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生的玩物

      顿时,李建成心头一惊,神色愈加沉重,他屏气凝神地望着妙春先生,似乎在期待她的后话。

      “王珪体内寒毒肆掠,䲗心脉紊乱,若是晚送来一㈜天,纵使扁鹊重生,也回天乏术。”

      李建成焦急道:“先生,您一定要救救王珪。”

      “救死扶伤,医家义不容辞,我和云儿已经用银湓针紌封住了王珪的奇经八脉,暂时控制住寒毒的扩癖散。”

      “可是,王珪被寒鎊毒侵蚀已久,倘若不彻底清除他体内的寒毒,恐会后患无穷。”

      司马九见李建成焦ᆵ急不已,旋即礼貌的向妙春先生问道:“先生,如何才能祛除王珪体内的寒毒。”

      “控制寒毒扩散只是第一步,接下来,鐍需要削弱他体内的寒毒,最后,还需奇药,才能将他体内的寒毒全部逼出。”

       “奇☲药?先生,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奇药?”司马九追问道。

      “王珪已被寒毒趔侵蚀心脉,依他的情况,我还嵉需查阅相关经籍,才能对瓍症下药。当务之急,你们需要✡去药王谷寻一药草回来,以削弱他体内的寒毒。”

      李建成急忙问道:“需寻何种药᫔草?还望先生指教。”

      “我已告诉过云儿,待我为另찤一位姑娘诊断后,峇你们与云儿一同去嵮药王谷便是。”

      妙春先生话已至此,李建成也不宜多问,他⺚躬身谢道:“多谢先生。”

      ﹬ 妙휖春先生微微颔首,旋即,她便在纳兰灵云的引领下,向相邻的一幢木屋内走శ去。

      司马九拍了拍李建成的肩膀,›安慰道:“你别担心,王珪兄一定会没事的。”

      “嗯嗯!”

      天池医庄内,来往之人虽不少,却并无多少喧嚣之意。

      在一间木板上刻有数字九쁻十六的木屋外,司马九神情凝重地盯着木门,一言不发,静静地守候着。

      先前,妙春先生和纳兰灵云进屋后不久,蝨司马九便若木雕泥塑般,神色呆然地守在门口。 ⁛

      “建成兄ൕ,挧九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安静了乾!”冯立向李建単成玩笑道。

      李建成愁眉依旧,并未舒展,他淡淡地回答道:“屋内昏迷的少女,是他的亲妹妹,一直昏迷不醒,换着是你,也会如此。”

      “嗯嗯,那倒是事实。”

      㘒 “看起来갻,九兄쩱真的很关心他妹妹⯘。”冯立补充道。

      “庆卿荆轲:我很好奇,这木门究竟有什么好看的?群主竟然一直盯着它。”

      Ṣ勳“玉泉老人耶律楚材;同问。”

      “大将军王猛:群主实力虽不咋的,可本将军看得出来,他是个重앚情重义之人,他与司马若华的兄妹之情,你我,恐很难懂。”

      “剑圣裴旻:骨肉能几人,ꅽ此生唯她一,群主就司马若华这么一个亲人了,也是❦怪可怜的。”

      “五柳先生陶渊明:咱们还是别聊这么煽뺺情的话题了吧!”

      “庆卿荆轲:好提议,要不,我给你们讲讲刺秦王的故事?”

      “玉泉杴老人耶律쯲楚材:你已青史留名,还是不要讲了。”

      뀮 “庆卿荆轲:那讲讲我行侠仗义的事如何?”

      “五柳先生陶渊明:滚。”

      .....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慢得令众人心忧,尤其是司马九,艓他外表ᷟ虽平静若水,内心約却愁怅如洪。

      终于,半个时辰后,木门缓缓开启。꒴

      司马九急忙迎上去,着急地쎽问道:“我妹妹怎么样了?⌝”

      “已经苏醒过来了,只是,她有点虚弱,櫧还需静养,稍后我会安排送一些汤药过삦来,给她补补身子。”

      司马九闻讯,欣喜不已,连忙感激道:“多谢先生,先生䵣救命大恩냶,在下没齿难忘。쪿”

      䨩 “只是⠀....砀..”

      霎时,司马九神色一凝,不知所然的望着᳖妙廌春先生。

      “你妹妹的身体特殊。”

      “身体特唫殊?先生何㰼意。囯还ﮨ望不吝指教。”

      妙春先生正色道:“你妹妹天生残髓。”

      “天生残髓?”

      “原本我也持疑,天生残髓可是百年不遇的奇怪病症,当初我也只在琖古籍中见过这样的病例。可经过反复确诊过后,謐我断定她就是患有天生残髓。”

      天生残髓这个词,司马九闻둩所未闻,顾名思义,应该是骨髓或是血髓或是ຬ其他什么髓残缺不全。

      可天生残髓究㵷竟是溪什么样的病症,司马九着实不知。

      퐼“群主ঊ司马九:诸位大佬,可知天生残髓否?”

      “庆卿Ḳ荆轲:一脸茫然。”

      “大将军王猛:一脸茫然+1。”

      “玉泉老왛人耶律楚材:在下才疏学浅,亦不知。唩” 䬿 ✢

      “剑圣裴旻:我只是个剑客䩥,疿别问我。”

      攊 “五柳先ဩ生陶渊明:在下......也不知其为何。”

      “群主司马九:算了,我还是问妙春先生吧。”

      “先生,什么是天生残髓?”

      䝯 “司马若华的怦脉象稳定,但有那么一段却与常人稍有不同,몇时而宛若䶠涓涓细流般缠绵徐柔,时而犹如奔腾的江河般气势汹涌,它变化极快,转瞬便失,寻常医术浅薄之人根本诊断不出。”

      “听起来,只是很微弱的脉象变化,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害吧㇤?”司马九心存侥幸的问道。

      “失之뇓毫厘,差之千里,微弱숳的变化,也可能导致严重的伤害,听云儿说起,你妹妹并未受到伤害,只是悲痛过度导致昏迷。但是,她却昏迷了数天不醒,想必,这就是由于天生残髓导致的╘。”

      “天生残髓会严褚重影响患者的静精神,倘若置之不理,你妹妹或......活不过桃李之年。”

      ਚ“桃李之年,那就⼤是二十岁么?”司马九心头一惊,他深深地咽了下口水,眼睛瞪得斗大,不可思议地看着妙春先生。

      李建成见状,旋即伸手拍了拍司马九的肩膀,像是在安慰司马៽九,旋即,李建成问道:“妙春先生,天生残髓可有何救治之法?”

      妙春先生홏转身背对众人,思索良久后,才回身道:“方法倒是有一个。只是,那个方法太过于冒险。”

      司马九闻声,鎼霎时抬头,一脸期待的望着妙春先生。

      只要有救治的方法,不论有多冒险,都还有希望。

      妙春先生道:“天生残髓百年不遇,非常之病,必须用非常之法。”

      司马九急忙问道:“什么非常之法?”

      “换血!”

      婐 “换血?”

      “天生残髓乃是血脉异常导致的奇特病例,我在古籍̈中见过冴一种换血之法,需将患者体内的血,全部更换为至亲之人的血,如此,方可奏效。”

      “既然如此,妙春先生,那就劳烦你⫹用我的血,为我妹妹换血。他是我的妹妹,至亲的妹妹。”说话间,司马九已迫不及待的撩起了衣袖。

      前世时,司马九每隔一段时ℇ间,就会去献一次血,渐渐的,他已对撩袖抽血的动作相턦当熟练,甚至可以说,那动作已成为他下意识中的一部分。

      妙春先生断然否定道:“不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