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网123

      得体且修身的ἷ西装,佩戴略显成熟的灰色领带。

      皮鞋擦得闪亮,踩在地上“哒哒”作响,产生压迫感。

      背后还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

      深呼吸,再缓缓呼出。

      “走吧,时间到了。”

      抬起手臂,看ᬻ着上面的手表,距离九点整还差最涎后的十分钟。

      穏 穿戴成熟却依然无法掩盖那份青涩阳光的脸蛋,男孩向旁边的女ـ孩说道。뙽

      而后,率先走出ꍚ去。

      ล女孩比男孩要成熟,样貌上的成熟,还有手上的老茧也是长时间褛工作的痕迹。

      但是,脸上却是痛苦、悲伤、恐惧等负面表情。

      即使跟在男孩齛的后面,却依然在惧怕着即将面对的事情,恐惧着目光,恐惧着低语,恐惧着别人的想法。

      甚至,试图转身逃离。

      “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这一次我们会获得࿓胜瘋利的。”

      前面的男孩似乎知道女孩要逃离,缓慢两步,落后下来。뀴

      与女孩平齐的时候,伸出手扶住女孩的腰,而手指则点在后背中线腰骨的位置。

      很亲切,很温柔。

      以至于女孩甚至忘记内心的恐惧。

      盯着男孩的侧脸,眼中闪耀着光泽,而放在后背的手是那么的温暖,才能托起懦弱的自己。

      女孩忍不住这样想到暠。

      明明,对方才是年轻,更加不成熟的年纪。

      男孩仅仅十六岁。

      “谢谢......你......”

      獨女孩是二十多,也可能更大,至䅝少两者之间相差三岁黔以上的年纪。

      “没关系,因为我期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六年了。”

      那是堪比阳光般的闪耀自信笑容。

      重新走到前面,男孩挡住所有的目光,作为一个领者,沿着木质扶手而隔离出的专门道路,一直走到所有人的面前。

      站在标注原告的席位。

      女孩是原告,名为水口香奈,职业是女仆。

      而男孩则是原告的委托律师。

      这里是ꇥ东都法庭,今日审理的案件是发生在一个月前的薰衣ቈ草公馆的一场密室自杀事件。

      而在对面,被告席则是三人,最近忽然火起来的名侦探时津润哉,以及薰衣草公馆的管家甲谷廉三。

      男孩拉动椅子,安排水口香奈坐下来,手轻轻按在对方的肩膀上。

      抬起头,水口香奈注视着男孩,由下向上的蚉仰望,看到܇轮廓分明的下颚。

      “公生先生癖......”

      称呼男孩为公生,再额外加上先生的尊称。

      읙 “只需要坐在这里,然后看着我将你的尊严ꈿ全部拿回来,就可以了。”

      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手亲拍对方肩膀两下。

      因为是三月,还很冷,所以手拍着的时候发泥出“噗噗”的声音,与棉衣碰撞后的消声。

      等到女孩呼吸平稳下来,公生才离开。

      䰳 坐在旁边的位置,原告律师的位置。

      放下背后的双肩背包,慢条斯理的拉开拉链,熟练的取出一个公文袋,一支钢笔,一本记事本,三样。

      似乎,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公生仔细摸索一下,是一个很小巧的东西,所以拿出来很麻烦。

      差不多花费二十秒,一ႛ枚金色的勋章,雕刻一个天秤的标志。

      象征着绝对公平的天秤....쏓..

      “妈妈......”

      这是妈妈给自己的,其实按照时间来计算,获得这枚勋章的时间应该推迟三年柇至五年后。

      佩戴,在领口的位置。

      这样,更加像一名合格的律师硶了。

      不对......公生盯着对面被告席的二人。

      ନ奶萌眇的脸蛋,却有着一双堪比狼狗的瞳孔,夹杂尖锐与冷静。

      䥇“顺势而为。”

      默默呢喃一句⽾,没有任何人听到,似乎是男孩对于自己的一种打气。

      ......

      九点整,霓虹,东京,东都法庭。

      有请审判人员入庭!

      ꈤ身薯着法官服装,一身正义凛然的气场,徐徐步入审判席。

      上座的审判长席位,落座。

      一瞬间,随着落座后将文件取出的声音,就是纸张“沙沙”响动几声,很细微的。

      全场进入一种肃穆的寂静之中。 ꛲

      等待着......

      所有人看向审判席位......

      “报告审判长,原被告委托人均已到庭,可以峅开庭审理。”

      书记员核对面前的双方的信息,再起身想着身后上方的位置,审判长进行汇报。

      那一瞬肧间,一切都显得那么漫长。

      公生在等待着,等待着来自DNA的活跃,脑细胞的跳动。쪂

      ꛊ拼命的冷静....▻..

      “咚————!”

      那一声,法槌发出的敲击声,也随着这轻鸣......

      “现在开庭!”

      公生睁开眼睛,看向上座的审判长。

      似乎是感受到目光,审判长迟钝一秒钟,观察着视线的来源。

      十六岁,初中生,男孩子..톭....

      对方的衣服上,佩戴者作为律师维护法律公正的天秤徽章。

      怎么回事?找一个孩子作为律师?

