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亏成麻瓜了

      㼭石滩部,水部会议处。

      所有水部成员围坐在一起,讨论着外族入侵的事情。虽然山木并不想告诉他们,但栾桀还是把事情说了出来,爟最主要的是,他们要把雷部的人请回来。

      “各位,事뱺情就是这样,现在这些事情㸂还没有告诉䔃非战斗人员,貌似火슌部他们也不打算Ĝ告诉我们。但既然我们知道了,是不是应该把雷部的人请回来?”栾桀发话道。警

      那个之前找过栾桀茬的人说道:“我看,不如큔假装不知道这件事,山木他不是本来就不想我们知璻道么,正好啊,多一事不如少一氏事。”

      栾桀心想,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感觉有问题,他怎么能这么想,因此反驳道:“我们怎么能放任不管,大家不憠都是一个部落的人了吗,怎쿦么能윤只想着自탻己事情呢䒈?”

      那人嗤笑一声癡道:“说箣了你也不懂,外面的敌人固然强大,但内部的敌人,才是真正的威胁。你还是太嫩了。”

      栾桀﹚气恼,想要说些什么,⦒但另一个人赶紧打断他们道:“好了磐,都什么时候了,还吵乚架,我们一件事一件事的解决。眼前的问题确实以外部为重,雷部那边,我们需要派些人手过去,他们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事关重大,他们应该不会ꔧ推脱。而且,他们回来后,也好牵鑘制火部那些죘人。顺便还是提醒一ワ下长老会吧,让他们快些꾓准备。”

      늤栾桀自告奋勇道:“雷部那边,就由我来去吧。”对于这个提议,大家多没什么异议,栾桀是水部最为年轻的人,腿脚麻利,相对来说危险会少很多。

      等到栾쐐桀出去后,磐说道:“好了,傻小子也走了,我们该谈谈正事了。”

      ······ 쯗

      뺾栾桀轻快的走在山路上,因为需要保密,所以并没有ᫍ带什么护卫。雷部的所在벨地,是一う个名为守望之野的下沉谷地,说实话栾桀并没有去过襁,他只是听说了路怎么走而已,因为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守护者们是不想被打扰的。

      ŭ 一路上还算轻松,一些小危슸险被他轻松的躲过。已ᬛ经距离部落有些距离,大쩭致算算也差不多该到了。

      周围的雾气渐渐大了起来,然后,ꓳ森林的边缘出现在了栾桀的眼前。栾桀知道,这里可䓒能就是传说中的无路之森,如果不知道路的话,很容易一辈子困在这里。

      栾桀心ᑅ里默念雷部给他们的口诀,先是找到了一颗只有一半的树,从这里开始,栾桀深入了森林。

      四周的树,只是风洲最为普遍的鹳落树,只是这雾气不知从何而来,之前听长老说,是因为쵷森ն林里的一只大肚蛤蟆,日ꋵ夜不停地吐着雾气컶,吞噬迷路的人,但બ问起长老来却发现,他们自己也没来过,这个传说㑤也不知是真是假。

      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走的时间长了,就算有口诀,还是会时不时地产生捳我是不是哪一步走错了,我现在是不是已经迷路了的错觉。栾桀强守心神,向癕前Ḡ走去。

      就在口诀还剩最后几句的时候,栾桀的眼前开始出现蓝紫色的光晕,栾桀大喜,但并没有直接跑过去,墳就算是最后,依然是不能大馐意。

      最இ终,栾桀卒默念了最后一句口诀,果然໣他看到了森林的尽头。栾桀走쵋了出去,雾气一下子消散,似乎有着什么力量隔绝着外面的一切。

      前方,是一片巨大的谷地,蓝紫色的闪电从谷底不时地喷薄而出,照亮这一方天地。巨大的石头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支撑着뙯,뇘漂浮在半空中鲮,ザ从边缘望下去,一个⭌巨大的祭祀平台和雕像屹立在最中央慨,那雕像似乎刻着一种野兽,但已经过于古老,看不出面貌。

      这真的是人力ꅐ建造的?栾桀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宏大的雕像,在整个风洲还是头一次看见。

      “来者何人?”正当栾桀沉醉于砃面前的景象时,四道身彟影凭空出现,将他包围了起来。发话的人声音촥有些冰冷,似乎并不欢迎他。

      栾桀收拾了一下心情道:“部落水部成员栾桀,希望见剤你们的首领,现在,部落遇到了大麻烦。”

      鿜那人点了点头,没有为难栾桀,能够穿过无路之森蜄的人,要么是有口诀的,要么就是撞大运的,姫但这撞大运的概率嘛······

      栾桀觉得自己眼前一花,下一刻就已经来到了谷底。他环顾四周,发现沿佞着谷底,有一排排的石室,可能是䑀守护者们䲮的居所。上面看到的闪电,是从一个个小型祭坛上发出来的,也不知道有什么渕用。

      四人ࡀ带着栾桀向前走去,栾桀看到很多人在盘膝闭目,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四人没有阻止他观看,ꊾ就这么继续向前走去。其间,栾桀也看到了翡的身影,但没有去打扰她,还是正事㚱要紧。

      已经要走Ỿ到最大的祭坛处了,那高大的雕像似乎在压迫着栾桀,栾桀感到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似乎产生了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臯。䉜四人看着栾桀的目光变了变,第一次来到圣像面前,依然能够坚持下去,ص看来也不是一般人。

      远远地,栾桀就看到主祭坛上坐着一个人,离近了以后,栾桀仔细的端详起了햴那个人。那名汉子拥有一身爆炸的沺肌肉,让栾桀不禁怀疑,如果他想要火部头目之茄位的话ᱵ,山木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妏。他的身上有着纷繁复杂拗的符文烙印,随着电光一ㅭ起流转,一头紫发随风飞舞,显示出一股野蛮却又深沉的气息。

      这个人身上散毫发出了强大的压迫感,不亚ퟶ于圣像的压力。四人走到祭툾坛下面,恭敬道:“穹雷大人,部落的使者求见。”

      Ҹ穹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好像有蓝紫色的闪电一闪而过。他盯着栾桀看去,栾桀感ဤ觉自己的眼睛一阵刺痛,就像被看穿了一样。

      栾桀倒退半步,但并没有显得多么谦卑,毕竟他꣊现在是代表핰的部落,自然不能低人一等,他行了一礼道:“头目大人,部落现处在危难的时刻,急需守护者的帮助,还请大人助我们一臂之力。”

      㠵 穹雷依然只是看着栾桀,过了很久,他终于开口,那声音,似乎是从四面河八方扑面而来:“如果,我说ヘ不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