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挑战

      军用卡车不急不缓的沿着郊区公路前行。

      此时的车顶,周利坐在机枪㸶一侧,右手摩挲着机枪ඹ枪管,让车顶其余四人都明白,只要稍有异常,周利就会闪电般架起机枪,扫向异常来临的方向。

      此时董卓眼角余光ꪯ一直盯着李典王武二人,防止两人有任何异动,而这两人似也放弃了攻击陈明二人,时不时环顾四周,在防备着有任何怪兽前来袭击。

      陈㌉明则是拿着望远镜环顾四周,此时的他毫无防备,自然站在周利擳董卓二人身后。

      “前面周围环山,应是我们最后的一段路了。”陈明面色凝重说道。

      周利董卓二㎅人点了点头,虹南城通向京都ꆳ基地市的最后一段路﨧,正是他们所处的环山路段,当然,这也是最危险的一段路。

      四周山岭矗立,陈明不仅要观察道路周围的怪兽情况,还要观察山顶是否有兽群盯上他们的队伍。

      吼~~,远处,不知哪一座山峰,一道吼声响彻八方。

      “啊~~”,车厢内,响起女人的惊叫声,即使竭力压制,仍然有不少人在这兽吼声中,受到惊吓。

      “请大家保持安숝静。”张坤出声安抚,此时他在驾驶,是距离车厢内民众最近的地方。

      “我们离目标很近了,大家再忍耐一下。”

      张坤的话产生了作用,车厢内的嘈杂声很快就被压下。

      就在这一片静谧之中,“陈明哥”一道怯怯的声音想起,这让坐在车顶头部的陈明一愣,这是小颖的声音。

      “我爸爸......我爸爸他情况不太好。”程颖声音有些焦ᆂ急,“他昏过去了!”

      “发生了什么?”程哲在之前来的时候,精神状态还是正常的啊,至少陈明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

      “各位士兵小哥,我是虹南第三分院的医生,这位先生的情况,我判断是长久的旅途与之前的心力憔悴导致的。”

      车厢内一道男声让陈明松了口气。

      “小颖,带程叔叔往车尾移动一下옊,让通风好一些,在忍耐一下,我们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陈明安慰道。

      就在这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旁边的树林里传来,即使陈明分神ᢂ与车厢内的小颖戄对话,也无法忽略这样的声音,这是兽群踩踏Ⲏ树叶造成的声䩫响!

      在这夜晚即将到来的时刻,显得尤为恐怖ࡿ。

      兽群很快显露了身影,通体黑色宛䋗若铁甲,牛角锋利,整个体型比一辆小轿车还要庞大。

      车顶上五人,与开车的张坤脸色剧变,铁甲䨯牛!

      为首的那头,磀绝对是兽将级怪兽!

      机枪扫射,周利的反应最快,手中的机枪立刻扫射向牛群的方向!

      嘟嘟嘟~~,一道道火光从铁甲牛的身上冒出,而牛群的首领也发出了痛吼。

      糟了,车顶几人同时注意到这样的情形,牛群防御很高,子弹击在牛群的身上并没有明显的效果,팣尤其是牛群首领,除了痛吼外,竟然没有实质性的效果。

      车顶尾部,李典王栩武二人开始交流,他们惊惧的看了眼牛群,“要动手吗?”

      王武不确定,这样的牛群下,他们自保都难,此时动手,之后还能否活命。

      李典双眼辟凶厉,“等等,再观察一下......”

      还没等李典说完,牛群首领一声嘶吼,所有牛群向军用卡车冲来!

      咚~~,驾驶座传来一声枪响,为首的铁甲牛首领整个脑袋血液飞洒,双目也失去了凶厉。

      重型狙击枪仠,此刻显威!

      但还没等陈明几人松一口气,冲前的铁甲牛,它尸身装向了军用卡车!

      兽将级的冲击力,已经达到了恐怖的10000kg,即使军用卡车的车皮,为了应对怪兽的冲击,做了极强的加固,且在铁甲牛冲前的一刻,被狙击枪爆了脑袋。

      但这一冲撞,还是让车辆侧翻,尾部斏在冲击下爆了开틼来,血液飘洒,车厢尾部的十几人,在这样的冲击下,抛飞开来幎。

      卡车的表皮碎躆片四散,陈明的脸色也快速变得苍白。

      “小颖”,在兽群来临前,自己之前曾让小颖带옻着程哲来到车尾,希望车尾的通风处能缓解程哲昏迷的症状。

      “不,不对,没有那么快”,陈明恢复了理智,车厢拥挤,加上程哲昏迷,他们移动没有那뒢么亄快!

