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裙公车被陌生人进入

      “舞乐不要停!”山姥姥߀陡然喷出一口鲜血。

      “有人在和锷我︬争抢玄宗皇帝的魂魄!是谁!地界不是早就塌完了吗!”山姥姥状若疯魔,头发崩散开来,身衩后呈现出阴山黑水,五种때地狱在其ᛩ中沉浮,显然是뷻功力全开,自身作为地界的心相世界已经开始显现。

      “什么!ꃨ竟然还有地界存在뫠?”众人也都是大吃一惊,要知道除了山姥姥这种可能自家有秘法的,正常来说,要开辟能쏃够容纳魂魄,转世投胎的地界,至少也是仙人修为,还有地界存在,就意味着还有仙人级别留存于若世!就意味着!裷和天上的联系有可能恢复!

      “众元䖍婴出手,帮山姥姥维持唤魂!”大姑当机立断,飞身下台。

      劈 紧接着,弃姑坊三姑、峒古翰林赵院士、长关兄ល弟会关四姐、射星狐窟杨大队长全都飞身而下。

       灸法⿨子回身向璇性嘱咐了一声,让他保护好陈衍仁,便也跟着飞了下去。

      “灰接着奏乐!接着舞!”

      众元婴在跽大姑这位大乘的指挥下蝌围成一圈,以自身心相拱卫山姥姥,䪖后者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可能逆推出那幕后之人的位ᵄ置?”大姑着急的问着哻,这里只㊫有她是大乘,最能明白那种飞升不能的憋闷빠是多糟心,若是能找到那个地界主人,说不定飞升有望。

      昭傩主好像已经沉浸在了霓裳羽衣曲的世界中,她忘情的演绎着一节又一节的舞曲,似乎周围的事与她完全无关。

      ꩿ൬“䗶有诸位相助,老婆子可以酄试试,不过昭傩主已㎶经入神,若不能快点找到幕后之人,让她再跳下去,可能会心相暴走。”山姥姥一边说着,双眼又翻成了纯白之色。

      大佬们在台上努力,杨贵妃却管不꺳了这么多,她焦急的四处喊着,希望能得到李隆基的回应。

      Ꞝ 䣗只有陈埮衍仁,突然的变故令他觉得不安,但又说不上몽来问题出在哪,只好在心底默问:“天魔?你插手了⽥?”ⓢ

      Æ“ꕻ可别瞎说,我也正在看戏呢。”天魔那戏谑的声音蘀在心底响起。

      久久得不到回应的杨贵妃急了,也不管天魔是否会逃脱,直接抛出香囊,以天魔搜魂之法呼唤着玄宗皇帝。

      “陛下!陛下!你在哪里!弩你快回玉奴的话啊!”挑动人情欲的波动扩散开来,修为低一些的修士们顿时感到魂魄动摇,那香㮷囊上的人脸也开始扭动。

      “杨贵妃!莫要自误!”灸法子厉声喝道,唤魂是一码事,但和放跑了天魔的后果比起来,显然还是后者更ౘ重要一些ﰭ。

      灸法子身后,一个熟悉的狐妖身影出现,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青丘雅雅。

      “百宝如意纯阳转心锁!”

      诐 这狐妖一现身,便从袖中飞出一道白灿灿的锁链,径直扯住了半空中的花鸟香囊,将其死死限制住。

      这门法宝在蜀山系列原著中,乃是天狐宝相夫人千年修炼而成的异宝,专为克制无形魔头,鑝此刻用来锁住天魔寄身的香囊,也算物尽其用。

      这本是灸法子为杨贵妃准备的第횠一道保险,只是没想到用在ᓆ此处。

      Ԧ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天魔早就跑了,此刻那香囊里的,不过是一个假身而已뽜,其实锁不锁都无所谓。

      观众席上,不管是一楼还是二楼的깺人们,都有些躁动,局势在失控的边읗缘徘徊,高修们全都在台上,台下的顶天襏是一群金丹,别看中黄现世的境界放在平日里,也是吆五喝六人前显贵,但在眼下这种连大乘都腾不出手的状况中,欅一群金丹真是没什么用。

      “师妹,若情势有变,你护着洞性和其余弟ﺤ子们先走,为兄在此断后。”璇性凝重的朝灭性道,后者无声的点点头,但身上腾起的杀气却令周围的弟子们心惊胆战。 

      “臭道士!你敢阻我找三ਇ郎!?”杨贵妃此时已经半疯,她抬起头时,多半张脸都已经化为狰㳣狞的尸鬼,眼中红光大盛。

      “杨玉环,速速收了香囊,否则休怪我群龙门无情!”灸法子才不怕他,千年的尸鬼又怎么样,大元婴又怎么样,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非想三法的厉害!

      蝔“杨贵妃的心魔愈发强盛了,她的天遁剑法没有修成,反♣而令妄念越发深重。”陈衍仁在心中暗暗盘算。

      균“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悟透,否则癎此刻以天遁剑气斩之,应该能暂时令她恢复清明㦻。”

      天魔这时突然插话:“你没有悟透,可是本座会咐啊。”

      “哦?”陈떼衍仁内心不信:“先不턞说你会不会这么好䒟心,就凭你天魔的本质,能悟通天遁剑法?”

      天魔嗤笑:“我的本质决定了我斩不出天遁剑气,但爌不代表我不懂其中奥妙,说白了,天遁剑法正是我的反面,若能以之成仙,便如同佛陀成道,我是最后的佛敌,自然也是深得其中三昧。”

      陈衍仁将信将疑。

      天魔继续道:“我虽斩不出天遁剑气,但你可以,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我一瞬,我可以代你打出一道天遁剑气,反正有这萨老鬼在旁边看着,욥我也夺不贵去你的肉身,如何?”

      且不去吐槽天魔把萨拉塔斯唤做萨老鬼,陈衍仁又问道:“即便如此,你为何要帮我?杨贵妃疯掉不是更符合你的利益吗?”

      “她疯不疯对餣我都没有意义了,跟你合作在我看来前濊景更远ꢋ大,不过我知道要曐相信天魔实在过于困难,因此,此次出手,算是本座岫的㘑前期投资和诚意展示,如何?”

       陈衍仁沉默不语,把身体交给天魔,怎么听都不是琛一个好主意,即使他现在虚弱不堪,看似只要和萨拉塔斯联手便能压制,但真实情况是什么样,谁又知道呢?天魔会不会有什么难以抵遆抗的秘法?即使自己曾经也Ṩ是玩弄心灵的大횿师,萨拉塔斯更是专精此道的古神,但也不能ꔝ小瞧了这佛禞敌魔罗啊。

      正在对峙之际,突然之间地动山摇,广袤的原野之上,泰陵的封土像地震一般开始晃动。

      “玉奴!玉奴!朕Ɠ来寻你了!”

      所有人循声望去,那营泰陵的封土,竟从蕺中间整个裂开,一座气势恢宏೥,散发着黑气的地宫从裂缝中升起。

      ꁦ无穷阴风从中吹出,众人皆感到气温弫骤降了近乎十度,那黑洞洞サ的地宫之中,㶚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巨口,꘎在吞噬着一切温度。ꠤ

      明ᒖ月依旧,昭傩主最宛若天人,在仙娥쁣的拱卫下舞蹈。

      大地之上,玄宗泰陵重樅现世间,杨贵妃攀着凤榻的金柱,痴痴地望着。

      阴风阵阵,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