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院左线

      雄狮背面踲朝下将椑尼克拉压在身下,不过现在也顾不上他了。

      看到再度扑过来的狼王,雄狮赶紧站起身迎战,否则的话脆弱的腹部容易受到狼王的攻击。

      ஛ 然၎而哪怕左臂已经骨折,能感受到那钻心的疼痛,尼克拉仍然没有放手。

      狼王的动豎作似乎比刚才还要更猛烈一点,尼克拉再次往前蠕动着身体,张口咬在雄狮另一只耳朵上。

      发疯的雄狮再也不顾眼前的떷狼王,开始发疯似的甩动身体,想要把尼克拉甩下来。

      尼克拉右手紧紧抓着它侧面的鬃毛,左臂已经无法使劲儿,只能用嘴巴咬住它脑袋后面的鬃毛,双腿也死死夹着它急的腰部防止自己被甩下来。

      由于被尼克拉分了心,狼王连续几次攻击屡屡得手,雄狮身上开始变得伤痕累累。

      但是旁边的战局并不是ꮓ特别乐观。

      狼群的数量基本比狮群多一倍,但是就䕹算如此,在平均两匹狼进攻一只狮子的情况下,战况依旧不是很好늲。

      不过狼群有狼群的ᝈ特点,那就是不同组之间也会相互配合,一时之间倒是打了个势均力敌。

      双方成员都在不픡停的倒下,而最难缠的雄狮在尼克拉和狼王的攻击칵中也开始显露出败势。

      但是尼克拉ꋂ和狼王都不会放它走,战争到了这个阶段,只扽能是不死不休。

      …………

      ୳尼克拉不知道自己在雄狮背上待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配合着狼王的进攻,不断的咬它的耳朵,用双脚上尖锐的指謳甲划破它的皮肤,不断的用嘴咬着它的鬃毛撕扯……

      当雄狮发出最后的吼声伴随着闷响声倒下之后,尼克拉才松开已经有些僵硬的四肢,缓짶缓站起身。

      裫 “父訨亲……”

      尼克拉拖着僵硬的步伐缓缓走到狼王面前,“赢了,我们赢了……”

      “不,孩子……”狼王转过头看了看旁边,“我们没有赢……”

      尼克拉转头一看,就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炸了。

      縋周围横七竖梳八的躺着母䉞狮和狼群的尸体,再也没有一匹站着的狼,也再也没有一只站着的狮子。

      “不……不……”

      尼克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四肢뺡着地疯了一样快速爬到蒕最ꯋ近的一匹狼身边,摸了摸它的身体。䴪

      茲 “不要,不要!”尼克拉的眼泪忍受不住的夺眶而出,然后又跑到另一匹狼的旁边,接着是下一匹……

      “嘭!”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尼克拉回头一看,狼王已经倒在了地上,嘴角开始溢出了鲜血,在地上慢慢晕开……

      “父亲!”

      䲛尼克拉大叫着扑过来,⳪因为四肢僵硬的原因落地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

      顾不得左䟶臂的疼痛,挣扎着站起身来到狼王旁边,一下子扑在它身上。

      “父亲,为什么您也……”

      吝 “孩子,狮子的力量太大了,被拍到的那一下骨头已经断了……”狼王有气无力的看鞊着他。

      “不,父亲!不要……”䟽尼克拉的眼泪落在它的身上,声音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孩子,以后的路,我就不陪你了……”狼王的气若游丝,声音也逐渐ṣ变小,“今天,给你上最后一课。我曾⎕经告诉你,团队的利益永远放在……第一位。但,个体是群体的一部分,尊重个体,才能保证群体的利益。体恤个体,个体才会为团队奉献和牺牲……”

      说到最后,狼王的声音已经小到几乎听不到,也逐渐闭上了眼睛。

      “不要啊,父亲!”

      璉尼克拉趴在狼王身上大哭起来,但是无论如何,这位陪伴他㽔长大的狼王,也不会再动弹了。

      䤖伤心大哭的尼克拉耳朵里突然听到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

      “尼……尼克拉…ﭶ…进……进来……”

      “嗯?”尼克拉一愣,随后猛地回头看着后面的山洞,“戴维,戴维!”

      尼克拉站起身跑进了山洞里面。

      刚进去就匩看到戴维靠在墙壁上,胸前的伤口还在往外流着血。

      “戴维,为什么你也……”

      尼克拉跑到他面前蹲下来,一脸焦急,“戴维,不要……我父亲已经不在你,你不能……”

      “听我说,尼克拉!”戴维的声音也有气无力的,“虽然……你㳢被狼群抚养长大,但你终究是人类,不能一直生活在森林里……”

      “不,戴维……”尼克拉擦了一把眼泪,“你不要……”㗙

      “听我说……”戴维抓住䀟他匪的手腕,“人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种族,你要时刻……保持清醒。”

      “我……”

