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不知道从瀏何时起,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蜼,武馆中췳的玉米面,萝卜干怎么吃也吃不完,辣椒一串挨着一串地挂在屋檐下,红红火火,像极了春天燃放的鞭炮。

      还맿有的就是適大蒜,堆满灶房一角,以至于几乎每一顿饭都离不开辣椒和大蒜,恰好瘸子是个重口味的家伙,哪怕是吃一碗儥素面也得就着好几颗大蒜才能下口,不솓然他就会扯着一嗓门儿骂吉米,说,怎么不舍得放盐啊,现在是没条件呢,还是怎么地?

      吉⎦米跟他说,听镇上的药师讲,天庙天吃太过辛辣的食物对身体不好,偶尔清淡一些,说不准还能让你活斣多个三五十年。

      瘸子白了一眼■,反过来跟他讲,活那么多年做什么,还能有什么好事等着我不成,别扯了,老子的人生也就这样了,还钔能活多长久,也仅是浪费多长久的먑粮食罢了╟。

      吉米无话可说,瘸子的脑子就像他的腿一样,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断了。

      常常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总以为自己无路可走。

      而且这种情况不仅限于瘸子,好像每一个长大的人都会这样。

      喜欢喝大䁘酒,喜欢钻牛角尖蕡,喜५欢唉声叹气,喜欢动不动就提起当年。

      尽管吉米不讨厌瘸⣺子,但他还是打心里抵触샅瘸子这种厌世的生活态度,不想成为像瘸子这样的人。

      他认为能够活着已是一件万分幸运的事情,而剩下的一切皆是上天的赐予,世间上的所有努力都是有意义的。

      秉承着如此心态,还有持之以恒的努力。

      在吉米十二岁那年的秋天,佯他站在堆满落叶的院子里,猛地爆喝一声,갓瞬间将体内的生命之火燃烧到了极致,任由鎏金般的火光流溢出他的体表。

      ௮ 那一天,瘸子因为他的喊声被吵醒了盉睡梦,又因为他的光芒糯而忘记了语言,瘸子呆呆地望着他,眯缝起来的浑浊眼睛,仿佛妖鬼直视那令它们心生畏惧的光芒。

      他分明是站在院子里,可身上焕发的光芒,Ա却是如此明亮,高强度璞的光线,堪比邷高耸于白昼之中的那一轮火热的太阳。

      瘸勥子喊他解除状态,再试几訙次看看,他闻言,砰地一声,散去了身上的火焰,院子里的光辉旋即딣黯暘淡下去。

      微风拂过,他轻轻地喘气,而㚑瘸子的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集中。

      䠢随后,吉米又沉心静气㧁,气沉丹田,一气呵成地把刚刚散去的生命之火提升到了⇮极致,再一次变成了金光闪闪的那个少年。

      这要是变不了还好,可这一变就变成了꣼,顿ꁲ时间뼞就把瘸子给乐坏了。

      他就像条疯狗一样,瘸着腿朝吉米跑来,用他那一张胡子拉碴的臭脸홙去蹭他,惹得从不喝酒的吉米染上了一股子臭熏熏的酒气。

      “老子的眼光果然不是盖的,”瘸子沾沾自喜地说,ᔹ“你这家伙寺就是天生的练锊武奇才,从今天开始,老子决定了要亲自操练你,等到你出山之时,铁定要让那些学魔法的娘炮们知道...功夫才是男人该学的绝技!”

      ꘾说完以后,瘸子掉转头就继续喝酒去了。

      吉米一㨝个人留在院子里练拳,就像往ᐚ常那样,略耗费一个上午还有大半个下午的时间将所学的那些㕵拳法一一打完,他也䉂掉过头,去找他的㪠小꒛伙伴们玩去了。

      日子遵循的轨迹一直퀀没Α有鯂变,生퉑活멊当中来来回回,换来换去ਜ,也仅仅喼是那几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而已。

      转眼间,三年又过去了。

      在吉米满打满算到达十五岁的那一年,镇子上的人们打听到大江对岸的那座城竟然有什么魔法师培训班,该培训班对外宣传的口饣号是,敢拼才会赢,有梦我定行。

      둛搭配宣传单底下的高额报名费,总结起来的意思就是....

      “只要钱到位,明ḕ天就嚦见大祭司。”

      ....

      古话有云,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在诸多望忘子成龙,望女푗成凤的家长心里,只要自己家的孩子能有大好的前程,自編己再怎么苦也펏没啥所堐谓。

      于是,前往城里报名的家长们络െ绎不绝,不少家庭甚至不惜砸锅卖铁也要凑出学费来,替自己的孩儿在那份通往魔法殿羳堂的名单上占据一份资格。

      终于,在人们仰起脖子的盼望下,魔法培训班拉开了它那迟軀来的帷幕,正式宣布欢迎各界人士前来报道咨询。

      开业当埗天,场面异常火爆。

      培训귺班的门前挤满了人,人们都在呼爹喊娘讟地大叫,说什么,大师,算我求ᳱ求您了,可收下我덼家孩儿庥吧!

      主持开业典礼的是一位温文尔雅鍪、䦒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

      他身穿一嘤袭华美长袍的魔法师,面对刺耳的喧嚣,他并没有气恼⚼,而是用高雅的微笑宽恕了人们的无礼Ṛ,并且以他那无量的胸怀,收纳了人们的钱财。

      当人们继续仰起脖子,留意到这位魔法师身上悬挂的三枚星型勋章时,他们无不屏住了呼吸...

      三阶!居然是三阶魔法师!

      人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连糊忙端正自己的态度,生怕自己的怠慢会惹来这位尊敬的魔法师的不快,以至于让自己的孩儿错失这么一个足以墒改变命运졯的机遇。

      那可얪真的悔到肠子都青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有些人甚至不敢相信地擦擦自己的眼睛,生怕是看错了。

      他们定定地张望着,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三颗颜色不一,在日照下缓缓流动着神圣光辉的勋章豆,三番五次地确认无误繲后,他们激动得热泪盈眶,情绪无以复놡加。

      彷徨间,他们甚至已经望眼欲穿地看到了不久㶬之后的未来。

      他们的孩子披上쌩了这样尊贵的长袍,大步走到他们不쳔曾企及过的康庄大蛃道上。

      拥有可观的墒收入,还有满载于身的荣耀,这些那些昂贵又稀有的品质,就像打磨宝石那般,令得孩子们的人格愈发坚硬,愈发闪亮。

      纵然是身处于最为深邃的黑夜当中,也难以抵挡他们犹如星辰一般熠熠发光。

      갋就这样,在一众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家长们眼含热泪地签下了一份又一份又长又臭又탧啰嗦的条约륷,并且如数缴纳了报名所需的费用。

      还有一些生怕孩子落选的家长,不忘偷偷地塞多几封红包给那些所谓工作人员,㔸苦口婆룯心地跟他们说,有劳你们了췙,请务必多多照顾他的孩儿。

      뉳 工作人员看忋了一眼写在红包上的名字,笑眯眯地跟他⏴们说,好的,没问题。놲

      随后,便轻车熟路地把这笔钱塞到自己胀鼓鼓的口袋里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