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论阿虎电影网

      到了下值时间, 秦放就迫不及待的回家了,他是急切的、兴奋的,他想马和杨海燕享他的这份喜悦。

      只是, 乌帅带着他离开军营之后, 他原本急切的心情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和煦的春风吹过, 暖洋洋的,让他对这个地方,又突然依依不舍了起来。这是他在这里的第七个年初,他原本以为会一辈子在这里。哪怕不是一辈子,也会是半辈子,等到了中年,他会和妻子一起回老家, 给阿爹阿母养老。

      可是命运却又给他安排了另一种走向。

      突然,乌帅停了下来。秦放看远处的夕阳,这夕阳他看了整整六年了,想到今后不能再看了,心中还有些茫然。虽然在别的地方也能看, 是总觉得这里的夕阳和别处的夕阳是不的。

      “将军?”昆狮追了秦放, 看见秦放停了下来, 他追到他的身边。大人升职了,为私卫,且还是私卫队长,昆狮无疑第二高兴的人, 甚至他的喜悦仅次于秦放。

      秦放道:“再过半个月我们就要离开了,你有没有觉得曾经不曾仔细观察的这里,现在却特别让人眷念。”

      昆狮顺着秦放的视线看夕阳, 说起来,随即他笑了:“我是粗人,不懂什么眷念不眷念的。是在这里生活久了,已经习惯这里的一草一木了,突然要走了,还的确有些不习惯的。不过有将军在,又觉得很安心。”

      这大概就是追求和信仰吧。身为私卫,他什么都不用去想,主人在哪里,他就跟在哪里。

      秦放听闻,也跟着笑了。是他的笑容里带着他刚刚明白过来的责任,这是从昆狮的话中明白过来的。

      是的,私卫可以依靠他,校尉可以依靠他,甚至之后会挑选出的千名守城士兵都可以依靠他。是,他不能依靠别人,他必须自己顶起来。他要给他们一份安心,还要给他妻子,他以后的子女,一份安心。

      从这一刻开始,秦放觉得身上的责任和担子更加了。可这份加倍的量,没有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反而让他更加有信心,也更加有力量了。

      “驾……乌帅,我们回家。”

      乌帅叫了一声,马上跑了起来。

      昆狮拉紧了马缰,快速的跟了去。

      夕阳被他们甩在身后了,感觉越来越远了。是秦放回头,却依旧能看见它,仿佛它没有变过。

      到了家,宅子的大门开着,守门的是洪叔。说起来,洪叔为他们守了一年半的门了,守门,跑乡下,都是洪叔负责的。后来有了私卫,私卫可以赶马车,没有私卫的时候,样样都是洪叔负责,他也是相当忙碌的。

      只是,洪叔忙的很快乐。为他记着杨海燕收留洪婶的恩情,也知道洪婶的活少,所以他要把洪婶的活补去。从童生的儿子到猎户,再到卖身,洪叔的一生也是起起落落的,可是现在的生活,也给了他很大的满足。人大概只有在忙碌中,才能感觉到满足吧。

      洪叔看门的时候,还能带着儿子,洪大头今年三岁了,虽然是虚岁,按照周岁来说,才两周岁。可是洪大头比寻常人家的两三岁孩子都要长得好,毕竟这是喝羊『奶』长大的孩子。

      点心铺子里已经有四只羊了,羊『奶』并不是那么充足。至少吕百夫的儿子已经断了,本来也是免费赠送的,羊『奶』不够,加他们搬到了这边,自然就断了。

      现在喝羊『奶』的也就秦四丫、秦守成、昆大鹰和洪大头了。

      当然,如果秦放在家过夜的话,早上起来也有他的份。至于杨海燕,她是偷偷喝平台的牛『奶』的。

      洪叔行了个礼:“大人回来了。”

      秦放嗯了声,难得道:“洪叔辛苦了。”

      昆狮在后面道:“洪叔以后要改口了,要叫将军了。”

      洪叔不解:“将军?”

