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四季酒店

      傍晚,人民公园。

      李冬青变扭的走在公园小路上,周围三三两两的游客太多了,一向不太爱在人多地方的他,此刻显得有点紧张和拘束,这是长期家里蹲的后果。

      不是说公园很多人跳交谊舞吗?怎么现在一个都没看到!

      想起昨天李燕歌跟自己说公园跳交谊舞的人挔多,李冬青左看右看,也没见有人在跳舞啊。

      “红兵,刚刚那个大爷还挺厉害的!”

      “是啊,一把年纪了,뽄居然벯跳䶬交谊舞那么好,我还头一锆次看到这么精神的老头儿。”

      “对啊,刚刚那个舞跳的挺好,明天单位组织青ﯨ年交谊舞会,到时候我俩跳这个,绝对震撼全场!”

      “哈哈,我看可以!”

      一对年轻男女有说有笑的从李冬青身ḹ边走过,他羡慕的回头望了眼,自己要是有个对象多好啊,每天下了班跟她一块来公园走走路聊聊天,水到渠成后结婚生子,日子过得美满而又温馨,ꫀ似乎々也挺不错ꑎ的。

      正䲄在李冬青幻想的时候,突然想起刚刚那对男女说前面有人跳舞,他抬头一看,大约五十米开外,公园的广场上,正有一群人在跳交谊舞。

      还㥳真有멮人跳舞!

      李冬青快步走过去,好家伙人还挺多的㩷,乌压压的一片ꖾ,少说也有几十个人。

      人群前面有两个坐着的뺪年轻人,一个吹着口琴,一个用手拉的小风琴,两人配合着演奏《青年友谊圆舞曲》,中间跳舞的男女老少,硬是把公园广场给围成一个大的露天“舞池!”

      “来,跟着我的步子走,交谊舞慢三步最重要的就是节奏拍子,你进我退,我退你进,脚步不要乱!”

      “左前前,右退退,左三步,右三步,很好,就这样,不要看脚下,跟着我ფ的身体动籬作走!”

      舞췺池最前面的领舞人,是个头发半白,看起来大约咕有六十来岁的样子,只见他牵着一个男同志的手,一边述说交谊舞的要领,一边领着他ᒂ如何走慢三步。

      随着一曲结束,“舞池”中央的众人四散开来,重新솚交换舞伴跳。

      领头的那位老人或许是累了,手一松,道:“可以了,你去跳吧,我休息会儿⡽。”

      “好咧陈大爷,谢谢您了。”那年轻男同志很是客气的道了句谢,转身跟另外一个人跳上了。

      老人轻笑一声,走到一边的凳蓎子上坐下,看着中央跳舞的众人热情洋溢,也是感叹时代的变化还真快。

      他叫陈志方,早年家里有地主背景,被打倒后就一直不受待见,谁能想到ꆤ几十年后改革开放,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还会有在人ད前再出头的一天。

      尽管只是人民公园交谊舞队的队长,队员也都是喜欢跳舞的,有老有少,但没啥权力,不过陈志方乐此不彼的每日过来,为的就是享受别人说上一句“☈大爷您跳的可真好!”

      “大爷!”

      陈志方听到有人叫自己,侧目一看,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陈志方笑笑:“怎么了小同志?”

      小同志竖起大拇指道:㢵“大爷,您刚刚跳的可真好!”

      果然是这句话!

      陈志方心里得意有高兴,摆摆手一副㧨不算什么的姿态道:“我就是爱活动౉活动,今天累了፻跳的一般般,平日天好点跳的更好。”

      说了半天,陈志方也感觉口渴了,拿起旁边的水杯,一打开里面空空的。

      瞥了眼天色,太阳西下,只剩最后一抹余晖了。

      今天也差不多了。

      陈志方这么想,拎着水壶,拿起小板凳,准备回家了。

      “那个……大爷等㏝等!”

      突然,身后传来声响,陈志方回头一看,一个戴着眼镜,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大约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疾步跑来。㰎

      “怎么了小同志?”

      ᭬ “那个…大爷……”李冬青有点紧张㠐。

      “有什么事直੃接说罍吧小同志,天色也不早了,我得回去洗洗吃饭了,不然老伴得骂我了。”

      “那个,就是……ᖞ大爷,我刚刚看您跳舞跳的很好,想请您当我们辅导班交谊舞的老师。”

      起初听到“跳的真好”这四个字,陈志方以为又碰到了一个小迷弟,可后面紧跟的一句话,却是让他错愕了諭半天。

      “你说什么?请我当交谊舞的老师?”

