是!”

      ··ܦ····

      一阵脚步声响起。

      陆长生起身走出帐篷,帐门两侧的武者警惕地看来,随时有出手拦截的可能。

      他笑了笑,似不经意地看向右侧,便见那丰满妇人的弟弟从一座帐内走出,一双虎目看了过来,带着摄人之威。

      “看好他!”韩仓朝着两名武者说道。

      “放心吧,大哥!”

      ······

      陆长生走回账内。

      约摸过了一刻钟左右,忽然睁眼。蚅

      帐外,韩仓以及一行六人,从几个帐篷内走出,迅速步入林Ρ中。

      陆长生目光微闪,正要起身,忽然愣了一下,耳垂微微跳动,又是一阵频率不同的声音进入耳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随即哂然一笑,往外走出。

      “夜深了,小先生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是回去吧,免得遭到什么小磕小碰的——”右侧的武者脸上有些不爽利,身为阶下囚就没有一些自知之明么?

      正说着,忽然在他看来一碰就碎的小家伙,骤然浮现出一股惊人的气息。錫

      脸上惊骇之色刚起,砰砰两声,一双小手就믖分别抓住他们的腰部猛地一合,两人情不自禁地碰撞在一起,发出沉沉的响声,晕倒在地。

      첲“谁?”

      两名巡守的王家武者跑了过来,惊陠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径直走来的陆长生。

      夜色漆黑,加上那两名晕倒在地的武者刚好被低矮的草丛遮挡,两人看不真切,一时间难以断定发生了什Ꮗ么。

      陆长生一步步走来。韖

      ␈两人顿㻙时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低喝道:“还请小先生立马回帐篷里头!”

      这时,挺着ᶀ大肚子的王员外和家眷也从其他帐内冲了出来。

      帐篷的位置各不相同,于是很快就有人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两名武者。

      王员外喝道:“先制住小先生!”

      两名武者闻言,顿뎦时扑了上涐去。

      ל 但下一刻,令所有人樏心惊的是,两名炼皮初期的武者刚靠近,便被轰飞了出去。

      砰砰两声,夹杂着骨骼碎裂的声音,令人胆寒。

      “小······小先生?”王员外咽了咽口水。

      黑暗中,那不足一米五的矮小身影在此时看来充满了巨大的压迫感。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