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迷》 作者:阿司匹林

      在张诚预䐨计꾥的订婚宴前一天,付文立刚好ᒁ抢在这前面回来了。星满心情颇好地塞了鎩一堆东西在瞿ዯ杨和付文立的后备箱里,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出发了。

      可是到张诚家的时候,情况却有点和星满想象的不一样。没有热热闹闹的场景,没有喜气洋洋的氛围,到处都透着一股奇怪。

      星满下车去敲了敲门,半天都没有回应。于是星满只能给周梅去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半天,终于被接起来了。

      㑄컁 “姨妈,你们不在家吗?”

      “啊?你回来了?”

      周梅那边好像有点不在状态,星满觉得不对劲,肯定有事发生。

      “张퐛诚不说订婚吗?你们৶怎么都不在家?”

      “啊?”周梅愣了,“昨天你爷爷没有打电话通知你今天不用回来了吗?”

      “并没有……”星满扶额,有点无奈,“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촂”

      铪周梅那边似乎有䐚点杂乱,不适合打ᮂ电䋡话的样子,星满听着她说了一句,“你们先回去吧,我晚点回去在和你说。”

      那边电话挂断的很快,星满一行人只好先回去䕹梵远家。

      到的时候,梵远正在院子里浇花,看着车子开겅进院门只是抬了抬眼皮,并不意外的样子。

      梵安安从车上蹦跶下来,叫了声爷爷,梵远听着自己宝贝孙女的声⒪音脸上有了些笑意。

      “安安回来了,学校还好吗?”梵远搁下水壶,笑着和梵安安搭话。

      “挺好的……”梵安安喜滋滋的回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后面的瞿杨他们,“瞿杨᪀大哥也来了。”

      “哦,是吗?”梵远顺着梵安安指的方向ꪥ看过去,星满几个人都已经下车了。

      梵远和瞿杨打过招呼,视线落在付文立身上顿了顿,扫过星满几个人就进屋了。

      星满也习惯了,无所ꙛ谓的耸耸肩,让付文立和瞿杨把车上的东西搬了下来。

      大多是些营养品,刘静和张林那个情况不用说。剩下的有一部分是给梵远的,还有些是给周梅的享。 ᖈ

      不过现在显然也没法分,只能一股脑先珌搬去了后面搁东西的小仓库里。

      放完东西星满和李珠就准备去收拾房间,瞿杨和付文立ﵹ今天要留宿。虽然家里房间挺多鴦,但都没收拾。

      “你俩睡一间吧,省的折腾,反正就一晚,将就獫一下。”星满边走边和他俩商量。

      “等等。”梵远原本正在和梵安安讲话,看着几个人往后面去了,就出声喊住了他们。

      뛋“怎么了,爷爷。”星满停了停,从周梅说出梵远通知了梵斌却뛱没有通知她的时候馪,星满就觉得,梵h远这是故意斚的。

      或者说,梵远有意卟叫他们回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你奶奶和我离婚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说一说了?张诚这订婚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张诚那边怎么回事?”星满原本不想问梵远,可是既然他提到了,星满也就顺着一说。

      “人家父母不同意呗,你自己问就是了。”梵远有点不耐烦解释,“离婚的事不要拖了,迟早要办。”潆

      “知道的,离婚协议葳我这边已经找人拟好了,你回头看看吧。”星满看着梵远这样,也懒得继续纠缠,从包里翻出文件递了过去,就转身上楼了颹。

      梵远接过文件也就不管星满了,一个人摸出老花眼镜研究起来。

      到楼上的时候,李珠已经把房间收拾出来了。

      星满看着多出来一间房,ଝ顺嘴说了一句,“奶奶,瞿杨和付文立住一间就行,你这多麻烦,还给收拾出来了。”

      鍗“这……是给我自己住的。”李珠说着有点不是滋味,“刚刚我上来的时候,鲳我的ᕨ东西都被搬到这了˨,那房里都是别人的东西。”

      李珠没有指名道姓地说明白,但是星满知道,她这意思是,虹雨已经登堂入室,住进来了。

      “随便他们,反正这次你回来也要离婚了。”星满拍拍李珠的肩膀,“向前쀗看,美好的生活在后面呢臘,跟着我有肉吃。”

      “好,我知道嬄。”李珠看了看星满,叹了口气㥹回房去了。

      周梅回菍来的时候已经挺晚了,那会儿星满他们已经吃过饭了。接到周梅的电话,星满也就直接往周梅家去了。

      付文立看天色晚了,不放心星满一个人,就跟着一块儿了。

      鉧两个人到的时候,周梅和张林正在吃晚饭,张诚好像是吃完了,一个人坐在旁边吸烟。

      看着星满和付文立来了,周梅招呼着两人再吃輘一点。星겮满拒绝了,默默地和付文⇬立坐到一旁等着两人吃完。

      星满顺手把烟灰缸递给张诚,示意他把烟掐了,“室内空间闭塞,你这吸完烟再吸一回二手烟,双倍伤害蓈?㼮”

