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江冤有头下载

      䎡꜖ 欧阳里花心想,虽然有些东西有点不太合规矩,但师德自己还是守得住的。而且除了三堂主堂外其它主堂估计也会有给堂内优秀弟子类似的帮助嗆。

      想到这里,心境瞬间平衡稳定。

      他当然也是有私心的,作为历年都会举行的赛事,其中学生的水平将会是相关师教年终考核的重要参考,而若有极为出彩之处也许就能给师教职称评定增添极为关键的一笔。

      回到堂室的张须将桌上的阵书推到一旁,有些迫不及待地翻起了优胜符箓小册子,但翻得比较快,似乎在刻意溫寻找着什么。

      直到某一刻,张须看到了一个优胜符箓类别颇为不错的成绩,心中的期许安然落定。 ⎰

      “阵符。”

      张须轻舒了一口气,偏头看了看之前尚未合上的的阵书,里面的唯一一个标题赫然是

      “阵符。”

      张须心中平静了下来继续翻起了小册子,仔细地看着,翻到某一页时,里面突然掉出了一张比书页略小的洁白纸张。

      张须一愣,看到洁白的背面隐约可见的乌黑字迹,好奇地拿起翻到正面,发现是一张人物简介。

      퇷 江流海,男,八十三岁,源修结构期顶峰,资深大符师,可原道院次席师教...維...

      鼹 张须看到这里,很惊讶。

      他记得欧阳里花只是一位资深符师,而整个马郑道院也킋只有硻三年级有一位大符师。

      没힑想到仅在符道学上两家道院在顶级师教上就有如此明显的差距。

      꿳继续往下看。

      瘐 ......长期执教可原道院三年级战系鲲鹏堂符道学,授学风格“直截了当,寡点重悟”,精于强攻类符箓的制作和讲解,其符将“刚猛霸道,无坚不摧。”的强攻特点发挥﴾到了极致......

      看到这里,张须一愣,心道:“好直白的风格。什么‘寡点重悟’,怕是懒得解释吧!”

      ......曾在军情紧张的边境从军十年,经历䦐多次局部小规模战争,以攻势“霸道凌厉,破坚无敌”著称...... 嶞

      张须看到这里顿时恍然,原来是退役军人,难怪风格那么特别。

      下面就没什么很特别的信息了,看完后,张须有些皱眉,戳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张人物简介,是有意还是无意?

      然后张须偏㭍头看了一下李星琪所在的位置,发现她也正拿着一张与自己一般无二的纸张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己。ᨋ 㗢

      张须重新看向人物简介,心思却不在上面,心想两个人都有那就肯定不是无心放入,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Ὗ

      心里浮现一个个可能,直到将几个关键词联系到了一起。

      可原道院次席师꼘教、资深大符师、符赛、决赛战符、强攻类符箓。

      心中顿时有了猜测:“可能是重要评裁。”

      不过又有一些疑惑,可原道院的次席师教怎么会来给马郑道院的一年级符赛做评裁?

      张须理不出一个头绪来,索黉性就不管了,反正与﷾他无关,自己只要知道战符要如何选择就好了。

      不过想到战符,张须춶略感麻烦,可能是因为本来就心向和系,所以他对战符的关注相比其它符箓要少一些。

      糉 放下人物简介,拿起小册子翻了好几遍,并没有找到特别适合的,顿时有些烦闷貺。

      索性先放下,专心研究起选择的基础灵言阵。

      阵符分为两类,一类是布阵的道具,另一类就是化阵为符,简单来说就是,用符箓将阵法“储存”起来。

      张须要制作的是Ⴉ后面那一类。

      檞制作这类符箓首先要鮻能将阵纹化为对应的符文,然后就是要会用符文表达两者之间的转化关系,接着将二者融合为一绘制成符箓就能制作成一张“储存”阵法的阵符了。

      无论是哪一个都并不容易,故而其难度要比一般的符箓஄要ᑩ大上不少。

      时至中午,张须离开堂室,与杜二龙和渊幂声一起去吃过午饭后,来到道院店铺,购买了一些布阵材料,回到院舍就准备尝试布㬴置阵法。

      돬 쵧 这是一个很小的阵法,故而张须在自己房间内就能进行。

      䐕张须将桌面清空,然后固定上了三个只手可全握的小令旗呈正三角形,又在中央放了一块通体碧绿的通用阵石,作为阵眼或者说阵枢。

      然后取出一个纯黑正方小盒子,从正面中部打开,里面是大部䲦分是ፀ灰色实体,上有一道道蓝色脉络,好似血管,连至中心处的约拇指头大小的空间。

      张须往里面放入了一个淡银色小球体,又紧密合上,将其放在阵眼旁边。

      这是化子,是日月国度独产的储能之物,内蕴丰富而精﷠纯的特殊能量。通过合适的媒介就能释放禧出来,供应撏阵法形成믆及运维的所需。

      随后张须催动源力联系其中一个阵旗,再迅速接二连三地沟通其它阵旗,借助阵旗和源力结合得到的特殊力晝量,飞快勾勒阵纹。

      ꁟ只见三个正立桌面的阵旗无风自动,碧绿阵石在闪耀深青光亮的同时浮空,而装有化子的黑箱亮起淡淡银光与表面的黑色相衬Ԭ分外奇异,为阵法的成型提供了肉眼不可见的能量。빒

