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色版app下载

      风和日丽,陈俊正在急诊外科坐诊呢。省一医跟旁的医院不同,旁的医院,比如一般的小医院,急诊科几乎没什么人才的,坐诊的都是其他专科的医生过来轮岗的,偶有大猫小猫三两只才是真正属于急诊科的。

      但是陈俊所在的省一医,急诊科十分强大,就比如他和邹文栋,之前都是急诊科自己招聘来的医生,跟急诊科签合同,急诊科发工资,所以称为科聘医生。当然,陈俊现在已经转了院聘了,也就是跟医院签合同,医院发工资。性质不一样。邹文栋仍旧是个科聘宝宝。

      管中窥豹,就可以知道,省一医急诊科,大部分医生都是急诊科长期驻扎的,只有少数才是来轮岗,轮个几个月或者半载一年就又回归原来专科的。

      刚刚送走两个老人,快要到午饭的时间了,秦彬超就过来了:“俊仔,有个事找你帮忙!”

      “咱俩谁跟谁,直接说就是,这么客气干嘛?”陈俊豪爽地道。

      秦彬超就道:“我有个好哥们,身体挺棒的,但是他最近想请假,和女朋友去国外旅游,当然是偷偷地去,不敢让公司领导和同事发现的。所以也不准备发朋友圈什么的,现在就是假请不下来,想托我搞个病假证明,你说这事儿闹的,我也不大好拒绝。”

      陈俊就摇头:“这事儿我不能干。我这正经医生呢,哪能开假的诊断书呢?这是原则问题。”

      “你刚才还说咱俩谁跟谁?”秦彬超急了,叫道,“你不开我跟你急啊?!”

      “真不能开!”陈俊拒绝,但是脑子一转,就计上心来,说道,“假诊断书我不能开,但是你可以让你那朋友装病啊!”

      “怎么个装病法?”秦彬超来劲了。

      陈俊就招招手,说道:“你附耳过来,咱小声点!这法子我一般不告诉人。”

      秦彬超就凑过来。陈俊就将法子说了。

      “嘿,兄弟,还是你有办法!”秦彬超拍案叫绝。

      陈俊:“我可不敢打包票,这万一对方领导是个懂行的,给看破了可不关我事。”

      “没事,我一个麻醉医生都没想到,他们懂什么?”秦彬超自然是懂的,只是之前没想到这茬来。

      他感觉,论脑袋灵光,还是陈俊厉害!

      秦彬超就立马跟他好基友说了,秘授机宜,各种窍门,如何诱发,如何暗中不让护士发现,被发现了又如何应对,化解,等等,他好基友听完,精神一振,立马来省一医做个了心电图,做出来,报告上显示:“呼吸性窦性心律不齐。”

      说实话,这好基友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要不是秦彬超事先给他说过,他自己都要跪了。咋回事啊,还心律不齐?窦性又是个什么鬼?

      他心中发怵,忍不住再次向秦彬超求助,确认:“哥,我这真的没事吗?”

      秦彬超就道:“当然了,用我教的法子做出来的报告,那还能有问题?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算了,还是跟你科普一下,免得把你给吓坏了,我们正常人的心跳之所以能够以一定的频率、一定的节律,有规律的收缩,就是靠窦房结发出的电冲动,靠心脏的传导系统,将冲动传变整个心脏,引起心脏规律的收缩,叫做窦性心律。所以,窦性心律就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心律。”

      “那我为啥还心律不齐啊?”好基友问道。

      “你是不是傻,我是不是让你故意打乱呼吸节奏,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暗暗控制的?”

      “是的,是的,就因为这?”

      “那可不?要不然怎么叫做呼吸性窦性心律不齐?”

      “好吧,哥,我懂了!吓死我了,嘿嘿,等我从国外回来,一定给你带礼物啊!”

      “没事,咱俩谁跟谁。不过,这法子其实也是别人教我的,是我们医院一个很厉害的帅哥医生!人年轻,医术又高,跟我关系又好,没得说!”

      “嗯嗯,总之是感谢哥了,也帮我谢谢那位帅哥医生!”好基友欢欢喜喜拿着报告,去跟领导请假去了。

      结果,他领导拿着这报告一看,卧槽,咋还有心脏病啊?搞不好弄出工伤或者什么事故,就赔大发了!赶紧语重心长地安慰一阵,最后,自然是十分痛快地给他批了十天假,还叮嘱他千万要好好休息,千万要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

      这好基友回去后立马就订了飞往巴厘岛的机票,搂着女友跟秦彬超报喜,那小心情,可乐滋滋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去国外旅游,不能发朋友圈,尤其是不能让公司领导和同事们知道,犹若锦衣夜行,唉,憋得慌!

      “陈俊,陈俊,你昨天出去,私活情况怎么样啊?”晚上一起在医院食堂吃饭,刘璐就端着盘子走过来,坐到了陈俊对面,小声问道。

      “还行吧。给风老师的儿子看了个小病,给了一大笔钱。”陈俊小声说道,尽量保持谦虚。

      刘璐:“哪个风老师?”

      “风清雨。”

      “啊~,这么大的大佬,我也好想见见,去要个签名呢!”刘璐顿时激动了。

      然后打听了一下具体的过程,当听说风老师还邀请陈俊当一期《杏林道》的主刀医生时,都惊呆了,旋即就是无比的激动,兴奋:“那啥,能不能把我也推荐过去?我也不要主刀,就跟在你屁股后面打打下手就好!”

      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陈俊。

      陈俊哪里受得了这种小狗表情,立马就答应了:“行,我可以去说说,不过,最终还是要风老师点头才行。”

      “嗯嗯,那是自然的。风老师啊,要上他的综艺节目啊,想想都令人激动啊!俊仔,我真是爱死你了!”刘璐转头就将这消息透露出去了,说给了住院医方琴知道。

      她和方琴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方琴先是一懵逼,然后很有些不可置信:“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综艺节目都是请明星,哪里有邀请医生和护士的,尤其是,陈俊这样的住院医,咖位够吗?”心说要请也是请有一定名气的专家吧?

      反正,方琴是不相信的,她觉得,刘璐被陈俊给沦陷了,总是替她的男神吹牛,这个习惯不大好。

      方琴转头,就将这事儿当笑料一般传给了相熟的同事,不乏其他科室的同事,结果自然是很多人都不相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