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爱

      “父皇琔,你听明白了么?其实我的母妃,你的怡妃힉,只不过是贺容国一个卑贱的侍茶女的私生女,甚至到现在我连自己的外祖㉤父都还调查不出来!”华连面无表情地将当年的往事一一到来榄。

      “其实,父皇您当年对我的母妃真的很好,好到那个可怜了十几年的女人真的以为自己赵ꛞ到了自己的终身所托!”

      䢊躺在病床上的덯皇帝想起来了,当年的贺容公主一身的怯懦,的确不像是倾一国之力养出ꊦ来的金尊玉贵。

      “父皇,您知道么?当年我的母妃险些就见不着您了!”华连笑着笑着,揭开着一个又一个的伤疤:“那样美丽的样貌,那样胆怯地性格,那样低贱的地位,那样千里迢迢的路程,父皇你可还记得母妃来时身边可有一个丫鬟婆子?”

      “没有......”回想起当年ᰲ夜宴上的初见,自己还没有鸫真正的倾心,也只注意到了怡妃的美貌和胆怯,如今细细想来,的确有许多的不合理之处。

      “是啊,和亲的队伍里那么多男人,别说小丫鬟,连婆子都不能活着来见父皇呢!”华连咬牙切齿,冷漠的퍑眼风里流露出一丝难言的戾气:“如花似玉的母妃又哪ᐡ里能逃脱的了他们鞩的目光!”従

      銙“什么!”皇帝激动的想要站起身子来,可是身上疲软软的,使不上力气,反而因为一时的激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华连贴心的将自己还沾着一꭭点血液的手放在了皇帝的面前,轻鼠轻的拍了拍:“父皇莫急,母妃性子烈,虽然任人摆布假作公主前来和䥜亲,可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忍的!”

      “儿臣找到了当时和亲队伍里卸甲归田的老兵,听说母妃面对着几ﺝ十个如狼似桜虎的侍卫,丝毫不胆怯,拿着锋利的金簪便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华连从头上拔下来一根簪子,轻轻的戳着自己脖颈的血脉流淌的嶻地方,一颗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华连如今的齈模样ꔪ的确与怡ⴌ妃不大相似,可是母子连心,总有휔一些神态气韵时想仿的,皇녓帝头昏眼花的看ᡙ过去,仿佛还真见着了当年和亲路上与人对墷峙的怡䭄妃。

      “你们都是贺容둊国的战士,我是贺容国的公主졗,你们可ふ要뭠想清楚了,⮭若是你们此刻上前一步,ಌ贺腛容国的国土便会退后一城,你们可能承担的起这样的罪责!”

      薁 华连面歡上的泪水如珠一样的滚落,看得出来她是害怕极了,又连连向后退了一步캇,似乎那些贼人还没有害怕沐。

      “我入大越国是不再回去了,可是你们只是随行的侍卫,将来是要回到贺容国的,暭你们在自己的国家是有妻子鍬儿女的,你们这样做又是否对的起你们的家人?即便你们能㙷瞒得住一时,又☽岂能瞒得住一䢡世?”

      “若是有朝一趈日,今日的事情漏了一丝半点的风声回去,你们怎么面炀对他们?贺容国的君主又岂能葄饶了你们㺰?又岂会不迁怒你们的家人?”

      话已至此,华臡连眼中的泪水越来越多,仿佛是打ワ开了决堤的江水,滔滔不绝。

      “是的,我不是真正的公主,我的身份低微,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似乎队咪伍中有人说破䕬了她的假冒身份。

      华连握着簪子的手又往里面戳了一点,娇嫩的皮肤很快就被쏦刮破了一层皮,皇帝看的胆战心惊,害怕他一个不慎,便失手了。࿧

      华连提起怡妃的身份,有些激动,最终还是回到了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可是,我的画像早就被送到了大越国皇帝的桌案上,无论我血脉中是否流淌着的是皇家的血,在大越国皇帝的心目中,我就是你们贺容国䶬的嫡长公主,此次和亲的ꮝ不二人选!”

      终于,华连在一番激烈的对峙中退了下来,无力的跪坐在地上,眼中嗅的泪水一颗颗的打在了铺在地上的裙摆褶皱中。

      手也软绵绵得搭在了两边,没有丝毫提起来的意思,手中的簪子不知道骨碌碌滚到㵻了什么觐地方幩去,此刻的华连,当犋时౹的怡妃,就像是一个被抽干了精气神的美人鋖娃娃。

      ⾚ 皇鬭帝明白,怡妃在这场对굥峙中,以她的勇气、美貌和智慧赢得了这帮人的忌惮,所以她才能够完好无损的来见他,做了他千恩万宠的怡妃娘娘。

      “父皇,您觉得我的母妃可不可怜?”华连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㔄,抹平了方磒才脖颈见的⼤红痕,转眼又是一个笑意盎然的魔鬼。

      “是!”皇帝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从来没읛有想过过絸去怡妃身上的种种不合理,如今,只觉得心中又酸又涩。

      可是,九五至尊的皇帝即便是后᩹悔了,又怎么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软弱呢?

      “如果怡妃不是䖭贺容国真正的公主,那当年她为何要替겷贺容国的皇帝求情?”皇帝思起往事꟪的种种,想起当年贬她如冷宫的日子,便觉得自己的쭠心中抽痛。

      华连嘲讽的一笑:“不知道父皇可还记得自己在贺容国杀的ꋂ第一个人?”

      “记得!那是一个疯疯癫癫璂的老婆子!㧙”出乎华连意外的,皇帝居然还记得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您居然还记得她툻?”

      皇帝提起来,便还有些生气:“那个婆子见着朕便不뵫管不顾的扑过来,原本真也不想为难她一个下人,可是她偏偏要率在朕的耳边念叨着她是公主的娘,朕ᖩ一气之下,踢了她一脚..再.....셻”

      㦞“没成想,那个婆子不仅疯疯癫癫的,身子也虚的很,看着五大三粗的,꥝居឵然就这么死了!”一条卑贱之人的人命,虽然皇帝的本意并不是想让她死,可是死了便也是死了넣,口气中是满不在乎的不耐。

      华连望着他的眼睛不说话。

      皇帝突然醒悟过来:“难道,那就是怡쨦妃的母亲?!”

      爾“是。”华连冰冷㽚冷的吐出来一个字,又将残忍的真相重复了一遍:“那就是我素未谋面的外祖母!”

      ᐞ “可是,那与她为贺容国的皇帝求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皌 “父皇,当年㿉将贺容国的太后安置在母妃的宫殿中颐养天年,您可还记得?”华连ި不ᢖ着急回答皇帝这个问题,“人人都说那是您对母惌妃的恩宠,却不知道您为她带来了灾难!”

      “您还记得,当初您为何改变了主意想要杀了他么?还那样的坚决?”

      华连偏偏不愿意给皇帝䵥一个痛快,无论是那药汁,还是今日的全盘托出,华连都要像是在皇帝的骨肉里慢珀慢的뽵抽出丝来。

      让这个他恨了数年的父皇,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