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大又黄又硬又爽

      一天的比赛很快就结束了,

      次日上午,终于迎来了鱼歌碑和宫晓宇的战斗。

      经过昨晚的补课,鱼歌信鲑心满满的站在台上,丝毫没㍸有紧࿮张的样子。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鱼歌率先发动攻击,根本就没有先试探。

      对手宫晓宇看到后,满脸轻蔑,不禁有些诧异,心想这小子哪༩来的勇气? 獱 থ

      ᖼ鱼歌飞向宫晓宇身前时,手中突然出现一韨把银白縄色的长枪,直冲冲的刺向宫晓宇섉的脑门。

      ⽸ 宫晓宇一个闪귫身,只感觉尖锐的破空声在耳边回荡,震得耳朵里嗡嗡作响。 凥

      젹chua~

      枪尖划过宫晓宇的脸庞,青色的枪樱拍打在他的脸上,削掉了几根碎疟发。

      宫晓宇猛的向擂台边缘退去,满脸震惊,感觉不可思议,像是在做梦似的。

      퀛 脸上被划伤的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知道,这是真的,对方看似是个简单的元婴期修士,깾可身手的确不凡。

      此时此刻,Ⰱ不止宫晓宇一꒏人震惊,场上䪢的每个人都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太上的二䖯人。

      观众席上,张阳眯着眼睛렠,嘴角露出笑容,听着周围弟子的议论纷纷ꊆ。

      腂“天呐!不敢想象我的眼睛溳。”

      舛 “这,他真的只有十五岁吗?”

      “台즍上参赛弟子的表现,无时无刻都在告诉我,我是废ㄢ物…”

      グ “听说这个鱼歌是圣丹峰的弟子,圣丹峰不都是炼丹师吗?”

      ﬘ “对对对,前阵子他们ꅂ圣丹峰还找来一大袋子海蛎엵子呢。我本以为他们都㈏…”

      “啊啊啊,鱼歌小哥哥好帅啊,我想给他生猴子龃,生带鱼,生海豹。”

      “……”

      뚒鱼歌正现在太上,和宫晓섺宇保持着安全距离,自信满满的笑着,ᇥ时不时还和观众席坐着的弟子们挥一挥手。

      主席台上坐着的西域掌门长老们,此时面色凝重。

      “这小子哪来的?”

      逸 “打探到的消息没有他鳼!”

      “呵呵,昨天本以为他的武力不错,没想到看走覓眼了,他的修为不高,实力却是不凡。”

      셫 包 实际上,不止西域联盟那边没看明白,东讏域这边也很懵逼,没有几ꥨ个人知道鱼歌是从哪冒出来的黑马。

      “老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藏着掖着干롒嘛呢?”

      “就焏是,叶掌门,你这还给藏圣丹峰了,是怕我们跟你抢徒弟么?”鶟

      叶成功满脸笑容,可心䰘里却很无奈,

      心想ᙺ,你们以为我认识他是么?我要知道有昆仑圣境这么优秀的弟쵑子,滎能给他放到圣丹峰去?

      叶成功正在心里吐槽呢,旁边的纪瀚飞打断他道。

      ⁸“老叶,你说我那宝贝女儿,不是跟这小子好上了吧?”

      “不过要真的是他,也不错,小伙子有前途。”

      叶成功满脑门黑뼛线䯎,

      “老纪啊,都什么긨时候了,你怎么还想着这事儿呢,好好看比赛吧,奥。”

      “唉㊦,这不是着急吗。”

      视线转回枴擂台上,

      宫晓宇和鱼歌二人已经打上几个袜回合了,此时的宫晓宇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轻蔑之色,显得非常严肃。

      内心却是越来越震惊了,自己一个分神初期,竟然难ズ以压制对方,甚至有⎂时难以看出他的身影,可见鱼歌的身法武技是多么厉爣害。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止宫晓宇自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的父亲宫权也发现了。

      “雷兄,我感觉晓宇要想赢,非常牵强竚啊。”

      雷恒微微皱起眉头,沉声说道,

      “此子不凡,ﹲ小小年纪拥有此等修为,手持极品灵器,身上还有储物法宝,估计是哪个老怪物的后辈吧!”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储物法宝,极武星连灵器都当个宝儿似的,更别说储瑅物法宝了,那是稀有中的稀有。

      䀂 用张阳的话来说,那就是金色传说!极武星是张阳看到的最穷的仙侠世界了,按照曾经看小说的认知,很难找到比这里更穷Ҭ的世界了。

      “哦?也对,㉢不知他书师从何人,难道是…”

      宫权想到这里٤,不禁瞳孔缩小,低声说道。

      “传ᚏ闻东域这边还有能够轻易击杀大乘期大圆满修士的神秘人,乃是昆仑圣境的老祖。”

      “嘶,那岂䗷不是,至少是散仙境的大踦能?”

      琑 雷恒听后倒吸一口凉气,万万没想到东域竟然还活着这样的老怪物。

      “嗯,我也怀疑啊。”

      说完,两人陷入沉思当中。

      场上的ຕ鱼歌和宫晓宇㸈二人钊已经打红了眼,这个时候就体现到修为高的重要了。

      鱼歌明显有些落后于宫晓宇,就是因为修为不够,比赛过程中还不能吃丹药来恢复或提升自身的实力。

      这就让鱼歌有些着急,张阳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心想,还慞是年纪太小,而且没经历过这种战斗,心态不行啊。

      놦这个时候着急,不就等于给自ឈ己的对手提升士气吗,宫晓宇看到后一定会继续拖下去,直到找到鱼歌的破绽或拖到他븬认输为止。

      鱼歌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曝不能着急,更要想办ᨴ法找到宫晓宇的破绽,从而有机会赢得这场比赛。

      礤 宫晓宇直接就开始耍无赖了,一直鵡在拖着鱼歌,虽然这样胜利面上无光,但比输掉强吧。

      娝鱼歌一边防守,一边在脑海中寻找着获胜的办法,忽然灵光一闪。

      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个椭圆形物体,握在手心,仔细的回想张阳曾经是怎样教自己的。

      张阳在台下看到鱼歌掏出这玩意,嘴角微微抽搐,默默地ᵖ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墨镜ꇊ戴在脸上。

      只见台上的鱼歌,中二风满满的吼道。

      “ﷱ福来使 bang!”

      “傻瓜鄃蛋!”

      药 噗!

      白光一闪而过,仿佛又一个太阳在场⠺上升起。

      宫晓宇和观众席的所有人,在这一刻像瞎了一样,捂着眼睛骂声不断。

      勝 “握草!我瞎鑭了?”

      “这是什么玩意?”

      폘“新品ŝ种暗器吗?”

      “啊啊玭啊,뼔万人中央鱼歌会发光!”

      “我出现幻觉了吗?我感觉小哥哥在发光。”

      “……”

      ㇯这种众弟子口中的新品种虞暗器,就是张阳曾签到获得的闪光弹,య当时鱼歌的修为很低,留给他遇到危险逃跑用。

      没想到鱼歌用在了擂台上,不过看效果非衍常不错,修为越高的人反应过来的越快,对于高阶修士,这玩意作用不ᩖ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