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药杵和耳朵相碰的位置没有留下伤痕。

      錁得亏動于顾东也不清楚当时的白锋是怎么出现的,打斗ꪣ半途已经消失。

      要不是如此槇,穆凯的抲耳朵怕是不保。

      当时也没主动去解散白锋ꤸ,做为小菜鸟的他那顾的上那些。

      见败了对手,收了命理杵就往回走去。

      幕雪:“穆凯是吧,怎么样,他不仅ౡ没败ⓣ,还赢了你,怎么说,你们可以走了吗?”

      听的幕雪的话,穆凯怒从心出,看着前面的少年,漆留了个背影给自己。

      手里一动,拨出了身侧的长剑,就要刺向顾东。

      雪月东水小队站在原地的三人,急呼“小心”。

      歩叧顾东赢了见三人不为自己欢呼还喊着“小心”,也是急于知道后面፮发生了什么,就扭头看去。

      见一长锋冲自己而来,时间耽误下来,已不可避,不可挡,只有微微扭动了身体,想让长锋刺在左臂上。

      穆凯含怒出手,又是趁手兵器,长剑带㛊锋甚是灵动。心中暗暗发狠,打个背影必中,让你使我丢脸,还得不到那颗五级异灵珠,留下命来吧。

      情况紧急,眼看顾东就要伤在长剑之下。旁边传来了一声清脆퉌的少年嗓音:“各位,打扰了!问个路好不好?”

      穆凯听到뎁其人声,硬生生收回了即将刺到顾东的长剑。

      녀 他知道大家同属猎人公会,在遗迹⽥空间里,被第三方看到自己向同行下手,伤人性命。

      猎人公会以后是不会볃放过自己的,别看它的规定没两条,细品,管的挺宽的。

      收剑,转眼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不大的工夫,被不同的人搅了两次好事,他倒要看看椪来人是何方神圣。

      顾东逃过一劫,低头看了眼长剑没有刺入肉里,只是划破了衣袖。见穆凯收手,这时也不是找他麻烦的时候,㦐倒退回到了小队所在。心里颇为感谢声音的ᴧ所在,갃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可以让穆凯收手。

      两队人收束动作,打起精神,都看着那声突然传来㽖问话的地方。

      捐 一行八人静静的站在一棵大树下面,看着顾东和穆凯两人脱离ㄏ了战斗,回归小队。

      䯐八人众里一年长男性出来说话道:“不好意思,队里的少年不Ⳬ懂事,打扰到你ꝯ们的切磋了。哈哈哈。￱”说着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穆凯:“知道打扰到别人了,还不快走。”

      顾东:“彃大叔,没关系的,我刚才听你说有事情要问的,괙说说看,ꇒ没准我们知道。”

      “喂,老头。我们这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完,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穆凯旁边哇的绿衣男插了一嘴。

      “说什么p话,明显的你们的人切磋输了,还想偷袭那边的少年,被我们撞破。现在气极而怒了,想把火撒到我们头上啊。”大叔那边也有一个精神的少年,看不惯这绿衣男的话,站了出来反击到。

      绿衣㊸男:“你算那根葱,我们的事也是你能管的?”

      韂精神少年:“哼,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胡小邪是也。路见不平人人踩,何况大家都是猎人公会成员,玩偷袭算什么胜本事。”

      쮸 顾东听到这里终于确定,刚才突然的一声问路是眼前少年喊出来的,也是为了解救自己。

      胡小邪正说的尽性,旁边大叔呼的一巴掌,就招呼了过来。

      他倒也机灵,扭身回了人群。可见平时经历了不少这事,躲这一巴掌甚是灵动,嘴里小声嘀咕着“明明刚才出声拦下那坏蛋,您也同意了”。

      大叔:“哈哈,大家不要误会,我姓萧㪕,虚长你们几岁,可以叫我萧大叔,至于大爷溤,我真没那么高的辈份。

       刚开ᛚ始我们,真是只想问路这么简单。现在,那边那个绿衣⁳小鬼,你想干什么划出道来,我们启明猎人团接着。”

      穆凯:“启明猎人团,是什么。都没有听说过。”

      萧大叔:“没听过,也不怪你年纪小,那这个东西你应该能认的出来。”说着拿出来了一个金质的徽章晃了两下。

      ㈳ 톩穆凯看到金质猎人徽章,终于是变了脸色。

      忿忿的说道:“哼,没想到你们,也会以大欺小,拿金徽章硬压我们这种银徽章。”这时的绿衣男早就回到了后面,连身形也不打算露上一点。

       胡小邪:“那不行,打上一场?”

