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磁力种子

      厅中空气沉闷,不再有人言语,静得有些渗人,心跳声都能听到。

      过了好半响,李天桓才缓缓的道:“目前也无头绪,要慢慢来,有人针对我们,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些,这次是我大意了,大家先回去吧。”

      “是”

      ”那我等先告辞了,若有事相助可通知我等。”

      “多谢各位同道了。”

      众人散去,莫别离也回到了房间中,独自端坐发呆,心思暗淡。

      “不该是这样啊”想起了何府中年迈的司空夫妇二人,心绪更加懊悔。

      给了他们美好的承诺,转眼即失言,刚分别就是天人永隔了。

      该如何面对他们,又如何将死讯传达,还是欺瞒他们呢,心中不安宁,一脸愧疚。

      季舒婉推门走了进来,看他面有愧意,安慰道:“世事无常,红尘有劫,师兄,你尽力了。

      我相信何师兄是走得光明从容的,心中无悔亦无惧。

      如今,我们还要前行,走他们未走完之路,漫漫长路,还有很多劫难,我们会迈过去的。”

      “我答应了何伯父让何师兄五年后去看他的,如今却是失约了,我该怎么办,实话告诉他们吗?”一脸期望的看着师妹。

      “何师兄已入仙门,便是仙家子弟,他已有与世俗家人了断之意。

      那就不去打扰他们了,五年之约到时休书一封注明有事不便就行。”季舒婉沉吟了一会,才道。

      “唉,我......”莫别离欲言又止。

      “无碍,这是善意的谎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他们接受不了的。”

      “我先为你疗伤吧,以后我们都小心些,不能给有心人可趁之机,我后面想了想,可能他们的任务主要是你。

      你们出发后,有人通报了行踪,应该你们在出宁安城的时候不小心露了行踪,他们知晓只有两人过去。”季舒婉接着道。

      “何以见得是针对我?”

      “还记得李师叔说过吗?我们可能被魔门等视为威胁。我怀疑是他们已有出手之意了,只是他们低估了你们二人。”

      “那就从魔门着手?”

      “不见得就是魔门中人,其他人也有可能,魔门在宁安城这次损失很大,能不能动作那么快很难说。”

      “是我连累了何师兄”

      “不要这要想,这次布局,他们一个都没打算放过,跟何师兄认识,给他传了信条,就不可能让他离开的。”

      “当时我要是问一问何师兄纸条的事就好了”莫别离一脸懊悔。

      “不问也好,那个苏响在一旁,他知道了你也知纸条内容或对方信息,那他们宁死也要先对付你。”季舒婉一脸后怕。

      “可是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不报何师兄之仇,我心难平。”

      “我们大家都是,你先坐好运功,我助你疗伤。”季舒婉扶他到床里坐下,双掌抵住背心,为他疗伤。

      在一座隐蔽的山林中,一名男子也在疗伤,正是先前的蒙面之人。

      退走后,双方合作也随之结束,独自一人来到藏身之地。

      之前何苏渐伤他也不轻,吐了一淤血后,心中盘算,“这事有点草率了,错估了对方实力,虽目标未完成,好在何苏渐死了。”

      转念想到一身的伤,冷笑一声:“该准备让他们付出报酬了。”

      五天后,伤好了大半,来到了一座隐藏的房间,留了一张纸条后离开。

      三天后,来到了城外一座废弃的村庄,走进一个空屋,里面已有人在等候,“我要的东西呢。”

      “任务未完成,莫别离还活着。”

      “那也不关我们的事,人手是你们的,没安排足够的战力,那是你们的问题,我也尽力了。”

      “此次我来,不是想说对错的,是想要把目标再次剪除掉。”

      “不可能了,他们只会更小心,至少目前无机会。”

      “那以你的身份接近他们再分离引导呢。”

      “你当他们都是傻子吗,我给了何书渐信息他才相信的,我现在去接近,不是让他们怀疑吗?

      我不会做,答应的东西给我就好,我不会再干了。”

      “事没做完,我只能先给你一半。”

      “不行,我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再说了责任不在我。”

      “此事我说了也不算,是上头这样做的,东西我放在我们第一次交易的地方,三天后,你自己去取。”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离开的背影,一脸的怨恨:“可恶。”骂了一声后,也离开了。

      莫别离在师妹的相助下,伤也好了大半,心情却没有好转。

      今天,从客栈出来后,一直徘徊在何府附近。

      看着进出的何司空,一脸的愧意,直至天黑才回转,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抓到凶手。

      云萝画舫中,如画也在与师姐交谈:“这次对界天门的伏击,不知是何方所为,师姐,你有何见地。”

      “通过情报,我虽有几分猜测,却不能定论,他们的目标可能是莫别离和他师妹,他们的剑诀让人忌惮了。”

      “不知师姐猜的是何方?”如画一脸希冀。

      “你不要想知会给界天门之人,猜的也不准,你说出去只会更加麻烦,我已跟你说过了,不要跟他们靠太近,会有麻烦的。”女子道破了如画心思。

      “可,可我......”

      “我现在回门内,你要自己好自为之,别做什么傻事,门中的规矩你是知道的。”说完,离开了画舫。

      如画脸色阴沉,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拜访莫别离他们。

      第二天一大清早,来到了天一客栈。

      跟掌柜打了招呼后,来到了三楼,敲开莫别离的门。

      看着眼前的如画,莫别离心情低落,也无心跟她客气“不知如画今日过来有何事。”

      “无事,只是路过,来看下莫公子,我听友人说这些日子不大太平,还请莫公子多加注意,女眷更是要小心,莫要单人出城。”

      莫别离知她话里有话:“多谢如画提醒,我们会小心,你也一样。”

      “嗯,莫公子还请多注意休养,那我就不打扰,先回去了。”说完,福了一礼后,转身下楼。

      季舒婉从屋中出来,莫别离对她点了点,确认了她的猜想。

      海海角等人也走了出来,道:“那你和季师妹以后不要单独一人行走,不能给对方可趁之机。”

      他们也听到了如画的话,也知话中的意思。

      “嗯,既然知晓,那他们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