      “对没错。我们辅导㉭班最近要开办一个交谊舞培训班,之前我看大爷您跳的那么好,不来教学生们跳太可惜了。您放心,ꂾ您不白教,我们辅导班会给您开工㉱资的。”

      未 “还有工资呢?”陈志方来了兴趣,他在콓这教交谊舞也脐快几个月了,还从没有人来找他教学生的,᧛眯着老花眼仔细的看了看李冬青,询椡问道:“你们这个辅导班在哪?就是教交谊舞的?”

      爽“不是,我们辅导班主教乐器,准备最近新办一个交谊舞培训班,地址就在抚琴街红星缝纫厂的旧㜊厂房……”说都说出来了,李冬青也是破罐子破摔,不管老人什么态度,直接一口气把辅导班的事给全说了。

      陈志方诧愕道:“你们是挂靠在文工团下面的辅导班?”

      䴅李冬青点点头,“没错,我们现在教乐器的几个老师,全都是文工团的退休干部,您艠老来了以后,也醏是跟他们一样,单独办一个交谊舞培训班。”

      “你们那个地方是在红星缝纫厂?”陈志方起了兴趣。

      “对,就在抚琴街那条路上,一片红色的瓦砖房。”

      “我知道,我以前去过那。”陈志方琢磨了一下,瞥见李冬青紧张地脸庞,笑了笑道:“这样好吧小同志,明天我早上抽空去你那看看,要是合适匈的话,我就在你那教,反正在哪教都一样。”

      “行,没问题,那我明天一早就等您了!”

      目送老人离去,李冬青兴奋地挥了挥拳头,这是他第一次独立一个人完成工作,튘心情可想而知有多激动了。

      ……

      惘第二天一早。

      李燕歌在教室内给孩子们上课。

      说到一半,突然注意到窗户边有个老人往里瞅,他瞥了那人一眼,倒也没太在意,这条路上经常有人会过来看上课,大马路上不敢说天天人来人往,但周围行人还是挺多큄的,李燕歌等人也已经习惯了。

      “大爷您来了!”忽然,外面响起了李冬青的声音。

      陈志方道:“小同志你们这个辅导班办的挺不错的嘛,我看学生还挺多,只是你不会是让我教这些孩子们跳交谊舞吧?”

      李冬青摇摇头道:“当然不是了,他们是暑假班的学生,再过几天就结束了,我们是准备对外重新招学交谊舞的学生。”

      陈志方侧目刪又看了几眼厂房内的情况,“我看你们里面隔了好几间教室,都是教乐器的?”

      “对,有不同的乐器班。”

      㯂“地方挺大的,一个教室的话应该也能跳几十个䬕人。”陈志方默默的算了一下一间┇教室Ț的面积。

      床 这时,李燕歌从教室内走了出来,看了眼陈志方,询问道:“冬青哥,这位是?”

      “燕歌,这位就是我请来跳交谊舞的老师……”

      烳正准备介绍的时候,李冬青突然想起自己昨天居然忘记问老人的名字了。

      陈志方看他结结巴巴的,大概猜到了点什么,笑笑道:“我姓陈。” 

      “陈大爷,对켦,这位是陈大爷,昨天在人民公园广场上跳舞最厉害的,好多人都向陈大爷请教怎么跳交谊舞。”

      闻言,李燕歌再看了眼这位⌘陈大爷,半白的头发,脸上深深地褶皱,看起来也有六十来岁了。

      本想着让李冬青去公园找几个会跳舞的年轻男᚜女来,没想到还是找来了个老大爷,这下去自己这还真成了退休老人笖再就业中心了。

      “陈大爷您好,我是蓉城当代音乐与艺术培训班的老师,我姓李。”

      “原来是李老师啊,没想到李老师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老师,果然后生可畏!”

      “哪里哪里,陈大爷您也是老当益壮。”

      两人寒暄认识了一番。

      李燕歌又道:“冬青哥,麻烦你跟陈大爷说一下我们交谊舞培训班的课程。”

      “没问题,交给我就行了!”李冬青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随即李燕歌跟陈大爷道了别,说自己还要进去教课。

      “没事没事,李老軲师上课要紧,上课要紧。”

      等他进了屋,李冬青说道:“陈大爷,我们进办公室聊聊培训班的事,您看怎么壸样?”

