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TS张思妮丝袜在线观看

      与此同时。

      佛山뉒。

      鋵一座早已经无人的荒村之中,却到处都是遍布的破旧沙袋,汽车轮胎,周围的树木上竟然还有拳脚印。

      一座杂草堆积了一米多深的院落之中。

      ‘咻——’

      ‘咻——’

      不断的传来让人恐怖的破空之声。

      一个穿着破旧,两条腿长短不一样,走路一瘸一拐的青年男子速度极快,像是个陀螺般在院子里腾挪走动。

      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普通人用肉眼无法看见的地步了!

      一拳一脚之下,周围的杂草不断的倒下,像是被镰刀割过。

      “咻咻咻——”

      他的拳脚越来越快,像是发泄⇄一样的越来越快。

      “啊啊啊啊啊!”

      最终,他停了下来,跪在地上仰天怒吼:

      “还是练不成,练不成,还是练不成啊!”

      “我卡在了瓶颈,似乎永远都无法突破我的桎梏了。”

      青年瘫簔坐着,眼里闪过一抹凶狠之色:“自从师傅死后,ꬁ就再也没有人与我过招了。垃圾솆,全部都是垃圾,没有人可以在我手下走⾨过一招。我好寂㋦寞……”

      他站起身来,终于想起了一个人。

      自己,还有一个师兄!

      世界上,是不是只有他可以和自己过两招了?既决胜负,也分生死!

      青年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음了起来,武痴᏷的他从㝮小练会了各大宗门的绝技,但是从师傅死后,他却再也没有对手了。没有人能ꮢ够理解真正的寂寞是什么意思……

      他理解。

      很幸运的是,周仙复也理解……

      这时,外边传来了大喇叭的广播声。

      “好消息,好消息。最后的强者比赛开始啦。全世界强者云集,有修仙者,有修炼者,有国术大师,有武林强者。这,是䃭聚集全球精英荟嫘萃之地,这,是无限制,无规则格斗之处,如果您够强,请一定不뷮要错过来这里扬名天下、会全球英雄뫎的良机,如果您处于瓶颈期,来这里战斗一场吧。胜利者,将得到一千亿美金奖励,相当于六千八百多亿华夏币,相当于一百万万两白银,相当于八十万两黄金,相当于三百万万枚大洋……得之,富可敌国。”

      “最后的强者开始报名了……”

      “世界最强……”

      声音渐渐远去。

      青年猛然瞪大了眼睛:‘什么?修仙者?修炼者?’

      ‘咻——’的一声,他窜上了墙头眺望远方。

      山路上,一辆五菱宏光的车顶上挂着一个扩音喇叭,从这荒村疾驰而过,去往了更远的地方。ᕩ

      ᔺ他想追㯼上这辆面包车,可是面包车已经远去,速度至少八十迈以上。他追不上了。

      “什么意思?”

      青年两眼眯着ᾦ,瞳孔中爆发出了一抹对于新生的希望:“最后的强者?会天下高手?有修齟仙者?有国术大师?嘶——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修仙者?修炼者?那我算什么?”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青年跳巴下了墙头,几个腾挪之中,身形消失在了这荒村之中……

      半个小时之后,他再次出现,已经是佛山的闹市区了。

      当他进入闹市区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满大街,到处都是广告,到处都有人在谈论。

      “原来,有一个富豪,悬赏一千亿寻找来自全世界的武林高手,国术大师?”

      青年激动的捏了捏拳头:“复苏岛?横渡大海?那留下来的,是ⷚ真正的强ﯵ者啊。”

      他不在乎一千亿。不在乎那相当于一百万万两白银,三百万万枚银元儿……

      他只想被高手打死,或者打死高手!

      这时,路过了两个刚放学的魙高中生,两人正在兴奋谈论着。

      “听说了嘛?复苏集团搞了一波大的,⵭直升飞机,村民,能用的全都用綉上了,去我国的所有原始煍丛林,深山老髅林之中宣传广告去了。”

      “这一次,是真的要挖掘出超级绝世高手了啊。”

      “你信不信真的有㤝国术大师?”

      “我不信,你信吗?”