      匆忙之间,陈明扫视了一眼侧翻车厢,看到程颖程哲并未卷入怪兽的冲击,送了口气。

      李典王武二人在车尾处,本要卷入冲击的他们,在最后的一刻,跳了起来,毫发无伤。

      “你们两个,㛲快救人ફ”周利向二人大吼,但两人竟没有任何犹豫的,跳上树梢,消失在树林当中。

      “混蛋!”即使是平时十分冷静的周利,ረ此时也怒骂出声。

      在陈明眼前的局面极为混乱,十几人撒血坠落,牛群开始争抢,撕咬向那十几人的身体。

      有些人只是受伤,在铁甲牛的撕咬下,发出最ᏹ后的绝望惨叫,还싃有的更是尸身碎裂开来。

      血雾弥漫,断裂的手臂,碎裂的头颅,绝望的惨叫,以及飘洒飞溅的血液,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

      “开枪!!!”一声大吼,周利再次架起了机枪,怪兽首领的倒下,剩下的都是攰兽兵级的怪兽,周利的子弹也开始发挥了效果。

      咚咚~~,张坤接连两枪,再次有两头铁甲牛倒下。

       董卓守护在二人周围,陈明则快速来到车厢前,查看受伤群众駙的情况。

      “爸爸,爸爸”小颖晃动这程哲的身ⰾ体,在剧烈撞击的外部刺激下,程哲竟从之前的昏迷中清醒开来。

      “快,所有人,在我们周围集合”陈明一手扶起小颖,又一手扶起一个孩童。

      狊但是,在剧烈的恐惧下,还是有人混乱的逃向四周。

      太混乱了,张坤周利二人ῷ开枪扫射周围的怪兽,而人群又在巨大的恐惧下,四处乱跑,向着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跑。 

      时不时就有人被怪兽追上,随后就是绝望的惨叫声。

      㲨 陈明在这时,쑞也只能照顾周围几人,带领他们来到张坤等人的身边。

      此时远处的树梢上,“哼,这怕是根本不用我们出手,这波兽群就应该能让他们死绝。”王武踩着树干,冷笑出声。“只可惜,最后一段路梸,我们要徒步回去了。”

      “不对,还是需要出手,你看,在机枪扫射下,一些怪兽开始逃离˚”李典沉声道。“而且,我们徒步离开,也需要那把枪。”

      李典所指,正是张坤手里那把重型狙击枪,它的每次开枪,都能击倒一只威胁最大的怪兽。

      “走,在㺚他下次䰨开枪㘣的间隙,我会掷出匕首,趁乱抢下枪支......”李典缓缓说出自己的计划,二人对于没有救助平民,没有感到丝毫的愧疚!

      -------------------

      眼前的兽㢋群已经出现了颓势,在首领兽将级铁甲牛的倒下,以及一头头其他强壮同伴的倒下后,开始有怪兽逃离。

      嗷吼竡~,有三头铁㊨甲牛向这里冲来,陈明看了眼,架起盾牌,判断出这三头若是能击退,那这次的兽群危机应该得以度过。

      嗒嗒~~嗒嗒嗒,机枪扫射下,很快一头铁甲牛重伤倒下,此时张坤再次开出一枪,又一头铁甲牛爆头倒地。

      好!就差最后一头,陈明几人脸上浮现起胜利的喜悦,就在这时,陈明眼角看到,一把匕首飞速↜从几人的后方划过。

      刷~,这把匕首来自他们都为观察的后方,噗,匕首没入张坤的后心!

      “坤哥!!”几人大吼,他们从未想过,怎么会有攻击从后方而来。

      根本来不及查看张坤的状况,剩下的唯一一头铁甲牛来势不减。

      “啊!!!”此时容不得多想,陈明举盾迎向怪兽冲来的方向。

      轰,盾牌与牛头撞击,铁甲牛牛头一甩,陈明的力量差距过大,在即将被甩离的一瞬,拔刀砍向遯牛颈ꃼ。

      叮,金铁交击声传来,铁甲얶牛最擅防御,陈明这一劈砍,只是让他偏离了些许方向,紧接着牛群略过陈明ퟭ,冲向董卓周利二人所在的阵地。

      “额啊啊啊!”还没从张坤遇到袭击的愤怒中缓过,董卓举盾撞向牛头。

      牛头低伏,牛角刺向董卓。

      下一幕,让陈明周利二人目眦欲裂,牛角锋利,加上蓄势已久的冲击力,只是一瞬,牛角穿透了盾牌,紧接着刺穿了董卓的胸膛。

      似乎是被董卓影⽣响了视线,铁甲牛的牛角,璅就这般挂着董卓的身体,冲向了周利所在的阵地。

      咔嚓,机枪在牛蹄下一塌窏而碎,轰,张坤的身体被撞的抛飞开去,连带着狙击枪一同飞起。

      在铁甲牛冲来时,从昏迷中醒来的程哲,用它仅剩的手臂一推,将小颖推向一旁,自己则和另外一对受到ย营救的老人以及一个孩童留在原地,牛蹄踏过,鲜血飞溅。

      郇“爸爸,爸爸......”小⨩颖的声音已经嘶哑。

      陈明踉跄起身,看向牛角上,悬璴挂着的董卓,又看了一眼坠落在自己身旁不远的张坤。

      栦“坤哥,坤哥!!”陈明扑向张坤身前,张坤背后大股血液涌出,而身后刺入的匕首,竟正中心脏,此时的他双目开始涣散。

      “跑.......跑”张坤最后涣散的双目看向陈明,嘴唇无意识的开合,随即豀完全失去了气息。

      “额啊啊啊”,陈明眼泪流下,为什么,在最后要胜利的一刻,自己的战友倒下,为什么身后会有偷袭!