      “本次开庭,将会依照《霓虹刑事㩩诉讼法》进行判定,原、被告双方人员不可违背뙐法律,在法律内ᦝ维护自身!”

      “本次审理案件,为二月一日薰衣草公馆发生的薰衣草责小姐自杀事件进行判决。”

      基础阐述完ࣁ毕,审判长将视线看ힱ向原告席与被告席。

      还没有等原告这边动作,对面的位置,被告席。

      一个似乎是律师身份的人站起身来。

      “被告方准备完毕,回复审判长。”

      同时,用轻蔑的眼神看向原告席。

      只有一ꫨ个男孩与一个女孩,而且象征律师身份的天秤徽章还是戴在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上。

      可笑。

      被告律师忍不住歪嘴“切”一声,不屑这种轻松的胜利。

      “原告方准备完毕,回复审判长。”

      公生站起来,向着审判席回ﬞ复。

      因为一旁的水口香奈,已经被对面的气势,吓到哆嗦说不出话来。

      至于抢先开口的被告方......

      上方的审判人员都露出不舒服的表情,没有说ꬆ明,这种抢先的行为很不明智ਾ。

      但是已经开庭,一切都需要按照顺序,一一阐述。

      “请,原告方进行恂阐述。”࠳

      当审判长开口后,现Ⱐ场所有的目光都聚集过来,目标正是原告席位的两人。䡷

      如此多的目光,水口香奈再一次忍不住想要逃跑。

      即使,这是对于她很关键的场合。

      天生的内向与羞涩,根本不擅长面对如此人多的情쨰况。

      㖖但是很快,水口香奈感受到目光离开自己,不再那么‘凶猛’的关注自己醲。

      看向旁边......

      公生缓缓站起,消瘦的身形与挺拔的身高,以及登场就具备闪亮点属性。

      将庭外、审判릊庭、被告庭三方人员的目光,全部聚集一身。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我是代理原告的律师,毛利公生。”

      鱉姓毛利,名公生。

      这就是毛利公生的全名。

      一个并不算出名的人,不是所谓的名반侦衜探,也不是什么噴救世主,更加不是世纪末的鲁邦、福尔摩斯、莫里亚蒂这些奇怪的特殊存在。

      审判席的人不曾听过,被告席的人不曾了解,庭外人员更加不曾知晓。

      懶但是,此刻,就站盛在原告席位,作为一名律师!

      “我全权代理我的委托人水口香奈小姐的事宜。”

      “我方的诉讼请求如下:.肂.....”

      一,由于被告时津润哉在公共场合诋毁我方水口香奈女士,并且使用卑劣的手段进行诬ⲕ告,需要对我方水口香奈女士进行道歉,并且赔偿쇀七千万霓虹币作为名誉损失眸费与精神损失费。

      二,由于被告ﱊ甲骨廉三蔥诬陷与陷害我方水口香奈女士,并且帮助时津润哉对我方水口香奈女士进行诬蔑行为,需要对我方水口香奈女士进行道歉,并且赔ૠ偿五千万霓虹币作为精神损失费。

      三,请求判令,本次开庭的全部费用,由被告全额承担。

      눮“诉讼事实,于一月三日,薰衣草小姐被发现在公馆内死亡,霓虹东都警方到达现场后进行查证,判定为自杀。”

      ☹ “后,于一月三十日,被告时津润哉¥前往警视厅ଆ,提供一份非警方发现证物,并且对我方水口香奈女士进行污蔑,指控水口香奈女士为嫌疑犯。”

      f “于一月三十日下午,被告甲骨廉三同样出现警视ѧ厅,与时津润哉一起,指控我方水口香奈女士为嫌疑犯。”

      “但根据警视厅内的证物确认与人证管理,时津润哉所展示的证物并不具备法律依据,且甲骨廉三同为当事嫌疑人,不具备指控能力,并且指控理由不充分ᩳ。”

      “以此,向霓虹东都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审判长,审判员,称述完毕。”

      强,如髫锋利之剑刃。

      公生看向手表,上面一直在计时,这一段陈述共计花费十分钟。

      吐字清楚,语气圆润,铿锵有力。

      最后看向嗋被⡔告方向......

      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呢,还带着嘲笑的表情。

      “好,ᅢ原告陈述完毕,下面请被告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进行答辩意见。”

      뗊 审判长开口,看向被告方。

      被告三人,已经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 由被告律师站起身。

      “审判长,我方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并且要求原ࠅ告认清犯罪事实,不要误导法律的ᙽ公平性与公正性。”

      再一次,不舒服,审判长手中的法槌落下,敲击出声音。

      턆原本洪亮的语气夹杂一份情绪。

      “被告律师,请你像췍原告一样,逐一列举,否则则视为自愿放弃!”

      ......

      另一边,前往东京的火车。屔

      越念水七槻听着耳机里的话语,唲是来自于审判现场的声音。

      现在已经开庭,所以越水七槻的内心越发着急。

      Ṏ因为原䔆告的磱女仆,ࡰ正是越水七槻的好朋友,因为被人诬告所以被定为罪犯。 Ð

      唯一能做的,就是委托律师。

      但,又有哪个律师会接受一ᩢ个没有经济实力、并且䋌被警视厅定义为罪犯的对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