      “我也不信。不知道这复苏集团艁怎么想的,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天真,花这么多钱,一直都要执着的去找监高手?世界上哪来的高手,抗战时期怎么没站出来?”

      “怎么没站出来了,抗日奇侠你没看过嘛?人家出来手撕鬼子了。”

      “哈哈哈哈!”

      两人说笑着从青年身边走过。

      青年伸手:“两位留步。”

      平头的学生不耐烦的看着他:“叫花子,你干嘛呀?”

      誯青年不动怒,问道:“怎么报名?这个最后的强者칥,怎么报名?”

      “哈哈哈,你一个叫花子,还要报名啊?”

      “怎么报名的?教教我?”

      “这都不知道?网上报名啊,这还用教?”

      “网掻?”䴓

      青年眼里闪过一抹窘迫之色:“怎么网上报名䭅?”

      学生彻底不耐烦了:“你干嘛呀َ?拉扯我做什䤞么?放开你的脏手,我昨天刚洗了校服。”

      青年眼里闪过一抹凶戾之色:“怎么报名!!!”

      学生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颤声道:“就,就网上报名,你登陆网址‘最后的强者’点康姆,然后填写个人资料报名……”

      “带我去!”

      “我我……”

      十分钟后,学生惊恐的领着他来到了一个网吧之中。

      开了一台电脑之后,学生熟练的打开了网址:“呐,填写你的姓名,웬身份证号码……”

      青年窘迫的看着电脑屏幕里的文字,搓了搓手:“我没有身份证。”

      “什么?”

      两个学生对视一眼:“世界上还有没有身份证的人呢?”

      这时,平头学生忽然看向自己的同学,震撼的悄声道:“前两天,复苏集团给了新通道,说是拍照填写名字就可以报名。网上有好多传言说,真正牛逼的人物都䓭没身份证呐。你说,他会不会是那种大师。”

      “想什么呢……就这个叫花子?”

      两人ൢ议论一阵,抬起头来说:“呐,我帮你拍个照,不用身份迢证也可以报名。”

      “哦,好,好……”

      青年有些紧张的坐直了身子,看着学生手中的手机摄像头,抿庶抿嘴,然后又露出一抹微笑,然后觉得不妥又严肃了起来……

      “哎呀,你别乱动啦。都花了。”

      “噢噢,好。”

      说着,他屏住了呼吸,端端正正的坐着。

      ‘咔’的一声,一张照片留下。

      学生帮他将照片上传上去之后,뛋笑着说:‘你看你的照片,照的和进派出所似的……’

      他们知道青年没有恶意,只是想报名,说话也放开了些。

      “我我,第一次拍照。”

      ‘啪啪——’

      学糯生在键盘上敲打了一些信息之后,问道:“年龄。”

      诠“三十四……”

      “啊,性别男?”

      “男。”

      “祖籍?”

      捲“我……忘记了,就写佛山吧。” 竈

      他从小被人贩子拐卖了很多次,最终被师傅收留,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祖籍是哪里。

      “呐,姓名?”

      “封于修。”

      ꑷ ‘啪啪’两声。学生点击了确定提交,笑着到:“看,人家警告了啊,无限制,无规则,可以用兵器髗的格斗。前三关也有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点击确定ⴔ,将意味着在参赛时刻,你将自愿放弃你的生命和自由。确定吗?”

      听见这话拲,封于修反而更兴奋了:

      “当真??”

      “那还有假。你要取消嘛?我告诉你哦,这是真的会有生命危险的。网上很多小道消息说,这个궜比赛将会非常的残酷和冷血,平常人千万不要去尝试ꓗ。哪怕你练过拳击也不要尝试,不要用你的爱好去挑战别人的生命和饭碗。”

      居然会蕫死人!

      是真打!

      这是真打啊!

      封于修莙狂ᄯ喜,自己寻寻觅觅多少年,不正是在寻找这样的机会嘛?

      “确定,我确定报名。我确定。”

      “呐,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你是个瘸子弥,肯定打不过别人的。我再确认最后一次,你要是去了赛场,可真就没有回头路了。对了,你有家人嘛?这里有一个选项是参赛者,会被购买一份保险,你要是死軚了,保险会ᆰ赔偿给你家人鷯二百万的……”

      封于修沉默了一会儿:“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孩儿?”

