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丝巾的系法视频

      “他们也不敢,至少现在不敢,如今他们的联姻之势已破,暗中的各方势力定嵿然会犹豫观望,而这种微妙的平衡要持续多久,就要看镇边侯是否真的忠心于朕了。”

      “虽然暂时没有危机,可陛下还是早些准备为好。”

      “那是歗自묔然。”

      ……

      煦阳城郊,漓水河畔。

      “我说洛大小姐,我约你出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你我的婚约已经解除,咱们从此以后河水不犯井水,最Ꙟ好再不见面。”

      “我,我就这么招人讨厌?”

      “别人我不知道,我是肯定不喜欢鶎你。对了,有个人确实对你喜欢的紧!”

      “谁?”

      “尘山兄弟啊!他对你的喜欢简直到了잯痴迷的地步。”

      “怎么会?”

      “怎么不会,蔌那段时间他是天天和我芜打听你的事,可自从,自从那次他为了给胖爷我出气,教训了千流那变态之后,好像就没怎么提过你了,每天见他都拉着个脸,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埃问他他又不说,不会是你又说了뺺什么伤抋天害理的话伤了他的自尊心吧!”

      “我没,没有……”

      “那뭊小子我了解的很,脸皮皂薄的跟纸一样,一戳就破,你们要是真有什么误会,我劝你还是主动去找他谈谈,行了,我走了。”

      洛卿烟呆呆地站在㴱原地,回想着杜君夜刚才的话,回忆着和许尘山之前的点点滴滴,她≢心中突然升起一种立马想要见到他的冲动,久久挥之不去。

      此时的许尘山却是无暇他顾,他和唐萱怡,千流三人此㛥刻正被四五只溟海妖鹿围困在一处三面环水的孤地之中。

      “千流师兄,你保护好师姐!”

      许尘山一声断喝,以迅雷틵之势突然拔刀。

      起手式。

      熳 离他最近的一只妖鹿应声倒地,脖颈处有着一道细长的刀口,墨绿色的血液正由伤口处喷射而出。许尘山随即攻向其他妖鹿,却越打ꈩ越心惊,这妖兽全身泛着淡绿色的毫光,兽皮柔韧异常,他的刀既刺不进也切不破,刀势在没有玄力的加持下也颇为无力。自他突袭得手后,其余妖鹿将唯一薄弱的颈部Ḫ也用鹿捰角护得严严实实,其角硕大坚硬,与刀碰击时发出铿锵之声,有如金属,而角的末端又尖锐无比,被刺中无疑会受伤。

      四只妖鹿以敏捷的身形将许尘山困在中间,一时相持不下,可随着时间莦的推移,虽然他依旧苦苦支撑着,却已然是强弩轔之末,闪躲间险象环生。

      “师妹,许师弟感觉快支撑不住了,你见傂机布下符阵,我去帮他!”

      “你自己小心!”

      “嗯。”

      千流的突然加入,让许尘山稍稍缓解了一下压力,可他聜自己却陷入了两只妖鹿的围攻之中,只片刻功夫,便已变得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就在战斗逐渐陷入死局之时,许尘山突然发现妖鹿的行动ᇪ突然变得迟缓滞慢,如同醉酒一般,这大好机会他怎可放过,只是呼吸间,便又䇨有三Ϛ只妖鹿躺在了地捆上。剩下的这只瞬间清醒过来,转头就逃,转眼间便甩开了追击的两人䎦。

      ‘这尼玛是什么速度,不行,这次回去得赶뇙紧去经阁学门身法,还有最重要的玄气秘法。’

      ꮀ许尘山暗暗想着,转头看了一㻖眼千流和唐萱怡,发现二人无碍,一直紧绷的心弦这才稍稍放下。

      “师姐,刚才那便是符阵么?”正在收拾鹿角的许尘山突然想到什么,侧身向唐萱怡鉽问道。

      “那是重力符阵,能减缓对方的行动能力,튟只可惜仅能维持一息的时间。还好这次你在,要不我和萱怡师妹估计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千流讪讪说道,脸色微红,似乎对自己的无能颇为尴尬和懊恼。 䉼

      쵠 他突破到通脉境没有多久,跟许尘山一样还在稳固根基,没有选定玄气秘法,平日找师兄弟们比试切磋虽然频繁,可对他的磨炼和提升却非常有限㡲,和许尘山相比,除了苵刀法不如以外,最重要홀的是他缺少一种狠劲,一种在生气搏斗间不顾一切的冲动。

      “师兄你킱也不必过于自责ᡘ了,谁能想到这最低级的妖兽竟檿然如此难缠,要怪就怪我……路”

      许尘山无奈地撇了规撇嘴,收拾好战利品后,立即催促着两人踏上回程之路,直到离学院不到百里时,这才彻底松弛下来。

      感受着逐渐变得温热的空气,三人徐徐缓下行程,慵懒地舒展了一下筋骨,似是想要驱散掉这两日的疲惫。

      “嗯?有血腥味,过去看看!”

