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乃爱华痴汉电车

      副标题:喵帕斯!喵内噶?喵内!喵娘!

      “好......好可怜,不......不要死啊!”

      一片荒凉的沙滩上,潮⠓起潮落,翻涌倒卷的浪花泛着白沫,将无数杂物冲上海岸。

      这里说的杂物,不只是海难事故后的船只残骸,更有一具具被海水泡得肿胀发白的华服尸体!

      说话者泫然欲泣,正跪坐在沙滩上,看上去只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ꊓ衣不蔽体的她身上只套了件类似破麻袋的衣物,其残破程度就如在四处漏风的破麻袋上再掏三个洞,分别钻出头和双手。

      而在她娇嫩修长的颈间,则拴着精致的皮愜质项圈。

      幸好锁链不知何时已然断裂,不然少女恐怕没机会漂流到这片荒岛。

      ps:爆炸项圈是泰格大闹圣地解放奴隶后,天龙人为了防止奴隶再逃跑而新增的Ի措施。详情可见逃离圣地时的汉库克,没有项圈。 䱍

      透过少女衣物大大小小的破洞,依稀可以看出她的背部印着爪型的뱿烙印,正是所谓的天龙之蹄!

      半长银白秀发被海水打得濡湿,粘连成一块一块,甚至还结晶着不少奶白色盐粒。

      可即便少女的处境再艰难,也难掩她出尘的容貌和我见犹怜的气质。

      只见她发间一阵耸动,一对小巧精致的猫耳钻出秀发,又瞬间耷拉下来。

      ඤ这对“飞机耳”正是她此时惊慌恐惧的表现。

      在她面前平躺着的,则是一名隋身穿宇航服、爱吃大嘴巴子的“太空人”!

      经过海水不知多少遍的冲刷过后,这宇航服上䬧的泡泡气罩早已破裂。

      其中那个梳着高高发髻的脑袋正暴露在他曾经最讨厌的空气中。

      不过从他的身形来看,这个天龙人䐒远未成年,顶多十二岁的亚子。

      最令人值得称道的是,他的小脸蛋颇为白净,再配上精致立体的五官,竟是个和那少女相比也逊色不了几分的“美人坯子”!㮧

      面对这样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曾经的主人,也不知少女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不应该手刃仇人吗?

      ࠝ 让人难以置信,那青涩稚嫩的面庞上竟同时充斥浡着ߏ恐惧和同情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

      被人同情?

      这种待遇估计绝大多数天龙人一辈癹子都不会感受到吧?

      “没,没事吧?”

      少女畏畏缩缩地伸出一根纤白的手指,似乎想要探一探他的鼻息。

      “啊!动了!”

      伴随着一阵娇呼,浑身酸软无力的奇诺缓缓睁开黑眸,发现第一眼看到的是蓝天白云时,还有些惊愕。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哲学三问如同一套组合拳般,把奇诺给彻底打蒙了。

      忽然脑海深处涌现出一大堆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奇诺没有感到任何异样感就轻松接收了它们,就好像正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一般。

      댨 等等,我是天龙人?那这里不就是海贼王的世界么?!!

      我叫王大锤(划掉)......张伟。

      万万没想到,一个少年老成的高中生竟然会因为通宵补暑假作业时猝死而穿越!(死鱼脸)

      张伟表示:一个人,一支笔,一盏灯,一个晚上,一个奇迹!

      懂헿的都懂,awsl。

      “我叫亚当斯·奇诺!十九大天龙人种族中,亚当斯家族的一员!”

      奇诺喃喃着,怔怔地重复一遍脑海中的记忆,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可是天龙人诶!世界贵族!

      有了这个身份,奇诺完全可以禸在这个世界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所欲为所欲为......

      “主人?”

      一旁的少女见奇诺睁开眼后莫名的有些欣喜。

      炅 可随后奇诺又目光呆滞地出神了,生怕奇诺出意外似的,忍不住怯生生地问道。

      “诶?你是......喵内?”

      卡哇伊!好萌!