      “我叫林淑航。”

      封于修笑了笑:“那,那受益人就填林淑航,就뜿写你吧。”

      “什么?”

      封于修笑着摸了摸他的脑䣲袋:“谢谢。”

      “额……不,不客气……喂,你可别死啊。我可不稀ꂰ罕你的二百万。”

      封于修回头说道:“如果我能死,那此生无憾。对了,ꓒ那,我在哪儿比赛?”

      ଗ林淑航背着书包关掉电脑和他一起往出走:

      “说是要去太平洋的一个岛,但ᐾ是现在也没有放出消息和位置。等通知。他们还要最后寻找一波人,再过两天他们就会通知了。时刻关注新闻就好。到时候,各大电视台都会播放的,肯定是人尽ᙔ皆知。”

      蓎 “谢谢。”

      这时,一个脖子上有纹身的混混大吼一声:“林淑航,我顶你个肺哦。说好今天要交八十块保护费,你居然从学校后门溜了?今天我要你死。”

      ‘咔’的一声,纹身混混掏出了弹簧刀。

      林淑航躲在封于修身后:“不不不,大哥,大哥,我给,我给……”

      正此时。

      封于修忽然瘸着腿上前一步,挡住了那个混混:“你以后不要招惹他了。好不好?”

      混混看了一眼封于修,皱୘眉骂咧:

      “杆你目哦,哪来的瘸子,死一边……”

      说着,声音戛然而止。

      封于修轻描淡写的一脚踹了出去,踹到混混的胸膛之上。

      ‘咔咔’两声,只见他的胸膛竟然胸骨全部碎裂,塌陷了进去。

      一个脚印,竟然从前胸穿过,⦙从背后透了出来。

      曨 ‘噗——’的一声,混混喷出了一口血雾,眼角鳑,耳朵,鼻孔鲜血不断往出来渗。

      他没有飞出去,只是在原地晃悠了一下,然后整个人瘫软的跪在了地上,倒在血泊之中。瞳孔涣散了……

      鴬 封于修回头,看了眼已经呆住的林淑航:

      “他以后再也欺负不了你了。”

      ﺊ 说完。封于蕇修转身离开,几个闪身之下,消失在了这川流不息的街上,没有了身影。

      沉默。

      沉默……

      许久。

      “啊啊啊啊啊!!!躝!”

      街头,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

      片刻后,警笛声响起。

      当法჉医验了伤之后,眼中竟是不可思议,转头看向了林淑航:

      “你……你是说,有人把他踢了一脚?踢死的?”

      “对对对……呜呜,不关我事,真不关我事啊。你们相信我啊⎎,真不关我事啊。”

      法医没有ꦇ说什么,给警官使鄓了个眼色。

      警官快步走了过去,急忙问道:“怎么了?”

      法医⳱深吸一口气,颤声道:“这,超出了我的认知。死者的胸骨全部粉碎性骨折,心脏和肺部,成为了一包渣。最恐怖的是ᨓ,死者后背的脊椎、肩胛骨,也全部粉碎性骨折。”

      譼“天呐,这人得多大的力塲气啊?车都不能把人撞成这么惨吧?”

      “不……你没理解我的意思。”

      “什么意思?”

      法医指着尸体,颤声道:“而ၧ他的皮肤,却没有任何损伤……”

      ‘嗡——’的一声,警官头发都炸起来了!

      一个小时后,特战大队出动。

      全市的武装力量出动。

      沿途查看监控,寻找昽一个通缉犯。

      ——封于修!

      然而,他就像是都市中的一个幽灵,最后一次出现在天眼之下,正是在这个网吧的门口。从此,再也没有了踪影……

      PS:有人在看这本书嘛?该不会是单机吧……

      求一下推荐票。如果有推荐票的帮我投一投。

      求书评。大家点评一下蜍本书呀,给点建议也好。和单机似的프……

      每天阘多十条评论,加一更!!!

      早 每天多一百张推荐票,加一更!!不要让ᚦ我单机呀,兄弟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