      剸“人类的帝国有很多,离这里最近的,有五个帝国。”戴维道,“你去哪里都可以,但是,如果有朝一日遇到一个名叫刺刀的佣兵团,那个时候有实力的话,就帮我跟一个叫做罗尼的女人,说一声对不起……”

      “嗯……”尼克拉擦着眼泪点点头。

      “还有……”戴维把脖子上的一块贴牌子摘下来,“把这个交给她……记住,尼克拉。你可以残忍,但不要苛求。也可以贪婪,但不要忘记宽容……”

      说完,戴维就闭上了眼睛,抓着尼克拉的手就无力的垂在苖地上,身体也不在起伏。

      “不——”尼克拉扑在戴维身上大哭。

      …………

      当太阳西斜,橘红色的霞光洒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满身大汗的尼克拉终于站了起来。

      他的双手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混合着泥土形成了泥浆。指甲已经断了三颗,还有鲜輙血在一滴一滴Ძ的落下。

      桋看着面前的鶸土包,尼克拉久久不语。

      他记得戴维说过,人类死了,是要被埋⟎进讱土里暿的。

      尼克拉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挖了一个大坑,把戴维还有自礈己的父亲还有同族都放了进去,最后用土埋了起来。 鎕

      看了看眼前的土包,尼克拉用胳膊擦了一下挂貒在睫毛上的汗珠,突然仰天검长啸츖。

      “嗷呜~~~~”

      充满了悲伤的长嗥响彻ࠫ在森林里,这是族群的送葬曲。

      ………嗛……………

      魔王城堡,二楼音乐厅内,孩子么分成两排坐在下面,迪卡奥站在中间讲课。

      后面还梳着一块自制的黑板,粉笔是用骨粉制作而成的。

      “音乐的音色大体上分为两种,即生命音色和乐器音色。”迪卡奥一副微笑的表情道,“生命音色指的就是我们,世界上的各个有生命的种族解发出的声音,有高,中,低以及鰘男女之分。”

      “而乐器音色指的⇆就是这些,”迪卡奥指着旁边的乐器,“钢琴,小提行琴,架子鼓等等……分为管乐器,弦乐器,打击乐器等等……”

      㐠对于迪卡畵奥的讲课݈,十五个孩子和艾西莉亚都在认真听。

      艾西莉亚虽然已经在拉贝儿哪里听过一次了,但是显然没有迪卡奥讲的这么详细,所以还拿着个小本子在认真记录着。

      而这些孩子们因为不识字,所以只是坐在那里认真听。

      㰃有一半的䆔原因是因为在这里可以吃饱睡好,还能学习知识感到开心。

      还有一半的原因自然是첯因为这毕竟是魔王ꅝ,要是不好好听,让他一个不高兴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这些孤儿都很懂事,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没有人分心,每个人都在认真听讲。

      当老师的豥迪卡奥⒂对这种情况非常满意,也尽量讲的简单明了一些,䷪让他们能听懂。

      “好的,那么今天呢,我来教你们五线谱。”迪卡筤奥一边说拿起粉笔在背后的黑板上画了五条线。

      今天过来给迪卡奥汇报情况的诺姆顺便来↔旁ꠧ听,结果听的是一脸懵逼。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下课,诺姆在饭桌上跟迪卡奥汇报起了最近的情况。

      “吾王,上次您说的,可以让商会的人来您这里买矿石……”

      “嗯,怎쾠么?你有人选了?”迪卡銅奥问道。

      “不是,我是琢磨,我这么说他们不一定接受,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安排北方守护米哈尔先生跟我演一场戏……”

      “哦?”迪卡奥来了兴趣,“说说。”

      “是这样……”诺姆开始汇报起自己的计划。

      迪肸卡奥边吃边ᅷ听,全盘听下来之后忍不住用欣赏的眼光看了看诺姆,点点头道:“可以啊!想不到你还有这方面的天깺赋。”

      “额,上次您不是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诺姆笑了笑,“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行,可以!”迪卡奥点点头道,쥀“而且你这个模式不错,以后就可以按照这种方式来做!”

      “是!”

      “我这边也会告诉米哈尔以后就按照这个模式来贩进行,如果做得好的话……”迪卡奥笑道,“你懂的!”

      “是!会有源源不断抣的利润……”诺姆点头道。

      “我靠⺟!果然时代还是限制了你的思维!”迪卡奥一脸无奈,“是观念,人类对魔族的观念懂不懂?”

      “对对对!观念!”诺姆点点头,“吾王深袷谋远虑,您……”

      “闭嘴,吃饭!”迪卡奥一脸烦谀闷的挥了挥手。

      ……………………

      几天后,神圣之城。

      一辆豪华的马车出现在城门口컣,诺姆车头赶车,后面坐着商会会长爱德华和其他两名成员먑。 쎡

      “诺姆,今天怎么想到带我们去买矿石了?”爱德华笑着问道。藙

      “矿石生意我一个人又吃不下,不如大家一起做。”诺姆笑着开始赶车,“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