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91康先生

      鲜鱼拾净上铁签,摆上碳火烤两面,油盐姜椒层层抹,香气扑鼻欲滴涎,热腾滚烫摆上桌,伸出双箸无人谦。

      这武当山万虎涧黑灵潭边,陆离正专心致志地为众人烤着鱼肉,还没烤熟,但那香味就已经开始勾着几人的魂了。

      和七叔完美合作,坑完自家六叔的宋青书,这会也已经眼巴巴的蹲坐在陆离旁边,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炭火上还在翻转的鱼肉。

      这鱼可是这武当山万虎涧黑灵潭独有的鱼儿,生长在黑灵潭旁边岩洞中的深潭中,也是陆离他们几人在此练功之后,一次意外才发现的。

      这鱼全身银白如雪,就连张三丰行走江湖几十年都未曾见过,众人就干脆给起了个黑潭银鱼的名字。不过这鱼,肉质细嫩、无比鲜美,就算炙烤之时不放佐料,都能冒出扑鼻的清香,更何况经过陆离之手的烹饪。

      前世的时候,对于陆离这种生长在孤儿院中的孩子来说,会做饭那可是必备的一项人生技能,而且,你也要相信一个动手能力超强的学霸,对于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的学习能力,陆离六年的中学时光,那可是被老师和同学们称为“小厨神”的人。

      到了武当山,一岁多之前,一直喝的牛乳。

      一岁以后,开始吃饭,陆离觉的,整个武当山,除了师娘的饭菜,其它人做的,真的是难以下咽。

      于是,六岁时,陆离在老张九十二岁的寿宴上,小小的展示了一番自己的厨艺,虽然就是三道平常普通菜简单的清炒,就立马让武当众侠赞不绝口了。

      而如今的陆离,更是通过学武,把武学中对力度的掌握融入到了厨艺之中,比如翻炒、比如颠勺,而且对火候的把握也更加敏感了,这厨艺也是更进了一步。

      更何况,陆离还有着现代几百本食谱、烹饪书籍的储备,而且这时候的食材比后世更多,还都没进名录。

      所以,武当众侠,那个能不喜欢,就连一直冷着脸的俞二,都拒绝不了陆离的手艺,每次回山,必然从各地淘回各种食材,让陆离烹饪。美名其曰是为了孝敬师傅,但大多数的饭菜,就进了他们几人的肚子。

      坐在潭边的陆离,听着宋青书和莫七叔两人又一次成功的合作,这殷六叔的一半鱼肉看来是归了两人了,也只能和舅舅一样,摇头苦笑。

      谁让殷六叔平日里练功,总不是那么积极,让师公多次训诫和责罚,以至于六叔平日里最怕被师公询问练功之事。

      这莫七叔也是抓住了六叔的这个心理,和宋青书一合计,每次就找着六师叔练功偷懒的理由,合理的去坑他。

      而六师叔又不长记性,每天练功依旧是我行我素,这就让莫声谷和宋青书找到了一个天天可以合作的契机。

      不过陆离看着眼前的这两人的关系,心中也满是感慨。

      记得那日青书刚出生,陆离还特意的拉着七师叔,说这是他的亲侄子,要知道,当时说那句话的时候,陆离心中可满是唏嘘。

      自此,武当后山,被祸害的除了自己,又多了一个宋青书,陆离也庆幸自己多了一个挡箭牌。

      不过有陆离被灌醉的前车之鉴,师娘也是把自己和小宋同学看的很紧,但再狡猾的狐狸,还是会有猎人的可乘之机。

      更何况,也是几个师叔喜欢逗弄自家的两个侄儿,凌雪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后来还多了一个陆离的舅舅褚秋杰,这四个人年岁相差不大,都豪气仗义,也算是能玩的一起。尤其是从褚秋杰决定加入武当客卿院之后,四个人可真算是臭味相投,就差撮土为香,在桃花林中对着真武大帝三叩首了。

      于是,本来让武当后山鸡飞狗跳的“三贱客”成了如今的“四贱人”组合,为了保持他们几人在武当其它内门弟子和外院弟子眼中的形象,也就只能更变本加厉的逮着陆离和宋青书这两个亲侄儿来祸害了。

      不要看平时里四个人在江湖中,都是一身儒衫,温文尔雅,大气磅礴,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打扮,是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大侠;甚至在武当其他弟子眼中,这几个师叔都是一脸正气、风度翩翩的江湖侠客,但私底下陆离给宋青书吐槽:这四个长辈就像童年缺失的问题青年。

      不过宋青书对于自家五叔的影响也不是很深,毕竟五叔在的时候,他还很小,但看眼前这三个叔叔,宋青书也表示很赞同大哥的话。

      也的确,这几个人还真是有些童年缺失。

      武当的这三个就不用多说了,从小拜师张三丰,生活在这武当山上,也是师傅教着,师兄管着,每天除了练武练功,还得被大师兄、二师兄逼着习文练字。

      陆离的舅舅褚秋杰,还算好一点,出生之后还有个姐姐陪着。但好景不长,没几年父母因为变故就回来了,姐姐也因为与父母不和,出门去闯荡江湖了。剩下的他,就是被父母重点关注的对象,逼着天天读书练武。而且十万大山里的褚家庄园,周围荒无人烟,就他一个,童年也是满纸辛酸泪。