      昆狮高兴道:“我们大人升职了,从前是七品千夫长,现在是正五品武德将军了。”

      洪叔愣了,接着大声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洪大头原本自己玩着泥巴的,被洪叔的大嗓门吓了一跳,看到他爹跪在地上,他傻兮兮也跟着跪下了,然后还喊了声:“大人回来了。”他多半的时候是洪叔在带的,然后在千夫宅子里玩耍,所以经常听他爹道大人回来了,久而久之,他就记住了,记住了秦放回来的时候要喊大人回来了,时不时的也能蹦出一句。

      秦放把马缰交给洪叔,走到洪大头身边,他『摸』了『摸』洪大头的头,然后夸了句:“大头今天又长高了。”大头的头其实不大,反而有点小,之所以取大头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的头大一点。

      洪大头乐呵呵的笑了。

      宅子里没有这个年纪的小孩,偶尔秦守成和昆大鹰在的时候,洪大头也会跟着他们玩,像个小跟屁虫。不过最多时候,是在下午秦守成他们习武的时候,洪大头也会在一边蹲马步,尽管蹲了个四不像,不过小孩子有小孩子的乐趣。

      宅子里没有池塘、假山等危险的地方,所以洪大头就算自个儿玩,也不会出意外。不过洪叔很少让他自己玩的,基本都是自己带着他的。

      洪大头笑呵呵的自己爬了起来,然后『摸』『摸』自己的头道:“长大了。”

      秦放现在见着孩子就喜欢,大概是觉得他和他媳『妇』已经洞房,在不久的将来也快要孩子了,所以心中的父爱泛起,就觉得看谁家的孩子都万的可爱。

      下人院距离门口是最近的,洪叔的声音洪亮,所以下人院的那些人都听到了。大家纷纷从屋内出来,看门口。

      倒是动静还没传到正院,不过正院也听到洪叔的嗓门,只是没听清楚他喊的是什么。

      等秦放进了正院,正院正在上菜,大人回来了,可不就意味着要菜了吗?只是奇怪,按理说,大人在三月份是夜值,这个点了不该回来的,怎么就回来了?

      杨海燕站在门口,看着秦放进来。和往常冷峻的神情不,今天的他一进院子见到了她,就笑意连连的。

      杨海燕不禁好奇:“看相公这般高兴,是有什么喜事吗?”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的秦放特别的容光焕发。

      秦放一脸神秘道:“方才洪叔说的话你有听见吗?”在外人面前,他是稳的千夫长,可是在她面前,他有时候就像个二十来岁的大男孩。

      杨海燕摇摇头:“是听见了洪叔的声音,可具体没听清楚,好像是恭喜什么。”

      秦放盯了她一会儿,有些失落,原本还盼着她喊自己一声将军呢。不过也仅仅是刹那间,接着他从怀中拿出圣旨:“给,你看。”

      杨海燕尚且没有接过,不过秦放从怀里拿出来的时候,她便见到了。明黄『色』的绫锦织品,用上好的蚕丝制成,这个颜『色』是帝王权力的展示和象征。而且,用的是黑牛角轴。原主不懂这些,是杨海燕知道。这两年来,她在空闲的时候,几乎把启国的相关书籍都看遍了,而其中关于圣旨的也有考究。圣旨是皇帝下达的文书命令,是不的等级,轴柄也有不的区分。比如:一品为玉轴,品为黑犀牛角轴,三品为贴金轴,四品和五品为黑牛角轴。而秦放手中的圣旨是黑牛角轴,所以……

      杨海燕微微一笑:“相公升职了?五品游击将军?”圣旨在秦放手中,这必然是给秦放的圣旨,再看轴,这是给四品或者五品官员的圣旨。秦放原为七品武将,马上升职为四品的可能『性』极小。而且千夫长往的游击将军又刚好五品,所以杨海燕猜测,秦放升职为五品的游击将军了。

      其实,从正常的角度来说,杨海燕的推测是没有错的。

      故而秦放好奇:“燕燕,你是怎么猜到的?”

      杨海燕接过圣旨,给他科补了关于圣旨的常识:“……所以相公,书房里的那些书籍,你抽空得全部看过。”他这两年先是认字,再是研究兵法。其他的书都没看过,关于启国历史和律法,都是两人相处的时候,杨海燕解释给他听的。可这都比不过自己一字一字的看过有印象。

      秦放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燕燕,你真厉害。”他一直觉得他媳『妇』很厉害,可这会儿听了她的析之后,他才明白,他媳『妇』的厉害,不仅仅是这些。

      杨海燕听他承认,退后几步,朝着他行了个礼:“恭喜秦将军,贺喜秦将军。”

      秦放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扶起她:“秦宜人,喜喜。”说着,他又拿出另一个圣旨,“燕燕,这是给你的。”

      杨海燕还是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肆意,张扬的笑容缓和了他刚毅冷峻的脸,她不禁看的有些呆了。原来这个男人也可以这样微笑,平日里他总是沉默,叫人以为他『性』格比较冷。其实,也不竟然。

      秦放见她这样看着自己,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唇啄了一下,像鸟儿似的。随后用低沉的声音道:“别这样看着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