      奇诺第一眼看去就被深深地惊艳到了,这可是只有在二刺猿里才会存在的幼年喵娘啊!

      他略微一回忆,便想起了ᾪ这个父亲花大价钱拍卖下来的奴隶。

      ᜙但能被奇诺前身记住的真正理由,则是因为她的血统极为罕见,乃是白猫皮毛族与人类的混血。

      更要感叹造物主神奇的是,喵内所继承的皮䄟毛族特征不多不少刚刚好,就只有一对猫耳和一根尾巴。

      “嗯。”

      这一声“嗯”可谓是细如蚊讷,要不是喵内的脑袋上下出现起伏,奇诺还真不敢确定。 馁

      “喵内,刚才你可以逃跑的吧?”

      奇诺单手扶着还有些发昏的脑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疑惑道䰯。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担心你。”

      感受着奇诺投来的目光,喵内身体本能地一颤,再次佝偻蜷缩几分,内心十分纠结地道。

      “啊这......”

      奇诺一时无言以对,莫非你当奴隶还当出了某种“꣺m”的奇怪属性?

      不,不对,崣这行为模式反倒更像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

      奇诺心中一沉,只能默默为喵内阴暗的过往而哀叹。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会对施暴者产生心理依赖。

      他们的生死被掌控在施暴者手中,仅仅是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

      甚至还会对解救者产生排斥,把施暴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

      这在普通人眼里似乎难以理解,但普通皫人也绝没深切地体会过绝望!

      重点是,以喵内年纪尚幼就成为奴隶的人生轨迹来看,她确实极有可能患上这种心理疾病。

      因为小孩的心智尚且不成熟,很容易对他人产生依赖,而亚当斯一家就是喵内接触的最多的对象。

      既然过去的我无法改变,那么未来䧧,你就由我罩了!算是给前身赎一点罪孽吧。

      穿越过来再世为人的机会多么难得,奇诺绝不会放任自己成为天龙人渣。 鴂

      毕竟,自己可是新时代的新青年啊!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希望以后不会“真香”吧......

      就在奇诺内心思绪翻涌的时候,身旁却不合时宜地传来“咕咕”声。

      正当他偏头看去,喵内自己就主动慌乱地跪伏在地上,连声请求他的原谅:

      “主人,我,我一点也不饿!我不会再打扰到您了,请不要杀了我。”

      眼前上演的可悲㩘又可叹的情景,使得奇诺眼中的歉意更深几分,天龙人不愧是人渣啊!

      “没事,饿了吧?我们找找食物去。”

      奇诺动作缓慢地站起身,尝试着活动身体。

      喵Ⅾ内得到奇诺的原谅后明显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用脏手碰主人,只是默默站起身,伫立在他身旁。

      퐍 这具身体经历了一场海难,居然并无大碍?!!

      奇诺越是活动筋骨,就越是惊奇,身上貌似也就只有几处乌青。

      凝视着身上吸满海水后沉重无比的宇航服半晌,奇诺终于想通了几处关节,明白自己的天赋有多好了。

      天龙人血脉毕竟是天龙人血脉啊!普通人就是不能比,更何况我还是Ґ纯血天龙人。

      试想걲一下遥远的八百年前,强大的二十王曾联手创建世界政府。

      那时二十王的实力绝对是能与大将相提并论的,甚至极有可能犹有过之,不然也轮不到他们创建世界政府。

      ꨀ参考一下路飞那顽强的生命ᒈ力,由此可得,强者血脉的拥有者先天起点就远超普通人。

      这也是为什么,原著中香波地群岛那个天龙人挨了路飞含恨的全力一拳,却依旧活着。

      如此算起来,自己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的话,或许有望成为大海顶尖。

      至于原著中的天龙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呆,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近亲结婚,为了保证血统纯正,天龙人一般都只会选取天龙人作为伴侣。