      就连原著中的宋青书,陆离觉得都同样是一个童年缺失的人。

      毕竟原著中凌雪雁早就过逝了,而宋远桥也是整天忙着武当的门派之事,又怎能顾得上对宋青书的管教,后来因为俞三身残、张五失踪,武当上下那沉闷的氛围,又怎么能让宋青书快乐的成长,估计自从宋青书懂事后,童年时光就是在武当众位长辈的逼迫下,每天在沉闷的习文练武之中渡过的。

      如今,武当多了个陆离的变数,也算是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就拿眼前的宋青书和莫七叔来讲,如今,两个人几乎一个眼神就知道怎么打配合了。

      宋青书出生后,每次几个师叔们带陆离和宋青书去放风,刚开始陆离就让七叔去抱宋青书,好让青书对七叔亲近。到后来,只要出门,宋青书绝对在七师叔的怀中。

      可能小时候被七师叔抱的多了,从宋青书能认人之后,就和七叔最亲近,有时候被七师叔抱着,就算亲爹亲娘的宋远桥和凌雪雁叫他,小宋同学都无动无衷,牢牢的抓着七师叔的衣服,窝在七师叔的怀里不肯挪地方。

      小宋同学,也成功的让老莫同志搬家搬到了自家院子隔壁,连带着殷梨亭和褚秋杰两人也成功的搬了过来。

      小宋再长大一些,稍微能懂事后,就光荣的和老莫狼狈为奸了,两人就似乎能心意想通一般,几乎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以小宋那楚楚可怜、泪眼欲垂的神情,可不知道给老莫打了多少次完美的助攻。

      那未来,陆离估计,就算小宋被那周芷若迷的神魂颠倒。要是真遇见了老莫同志,那老莫估计一个眼神,这小周就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婚事说不定就真让老莫给操办起来了,顺带着那倚天剑中的《九阴真经》就成了武当的囊中之物了,让小宋去欺师灭祖,那可能吗?根本不可能!

      陆离一下觉着,这世界真的变化好大啊!

      这边的莫宋之事已经完全偏离了原著中轨迹,那边陆离还牵挂着五叔的回归和无忌的被掳。

      但如今距离五叔回归还有好几年,那件事还不太急迫,但目前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殷六叔的终身大事。

      虽然最后六叔和那杨不悔的爱情,也算是武林中的一段佳话;但那最初的殷纪婚事,却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悲剧。

      那纪晓芙还真不是六叔的良配,让六叔因为婚事常被江湖中人嗤笑,更让六叔意志消沉了快二十多年,如果按照现代医学来讲,六师叔的那就是抑郁啊。

      要知道六叔本来就性格就柔软、良善,在现代而言,殷梨亭就是一个性格腼腆、微暖和善的阳光大暖男。

      而且也是武当七侠中,最喜欢有档在江湖和市井中的侠义暖男,要不然也不会拉着七叔和舅舅两人,因为不回山而被师公责罚了。可因为与纪晓芙的婚事,六叔十几年窝在武当山上,都不敢下山,可想而知,那次失败的婚事带给六叔的是何等的伤害。

      那纪晓芙就是上天带给六叔的一把带着倒刺倒勾的刀子,不但插了进去,而且还要带着血肉再拔出来,更要把那血淋淋的伤口露出来,让众人去评论。

      陆离记得原著里,因为张翠山的失踪,殷梨亭奉师命外出寻访张翠山的踪迹,碰到了也被峨眉派派出来寻找谢逊和那屠龙刀下落的峨眉派众人,那峨眉众女侠中的纪晓芙,却是让殷梨亭一见钟情,本来殷梨亭性格就腼腆,看见喜欢的人就更加不敢上前去搭话了,那峨眉带队的静玄师太在和殷梨亭打招呼之时,那纪晓芙的师姐贝锦仪看见这殷六侠每次偷偷的瞄自家的师妹,而且每次偷瞄之后就脸上一红,话都有些说不清了,便看的出这武当的殷六侠喜欢自己的师妹。

      峨眉众人回山之后,静玄师太和贝锦仪回山之后,便告知了自己师傅灭绝师太。

      这灭绝师太年纪轻轻,临危受命掌管了中原六大派之一的峨眉,也是如履薄冰。

      因为峨眉创派祖师郭二小姐的缘故,一直被元廷打压,而且这灭绝当了掌门之后,因为师兄孤鸿子与明教杨逍比斗之后被气死之事,也与明教不死不休,但如今这明教可暂时已经是杨逍做主了,于是这灭绝心中更是担忧峨眉的传承。

