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内阁是林霄倡议组建的,但今天却是他︔自李纲回Ĕ来后的第一次参加,即便ퟕ他不想来也不行,因为赵楷要讨伐他并传檄天下的檄文到了...

      这次召开内阁会议뙤的地方是㚬崇政殿,朱琏也破天荒地参加了,只有林霄心里清楚,朱琏之所以会来,只是要向所有人表明对ⱋ他的支持...

      “檄文都看过了吧?本宫已经传旨킚给宗正卿,命其将赵楷从宗族里除名,众卿都쫀说说吧,接下来该怎么办?”

      朱琏的话캸一出口,殿内的七位阁佬却没有一个开口的,有人低头摆弄샦手指头,有人偷偷頡看向林霄,有人疪则是欲言又止...

      林霄倒是很能理解这些人心猓中䦹的想法,因为檄文上写的很清楚,赵楷无意叛宋,只是要清君侧,诛杀他这⳧个奸佞,并救治太上皇和赵桓...

      也就是说,罪魁祸首是他林霄,跟别ᮠ人没关系,而在很多人心中,未尝不觉得林霄就是个奸佞,要是能借这个机会除掉,未尝不是好事撒...

      “呵呵...”

      静默中,林霄忽然跟精神病似地自顾自笑起来...

      朱琏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佯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笑的出来?詨”

      “皇后娘娘恕罪,我只是觉得,一个卖身投靠敌国,身边又聚拢了一大批汉奸的人,居然还能如此厚颜无耻,只诛杀我一个,嘿嘿!说的也是,如果是他赵楷得了天下,除了皇后娘娘,怕쥂是别人该干什么、还会干什么,说不定还能升官发둥财呢!”

      林霄算看出来了,在场七个人,除了焦南脸红脖子粗地想说话,包括李ꔮ纲都在沉默,好像都很赞同干掉自ꋺ己似的,而这些人,꿔居然大部㋰分还都是自己选出来的...

      林霄这番话太诛心ﰖ了,以至于让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蒋大人,这七日该你抡政事笔吧?你做美甲了?这么喜欢看自己手指头,可以回家去看个够”␙

      ꦅ 껆 “娘娘,臣..박.”

      任谁也没想到年轻䋅皇后会这般强势,丝毫都没给宰相之一的蒋之奇一点面子...

      “娘娘恕罪,老臣以为,朝廷也应当出檄文驳斥郓、赵楷的言论,并历数其过,以免让天下人被其误导”

      “李大人说的是,臣以为,不但要痛斥赵楷背弃祖宗之罪,还应聜向天下人表述林大人之功,公道自롏在人心,试问若没有林大人力挽狂澜,今天的汴京又邴会是何种光景⩃?” 

      李纲话音一落,憋了半婟天的焦南终進于开口了,他不单是林霄的铁杆支持者,林霄所做的一切,他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只不过不太善于言辞,所以一直都没开口...

      在场七位阁佬,除焦南这个武将出身的阁佬枇,其他六人虽多多少少受闊过林霄恩惠,但从内略心深处,都是有些瞧不起林霄这个内宦的,尤其是进入内阁掌握大权后,这种想法就更为明显...

      只不过在焦南ዮ一番话之后,几个人还是很快明白过来,貌似这小林大人还真是栅不能得罪地...

      宗泽干咳臷一声,道:“两位大ⱡ人说的对,我们꩞不但要出檄文驳斥赵楷的言论,同时还要ᒓ做好开战的准备,金人很可能裘会让郭药师等叛将配合赵楷南侵”

      “宗大人,河北今年的春耕刚完,如果此时开战,岂不让百姓的心血全都白费?而河北若是闹了饥荒,京城必将艮首当ົ其冲,所以开战一说,当尽量避䊢免”

      ᩆ 㼛宗泽话音一落,陈树庭就接口道。 Ƭ

      “臣以为备战是必须的,赵楷不来,也不能保ᅰ证金兵不来,但臣还建议,应派人去跟赵楷谈...”

      吴敏话没说完,一接⡢触到林霄阴쾥冷的目光,立刻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췄,不过他的意思,众人却ꋯ还是听明白了...

      ƒ  “娘娘,刚才臣还跟林大人说起河北局势,⧨老臣跟林大人的意思一样,就是派得力之人去ꛭ河北,一方面应对金兵或是赵楷,另一方面保障河北民生,起码保证河北灾民不会再出现在京城”

      既然林霄都有这想法,朱琏自然不会再说什么,点点头刚要说话,却见林霄忽然从袖子里掏出两封密信...

      “李大人请看,看这封信是真錛是假?”

      林霄确实弄到杨易同的信了,不过却不是伪造,而是赵楷亲笔来信㲍,以及杨易同的亲笔回信...

      ꒾李纲接过信只看酵了两眼就脸色大变,颤抖着道:“林大人,这、这信是从何而来?”

      “李大人就直接说笔迹对嬷不对吧?” 泞

      林霄说着,毫不客气地从李纲手中把Է信抢回来,然后转身呈给朱琏,继续道:“娘娘请看,这是内厂探子截获的密信,请娘娘示下,该㐡如何处理此人?”

      朱琏不明所以,接过信看了看,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

      皸䂞 “此等逆贼,还不缉拿更待何时?你的内厂也真是够䜰可以,官家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你们居然能任由这样的人潜藏在朝堂上,对得起官家的信任吗?”

      “小奴愧Ꚓ对官家的信任,请娘娘治罪”낋

      林霄跟朱琏如同唱双簧一般,几句话之间,就等于宣判了杨易同的死刑...憹

      “娘娘庮,抓捕人犯,应该是刑部嶡或大理寺的事吧?林大人的띤内厂跟这事有什么关系?”

      陈树庭身为御史大夫,对这样的事当然不셟能视而不见,遂第一个开口问道...

      “小林子,你来跟陈大人解释”

      릗 “遵⠤旨!”

      ꒁﴉ林霄答应一声,转头面向陈树庭,微微一笑,道:“早在赵楷被派出京的时候,官家就察觉出此贼有问题,遂命我内厂组建一支密探队伍,专司调查那些图谋不轨的官员,除了官家,任何人无权调动,而且所办之案也跟夥刑部、大理寺不犯冲突...”䐙 윙

      䮿“娘娘,臣斗胆建议,河北之事♡,还얁是由林大쯊人亲自出面最好”

      隠林霄话音刚落,一直没吭声的张叔夜忽然道。

      “这个建议不ꝥ错,前横番林大人去河北,就把河北治理的僒非常不娮错,此次赵楷又Ὸ是指혽名道姓地冲着林大人而来,所以由林大人出面,可说是再合适不过”

      “臣附议!戳”羐

      “臣也附议!”...

      ⥀ 张叔夜这个提议一出口,立刻就获得了所有人的赞同...

      朱琏有点傻了,今天这场内阁会议,东扯西拉,她的脑袋都有点跟不上了,对张叔夜这个提议,虽觉不妥,却不知该说什么好,眼光下意识地向林㟛霄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