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家小媳妇共妻

      饺监狱里的简向时躺在坚簄硬的床板上,看着窗户外的天空,不知看了多梏少时间,直到黑夜降临什么都看不见,房间的灯从始至⧲终没有开过,送来的晚饭也一口没有动翔过縝,一直盯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夜空。 

      王建明随后立刻赶往案发现场,吕烨和苏品华也各自往那出发,一天之内两位重案组成员的牺牲鞖是不能接受的,每个人都憋着一股怒气,甚至已经蒙蔽了ᳮ理智,无论如何一定要抓住凶手,所有的事都可以抛ꙻ之脑后,唯独这件案䳠子䍘一定会倾尽출全力;

      没有人通知正在医院里的颜博豪,而他也即将准备回归部队,虽然对简向时的话很在意,也对案件非常上心,可毕竟自己只是被借过来三天,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拿出电话准备和吕烨交代훠一声,愳让他们派人来㐨守着杨亚茹옌,等人来了便准备离开;

      “䊅喂,吕队,能派人来医院保护杨亚茹嘛?我准备回部队了。”

      “知道,我会派人去的,先不说了。”

      “喂...⸓喂?”

      面对吕烨匆忙的挂断电话,颜博豪心有余悸,难道有了新线索嘛,这᰺么着急的语퍐气肯定有事,但只能到此为止了,希望酐他죀们能顺利吧。

      到뛹达命案现场的吕烨和苏品华汇合,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尸体,苏品华捏紧拳头咬着牙,ێ狠狠地捶打着车身,吕烨连忙拉住他, 샺

      “冷静ᓍ点,你冷静点。”

      “怎么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吉翔和芳芳两条人命,౥芳芳才2䅛3岁啊!”

      “冷静点。”

      靈 吕烨控制웲着发狂的苏品华,周围的警察看着他们,十分能体会他们的心境,

      “呜呜呜~,張我说过要保护他们的,一个个怎么...”

      苏品华的哭声越来越响,慢慢瘫坐在地上,吕烨站在身边低着头插᠗着腰,他又何尝ὑ不䆃想詚大哭一场呢...

      王建明的专车停在路旁,连忙走到两人身边끂后,看望车内麦芳芳的尸体,不一会﮶儿⩻收到女儿去世消息的麦佐蓝也赶到现场,䣒两行眼泪也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않 “麦局,节哀顺变。”王建明说完舔了舔嘴唇,他知道这是一句废话,但还能说什么呢;

      “这案子没有发生僙在华西ﷂ市,你们走吧,我会查得。”

      “麦局,芳芳是我们重案组的组员,我们一定要查下去。”吕烨说,

      “你们要怎么♝查,连自己的组员都保护不好,都给我走。”麦佐蓝的话丝毫不퇧留情面,但每㉼个人都好像非常馵能理解,

      “老▒麦,我理解蓍你的心情,我先带人走,但芳芳的所有报告你要给我一份,你也要理解我们的心情。”

      麦佐蓝没有搭理立刻转身,示意他们赶快离开...

      摨 董吕烨坐上苏品华开的车跟在王建明的车后,虽感觉很窝먄囊但也毫无闶办法,只能听从命令忍气吞声,

      豊苏品华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愤怒,车开得很快不一会就超过王建明的车先行往警局出发,

      “你怎么想,就这么当作没事发生?”苏品緮华丢出一句话给吕烨,

      “前面你也听到了,案子不归华西市管。”

      “我饜听见了,所以问你是不是就这样。”

      “綂等会再納说,我会和螎王局说得。”

      “说了也白说,要查他前面就会站出来了。”

      ﷿ “情况不是那么简单的,毕竟他是芳芳的父亲,縍难道你让王局和他吵?”

      “我就是看他是芳⁐芳的父亲才没说话,但也没必要赶我们走吧,一起查不行吗編?”

      “好了,等先拿到芳芳的尸检报告,我们娪再做打算。”

      前方红灯苏品华停下车,放下车窗点上烟,左手夹着烟伸在窗外,没有力气继续和他争䐡论下去,身心史无前例的疲惫,感觉快要撑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绷着的弦就断了。

      到达警局后苏品华回到办公室,吕烨则在门口等着王建明回来...טּ 츶

      见到吕烨后当然知道他找自己什么事,让他跟ݥ着自己到办公室,进入后吕烨直接坐在办公室前,

      “꽞我知道你们有情绪,你先安抚ொ下品华,现在也没什么案子,我给你们两个放个假,然后重新给你派几个人。”王建明边说边准备着茶叶,

      “没什么案子?龚仁远ᷣ的死,杨亚茹还在医院,吉翔和芳芳的事,这叫没什么案子?”

       “你什么态度?”王建明坐在位置上,喝了一口刚泡好的茶叶,“你是老警员了,这点情绪还要我教你怎么调整嘛?”

      뙛 “这和情绪没关系,你让我和品华怎么Ḉ忍,睁一只쳈眼闭一只眼当作没事发生?”吕曓烨越说越激动,站起身拍챰着桌子,

      “好了好了,你到底想干嘛,芳芳的案子现在肯定插不进手,你逼死我也没用。”王建明随手点上烟,

      “放简向时出来。”

      “啊?什么?” 怜

      巄吕烨这才掏出文件交给王建明,“这能证明简向时是无辜的,五年前是被人陷害的。”

      王建明看完整张纸后放在桌䮰上,“这是哪里来的?”

      “㧄龚仁远放在保险箱里,被简윗向时和杨亚茹拿到的,杀手就是去杨亚茹家艵里拿这㹒个。”

      “...”

      “你在考虑什么,这不够吗?”

      “从提交证据到审核完毕,这么大的案子改判也需要很久时间,这张榹纸你放在我这,明天一早我去法院。”

      “放我这吧还是,明天一早我和你法院门口见面。”

      “你是怕我掉了还是?” 줔

      “这张纸在谁身上就会有危险,我不回家留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王建ሻ明点点头,将纸推给他,“明天9点法院门口见,可以吧?”

      “王局。”

      ᢚ 听到吕烨如此正式称呼自己,反而有些尴尬和不芉习惯,“你别这么唫说话,又怎么了。”

      “芳芳的案子,我和品华一定要查。”

      “你跟了我二十年了,难道这点信任度邴都没有嘛,我难道会让这案子和我们一点关系都不沾吗?但所有事都需要程序,你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쀷们重案组一个交代,也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窈 吕烨露出感激的笑容,眼含泪光点着头,

      ㆻ “行了,快走快走,受不了你这一套。”

      看着吕烨走出办公室,王建明又点起一支烟,他清楚要翻简向时的案子可不容易,快则个把月慢则半㸳年,就算再ᮎ次特批申请他出来,又要怎么名正言顺去查麦芳芳的案子呢,吸了两口就把烟灭了,叹了口气站起身,得好好想想邊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得到┬查案的햐许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