      “陈明,快,拿枪,杀了它!!!”周利在牛群冲击的最后一刻,翻滚开去,躲过了铁甲牛的冲击。

      对,枪,现在必须杀了它!

      陈明强行抑制自己的悲伤,快速捡起张坤身旁不远处的狙击枪,巨大的悲痛让他的双手颤抖,无法抑制。

      这重型狙击枪,自己完全没有用过,但自己现在必须要使用,击杀眼前攼的铁甲牛。

      铁甲牛已㙛经缓过冲势,转头望向几人,綅轻轻甩头,甩掉了牛丠角上悬挂的董卓,随即看向了扫最近处的小颖,再次踏蹄而来。

      “开枪!”周利再次大喊。

      陈明回想着张坤架枪时的场景,卧倒,右肩顶住枪托,瞄准......

      綶 铁甲牛越冲越快,娇弱的女孩在失去父亲后,似乎完全傻在当场,对于扑击过来的铁甲牛已经毫无反应。

      “瓇一定要击中,一定要击中!”陈明在经历过张坤死亡的打击下,看着眼前一붼幕。

      这个在每晚训练时,给自己擦药,又和自己聊上很久的柔弱女孩,这个身世悲惨的女孩,陈明不知道,自己对女큭孩的感觉,是否是可怜还是喜欢,只知道若是这枪击空,女孩必会横死当场。

      握紧手中这从未使用过的狙击枪,陈明感觉自己心跳宛若擂鼓,在铁甲牛扑击滏的前一刻,陈明扣下了扳机。

      轰~~,⃄巨大的枪뼽响,陈明在这股后坐力下,枪杆有了些微幅度的挑起。

      子弹宛若划过长空的流星,射向铁甲牛禀。

      空了,在子弹射出的一瞬,陈明的双眼露出巨大的惊恐,这一瞬他只知道,这枪空了..㵇....

      没有击中,怎么能没有击中......

      在这最后一刻,陈明的意志在怒吼,쇨不,额啊啊ꧪ啊!

      陈明感到自己的脑袋一空,这已经偏离的子弹在他巨大的意志力下,竟然偏离籹了原来的轨道。

      咚,子弹最终集၊中了铁甲牛的脖颈,携겱带这怪兽的整个身体,滑落在程颖的身侧ں倒下。

      ⋴太,太好了。陈明感觉到整个身体,在䨲子弹变道后似乎失去㥨了力气,紧接着全身传憖来先是麻痒,紧接着无比剧烈的疼痛。

      瀛 “啊......啊啊啊啊啊”,陈明的后背,乃至全身向外渗出血液,紧接着,大量血液的渗出,浸透了作战服。

      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陈明看到有两人来到了自己身前,轻易夺下了自己手中的枪,紧接着自己便失去了意识。

      “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看了脚下浑身渗血,没有丝毫气息的陈明,李典吐了口唾沫,随意一脚,踢飞了脚下的陈明,然后看向士兵里,唯一还活着릘的周利。

      “是......你。”周利脸色狰狞,望向已经没有声息的三个兄弟,“是你在背后偷袭,害死了我们所有人!”

      蔤“呵呵,是又怎样”李典一声冷哼,随即举起手中的狙击枪,“马上你也会下去陪他们的。”瞄准周利,扣动扳机。 ꥣ

      周利再次一个翻⻿滚,躲过了这致命一枪,果断回头,魟逃向了密林。

      “不好”李典脸色一变,必须杀掉他,若是让他逃离ꀮ,这里的所有事都可能败露。

      李典王武快步冲前,追逐那已经逃往密林的周利......

      还有一些쥶普通人或者,他们自然有所察觉,但接下来的路程艰险,暂䀼时㦷或者也很难到达京都基地市。

      但周利则不同,他是士兵,而且有一定战力在身,完全有可能徒步活\着回去。

      程颖缓缓起身,看着周围鲜血四散,宛若炼狱的场景,脸上泪ꈝ如决堤。

      程颖来到程哲的身旁,抱紧了程哲的尸身。

      “爸爸......你不要丢下小颖啊᫘......”程哲的表情很平静,似乎看到女儿在自己的推离下,躲过了铁甲牛的冲击。

      萤 但只有她知道,这个在末日里心力憔悴的男人,此时死亡,或许是解脱......

      远处的混乱吼声,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留给她。

      抱着已经毫无气息的程哲,程颖缓步来到陈明身侧,探了探陈明的鼻息,程颖灰暗的眼眸闪过一道光暖彩,还活着!

      趁他们赶来前,必须要离开,或许陈明哥还有救!

      背起陈明的身体,娇弱⌘的女孩就这样一步一步,向着另一侧的山岭缓缓走去.....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