      腨“깓姐,你就别逗我了。”张诚顺手把烟掐了,烦得很。

      “张鑫呢?”星满看了一圈,没见着那个㇬小胖子。

      “去他二姨奶家了,我们本来以为今天不一定能回来,就脱他缊二姨奶照顾一天了。”周梅起身收拾碗筷곥。

      “我去接孩子回来。”张林也吃ノ完了,抹了嘴就去接张鑫去了。

      周梅收了东西,坐回桌边,星满抬了抬下巴䞌,看看周梅,“说说吧,出什Ꭷ么事了?”

      “静静他们家不同意我和静静订婚耔的事……”看着周梅半天不说话,张诚就回答㡯了。

      原本和刘静他们家商量彩礼的时候,虽然他们那边态度挺强硬的,说是不肯让步,但是也没有一定要张诚家现在就拿出那么多。

      两边商量着两个孩子都在事业发展阶段,也不是特⣺别急。等过两年都发展起来了,再谈结婚的事也不晚。

      所以,先订个婚什么的问题也不大。没想到,这次张诚去的时候,刘静家的态度突然变了,甚至刘静回家以后,刘静她爸妈都犈不让刘静和张诚见面了。

      后来问清楚了ㅘ,说是刘静爸妈那边找人来张诚家这打听过情况了,听说张林得了癌症,而且家里⒍底子特别差。

      질  刘静爸妈ᒛ一听这还得了,且不说张林这病治不治的好的事儿。不论能不能好,这治病的钱就是个无底洞。

      再者了,往难听了的去说,要是张林这有个好歹,这个家就甿落在了张诚身上。

      就目前这个家境,再加上家里还有个小的才上初中,这可不是龙潭虎穴吗?

      哪里是几年能发展起来的?弄不好,这一辈子都得受穷,人家父叄母自然心疼闺女,嫡就不同意这事儿了。

      这事儿说起来也不怪人家,换成谁家,大概都会有这方面的顾虑。

      星满突然看了一眼付文礄立,其实对于付文立而言,自己的情况也不比这好到哪去。

      要是梵斌铁了心的不养梵远接过,周梅又是这种情况,最后这赡养的担子还得落在星쨞满身上。

      说什么去法院告梵斌不尽赡养义务这种事情,梵远和李珠是肯定不会同意的。就他俩这尿性,不要求星满给磺钱梵斌都是好的了。

      所以,要是付文立他爸妈知道了这种情况,还能像现在一样催着两个人结婚吗?

      星满低哼下头,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否定的。还是那句话,这样的吸血鬼家庭,谁都不愿意摊上。

      檙付文立看着星满看了一眼自己,又把头低下去了,縄就知道她这脑瓜子里又在想些什么事儿了。

      付文立伸手握了握星满的手Ĩ,提醒她斊现在不要瞎想,星满叹了口气。 䉎

      驨 就算不瞎想,쮻现齘在这种情况,她也是没有办法。张林这病无论如何得治。

      就算张林自己不想治,张诚和周梅也不可能同意。他毕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这个家少了谁都꼳不行。

      张林回来的时候,星满几个人都在沉默着。张鑫看着大家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也不䞮敢大声讲话。和大家打过招呼以后,就一个人乖乖回房间写作业去了。

      张林倒是坐了下来,习惯性的从兜里摸出烟就准备点上。

      刚拿出来还没摸到打火机,就被周梅劈手夺了过去陙,一把扔进垃圾⊱桶。

      “怎么着?还嫌自己命长?”周梅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明明是关心的话,出口就有了几分伤人的意味。

      张林和周ꠏ梅这么多年夫妻,也是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并不计较。只是更加沉默了起来,一个人摩挲着手指发呆。

      周梅也知道自己这话,这时좒候说出来有些伤了张林,但是已经出口了,她也收不回来,只好板着脸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

      “我准备过两天跟着老张头去外地,听说那边有事儿做,工资还挺高的刮,我准备去看看。”张林沉默了一会儿,뉎突然和大家宣布了这个消息。

      星满倒是有些意外的,张林从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就ꝑ好玩,后来更是不学好,跟着人家吃喝嫖赌的一分钱存不下。

      要不是周梅把着钱,指不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洞他꼵造了㴨,这个家说不定还没有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张林居然说出了这种话,星满深深看了一眼他,第一次,她在张林身上看见了作为一个父亲的担当。 賅

      ᑸ“我不同意。”张诚想都没想就拒绝驚了,“你现在︳就等着医縿院的通知好好接受治疗,别给我往ղ外折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