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之花

      “欢迎来到今天ᥓ的主斗魂场一对一斗魂比赛,首先呠,我将为各位뺉贵猩宾介绍对阵双方的情况。”主持人脸上挂着迷倒万千少女蝯的笑容。

      “在我右手边的是四十九级的战魂宗血狂,目஄前的战绩是十二连胜。”

      撜“而我左手边的这位故乡の樱花则是刚銂从魂尊级升上来,岕曾经在魂尊等级的比赛中豪取二十四连胜,目前的魂力是四十一级,不知道他能否在这里延续之前的辉煌呢?”

      主持人介绍完双方的情况,ꂎ观战席的观众纷纷议论起来。

      “二十四连貤胜?他不会真的能ẹ打过血狂吧,我可是押了一百金艽魂币。”

      “放心,两人差着八级的魂力呢,他那二十四连胜多半是因为没碰到什么强者,靠着三十九级的魂力才赢下去的。”

      “是啊,血狂可是在魂宗级拿到十二连胜,大多数的魂宗都接不住他两招,更何况是初入魂宗的新奀人了。”

      能在酦中心斗魂ꂽ区看ꤽ斗魂比赛的,大多数富商或者贵族,平民一般不会有闲钱过来找刺激,而有钱人看比赛的同时,基本都会选择下注,算是较为大众的娱乐方式。

      瀞 谢淳看着眼前高了他半个头的大哥,丝毫똦没有紧张,为了保证以下克上的胜率,他已经是将这个軵人摸得是透透的。

      “双方魂师应该都准备好쨊了,我简单说一遍规则,你们有一分钟的时间召唤武魂,当我宣布开勜始的ꖮ时候,方可攻击,直到一方认쯑输、或跌下斗魂台为止。”

      主持人在宣布规则的时候,已经展开一双青色的翅膀腾空,防止一会比赛开始灉之后误伤到他。

      “小子,释放你的武魂吧,一会我会尽量下手轻一ᘽ些。”

      “那就䬀提前感谢了␩。”谢淳挑了挑眉,堕天使虚影从身后浮现,两黄ங两紫四个魂环在上面浮现而出。

      “史前巨猿,附体。”

      䈗 꽰血狂为了尊燿重对手,见ᣲ状也抬手武魂附体璇,一层黑色的光駌芒从身上爆发而出,血狂的双臂伸展开来,肌䌺肉猛然膨胀,쟈将身上的衣服撑起,四圈绚丽的魂环从脚粃下浮现。

      主持人见双方已经准ᡖ备好,倒计时了三秒钟:“开始。”

      “小幽心了。” ⿸ 來 ﻱ 血狂提醒了一句,前三个魂环同时亮起,已经看过他资料的谢淳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算是三个强化类魂技,加力量,加防御,还有个全属性提升,三个buff加完大概能与普通的魂王抗衡,这也是他能在这个等级十二连胜的原因。譎

      谢淳身上第三魂环亮起,在不远处插下一块魂镜,能够提升己方的攻击与防御能力,还可以借助魂镜的位置完成一次瞬移。

      不远处的血狂犹如一头发疯躲的猛兽,朝着对面飞扑过︹去。

      很快煼,血狂就冲到了谢淳面前,一拳腻挥向谢淳。

      谢淳丝毫不慌,第二魂环亮起,凝聚出一把紫黑色的巨剑늞,迎面砍了过去。

      砰!

      巨大的魂力波端动从拳剑㰔相交处席卷而出,紧接着血狂的身影被震的倒退了几步出去,而谢淳正打着哈欠,䴷立在原地一动不쎀动。

      “你是怎么接住我一拳的?”血狂对于眼前的场面无法理解,正常埅来讲他这一下就算是魂王也不可能安然无恙,但和这个四十一级的魂师打起来І反而位于樫下风。

      㴲“我是体修...你可能听不懂,你就当我平常锻炼身体,力大无穷。”谢淳随便解释涂了两句,“你要是没别的招数就抓紧认输,时间宝贵。”

      血狂自然不可能因为他闛随便两句的嘲讽就认输,身䥕上的第二魂环亮起。

       “重力挤压。”

      谢淳顿덳时感受到篾四面八方传来的巨大压力,想要让自己的身体朝着血狂的方向冲过去,这压力似乎想要将他的身体挤碎一㋍般。

       虽然已经从资料上看过这个技能的描述,但实际感受起来还是有些不同的。

      只能说大陆上的人生错了时代,这些花里胡哨的技能要是换做ネ天朝人来用ꚏ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比如说眼前这个名为重力挤压的魂技,如果换作谢淳来使用,直쓌接将重力凝聚在敌方的弱点上,像是眼睛,亦或是脑袋,只要用作那一小块区螠域,包你脑花横飞。

      可惜了,这些野蛮人只会用蛮力。

      谢淳第三魂环亮起,瞬移到之前魂镜的位置,逃脱了重力挤压的束缚,进而亮起了第四魂环。

      “万魂俱寂。”䞎

      谢淳身后的堕天使虚影双翼展开,黑色的眼眸渐变为紫色,数道ꭥ紫色的流光从翅膀上凝聚而出,朝着不远处的血狂扲疾驰而去。

      血狂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ꊆ,双拳围绕着黑色的光芒,不慌不橛忙的准备硬抗这道攻击。

      盺 “你这魂技不过如此。”血狂见一双手轻松接住⩾几道流光⧭,出声嘲讽道。

      “泖别急,你再看看你的手。”谢淳见万魂俱寂打中了,就知道这盘斗魂已经是뀭稳了。

      “手?”血狂低头看了一眼发紫的双手,“你的魂技有毒?”

      “堕落能量的事情,怎么能叫有毒呢?”谢淳反驳道。

      獒 䗼 “少说废话,看招。”血狂运转魂力,一拳锤向谢淳㣞。

      蒄谢淳摇了摇头,没有使用第二魂技,一─拳迎击而上。

      乙二人的拳头触碰到一块,一道身影瞬间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血狂难以置信问道。

      理由很简单,沾染ꊓ了堕落能量的人会被腐蚀魂力,对于一般人来讲,只要避开被污染呚的那一块就能正常继续战斗。

      但这个血狂不行,껑根据武魂殿的资料来看,这个人一身功夫都在手上,㥀只要把双手限制住,战斗力起码锐减七成。

      不过谢淳当然没有那种反派解释技能,等着主角寻找破解方案的坏习惯,只是说道:“你是认输还是我从把你送下台?”

      鱊 “我不会认.....” 㴋

      谢淳才听到他说不这个字,一把堕天之剑就从手中凝集而出,朝着对方横劈즎而去。

      血狂下意识的使用双手抵挡,但笆手上的魂蘸力瞬间腐蚀的둈七七八八,整个人被横扫下台。

      “承让了。”谢淳表示场面话还퟾是要说到位的,毕竟为了这场胜利他准备了好几天。

      换句话说,对面这个血狂,底裤都꞉被他看穿了,騌想输都难。

      “本次一对一斗魂的获胜者是——故乡の樱花。”主持人漂染落地。

      谢淳对他后面籤的结束词不感兴趣,他只关心一会的结账部分。

      终于要成为有钱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