      䵍 훃穆凯本没有拿到食铁兽异灵珠,约斗又被打败,偷袭还被人撞破,这次的黑事怕是做不成了。

      而且ݝ这四人以后凌在黑水空间。里出嘛事,自己还脱不了被怀疑,心里一万个不爽。ᄪ

      但还是对刚才的事和物念念不忘,不过现在人数不占戁优,实力又被碾压。打,肯定是不会打的。狠话还是要留一点的。

      穆凯指着顾东道:“山水有相逢搞,今天算你们四个运气好,出了黑水空间,小心一点。”

      说完招呼上身后的几人向来路走去,临走还瞟了两眼斟胡小邪。 ⯾

      Ꙧ期间绿衣男一步三回头,见没人注意到他。踮踮的回去,把掉在地上的棍子捡起来,跑回了队뎹伍,这颯可是⵺他傍身的东西。

      留下的两䁓队见绿衣男的行为,都是相视一笑。大家都是猎人,又不会把他怎么样,大可大大方方的回来取走。何必做的这么小心,可见是平时做的亏心事太多了。

      等穆凯几人不见䨿了身影。

      顾东:“萧大叔,刚才真是谢谢你们。”随着顾东的话,小队的其他三人,也是向启明猎人团的人道了谢。

      萧大叔:“没关系的。大家同是猎人,碰到这种龌龊的事情,都会帮一手的。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顾东:“多亏了胡小邪出声制止,只是划破了衣服。对了,你们要问什么路?“

      胡小邪:“小爷不用你谢,纯粹是看不惯刚氩才那人的行为。”

      萧大叔:“区区小事不用道谢᳿。问路的事,不存在的。只是希望以后,你们碰到启明猎人团遇到事情,可以帮上一手。有可能的话,以后不管是猎人或平民遇到事情,你都可以保持一詜颗同情之心。”

      顾东:“我会的,争取把青枫镇助人为乐,妇孺救星的称号,保持下去发扬光大。”

      ꖲ ⾯幕雪捂额,这,又跳脱了啊。

      萧大叔:“虽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但感觉你是一个好孩㫧子。”

      胡小邪心道:“tui,不要脸,除了青枫镇,这个称号不是我的嘛。萧大叔从来没夸过我是好孩子哎,有的只是那熟悉的一巴掌,人间不值的啊,套路好深。”

      萧大叔继续道:“好了,虽说今天的事情被我们虗搅黄了,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说不ᷫ定他们还会回来。”

      许月:“谢谢您的好意,他们撞破了下黑手的事,如果我们在这里出点什么意外。我想猎人公会奉不会放过他们的,那人不会想不到这点。”

      萧大叔:“随你们。”

      胡ꌽ小邪쪻:“你们刚才是为了什么在战斗啊,赢了还被人偷袭,一定是为了不得了的宝贝ᷢ。要不拿出来让……”

      话没说렞完,熟悉的感觉又来了,闪身回了人群,萧大叔又一巴掌没搂到,心道:“看来有一段时间没收拾这小子,手段有点生疏了啊。”

      何三水看着和谐的一幕,有点羡慕。想想小队对他也是不错,可惜自己实力不够,不能长久的跟小队走下去,算了,珍惜这段时光吧。

      顾东:“可以,让錾你见见世面,程……”

      也是话没讲完,“啪”的一巴掌糊在了他的头上。

      身后的幕雪:“嘲讽炮不要乱开,人家刚救了你。”手感不错哎。 댍

      挨完这一巴掌,顾东看向人群里的胡小邪,发现他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眼神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垃觉,都是在大魔兽的巴掌下讨生活的人啊。

      萧大叔对小邪道:“不要乱打听别人的事情。咱们还有事情要去做,走吧。”

      幕雪:“千感Ƒ谢您的理解。”

      顾东不解道:“为膓什么鬡这次叫大叔的人,这么好说话,在外面的胡子大叔就给我炢埋坑。”

      胡小邪插话道:“胡子大叔,可能他䊥是大爷吧,你把他辈叫小了,他不想搭理你。”

      顾东瞬间茅塞顿开,感觉像找到了答案。

      萧大叔:“还贫,走不走了。这次找到的异灵珠,你要考试合格,才给你用。”

      胡小邪苦瓜着脸跟着萧大叔,回身看了看顾东磪,感觉那才是自己的组织。眼下却不得⊞不跟大魔头一块去找异灵珠。

      顾东冲着他们挥駈了挥手算是道别。

      顾东:“现在咱们怎么办?”

      幕雪:“哼,那个穆凯实力没多少还想捡便宜,见了黄金徽章猎人,不是跑的比兔子还快。”

      顾东:“兔子,兔子跑的不快啊,我一拳就打下来了。莱”

      幕雪:“比喻,这只是一个比喻,你懂不懂,我看你是欠考试了。”

      顾东:꿓“程老师,您消消火,要不我去给您抓졨一只兔子来补补体力,看您刚才都虚脱了。”

      幕雪:“气都被你气炸了,还整什么兔子。刚才你们切磋的时候,我已经歇够了。许月的治伤手段不错,我那也是小伤,这会已经没事了,咱们继续去ۜ镇长府吧。”

      许圀月ﰟ见得到了幕雪的夸奖也道:“附近也找垭不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去做休整,匴只要幕雪没问题,这会卮去镇꿘长府也不错弦。”

      何三水接话:“就算遇到新的空间异兽,咱们有许月的手段,也不是怕⚄。”

      许月又被间接的夸奖了一下。果然参加了这个小队是个明智的决定,让人心굩情愉悦啊。

      顾东很想说,我膋累啊,被黑白兽追了几圈,又㎷打了一架,还被人偷袭쇏,现在小心肝还通通的呢,我需ꡗ要休息。

      可是三人都对去镇长府没有意见,他也没有办法,路上恢复下吧。

      四人收拾了下心情,向镇长府出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