      以三个阵旗顶部为端点显现碧绿弧纹,眨眼间已连ꛪ接成圆,向内延伸ꚩ出道道纹路,相互勾连,可以预见将会渐渐形成一个图案。

      阵图形成将要过半之时,突然颤抖晃动了㼡一下,然后无声崩散,阵旗倾倒,碧绿阵石䚃掉落,黑箱银光不再,一切回归如初。

      张须揉了揉眉心,轻叹了一口气,但并没有露出多少意外之色。঍

      阵图的勾勒要比符文绘制对速度和源力的要求高的多,所以不熟练的情况下非常容易勾勒失误。

      飚 刚才就是张须将两道本不该有牵扯的阵纹交叉,以至于阵理不通,能量无法稳剼定支持阵图成型,最终使得半阵图崩散。

      张须稍稍休息恢复了一下源力,将阵旗重新固定,䯲开始了再一次的尝试。

      半个时辰后。

      一个精美的碧绿阵图悬于空中휧,边缘三个令旗旗杆在下旗帜在上绕着中央的稳定发出明光的碧绿阵石缓缓匀速转动。

      张须心道:“半个时辰,试了十几次琠,终于成功了。”顿时有쵔些喜不自禁。

      过了好一会,张须才想起来让自己折腾了那么久,化子浪费了不少能量,估计支持不了多久了,但自己还没检验一下阵法的效果如何。

      祈 张须连忙拿出昨天椲已经因符箓失效而黯淡许多的淡紫纸鸟,⳯将其牵引悬空入阵。

      ᮞ然后按照阵法的驱动法门在挻源力的运厖使下捏了一个手印,向阵法打出了一道绿光。

      绿光打入阵法,篊阵法立时㙽明亮了一瞬渊,然后似乎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张须面容一僵,极力以源感知阵法,发现阵法确实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丝毫被催动的迹象。

      张须深吸⠿一口嵙气鍃,重捏手印打出绿㈲光没入阵法,但依然没有变化。

      张须面色阴沉,不信邪了般一脸打出好几道绿光,却未能让阵法涌起半点运转波澜。

      这时,黑箱上的微弱银辉彻底消失。

      韽 阵图缓缓消逝,直到仿佛没有存在过,三个阵旗和淡紫纸鸟以及碧绿阵石砰然砸落,也让张须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潛 张须怔怔了好㥇一会,才回过神来,拿出了一个新的化子替换已暗淡失去光泽的废化子。

       仔仔细细回想了一下布阵的每个细节,一遍又一遍,但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轻吸一口气,张须摆好阵旗,打算再尝试一次,再次勾勒起阵图,不过虽然经过十几次的练习已经非常熟练但却小心谨慎留意每一个细节,寻找可能存在的不妥。

      阵法成型,但如刚才一般,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张须心中微紧,向阵法打出驱动绿光没入其中。 ᧌

      阵法轻微闪耀,静静悬空,没有运转而呈现不凡之力的迹象。

      张须㋵颇为无奈地看了阵法一段时间,苦큯思冥想玷而无结果。

      张须拿起阵书,看了好一阵子,却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犹豫了好一会,䯝拿起了信通。

      不过一会儿,渊幂声到来,看了一眼飘然悬空的阵图,眉头微皱,又看了一眼半瘫坐在椅子上的张须,眉头大皱。

      渊幂声突然双手捂脸,做了一个极夸张的表情,惊呼道:“你竟然在里面偷偷学阵法!”

      㦐 然后见到张䋹须只是꼗看了他一下,无奈婰苦笑,一皱眉头,就慢慢恢复了正经。

      过去轻㘳拍了一下张须肩膀,柔声道:“别着急。坐好来。我慢慢给你讲,保证你马上就ⲕ能学会。”

      张须闻言眼睛微微润湿,心中暖意顿肷生,压过了苦涩,调整端坐,声音略显沙哑道:“好!”

      渊幂声见此心中松了一口气,继续柔声说道:“把阵书给我看一下。”

      张须拿过阵书,翻到他选择的基础灵言阵,递给他。

      渊幂声轻轻뉵接过阵书,仔细看了一会,又观察了一下张须布置的阵图,接着向其打出一道驱动绿光,发现其只是轻微闪烁틩了一下。

      但并不似张须那般脸色变得难看,反而面色变得轻松,然后稍显迟疑又打出一道驱动绿光确认了一凜下,见得依然如此,彻底全身变得轻松起来展现在张须眼前。

      张须见此紷明白他已经找到了阵法失败的关窍,不由心中一松。

      渊幂声轻蔑地笑了笑,将阵书轻巧地合上ꠎ。

      勚张须见此哑然失笑,轻轻锤了一下他的手臂,笑骂道:“别装神弄鬼的了。快说哪里出了问题。”

      渊幂声看了⧐他一下,抿然一笑,밮不知在想什么,然后语气轻松地道:“听好了啊!你看这阵图,看似已成,实则僵化,失去了通灵阵的核心特点‘灵动’。

      通灵阵的灵动之感在ꧠ于核웴心阵纹的独特意韵。槞所以它的核心阵纹若只是依形照画,便不得精髓,只会显得空洞死板。

      而核心真意不存,自然就无法支撑起阵法运转。就算催动一百次也是没有用跸的。”

      张须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渊幂声见他双眸还有着疑惑,便停止了枯燥的讲解,向阵ᮑ图打出了一道红光,㷒解了阵法,对他说:“仔细看好来啊!我来銊做一遍。”

      渊幂声摆好阵旗,就凝神勾勒起阵纹来了。

      阵纹生出,飞快勾结交织成图,可见虽然相比张须布阵显得比较生涩,但却一气呵成毫无凝滞之感。

      精美阵图悬空时有浮动,溢出飘渺自然之灵光,绕行的阵旗轻轻飘动仿佛在与中心的碧绿阵石有节奏的柔和闪烁遥相呼应。

      张须清晰地感知到了几处核心阵纹的蕴含的独特意韵,而整体则是灵动自然,仿佛在低声轻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