      帜 许尘山一拉缰绳,随后便纵马向侧方跑去,千流两人闻言也不及多想,立即策马࣡紧随其后。

      不多时,许尘山便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溪流边躺着两个人,三人行至近前,只听到唐萱怡‘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震惊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律之事。

      “师姐,怎么了?”答

      “这➳两人好像是内院弟子,祭祀大典时我见过他们!”

      千流赶紧上前,伸手试了一下两人的鼻息,脸色随即沉了下去。

      “咱们赶紧回学院。”

      三人䌮马不停蹄地赶回学院后,千流急着跟执事长老禀告之前的事,已先行离去,许尘山也没有跟着唐萱怡回兰园,而是去了经武堂。

      “师父,弟子来给您问安了!”

      쨈“臭小子,有话赶紧靟说,没看为师正忙着的吗!”

      ቐ看着正ඎ吃得油光满面的齐老,许尘山翻着白眼,简单明了地说出此行的目的。

      禾 齐老暼了灆他一眼,含糊不清ﳐ地说䭋道:“功法的事先不急,至于身法,为师这里倒是有一扌门,你要不要学?”

      “要,您赶紧教我!”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这门身法对筋骨的要求比较苛刻贫,不是Ꟁ老夫吹牛,你只要学会点皮毛,这大燕境内,随处都可去得!䶎接着。”

      许尘山一迯把接过齐老丢过来的卷轴,打开一看之下,脸色顿时有些古怪起来⮛。

      身法名为‘追星赶月’,可图示却不是人像。

      “我说老爷子,您是不是拿错了?这画的怎么像是条狗啊?”

      “不是像,就是狗!”

      “师父,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弟子再怎怅么说也是人啊,怎么能练……狗的身法,”껭

      “愚蠢,你可知人族的武技,身法有大部分都是从妖兽的攻击形态中衍化而来,这门身法乃是上古大妖天狗的独门绝技,真是不识货,拿来,老夫还不给了。”ㆯ

      许尘山一听赶紧将卷册塞入怀中,稍有尴尬地笑道:“师父,您老送出去的东西怎么也好意思收回去,这传出去可有损您的名声!弟子先走了,您老慢慢吃!”

      许尘山回到自己练功的密林中,这才拿出那卷身法仔㺝细观看起来。

      得益于他每日坚持不懈地修炼那无名锻体之术,仅仅一个时辰以后,他便已经初窥门径,林中一时人녮影闪动,无数残影有如人潮般川流不息。

      ˷十来天的诹时间,许尘山每天依旧早出晚归,苦练不=辍,直到这天,他夜半归来之时,与深埋心底的那道꬟倩影相遇。

      稥“洛师姐,你,你怎么在웆这里?”

      “我ᡦ,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 皎洁的月光下,许尘笒山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一言不发地走在洛卿鵗烟身边,自从那天至今,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这份爱慕之情,ኦ本以为可以随着时间慢慢遗忘,然而现在却陡然发现,当它苏醒后,比之前显得还要猛烈和浓郁。

      “你,你现在就那么讨厌我吗?”

      “我没有……对师姐的倾慕之情,尘山从未改变,只是……”

      “只是什么?㯻”

      “我自知配不上师姐,也不想再惹得师姐对我生出厌恶之心。”

      “谁说过讨厌你了!”

      “师姐嘴上虽然没说过,但是从你的表情和语气醺,我还是能感受得到的。我不想自己一直就那样卑微地活着,还有许多事需要我去做……”

      “你们男人就是自以为是,谁看轻你了……明天晨时来一趟兵武堂,你若不䫔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兵武堂?’许尘山还没反应过来,洛卿烟却已经悄然离去,只留给他一个朦胧的背影。

      翌日一早,许尘山还是乖乖地育去了兵武堂,他想过不去,但身体却显然更加诚实。

      “师姐,我已经有刀了,还来兵武堂干什么?”

      “笨黗蛋,你那把刀只是普通精铁所铸,承受不住玄气的反复灌注,你等我一下。”

      许尘山在门前等了约摸半刻钟,便见洛卿烟匆匆返回,只见少女胸前起伏不定,脸上红晕未退,显廒然是怕他噲久等,跑的急了些,可这却看得许尘山㐲口干舌燥,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起来。

      或许是发现了对方眼中那炽热的神情,洛卿烟难掩羞涩之意,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뙲 “还看!”

      “额,师弟实在是情不自禁,绝无半点亵渎之心。还请师姐见谅!”

      “给你。”

      许尘山接过洛卿烟丢过来的横刀,风格跟原来那把倒是别无二致,只是在做工上明显精细了许多。

      “原来那把就放在兵武堂里㲪。”

      “嗯,如此也好。”

      从兵武堂出来,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清岚峰顶。一路之上ၐ,许尘山方知他现在手中的这把横刀是由学院锻造姑大师刘长老솧以千年玄铁为主体,辅以庚金之心,古铜等稀有物质打造而成,是真正的神兵利器,估计如今再碰到妖鹿,单凭这把刀便能将其轻松斩杀。

      “师姐,这许多贵重矿石你从哪里弄来的䠟?”

      “用剩余的庚金之心换的呗,反正某些人那天随手将它扔给了我,我现在娽就照样还给他。”숗

      ⯱毻“师姐,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