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部落18请自觉离开

      好家伙䤦,这是捅了武痴的窝啦?

      羽文满脸黑线,他这一天时间里,就已经跟水木,뎝犬冢牙,李洛克先后交手。

      现在又来了个日ʖ向宁次。

       看他那瞬间开启白眼的架势,多半是带着杀意来的。

      “您又是哪位啊?”羽文装傻着问道。

      “日向宁次,初次见面,还请多Ꮫ关照。”

      “您客气ⱍ,这是非得动手踲切磋一下了?能不能改天换个时间븳,我家里还有好多活要干,你看马上到晚上了,拉面馆里缺人手啊。”

      羽文是真不想跟쇙这些小屁孩䣾做过多的纠缠,倒不是怕麻烦,而ꯋ是跟这些忍校小学生动手不好下重手,要是一下子没留神,把他帔们的手脚打断襒,或是弄个半身不遂的,这之后又得牵扯上一大堆烦心事。

      而且日向一族在木叶村里可是老牌名门大家了,不要才上了一天暓学,就给自己搞个这么一卡车仇人。

      世界如此美好,是不必如此暴躁滴~

      羽文真的不是害怕,是发自肺腑地担心릘待会儿打着打着真打尽兴了٤,把这杀心很重,城府又深的日向宁次给打死了ꀅ。

      那恐怕木叶村里头一个设宴롦席请吃饭的,就不是三代目,而是这个可怜虫了,起码得给这ህ家伙留到《疾쐓风传》再死吧?

      “我刚才的꒒提议你怎么看?羽文同学。”日向宁次说着,已经撸起袖子了。

      “额,什么提议?”羽文那会儿走神了,没留意。

      “你刚才跟李洛克濍的切磋有招数限制,可我觉得这样并不能试探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身上似乎有一些共同点,而且我对你的身世有些好奇。若要直接问你,恐怕你也不会同我说实话,那就边打边了解好了。”

      日向宁次已经用白眼详细地扫过一遍羽뽙文的身体。

      这个初来乍到的忍校新人,居然也具有쓬跟日向一族相似的白眼。

      可䎂是之前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怎么,日向除了宗家和分家难道还有吉野家吗?

      如果真是自己炉宗族分出去的野种,那么作为家族长子,他有必要出来清理门户。

      “吼,这样啊,那都听你的,只是起码得设个限制吧,不卬然咱们当惜中要是真死了一个?对于谁的家庭来说䀯,콻都会是誡件顶麻烦的事。”

      濯 羽文先把预防针给打好。

      “你怕了?”日向宁次嘴巴一歪。

      韲“没没没,这样吧,有哪位同学能帮我到办公室里喊一下伊鲁卡老师吗?让他来当裁判吧。”

      羽文转身跟那群看戏的吃瓜群众说씺道。

      刃 “我,我去帮你喊伊鲁卡老綐师来。”鸣人自告奋勇道。

      “得嘞,咱们稍等片刻。”

      羽文直接盘腿坐在草坪上歇过歇力。

      五分钟后,伊鲁卡被鸣人从楼上办公室给拉了下来。

      “发生甚么事啦?放学都这么久了,怎䈌么一个个还都在学校里聚着呢?没几天就要毕业考⯇试了,还不赶캼紧去复习,一天到晚的真是一点心思都擵没有。”螝

      檤 伊鲁卡直接教训道。

      “老师㉜,我跟宁次同学准备来一次简单的切磋比试,您能不能给뎗我俩当裁判,뿣您说停,我们就收手。”

      壐 羽文见伊鲁卡来了,连忙说正事。 凥

      “你?你跟日向宁次?”

      伊鲁卡觉得这手打叔的徒弟是不是脑子坏了,日向宁次可是这一届学生中,少有的天才级后生。

      一个从小做拉面的学瀂徒,挑战日向分家的天才长子。 ݥ

      这事儿摆到谁面前,都会立即劝停吧。

      “不行,羽文你这不是在瞎胡闹0吗?今天你只是到忍者学校里报个名,很ㅘ多꾐基础知识都没学呢,这就直接实战练习了,不行,真的不行。要是出点什么事,你让我怎꩙么跟你师父交代?”

      伊鲁卡是个正常人,他作为老师必须说这种话疈。

      끨学生的性命安危始终是第一位蒮的。

      “没事的,伊鲁卡老师,你可能小看他了,刚才我已经跟羽契文同学切磋过了,我进攻的三招都被他轻松躲过෰,而Ϥ他爿只用一招就直切我要害。”

      此时,站在一旁还未离去的李洛克上前同伊鲁卡解释道。

      ◅ “你说真的?小李同学,你已经跟他比试过了,还输了?”

      伊鲁卡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难道说水木昨晚在拉面馆里跟手打他们说的话,不是在吹捧敷衍쁴,而是确有其事。

      ᛻“当然,在场的同学们都有看到。”李洛克左右转头,示먗意其他同学作出ⷔ回应。

      伊鲁卡跟着一个个望去,围观的同学们全都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那好吧,你们俩比试吧,我说僧停你们可就得立刻收手,不然开除忍者资格!”

      զ 뿫伊鲁卡严肃地警告道。

      쑲 ௦ “好,没问题,我尽量留一手。”羽文说着站起身子,不⿼料双腿直接麻了。

      醙“好的,伊鲁狞卡老师。”療日向宁次咬紧牙关,他心中压了一넶团火没地方泄,特别是这个拉面学徒还恬不知耻地说,要留一手?

      那,自己可就只能给你留一只好手了。

      舶日向宁次白眼全开,走到草坪中央,半蹲下身子,查克拉随着经脉迅速在身体姚中流动,与此同时,一只手在前,一只手在后,做出了起手式。

      韘 “八卦掌,日向宁次。”

      此刻站在草坪另一边的羽文听到这句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我尼玛,这是在拍港式功夫片␺吗?

      羽文有m点受不了,不过一想到这是漫画世界,还是少年JUMP周刊当年的头牌王道热血漫画,里面人物再怎么中二也不会违和。

      훢反正有些事情啊,只要当事人不觉得뻄尴尬,那尴尬的就是旁边的看客。

      羽文逐渐在心里给跮自琉己做疏导。

      没事的,既来之则ꨞ安亦之嘛,眼ᭃ下还是丢下偏见,完美融入吧!

      羽文想好后,立马开始在原地跳起小ถ碎步,因为刚才盘腿坐着时把腿给压麻了。

      在正式跟宁次动手貔之前,好歹先让脚部血液重新循环流动起来。

      大约跳了三十秒感觉好了很多后,羽文的脑中很自然地联想起《叶问》系列港产功夫片。

      隓这边又䞗听见了日向宁次햃的自报家门和略微有些做作的起手式,于是想着띵自己在气势上也不好输。

      폑进而将左手背到身后,单亮一只右手在胸前做单刀平掌状,

      正了正脸壾部颜色,低沉着嗓音回道:“咏⎝春,羽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