      听闻武当六侠殷梨亭喜欢自家的徒弟纪晓芙,为了给自家峨眉拉来老张和武当这个强援,便亲自赶往汉阳,与纪晓芙的父亲金鞭纪老英雄商议。以武当的地位和殷梨亭在江湖中的声望,那纪家又怎么能会不同意呢。

      在得到纪家同意之后,这灭绝和纪金鞭也没征求纪晓芙的意见,便修书给张真人,不过老张还算民主一些,主动询问了自家老六,在得知老六确实喜欢人家姑娘之后,也以为两人在山下已经互相有了约定,便定下了殷纪两人的婚约。

      直到这时,纪晓芙才知道师傅和父亲已经给自己定了和武当殷六侠的婚事,才想起和自己一面之缘的那个武当殷六侠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个峨嵋,一个武当,在江湖中人看来,这真的可谓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但外人又怎么知道两人的真实心思呢?

      自家六叔,确实对那纪晓芙一见钟情,分开之后更是对其思念不已,老张询问他之时,更让他满心欢喜。

      而看过原著的陆离却知道,那纪晓芙就根本不喜欢六叔这种温暖阳光如邻家男孩般专一的男人,她喜欢的是杨逍那种风流潇洒、自命不凡的多情公子。

      就算那纪晓芙临死之前,心里都还记挂这那风流潇洒的杨逍,记挂着和杨逍甜言蜜语的那些日子,心里就根本没有那个和她有一纸婚约的殷梨亭。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岂是拈花难解脱,可怜飞絮太飘零。

      香巢乍结鸳鸯社,新句犹书翡翠屏。不为别离已肠断,泪痕也满旧衫青。

      所以,为了不让六叔在那人生最灿烂的年华里,自暴自弃,陆离一直等着机会,来拆穿殷六叔的幻想,避免六叔因情伤让自己抑郁自闭。

      这几年,殷梨亭、莫声谷和褚秋杰每次下山,陆离就特别的关注,每次回山,陆离就详细的询问舅舅和七师叔,他们这次下山的经过,但却也一直未曾听闻殷六叔与那纪晓芙相遇。

      后来,殷六叔几个因为怕回去窝在寒潭中练武,好几次都拖拖拉拉的不回山,但张三丰也是没在意,要不是陆离怕遇到纪晓芙,殷六叔越陷越深,这才在老张跟前煽风点火,而老张也因为自己这些年一直忙于闭关,没有好好调教最小的这两个弟子,这才让俞二俞莲舟把这几给抓回来。

      要不然,这几个已经出师的人,还不是在山下想怎么浪就怎么浪了。

      不过直到如今,老张都快过九十八岁的生辰了,陆离也没听闻峨眉有意将纪晓芙嫁给六叔之事,陆离这才松了口气。

      毕竟算算时间,纪晓芙从杨逍那里离开后,都生下了杨不悔,如今估计正躲着峨眉,偷偷的在养育那杨不悔,那杨不悔如今估计都有好几岁了吧。

      峨眉无意,殷六叔没见过那纪晓芙,武当就更无此意了,所以六师叔的情殇之灾应该算是解了吧。

      陆离猜测,原著中,也是因为武当俞三侠身残、张五侠神秘失踪,武当怀疑那天鹰教暗害了自家张五侠,便成为了正道武林中牵头调查王盘山岛惨案的门派,然后那峨眉参与进来后,这才有了自家六叔和那纪晓芙的相遇。

      但如今,武当有了自己这个变数,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和张翠山的联系,那王盘山岛惨案,武当得知那殷素素和五弟一起失踪之后,因为张翠山上王盘山岛之前的传信,和之后的调查结果,也基本上知道了那王盘山岛的真相,便没参与到中原各派与那天鹰教的纷争之中。

      所以自家六叔没了去认识峨眉纪女侠的机会,更何况,这两年,因为老张禁足了殷梨亭、莫声谷和褚秋杰三人,殷六侠也没机会在下山去认识那纪女侠了。

      之前因为那屠龙刀之事,老张派陆元福带着殷梨亭去峨眉送信那次,也不知道六叔有没有碰见那纪女侠,当时陆离还真没想起来六叔和那纪女侠的这事情来,因为当时,他一边要抵御那寒毒噬骨之痛,一边还在一心在考虑,怎么把自己的所知,不漏痕迹地透漏给老张和师傅、师叔们对局势的判断中呢。

      等到殷梨亭已经去了峨眉,陆离这才想起来,但却已经晚了。当时陆离还想着要是六叔这次又对那纪女侠一见钟情了,自己说什么也要想把法阻止那纪女侠和杨逍的见面,说什么都要那纪女侠嫁到武当来。

      等叔父和六叔回山后,陆离更是几次找叔父确认了六叔在峨眉的一切行动,也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六叔好几次,最后看着六叔对那纪晓芙的名字一脸的茫然之后,陆离也是想着,估计还是得等和原著中一样,两人就要在随后几年里相遇了。

      没想到到了现在,这殷纪的孽缘,也终于因为自己这个小蝴蝶给扇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