      Ї“好啊!”陈志方点⅊点头,他心里其实早有了当这个交谊舞培训老师的念头。

      悑昨天晚上他回去跟老伴还有家人说了这件事,家人都不太相信,你一个曾经的ꌑ管制分子还能当老师?

      这不为了争䂱口气,一大早就跑了过来。

      ……

      一晃眼,过了几十分钟。

      穗李燕歌这边下了课,学生们一哄而散,四散的从教室内跑出来玩,他大步走进了办公室,此时里面只剩下李冬青一个人在哪写着什么。

      “冬青哥,那位陈大爷呢?”

      “陈大爷回去了,不过他已经答应成为我们培训班的老师了,还说会帮我们在人民公园交谊舞队宣传!”

      看到进门盻的是李燕歌,李冬青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心情那叫一个激动!

      “公园交谊舞队?”

      㕻“对!陈大爷是人民公园交谊舞队的队长,他说等下午去公园的时候,会跟大家说我们交谊舞培训班,还说保证给我们拉一票学生来!”

      李燕歌诧愕的高看了李冬青一眼,没想到还挺厉害的,一招就招来了一个交谊舞队的队长。

      “那你工资ꚉ什么的跟人陈大爷说了没?”

      “说了,而且我还按照你之前说的绩效的方式,除了每月谈好的固定工资外,只要陈大爷每拉来一个学生,我还额外给他᡿一练元钱的奖励。”

      吃回扣?!这个自己可没跟李冬青说过啊!

      李燕歌大为吃惊道:“你怎么想到拉人就给他额外奖励的?”

      李冬青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想着让陈大爷给我们多拉来点学生吗?一个学生一块钱,十个学生十块钱,学生越多,陈大쿙爷赚的多,我们培训班赚的也多。”

      “怎么了燕歌?这个方法不行吗?”

      看李燕歌不说话,李冬青还以为他生气自엣己损坏了培训班的利益。

      拉人给回扣,这事后世很常见,但现在这个햶年头并不多,特凡别是出自高考四年不中的颓废青年李冬䴾青之手,这就让李燕歌很是惊愕了,难不成自己还发掘出了李冬青经商헬的头脑不成?

      想到这,他摇摇头道:“不是,你这个方法很好,不过你得跟陈大爷说清楚了,只有真心实意想来学的才行,最好不訟要糊弄人。”

      됿 李冬青松了口气:“你放心,陈大爷也说了,他只拉那些愿意学的,现在ꗄ每天公园那有太多的人找他教,喜欢交谊舞的人有很多,不愁学生的问题。”

      岨 “话是这么说,可你记住跟陈大爷说一声,这个事可别到处跟人讲,还有你给报名人填写资料Ꮯ的时候,必须问清楚是不是真心学的,不然以后很容易出问题。”

      “我知道的燕歌,我肯定问清楚。”

      看李冬青都这么说了,李燕歌暗想自己或许是想的太坏了一点,学交谊舞又不是卖产品,愿意掏钱来学的,肯定都是有需求的人,这学习跳舞又没办法强求。

      菸 “干得不错!以后培训班招生的工作我可以放心交给你了。”

      “嘿嘿……”

      李冬青很是腼腆的彿笑了笑,交谊舞培训班的事,之前李燕歌说全权交⢱给他来做,这对于从没有独当一面的他来说,压力很大,但这也是他头一次被人如此重视,为此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想办法该怎么招学生。

      除了研究学习李燕歌的广发宣传画报,ဋ以及报名ꎉ后额外附赠三天课程这些优‛惠活动外,李冬青自个也琢磨出了一个招生办法,那就是拉人来报名就给奖金!

      一个学生一块钱,十个就是十块钱,不需要太多,拉来二三十个学生,交谊舞培训班就算是成了,至于陈大爷也能美美的赚个二三十块,何乐而不为呢! 贋

      “暑假班马上要结束了,这几天除了早上我来教课外,下午我就不过来了。”距离8月15日越来越近,李燕歌最近几天脑子里全都是想着程芍君的事。

      謖ꁝ“行,你有事就去忙,培训班交给我跟成礼就行。”李冬青信心满满。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