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教室高H文

      拍卖会前三天,夜晚,镇守府。

      今日月圆,撒下洁白的光。

      大厅当中一个风尘朴朴的汉子,不要命的吃着桌上的食物,李世泉坐在一旁,看着一封信。

      【世泉亲启:世泉,不久检查使将到达你处,此人乃是镇南大将陈绍业亲侄,须要好好招待,相信以你的能力借此回京不是问题。但李家在太子之争上处于劣势,急需强援,如今南方战事大捷,陈绍业若在此时加入我方,即可逆转形势,甚至最终定局。我听闻此人喜修武道,已将一本高深的武功秘籍捎于你,你要借机献上。切记!莫做多余之事!无需回信。】

      李世泉将信烧掉,亲自倒了一杯酒,递给了那个送信人。

      那人停止了吃喝,犹豫了一下,一饮而尽,气绝身亡。

      “皆言极盛而衰,未道极衰可盛?”李世泉念着,站在院中饮茶赏月。

      一名看门的仆人走了上来,恭敬的说道:“老爷,郭大人求见。”

      “这个老狐狸,终于舍得来了。”李世泉嘴上一笑,道,“把郭大人请过来。来人,上好茶!”

      大厅已经被收拾干净,李世泉坐在主座上。

      郭庆走进,拱手一拜:“见过镇守大人。”

      “郭大人不必多礼,请坐。”

      郭庆一坐下,李世泉就又开口道:“郭大人此次前来,是为了领赏吧。”他笑道,“我早已准备好了。”

      “领赏?小人无功,岂能……”

      “哦,我听手下人说,提刀那人不是已经被大人捉拿了吗?”李世泉故作疑惑道,“难道是他们看错了?”

      郭庆听到这话也是稍稍惊讶,他知道镇守的眼线很多,找到吴尊并不困难,毕竟这货就是个莽夫。

      但居然能发现自己和吴尊碰面,这就有点可怕了,他可是做了很多遮掩的。

      “镇守大人,小人此来并不是为了领赏,而是为了两件事。”郭庆索性强行转移话题,“第一是,统领大人让我转告您,因为大规模搜查,城墙防卫不足。而且因为搜查,城中百姓怨声载道,不做些安抚,怕是……不能再继续下去。”

      李世泉缓缓喝了口茶,道:“……这算是威胁吗?”

      “不敢!”郭庆连忙半跪,“这些确实都是实情,您可亲查。统领大人让我转告您,想必也是忧心民情。”

      “不敢,你敢的可多了。”李世泉心想,又喝了一口茶,说道,“我会给统领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来,说说你的第二件事。”

      郭庆把头低了下去,紧张道:“……如无“意外”,小人将在月末将那两人献上!”他把“意外”两个字咬得很重。

      ……静了一会,风有些刺骨,郭庆想起了从前,有些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

      镇守笑了,他把茶杯重重地掷在地下,怒哼了一声,表情却依然是笑的。

      “够了吗?”李世泉问道。

      “嗯……小人告退……”

      郭庆恭敬的退出了镇守府。

      “这种人都敢留在身边……”李世泉看着,叹道,“我的统领大人啊,活该你被人玩儿死。”

      水月茶楼。

      郭庆走进了一个包间,徐家父子已在此等待多时。

      “事情如何了?”

      人一坐下,徐期勇就急忙问道。

      郭庆顿了顿,道:“愤怒是一定的,但他并不敢鱼死网破,只能答应,您等明天的好消息就行。”

      徐期勇满意的点了点头。

      徐州平却有些着急,说道:“爹,他给的再多也没用啊,那两个人最近根本连影都没有。”

      徐期勇果然又皱起了眉头,是啊,货再好没钱买那也是白搭。

      “咳。”郭庆这时小心地说道,“大人,“人”其实还是有的。”

      “这……”徐期勇有些犹豫,不管怎么说,他和这些人还是有些交情的。

      “爹,那王永和丁自立名声本来就不好,而且还捉拿犯人失败,这个机会正好。”徐州平照商量好的开口道。

      徐期勇还在犹豫。

      另外两人没有再打扰他,他们已经猜到结果了。

      “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就抓吧。”徐期勇道,他已下定了决心,那么大的奖励,死几个人不算什么。

      郭庆和徐州平笑了。

      又聊了一会儿,徐家父子起身回府。

      茶楼外,郭庆目送他们两个人走远,又返了回去,走进了另一个包厢。

      里面坐着两个人,王永和丁自立。

      见郭庆走了,进来两个人怒视。

      “二位今后如何打算?”郭庆不慌不忙的坐下,还自己倒了一杯茶,“时间可不等人啊。”

      “哼!”王永一拍桌子,怒道,“如何打算!?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我俩岂会被盯上!”

      郭庆嘲讽道:“王兄,就别自欺欺人了吧。除你两位以外,另外三位与徐家的关系可是不错的。”

      王永又哼了一声,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说的没错。

      “郭大人。”丁自立此时开口,“我们可以与你合作,但你怎么保证我们事后的安全?”

      王永顿时也看了过去,怒是依然怒,但他还是有理智的。

      “无法保证。”

      “什么!?”两个人顿时都惊了。

      郭庆冷冷的说道:“两位可要清楚,这不是一场交易。”他站起身来,“现在的情况是,你们要活下去,而我能给你们活下去的机会,也能不给!安全?我只能口头保证,你们也只能赌而已。”

      两个人脸上表情不停变化,最终沉寂下来,是啊,他们只能赌。

      “既然如此,以茶代酒。”郭庆举起茶杯,“祝我等合作顺利!”

      两个人神情有些苦涩,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啊。

      见到此情景,郭庆心中也有些自嘲,他又何尝不是被人抓在手里呢?

      镇守,镇守,仔细想想整个事都只是他布下的局而已。

      李世泉看穿了徐期勇的贪婪,看穿了他郭庆的野心。

      在那个小村子里面布局,以利益分裂徐期勇的势力,给他创造了反叛的机会,同时也拉他入局。

      镇守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抓住什么凶贼,而是徐家这个盘踞了百年的势力!

      徐家干的坏事儿,那真是一翻一大堆,以这种功绩风光的回到京城才是镇守大人想要的,而不是抓两个小贼。

      “唉,到头来我也只是个蠢货。”郭庆摇头叹道。

      徐期勇可以说精明,但不聪明,因为他喜欢让人知道自己精明,这就是一件蠢事儿。

      而他算是一半聪明吧,他聪明,但藏的不够深,所以也只是一半。

      事情进行到这种时候,已经不能退缩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