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乳虐阴

      原本以为地道会是盘旋下듬降的一层层台阶,哪知陡峭向下,非常光滑,斜度很小。

      蘤 速度越来越快,而且没有可缓㧰冲的地方,朱天赐大骇,再也顾不得炼丹炉,松手放开,四肢尽量撑着两测的洞壁以降低速度。

      ⬬通道并不很宽敞,但也不是太窄,四肢ꛪ向外撑着,也不足以完全减缓速度,朱天赐脑中急转,向下发动旋㤄风术,可是却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就凉快一下。

      火折子已经掉落,四下一片漆黑。 蟃 ﳲ 苦思无计,劲风吹得他衣衫都彭胀起来,倒也使他不至于继续无限制的加速。

      “要是有把伞就好了。”

      朱天赐后悔,不该这么莽撞,那些高手都会各种各样的法术,而他不会,他只能祈祷下面不是山岩,来个硬着陆。

      正想着,“扑通”一声,落入冰凉的水中。

      朱天赐并不惊慌,反而无比庆幸,他的水性不错,憋了一口气,待下沉䅌的ꋕ速度减缓,便四肢向下挥动,这时突觉有些亮光,在水中微微睁开眼,却둺看到左侧一片光亮。

      但他不及细想,用力向上浮去。 ᄏ

      “呼!”长长地喘了口气,朱天赐룤四下摸索,然后摸到一个圆圆的硬物,外面㉇包着湿漉漉的布,正是他的炼丹炉。

      又摸索了一会儿ῥ,却只是一个不大的水潭,四壁光滑,并没有岸边。

      绝路。

      “草!”朱天赐突然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光亮,歇息了一会儿,深吸了几口气,向下潜去。

      水很深,还未到光亮之处,已经㱓憋得受不了,他再次向上浮去。領

      퉍 探出水面,大口地呼吸,朱天赐后悔,刚才降落的时候直接游到那光亮处就好了,那里显然是能离开的地方,这个通道不可能没有出口。

      怎么办?

      总舛泡在水里不是办法,上去也已经不可버能,他没有飞升的法术,唯一的出路就是到达那个出口。

      想了一会儿,朱天赐把包袱解开,炼丹炉里的废丹已经泡坏了,仅剩几瓶辟谷丹。

      他将辟谷丹塞进杂衣袋里,将废丹倒进包袱里系好,免得到处飘流暴露他的行踪,然后将炼丹炉各口关闭,将炉口向下,抱着炼丹炉向下潜去。

      쑛 炼丹炉分成上下两个腔体,三个淬炼灵草的分炉与炭火腔之间有许多筛洞相通,而丹腔并不需要太高的温度,与炭火腔是隔离的,炭火腔的进炭口和风口都可以关闭以控制温度。

      他买的炼丹炉很高级,将进炭口和风口关闭后,丝毫不漏气,丹炉腹大口뜉小,并凋没有向里灌水。

      炼丹炉灌满了空气,浮力也大,潜到刚才的一半时,就有些憋不住,吐了口气,朱天赐凑到丹炉下沿的出气口上,吸了口气,继续下潜。 娄

      就这样,当丹炉里的空气被他吸取一空时,那湾亮光已经在望。

      Ꞙ朱天赐舍了炼丹炉,奋力向亮光游去。

      䪄炼丹炉再贵重,不如命值钱,丢了还可以再买。

      这里确实是一个出口,却是一条狭缝,仅容一人挤过,朱天赐奋力上潜,实在憋不住,吃了几口水,主动吃水总好过呛水,最后胀着肚子冲出水面,黔大口大口地喘息。

      这里是个不大的山洞,水潭嚗边有个方圆数米的平台,平台上还有一个蒲团。

      光线是从一面玉壁上照进来,似乎是天然的玉石。

      朱天赐爬上平台,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一股一股地向外吐着清水。

      这个通道太坑人。

      烞 好一会儿,朱天赐才支᤭撑着坐了起来,掏出玉瓶,服下一枚辟谷丹。

      辟谷丹不仅可以使人数日不饮不食,还可以迅速补充体力,是修者必备的灵药。

      他慢慢脱下湿透了的衣服,将精石、玉瓶和玉简取出,散开放在干燥的青石地上,将衣服拧᠒了拧,擦了擦身子,再次拧干,摊覤开晾在地㓷上,他则屈卷在蒲团上,慢慢恢疳复体温。 莎

      不管怎么说,活着就好。

      几大高手都死了,而他却还活着,这不得不说是种讥刺。

      想了想,他与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活下来也是应该的,唯一不明白的是,那个鸿达明明已经掌控了形式,为什么搿要逃?另外,逃的时候,为什么不顺便杀了他灭口?

      或许这就是邪道中人,行为不按常理。

      朱天赐很庆幸。

      过了一会儿惠,体力渐渐믘恢复,他起身来回走衪了几步,然后垫着脚,凑到那块玉石前,向外望去。

      玉石很明亮,但也很毛糙,看外面很模糊,只有不大的一处似乎被人专门磨光,能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形。

      然后,朱天赐呆住。

      外面,碧波荡漾,正有一些少女在游པ泳,嬉戏,身上没有一片布遮羞。

      “清元这个老混蛋,얔竟然有这种兴致୍!”

      朱天赐心中暗骂,眼睛却眨也不眨펷地仔细观瞧。褠

      他已经↷十四岁了,身上立即起了反应,很快燥热起来。

      奭“莫非清元掌门这个老家伙弄这么一个通道,就是为了偷窥女人洗澡?”朱಺天赐不怀好意地猜测,“或者他以此练一门邪功?”

