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打开绑在刑架上受刑小说

      何雨柱真没想过和娄晓娥发生点啥,但是这事,也不是他主动궥的,他能有什么办法。

      娄晓娥搂住何雨柱的腰,眼泪却是依旧没停,何雨柱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

      伸手朝娄晓娥풨头摸去,到了半空中,一时劊之间停了下来,䚵最后一狠心,轻轻地摸了摸娄晓娥的短发,一边抚摸,一边安慰地道。

      “行啦,和一个小ꢮ女孩子一样,鑁这事,我一定给你想办法,行了吧!”

      娄晓娥睁着泪眼朦胧的双眼,抬起头,有些撒娇地道。

      “真的嘛?”∾

      何雨柱有点想笑,第一갊次见到娄晓娥这幅小女蓭人模样,点了点头,再一次摸了ὖ摸她的头⼴,娄晓娥乖巧地把头靠在他手掌上。

      感受手掌上温润的触感蚋,何ᣴ雨柱在心里暗叹。

      “孽缘呀!作孽呀!怎么还是来了这事!”

      任由娄晓娥矉搂了好一会腰,何雨柱才让她松开,随即两人轻轻从窗户爬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大院,娄૒晓娥见周围没什么人,终于露出开心梍的神情,上前搂住何雨柱的手臂。

      何雨柱叹气一声,只能任由秆她냢拉着。

      刭两人去见大佬的细节,就不过多描述,对于娄晓娥来说,是家破人亡的大事,但是对于大佬来说,就是打一个电话的事。

      何况这事可大可小,第二天,娄晓娥的父母就出来了,一Ԁ家人终于又团聚在一起了。

      綧 不过何雨柱却是依旧眉头紧蹙,现在已经四月中旬了,等✇八月的时候,对于娄晓娥父母来说,那ڰ才是真正的坎。

      于是,何雨柱特意找娄晓娥父亲娄东诚谈了一次,两人在娄晓娥父母家书房谈论了一夜,这场只诔有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

      一夜详谈过后,娄东诚亲自送何雨柱覵到ታ了楼下,拉着何雨柱的手,感叹许久,又看了看门口站着的娄晓娥ᐺ,不由露 出欣慰的笑容。

      这事,娄晓娥还以为何雨柱在找自己父亲说他们两人之间的事,让娄晓娥更加欢欣雀跃。

      但是实际上,何雨柱和娄东杔诚谈论的,都是如何ꖾ让娄家自救,从来没有说过他和娄晓娥之间的关系。

      或许,双方都默认了这种关系吧!

      蒈以前,和娄晓娥没任何关系,他管不管都无所谓,但是就那天聋老太太的凑ꭉ合下,再加上何雨柱对她家的鼎力相助,现在两人的关系,完全超越这个时롶代的恋爱速度了。

      娄晓娥本身就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主,主动起来,连何雨柱都有点畏手畏脚。

      尽管两人发展迅速,但是何雨柱还是尽量没把这事公⪪开,主要原因␟还是担心,自己如果真把娄晓娥睡了,或许会延误人家一生。

      何雨撇柱正在为娄晓娥家忙活的时候,扎钢厂,再一次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

      刘海中被撸了,被打回原形,重新回到车间,不过这次,他暂舟时也没机会再做那七级钳工了,而是被打发到‚清洁工的岗位,继续发光发热,谁叫他以前得势的时候,用鼻孔看人。

      誹而替代刘海中的人,是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那就是冉冉升起的许大茂同学,他成功取代刘海中在李副厂长的心目中的位置,正式进入扎钢厂核心层!

      何雨柱得到൏这个消息,倒没多想,许大茂那种老阴比,只要有机会,迟早蓳会上位。

      他和娄晓娥的发展很迅速,迅速到很快就ꑱ突破那层关系,实际上,这还是娄晓娥主动的。

      娄晓娥也⡕不是什么纯情丫头,知道何䱈雨柱这种黄金单身汉,自己必须抓紧。

      櫕 何雨柱真没想过这么快,突然就突破那层关系,䝼最后犯下所有男人都犯的错误。

      说起来,怪不好ꓷ意思的,说来也都是酒惹的祸,那个夜晚,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娄晓娥带着两瓶二锅头…走进他的房间!

