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磊下面好大一根

      将乔治的势力覆灭后,尤里就守在城堡外,毕竟他对其他大人䥋物可不怎么放心,保不准儿就有蠢隞货想来摘桃子呢。

      当然了,他在靮这里不是想干掉他们蹠,只是想劝他啈们不要动手,因为这是他的试炼,按照玛莎的德行,肯㳐定会动掐手清理对方,之后搜刮属于自己的好处,这对于띶已经将那些财物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的尤里是不能容忍的。

      癝 就这样,尤里也不问,乔治刚放完狠话也觉得不适合现在就开口,所以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直到海蒂到来。

      “情报人员安全健康,人员收拢顺利,战利品……”海蒂带着恶意看了眼乔治,巔“战ᑒ利品难以计数,只是这次战斗,我们死了五个人렂,两个间谍,还有三个真正的兄弟。”

      ︹尤里抿了下嘴唇,对于坏人,他可以垖称得上冷些残暴,但对于好人、自笏己人,他又是难以想象的宽容大方。

      “弟兄们的抚恤金必须发到他们家人手里,而后续也要招抚到,残疾的ⵔ弟兄们的抚ㅪ慰金也不能打折扣,而且记住,战利品必须有他们的那份,知道了吗?”尤里的语气冰冷,满含悲伤。

      尽管他说过“如果死掉,那也只武能证明他们빸不过如此”,但现实是,那些都是鲜活的生命,或善良或改好的他们应该愈拥有塞更好的生活才对,但改革就意味着牺牲,他自己也不例外。

      “嗯。”海龑蒂沉声墶应道。

      之后伤员被送回据点,后勤队也在驂随䝳后赶来,接收统计战嗜利品,至于上城区的地盘,尤里并ೃ不在乎。

      謿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下城区丰富的人口,靠近墓地、河谷以及핀黑森林的地理位置才是最重要的,而接手乔治的地盘反而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至少在干掉所有帮派和大人物前是这样。 ꖪ

      所以,待一车车战利品被运走后,利爪帮的所有人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里,返回了他们的家。

      晚上,战斗몕了半天,又忙碌了半天的亨利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说是家,其实也就是职工宿嗀舍,当然了,尤里按照自己的设想建造的,ย两室一ᬖ厅,虽然材料是木头石块,对比尤里记忆里的很简陋,但对于亨利他们㪾来说,是难得的优厚条件。䗟

      “我回来了。”

      亨利沉闷的声音响起,쌏隔着木门,他听到了快步到来的脚步声。

      啪嗒!

      门被打开,一个个头不小,有着红色头发的女人扑倒亨利怀里。

      对比现在킦的体型,女人在꡴亨利怀里显得有些娇小。

      “欢迎ඁ回来。”女人的声音沙哑而喜悦,每一次尤里亲自策划的行动都代表着绝对⢄的危险,而她也总是뱤最担心亨利的人。

      蕾西·纳尔森,一个不算精뢉明也不是很漂亮的女人,原本是个娼妇,在亨利ꪔ的一次巡逻检视过程中被帮助过的可怜좟女人。

      或许最开始只是两人的互相需要鷚,蕾㕩西需要坚实的依靠,亨利需要放松与宁静,就这样两人走到了一起。

      后来随着相处,两人的感情逐渐厚重起来,虽然也经常拌嘴,偶尔会吵架,쎷但拥抱彼此的时候,总会有家的感⬶觉,那是一种让人心安的温暖感觉。 鄂

      浙“我做了饭,你爱吃的小牛肉烧土豆,最近我在后勤队帮忙缝织衣賒物,也攒了些钱,再等一阵儿,我给你买件便服,你之前的衣服都浆洗的发白了……”

      离开亨利的怀苧抱后,蕾西开始了自己的话痨时间,就是这点让亨利很头疼。

      “嗯嗯……”

      但他也只能不停地应着。

      突然,他打断了蕾西的话,“我们生个孩子吧⧃,顺便结婚。”

      “……好。”蕾西⭅愣了下,脸上露出笑容来。

      “哦,嘉西雅队长,您怎么来了,今天的事我都听说了,是一场打胜仗,狠狠地踢了那群大人物的屁股。”莫尔甘停下揉搓烟叶的动作,瞧了瞧后勤队的方向,然ﵽ后露出促狭的笑容骛,“跟尤里老大的进展怎么样了,你知ዉ道的䆰,我们哥几个可詖一直盼着您拿下他的。”

      㡣 嘉西雅抚了抚自己碧绿色的长发,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莫尔甘,你要是再用这种腔调跟我说话,我就把你吊在酒馆门前,狠狠抽你的⁾屁股。”

      霽 莫尔甘嘴角抽胱了抽,打謨了个哈哈,然后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这个时候,洛维一边推着小车,一边从后门进来:“莫尔甘大哥,这些烟叶晾好了,我给您送䔊过来,不然放一晚就潮了……大姐。”

      正说着,洛维看到了嘉西雅,赶忙低下了头,把小车停在莫尔甘旁边,逃也似地打踭算离开。

      但是,已经是学徒级猎魔人的嘉西雅轻轻一抓,一拽,就把洛维拽到自己面前。

      她看着低着头,面带愧疚和不安的洛维,似是满意地叹了口气:“以后回家吃饭吧,你치莫尔甘大哥最近想找老婆,私下里向我耲抱怨你太碍事。” ⚌

      莫尔甘:“……”

      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找老婆了?但大姐大这么说就当是这样吧。

      “抱歉,莫尔甘大哥。”洛维偏过䴨头看向莫尔甘,“㿄给你쬛添麻烦了。”

      懦莫尔甘思考了⮮不到两秒,随后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哼,赶紧滚爪蛋,想想回家要跟你这个小混蛋住一䩱起我就烦。”

      洛维尴尬地笑了下,然后看向嘉西雅:“姐,对不起,以前是我太混蛋了,我……”

      “别说了,回家吧。”

      “嗯,回家。”

      尤里办公室里,海蒂跟他在加班加点工作,终于,晚上十一点把工作给完成了。

      “呼……好久没这么累了。”尤里揉了揉肩膀,接着楸看向疲惫的海蒂,尮“给你两天假期,忙了这么长时间,䪨也该休息了,剩下的工作我会督促恩科完成。”

      “Ꙡ嗯。”海蒂不客气地答应了下来,随后指了指酒馆,“一起去䦰喝一杯吧。”

      尤里微怔了下,“呃,未成年人……你成ᯆ年了,走,ꩫ好不容易탷走到뻝这一步,也该放松下了。”

      随后两人离开办公室前往酒馆홼。

      酒બ馆此时灯火通明,好多ꁽ还没成家的男男女女享受着战后的放松惬意,尤里推开门,热浪卷集着声浪袭来。

      就像是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吵ᦃ闹声、歌声、舞步声一下子消失不见,可见,他们对于尤里畏惧多于敬重。

      尤里无奈地笑了笑,跟着海蒂一起来到柜台前。

      “乔,两杯酒,一杯烈酒,一杯果酒。”

      尤里说罢,海蒂突然反驳道:“我也要烈酒,乔,别听他的。”

      픶 乔耸了耸肩,漃转身去准备酒。

      尤里则殓转过身,对着众人道:“接着奏筞乐,接着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