      突然,他的眼睛有些发直,他看到了一个熟人,溪云。 醤

      这位溪云师姐能身上绝对有料,胀大饱满,看得朱天赐口干舌燥。

      冐“要是溪玉师姐也在,就更好鐺了。”

      朱天赐一边不知足地遐想,一边暗骂自己是流氓,鼻子发热,一条热线流了下来。

      他恋恋不舍踓地离开玉壁,跳进水潭冲了个凉,将鼻血洗干净,௷慢慢压下洀心头的烦恶,理智回归:“这可怎么办?外面是丹清门女弟子的驻地,从这里离开,只怕立时就被当色狼抓住,䄬难道要困死在这里?”

      上得岸来,他数了数玉瓶,还有二十余枚辟谷丹,可以坚持两个月,心道,丹清门已经发生剧变,这些女弟子韔很快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安逸,到时候可能就목会有离开的机会。

      他再次下水,探了探出路,确实有一个出口,却是被密集的水草根挡殴着,但这并不要紧。

      Ʋ朱天赐决定在这山洞里长居一段时间,至于给玄天派送信,不存在的,他才懒得去管。

      对他来说,什么正道邪道,并没有多大区别,丹清门爱被谁吞并,与他无关。

      没有丹炉,没有灵草,炼丹已经不成,只能修炼功法,好在还有不少精石。 ﮤ

      他自己还剩了两千多枚精石,又从几大堂主身上搜刮了톞一些,足够他修炼用了。

      修炼之前,朱天赐又忍不住到玉壁前看了一会儿。

      “唉,这男女之间的吸引力真是诱人。”

      曘 他前世是吃过荤的人,还能忍住,在鼻血再次冥流出䨒之前,朱天赐强忍着回到蒲团上坐下,将三枚玉简放在自己面前,拿起其中的一枚,许久,等心情逐渐平稳,才展开灵眼,解读其中的内容。

      他记得三枚玉简都是从那个枉死的鸿平身上得到了쒋,其他人身上쥝并没有玉简,尤其那个瘦老头鸿明身上没有玉简让他失望,鸿明身上有一股难掩的丹香௝,显然是长久炼丹形成的,如果有玉简很可能是碵珍贵的练丹术。

      解读的这枚玉简是一个控物术功法。

      黢 控物术쑭并不能控制所有物品,只能控制含有天地精气的灵物,方法是激发物品中的精气,使该物向自己指挥的方向移动。

      控物术是一门最基本的옉法术,是控制法器和飞剑等灵兵的基础功法。

      这门功法不难,而且玉简里有实际的操作ퟩ经验,虽然仅璣是初级,却是正宗的门派功法。

      쐡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天色渐渐暗下来。

      朱갑天赐又取过另一枚玉简,用灵眼ꀚ解读。

      ≁这是一个火球术,是用精气反复激荡空气形成高温而Ѥ产生火焰,也是一个初级正宗门派功法。

      过了两个时辰,朱天赐拿起最后一枚玉简。

      仍然是控物术,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꿽“为什么会有相同的功法,还都是初级功法?”朱天赐懊恼的想了麰一会儿,大约猜到鸿灔平可能是专门教授新入门弟子的堂主。

      ൲ 在几大堂主身上只获得这点收益,让他非常不满意。

      븀 数了数精石✆,也只有一千샜多枚,看样子是堂主们平时的零用。

      除了一枚掌门令牌,再没有别的ꑓ收获,反而丢了炼丹炉和大把的废丹。

      朱天赐有些泄气,慢慢修炼新得到的控物术芅。

      夜里,他不敢修炼火球术,免得被人发现这里的异常光亮。

      他有之前控风术与的底子,修炼竊控物术很顺利㨘,不久就可以让精石在空中跳舞。

      精石毕竟个头小重量轻,容易控制,灵剑等法器就不会这般顺利。

      深夜,朱天赐实在熬不住,蜷着腿在蒲团上睡了一觉。

      第二天,再䆦没有看到旖旎的美景,却从婥岸上匆匆经过的少女脸上看到了惊慌和茫然。

      事发了!

      不久,岸上再没有人影。

      这是个离开的好机会。

      朱天赐鎰穿好衣服,把精石收好,却把掌门令牌留了下来,这东西带在身上就是个祸害뎼,他根本就没有报信的打算。

      从水下的洞口拔开水草根,潜了出去。

      歕在水草丛中探出头来,吸了几口气,拔开草叶向外望去,已经没有人影。

      끣朱天赐悄悄⬃上岸,顺着杂草丛潜行,避开一排排的居所,找了一处树木繁密的山坡,小心地避ᰥ开荆棘,慢慢向山上攀去,一路并没有人阻拦,今日整个丹清山显然如媮此安静。

      到得山顶,前面还是山,朱天赐松了口气,这里已经相对安全了。

      น他攀过一山又是一山,拐来拐去,尽量沿着较ᝧ矮的山Բ势前行,一边练习学到的几种法术,偶尔停下来歇息一会儿,晚上找个小山洞过夜,山上没有猛兽,连毒虫都极少。

      在第三天,翻过第七座山峰之后,前面是一个不大的山谷。

      写朱天赐有些发怔,这个山谷很熟悉,似乎是他初到丹清派后被猨分派到的望溪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