      緖行吧,既然事已经出了,那只能如此了,虽然娄晓娥并不是何雨柱最佳老婆人选,但是事情已经发生,那⾩就ᓍ拿起男人的担当。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何풙雨柱也低估⹃某些人的下限。

      有人欢喜,自然会有人忧,这个大院,ń除了二大爷刘海中这段时间低头沉默外,还有一人也是低头暗自伤心。

      엄 匁 这人自然是秦淮茹,一个被生活和现实逼得彻底黑化的女人。

      秦淮茹这段时间的糟心事,那是一件接着一件,嵤首先是堂妹㭬秦京茹的事。

      原本想过一段时缥间,等许大茂和娄晓蜼娥离婚带来的影响消退一些后,才让秦京茹和许大茂结婚。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许大茂和娄晓娥离婚后,竟然迅速攀上李副厂长的关系,成了扎钢厂赫赫有名的钻石许老五。

      塥 这个时候,她也有些霾慌了,她知道瓳许大茂是什么东西,以前还是小小放映员的籀时候,就⻃四处沾花惹草。

      现在成了实力派,那还不得释放天性,何况他现在还是单身,这种条件,他凭什么找一个农村傻妞阕结婚。

      但是컵秦淮茹也不是简单角色,她自然不能让许大茂这么白白玩了自己妹妹,所以她连忙把秦京茹从乡下喊回城里。

      可惜,许大茂和鋵秦淮茹想的一样,自己现在什么身份,凭什么再娶你一个农村﵉妞?

      所以秦京茹来城里两天了,许大茂都是推脱不见,今天干脆没回来住了,让秦京茹白白等了一天。 

      除了堂妹的事,第二个让秦淮茹差一点崩溃的事,自然是何雨柱突然和娄晓娥走一起去了。

      秦淮茹虽然被何雨柱拒绝很多次了,但是秦淮茹依旧没ꛄ有放弃,毕竟何雨柱不一直没有找吗? 憰

      既然没有找铡,那自己就有机会,可这个机会随着某天夜里,줕她去公厕,回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何雨柱房间里有被嬉笑声,结果…!

      那一夜,秦淮茹独自蹲在门口,咬着衣袖뢤,哭了两个钟头。

      娄晓娥她凭什么能霸占何䣴雨柱?

      矓 ꋨ 不知廉耻的女人,刚离婚,就볛勾搭上傻柱,秦淮茹ᩘ这几天,被这事折磨到快疯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明白,自己最后竟然败给娄晓娥。

      ⥊ 除了这个让她崩溃的事,还有一件关乎她家生存的难题出现了。

      那就是她家没钱ᑌ买粮食了,原本这事,如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的,可竟然发生了。

      쿆 这些年,秦淮茹靠着27.5快的工资,再加上何雨柱的接济,每月那是过得有滋有味,小日子那叫一个舒坦,除了她歵自己每月存了一点积蓄外,她每个月还给她那斜眼婆婆三块钱。

      按道理,这么多年下来,那斜眼婆婆,肯定쇇也存下不少积蓄了,毕竟吃穿住行,都是她的开销。

      劫 前面两年,她那斜眼婆婆生怕她和谁有染,又怕她外嫁,不管孩子,所以,她为了让婆婆安心,还把自己存下的那近百块钱积蓄放到婆婆那。

      ﴉ随着今年何雨柱断了她家的接뜎济,她家生活品质那是肉眼可见的速ꅊ度消失,但是再苦不能苦到孩子,特别家里唯一的男丁贾梗。

      所以秦淮茹家,基本每餐还是有白面馒头,虽然秦淮茹从来都是柃吃窝窝头,但是还是尽量满足儿子的营养水平,加上三孩子又全部读书了,学杂ᐘ费也是一笔严重开支。

      以往这些费用基本都是傻柱给了,现在全靠秦淮茹那点死工资,靠那点死工资,维持家里基本温饱还行,但是想天天白面馒头,还衣❇食无忧,那根本不可能。

      ⵥ 所以왌,这几个⏼月,秦淮茹一直在动栩用老本,直到这个月,她的积蓄彻底花完了,家里连于棒子面魠都没了,她才准备和婆ㅍ婆说这事,让她把积蓄拿出来給家里开销。İ

      可当秦淮茹一开口,婆婆吞吞吐吐来了一句。

      “我没钱!”

      “没钱?”

      “怎么会没٣钱呢?这ࠆ么多年,我每个月给您的三元养老钱,还有我存在您这里的一百块钱积蓄,您说您没钱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