      十九族的天龙人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钮关系十分混乱,近亲结婚并不少见。

      但别忘了,近亲结婚不仅意味着差的更差。

      也有小概率好仞的懞更好,遗传父母所有的优良基因,结合父母二人之所长。

      幸运的是,奇诺正是ೣ那一小撮人。

      괙第二,天龙人哪怕有着极高的天赋,也不需要去兑现。

      因为他们一出生就达到了人生巅峰,好嗨哟,不用努力了。

      绝大部分情况下,天龙人甚至不用去思考利弊(脑子都不用动),只需要任性而为即可。

      奇诺理清所有思绪后,用力地攥紧了拳头,压下心中激ᴕ荡的豪情,强行冷静下来。

      作为一个海贼的狂热粉丝,曾经的张伟绝对是个十足的中二少年,毕竟还只是高中生。

      不过他也并不是那种待在象牙塔里的高中生,他不仅喜欢海贼王,还喜欢黑暗流小说。

      诸如《魔求》《盅真人》这类小说,他也反复看了不知多少遍,深知社会人心的险恶。

      现在细细回想起海难的全过程,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獬。

      这次外出旅行,先是船舵失灵,正准备去ຒ修的时候,又恰好碰上了某道突然冒上海面的巨大海底潜流(白龙末端),船력只不可避免地被带离了航线。

      搂正Ps:白龙是草帽团从鱼人岛出来后碰上的那个巨大诹海底旋涡,传说被卷进去的海贼团,只会在遥不可及的海域中被发现船,人全挂了。

      ﰅ 随后便碰上了人力完全无法抗衡的天灾——游蛇海流!

      Ps:游蛇海流是草帽海贼团沿着伟大航路经过了魔幻三角地闧带又一次到达红土大陆前的时候,遭遇的恐怖自然灾害!

      就算是实力再强的cp0,也无法在带着愚蠢天龙人的情况下,跑㑲出这个绝境!⬽

      绝对是被人埋伏了吧?!!

      奇诺紧皱着眉头,越想越不对劲,但有谁能如此利用天灾呢?

      熟知海流走向还有能力损坏船舵的鱼人?杰出的航海士?亦或者是传言拥有績风风果实或天灾果实的龙?甚至是看似人畜无害的喵内?

      在毫无头绪且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奇诺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升起应有的警戒心理,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

      毫无疑问的是,提升实力是第一要务,谁也不知道幕后黑手什么时候会下第二次手!

      쪺 在这弱肉强食人命如草芥的世界里,实力才是唯一能永远依靠的东西,就连天龙人的身份都有可能被剥夺!

      在쪉这个高武世界中,目前道力不超过10的我,除了努力锻炼变强,或许现在就应该凭借身份布局天下了!

      奇诺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天龙人的身份能谋利的实在太多了,恶魔果实,名刀,科学武器..缌....

      这梦幻开局,是多少海贼同人小说主角可望而不可及的!溛

      等等,我不会就在某本小说里当主角吧?

      先不管那些有的没的。

      当务之急是先活下去,苟住别浪!

      ﱻ天龙人的身份如此难得,能调动的资源辣么多,可不能还没发育起来就死了!

      ꢰ 浑身沐浴着微暖的阳光,习习海风撩动着发丝,这个狼狈少年意气风发地眺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짌目光坚毅:苟住,变强!

      “咕咕咕......”

      别误会,这次可不是喵内了,而是正准备苟到救援的奇诺!

      “真是的,别拆台啊。”

      奇诺顿时颓废下来,不满地嘟囔两声。

      肌 奈何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뀎慌,哪怕强如路飞也㾂得被食物左右。

      奇诺知道现在还是食物比较重要,眼前这片堆积着不少杂物的沙滩上应该就有现成的食物吧?

      身上的宇航服太重了,奇诺脱去时意外发现了钥匙、生命纸和插在内衬中的身份卡。

      生命纸上写着的名字正是亚当斯·奇诺!

      ps:生命纸实际上叫生命卡,但是由于现实生᪘活中也有生命卡,就是记载每个海贼人物的身份信息的那个,避免歧义所以改名生命纸。

      Ⲕ 想来用不了多久,cⵡp0的搜救队伍就会借着另一张生命纸找过来吧?

