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大本营冯媛甄

      嗯?

      他吃了?Ẫ

      他这是ᆿ吃劘自ﰸ己뉜喂的东西了?这个样子说的话,那自己和他的关系是不是进了一大步?果然,这宝儿的魅力还真是大呢!

      姜禾妖娆魅惑的挗又夹起来饺子递到了他的嘴边:“君先生,那再来一个?”

      җ终究,在那满怀期待的小眼神下,君时卿又张口吃下了一个饺子,一个接一个,不知不觉一碗饺子都已经空了下去,露出了碗底。

      ͳ姜禾:“......”

      갲这进步是不是䇲太快了?都已经能喂食了?

      “我去下卫生间。”

      君岁岁拿起手帕,优雅的擦了下自己的嘴巴,从高高的凳子上跳了下来朝着洗手间小跑着过去,只要自己能把这时间节省下来,那就可以和妈妈多呆一会了。

       骤然,房间内漆黑一片。

      “啊......”

      从洗孨手间的位置内传来一声孩子撕心裂肺的惊呼。

      璃 这是怎么回事?跳闸了吗?

      姜禾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隐约的看到君时卿已经朝着那个方向过去了。

      君时卿动作极快,三步作两步的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拧盷了下门숹把并打不开,他步子往后退Š了两步便想踹开这门,却又担心再㥭度吓到他,硬生生的制止了自己的动作:“君默,别怕。”

      “姜禾,钥匙。”

      㑤 此刻,他的声音已ᆈ经有了几分焦急。

      “啪。”

      륷 轻微的一声响,姜禾将闸推了上去,房间内本漆黑的环境瞬间就明亮起来了:“别急,鿑我켓现在就去楼上拿备用钥匙。”

      加快了步子,她浆速度极快的就下来了。

      只见他从自己手中轄拿过ᆉ去了钥匙打玢开了房间,不侨大的房间里面只见一个孩子敤朝着墙角蹲着,他浑身害怕的发抖,不时的发出小兽一般综的嘶吼。

      ﵇ 姜禾步子取还没抬起,就看到有一珙个身影比自己更快的过去꼜了。 ጋ

      “岁岁,爸爸在这。”

      君时卿单膝蹲下,将他揽进了怀里,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脊:“别怕,刚才只是跳闸了,只要㖩有爸爸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

      “啊......救命......”

      ᳓似乎是受到惊䀣吓,君岁岁连眼前的人都认不出了,他双手胡乱的拍打着,眼睛无神又惧怕的望着前方,生怕自己受到伤害,一口咬住自己眼前的人,力气大到身体都在颤抖。

      “不怕,我在,爸爸在这里。”

      君时卿对于自뭃己肩膀上的疼痛没有任何反应磗,更是加大了力气将䵦他抱在自己的怀里。

      宝儿这是怎么了?

      “你放开他。”

      语气极其认真,姜禾冷静的上དྷ前拍了拍他萌的肩膀:“他现在完全是没有意识的拒绝交流,你越是控制他的行为,越让他会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렔君时卿拳头青筋微콴露,他的眼睛几乎뽉都红了:“姜禾,你最好保证,没有其余的꒞后果。”

      砌 他松ꖎ开手,让岁岁一个人跌坐在地上。

      姜禾站在一侧,仔仔细细观察着岁岁ꚛ的反应,直到他从暴躁缓缓归于平静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ඹ:“时候差不多了。”

      她慢慢的蹲下身,尽量不吓到他,姜禾温䦪柔的싙试䛦探摸韊了摸他的手፵:“醒醒,宝儿,你看看我。”

      君岁岁似乎有一点点的恢复了理智,他的头顺着声音转头看向了她,迟疑了好一阵才缓缓伸手抓住了她的手:“你......你是妈妈吗?”

      他的声音颤抖的不㩈行,连一句完整地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我是ි妈妈。”

        “哇......”

      听到这句话,君岁岁紧绷的身体瞬间松了下来,趴在她的闞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妈됻妈릣,我好怕,那些人打拺岁岁,还不让岁岁吃东西。”

      “房间里렐面好黑,好冷,岁岁想出去,但是岁岁出不去。”

      “不怕,妈妈在这里。”

      姜禾把他抱在怀里,本来冷硬的心在现在软的一㓼塌糊涂,轻轻的摇晃着他的身体:“小摇床,轻轻晃,小星星,挂天上,妈妈唱着催眠曲習,月亮伴我入梦乡。”

      她温柔的声音一遍遍的响起,不厌其烦的唱着儿歌。

      许久,直到怀中传来了安稳的呼吸声,姜禾才一点点收了自己的声音,从自己站起身,她的胳膊都已经麻木了,抱着他朝着ꯧ楼上卧室走去。

      轻轻地将他放在大床上,姜禾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看着他眼角的泪痕,抑制不住的一阵阵的心疼。

      “콽他这么依赖我,以防有什么意外,今晚上还是䌋让宝儿在这里休息比较好,﮳如果你放心的话就让他跟我说,你去侧卧睡就行。”

      茞 “君时卿,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放轻了声音,缓缓的开口。

      君时卿站ҏ在床边,低头望着大䤁床上的孩子,那件事情永远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虽说那些人早已 得㽈到了该得到的下场,却还是在岁岁的身上留奚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那件事情,也쪖间接造成了他的自闭症。

      〫 “他两岁那年被人绑架,在小黑屋里面一个人呆了五天,没有任何食物和水源,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差一点就活不下来了。”

      녥 “你是他第一个愿意说出这件事的人。”

      蠬五天,他一个人呆了五天吗?

      姜禾抑制不住的心疼,一个两岁的孩子自己豨一个人在陌生的环䮦境呆了五天,他是怎么ꡑ熬☎下来的?自己是​他第一个愿意说ⱔ出来这件事情的人吗?同样,自己也是他第一个叫妈妈的人吧。

      君家财大势大,心理医生肯定没少请。

      但是如果想开解心中阴影的话,无一例外需要交流孆,而岁岁根本不愿意开口说话,也就是说这一条路根本是行不通的。

      “他是不是,不愿意跟别人说话。”

      Ậ 君时卿的眸光极深的落在了她的身上,许久,才缓缓开口:“你是他愿意交流开口弎说话的第二个人。”

      “咽第一个人呢?”是君时卿吧,㟒姜禾速度极快的开口。

      姜禾虽说早就料到了这个答ꄪ案,但是在亲口听到的时候还是稍微震撼的,自己与他也才认뤌识仅仅不到三天,他对自己柫这是有多么煳信任,才愿意这么全身心的依赖自己。

      “妈妈......”

      ꟊ一阵抽噎᧞,君岁岁害怕的郣醒来,当看到妈妈就在自己身边握着自己手的时候,又缓缓睡ꃫ了过去。

      君时卿看着 他小小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心中一阵异样的蚨情绪袭来,从见面以来,他这么依赖这女人,是血浓如水的缘故吗?

      还是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