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老师5在线播放

      林嘖简的奏书与程敬宗的奏书,几乎是同时到达京城。

      摄 双方各执一词,林简参奏程敬宗初掟到地方,便仗势行凶,动用私人,扣押林家子弟,又动私刑致人重伤。

      而程敬宗则是参奏林简带领家眷围攻朝廷命官,有割据一方不尊朝廷之嫌。

      两封奏书,几乎是同时送到ৌ了御史台。

      这个时代,如果枲是寻常政事,六部衙门都有可能受理,级别高一点的,直接送到政事⬋堂里去篅,而参人告状的,一般是送御史台处理。

      当然了,如果你可以随时见到皇帝,也可以跟皇帝去告状,不过这种햜事情뗒,皇帝一般不爱搭理你就是了。

      像林简与程敬宗这种,➑一个是被革职的前任侍郎,一个是越州的地方官,他们告状的奏书,如果没有门路,可能御史台都不会搭理。

      但是……林简是有门路的。

      他是一甲第三名入仕,又在朝堂活跃ꄑ了二十年,在文官圈子里颇有좽些影响力,再加上흭太子十分看中他,因此他的书信到了长安之后,就有专人拿着,送젏到了御史台里,再从几个御史手中,顺利的送到了御史中丞手中。

      大周的御史台,理论上的主官应该是御史大夫,但是这个职位常䋻年空悬,一般是御史中丞主事。

      相比泮较于林简来说,程敬宗在长安城文官圈子里的影响力,几乎就是略等于无了,他虽然也是进士,但是是凭借康东平的关系入仕,在工部做事的时候,整个长安城也没有几个文官能看得起他ࣅ,他的书信虽然也送到了御史台,但是根本没有送到御史台的决策层手里,就被随手丢到了훟角落횻里。

      再之后,御史台就派人与吏部沟通ᚥ了,不出意外的话,将程敬宗贬官调任的文书,很快就可以㸬走完流程,送往越州。畎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若룕有流程走完,少说也要一个月时间,再加上路上的䖰时间,前后最少也要两个月。

      ڰ不过这一次,东宫那边派人到御史台询问了这件事,因此流程就会快上许多,最多一个月᥉时间,文书就能送到越州去。

      当然了䟢,因为康贵妃的原因,康氏这些年在朝堂上的势力越发壮大,各衙门都有倒呰向,御史台还在走流程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向康东来报信了。

      었 这位在工部任事恸的康二爷,收到了御史台的报信之后,只简单扫了一鿵眼,便随手丢在一ᦡ边,微微엋冷笑。

      “且看你们这ﱁ些笔杆子,能翻出什么花来!”

      ……፡……紉………

      此时的捾越州城,距离林昭被打,已꘠经过去了接近半个月时间,半个月的时间里,林昭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大好,连一点伤疤也没有留下。

      他是在伤好之后,才返回家中居住,因此林二娘根本不知道他受伤的事鉵情。

      Ῥ 这段时间里,程敬宗再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老老实实的在知州府办公,不管是林简还是林昭,都多少放沒下了警惕之心,不再对他太过防备。 舁

      当然了,他一日没有捧离开越州,赵籍就还是跟在林昭身后,贴身保护。

      这半㭸个月的时间里,三元书铺埼的故事汇,已经出到了第三期,新出的故事윛汇,价格涨到了三十钱一册,虽然销量减了不少,但是毕竟可以挣钱,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三元书铺借着这个故事汇,大概有四十贯钱的纯利入账,这个收入虽然不是特别多,ꕎ但是相比于之前书铺的利润,已经上浮了很多。

      Á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长久的买卖,蜦不出意外的话是可以一聲直做下去的,谢老板充满了礶干劲,每天在作坊和书铺之间奔忙,偶尔还要去各个造纸作坊里考察,忙的不亦乐乎。

      而林昭,除了在书铺里看店写故事之外,偶尔还会告假出去与谢澹然一起约会,一对少男少女感情剧烈升温,距离确认关系,只差一步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

      林昭现在⫮……太小ᜐ了。

      他今年才十三岁,距离成年还有好几年的时间,诚然这个年代十三岁成婚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对于林촋昭来说,他㜝现在…֯…还处在早恋之中。

      不过虽然他还是个䄣少年随人,但是他不管是事业还是前程,都已经走上了正轨,如果䲸事情顺利的话,等明年大腿七叔成功回到长蛰安去,他也可以跟着鸡뛀犬升天,去长安城里好好见一␩见世面。䋤

      现在是乾德七年的七月,距离明年大约还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时间里林昭能做到的,一来是多看点书➉,二来是尽量多挣一点钱,给自己攒下一些资本。

      对于传说中的长安城,林三郎还是颇为期待的。

      栔然而,生活总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

      就在林昭开始为未来准备的时候,越州知州府书房里,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站在了程敬宗的෯面前,他脸上足足有三道刀疤,颇为骇人。

      面对程敬宗,这个汉孌子不卑圧不亢,只是微微低头抱拳,￘声音低沉:“程老爷,大将军说了,越州这边你可以放᭤手⢙施为,这件事情做成了之后,你就向朝廷告病,暂且去灵州躲一躲,在灵州,没有人能够动你一根汗毛。”ꍦ

      ḅ 灵州,鿡就是朔方军的治所。얐

      程敬宗深呼吸了一口气믶,也站了起来,对ሟ着这个刀疤脸汉子沉声道:“魏将军,东山那边……都联系好了么?”

      嶸 “自然联系好了。”

      这뭼个姓魏的将军面无表情,开口道:“他们敢拒绝,本将军立刻就可以上山剿匪,这些山上的刁民,最是怕死,自然不敢不听话。”

      程敬宗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魏将军,事后这个寨子,是绝对不能留的,不然就算是大将军,쨞也会被朝廷里的人藉此攻讦。”

      “自然如此。”

      刀惆疤脸将军声音沙哑:“大将军已经往这边增派人手了,估计再有十几天就能到越州,等他们做完了这件事好,쿌程老爷你可以带着他们上山剿匪,替……㌢那位天下闻名的读书人报仇。”

      ⟉ “这样一来,等这件事情过税去,程老爷说不定依然可以㈛回到长安城里做官。”

      程敬宗暗自咬牙,声音还是有些激动。

      “这……这件事太大了,恐꣊怕太子一系的人…不会善罢甘休。”

      “这有什么?” 

      颕魏将军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 ෢ 此时正值盛夏,越州城正在下雨,阴云密布。

      厚쭛厚的云层里,随着一道明亮的闪ㆋ电划过,꺿雷声如同天神叱咤,在空中炸响。

      雷声之下,魏将军声音冷漠。

      “自ߒ先帝朝开始,这些山上的匪寇四处劫掠,是꣱再쇓正常̄不过的뿈事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