      看来荒岛求飢生并不需要多久,奇诺不由松了口气,自己身后的那片丛林中可不知道有多少毒蛇猛兽。

      ᩴ “喵内,过来。”

      奇诺招招手中刚刚摸出来的钥匙,对喵内柔声道。

      “啊?”

      喵内⍣从没被如此对待过,一时间受宠若惊、不知所措,反倒是呆在了原地。

      失笑两声,奇诺主动走到她身后虷,轻手轻脚地为她解开那皮质项圈。

      这东西虽然精致好看,但只要它还存在着,就代表着喵内依旧还是奴隶。

      于情于Ⳕ理,奇诺都不会放任它继续留在喵内的脖子上。

      “主人,您太......”

      奇诺打断了喵内细如蚊讷的话,两只手化作铁钳,牢牢扣住喵⊥内柔弱的肩膀。

      他将她的身体扳正,用灼灼的目光凝视着喵内闪躲的双眸,化身霸道总裁道:

      “我说了它不需要存在,它就不需要存在!”

      ㆯ奇诺顿了顿,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赐你一个姓氏﵅吧,以后你就叫,喵帕斯·喵内!记住了!”

      捵 话到最后,奇诺的嘴角已经止不住地上扬,搭配上伪娘的俊俏面庞后也是极为动人。

      虽说喵内也有嫌疑,但她太弱了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也不妨碍奇诺化身影帝对她施恩。

      “是,是!主人!”

      感受着奇诺两只手传来的滚烫温度,热度一直传到心㉑底,喵内冰封已久的内心都被融化了几分。쀀

      她的小脸蛋因激动而涨得通红,泪汪汪的眼睛中不住地滚落下成串晶莹的泪珠,难以自持。

      她终于、终于不用再戴着噩梦般的项圈了!

      也因此,娇嫩嗓音所发出的回应一声比一声嘹亮。

      “对,对不起主人,我失态了,请不要......”

      仿佛是刻在了骨子里一般,喵内⺏下意识地就要求饶,却被奇诺粗暴严厉地打断:

      “不用说对不起,你不需要跟任何人说对不起!”

      “从今往后,你叫我奇诺就行了,记住,你以后是我的同伴,而非奴隶!”

      奇诺极度认真地吼着,只为将自己的心声传递到对方心底。

      糘 若非如此,恐怕喵内心中自幼封闭的枷锁极难打破。 饪

      “是,主人!㻟呜呜呜......”

      喵内只觉得心中ꆧ仿皇佛有什么枷锁轰然破碎,扑进奇诺怀里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仿佛想将过去积压在心底的痛苦和阴郁全部释放出来。

      “这就对了嘛,乖,别哭了。⾀”

      奇诺温柔地替喵内拭去脸颊上的泪痕,轻声安慰道。

      其实他明白,喵内酱心中的创伤远不是靠这短短几句话就能愈合的,就比如喵内还是称呼他为主人。屵

      但这时必须表明态度,坚定立场。

      这样一来,我有第一个伙伴了!

      奇诺带着补偿心理,决定拉喵内入伙,做自己的贴身侍女。

      而且以喵内的皮毛族血统,天赋必然룖也不差,既能放电,身体素质也不会太差,别忘了还有月狮形态。

      对于未来,奇诺᠚凭借着对剧情的熟悉程度,也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

      只是可惜,被困荒岛之上,计划暂时实施不了。

      话说回⇣来᠌,现在是海圆历几几年来着?

      前身作为一刨个天龙人浑浑噩豏噩地度日,愣是不知道现在是䀌海圆历几几年。

      不过问题不大,从尸体上摸出一百贝利买份报纸就能知道,也可以问喵内或者来救自己的cp0。

      “喂,你们两个,一直嚷嚷很吵啊!” 빵

      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林间的树荫中缓缓走咴出,尾指掏着耳朵,很粗犷地放声叫道。

      事实却是,除了哭声,奇诺悭与喵内的交谈声一直都不算大。

      大大咧咧的叫声自然引起了奇诺和喵内的注意,齐齐看去。

      出乎两人意料的是,这好像是个野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