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人下载

      周末清晨,在锻炼完身体回家后,急忙吃完早餐,收拾好家务,换好出门衣服,对于今天这个小假期,岳凌徵早뇵已规划好了满满一天的行程准备。

      豳然而,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就在岳凌徵Υ即将出门之际,里包恩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跳了出来,将他给拉回到了房间里。

      “喂、喂、喂!里包恩,你这⣖是要干嘛啊?”

      在被里包恩扯拽的过程中,岳㲟凌徵䃯试图挣扎了两下迒,眼见徒劳无功后,崛只得开口询问。

      懀回到房间,见里包恩松㤰开了手,微微整理了下衣┄服,岳凌徵继续开口说道: 㰯

      “喂、喂!里包恩,你把我拉回到底是有什么事?要是没事的话,雲我可就㎳走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时间很赶的。”

      对于岳凌徵的问话,里包恩也却并没有回答,反而是굩先将房间的门给反锁了上后,便不紧不慢的开始换起了一套类似Ϩ于工装服饰的衣服;

      待一切都准备就绪,只见里包恩忽然就从说桌上,掏出了一大堆︬与数学类型相关的教科书,露着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

       “阿纲,之前在学校里的数学课偓上,据我观察,你表现的可真是特别的好啊。”

      “为了嘉奖你的优秀表现,我特别决定,给你奖励,所以,今天的你,就哪都别뭊想着去了。”

      岳凌徵也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了里包恩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哪里是什么嘉奖,分明就是要给他补习功课。

      环顾꺗一圈屋子,一眼盯在书桌后面的窗户,身下青光一闪䃔,脚踏凌波微步좛,抓住里쏙包恩眨眼空挡,说时迟,那虀时快,岳凌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飞速向着外面逃窜了出去。

      可惜,餌姜还是老限的辣,里包恩也无愧于这个世界上第一杀手的名号,反身起跳,以丝毫不弱于凌波微步的强悍速度又把岳凌徵给抓了回来。

      䀲 “救命啊、救命啊…………!”

      这里ꀦ有个小婴儿非法拘禁人了啊!有没有人听到,有的话请帮帮我,我可不想学习啊。”

      “救命啊,救命啊…………!”

      被抓回房间时,双手死命拽紧着窗框,岳凌徵依就輗在顽固的挣扎着⑌,不到最后⅔一刻,他都不打算放弃。

      因为脙,对于学习玳这种东西,他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天生性格就是如此,一点办法也没有。

      然而,髂这一切的挣扎也都只不过是一种৴徒᠓劳罢了,最后呦,他还是被里包恩给收拾了一鍦通,丢到了一⟆边。

      将一枚启爆型炸弹绑在了岳凌徵的身上,随便从书桌上抄起一数学本书,随໳便找了一道普通的数学题椊问道:

      “一个两位数,个位上的数与十位上的数的和为7,如果把十位和个位的数相ꄕ互对调,那么所得的两位数比原两位数大9,求原来两位数是多少?”

      “是,3.1415926。”想都不想一下,岳凌徵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鳠 豢“这个圆周率。”说罢,里包恩也同样是不假思索的按⯚下了手下面的启爆装胖置。

      ᇤ ‘砰………!’的一⚇声巨响,岳凌徵被炸弹炸的不可谓是不够凄凉,脸也桕黑搃了,头发也焦了,衣服也破了,模样髈比起一些路边讨饭的乞丐也差不了太多。

      闻声,楼下正在准备午饭的妈妈,先是愣了一会,而后又恢复了一往如初的笑容切着綁菜道:

      “纲君他们好像玩的很ꇠ高兴啊,男孩子⾺,果然最重ᯛ要的还是ꏠ要每天都有活力才对豟嘛。”

      嚹瘫软的躺在地上,回过神来,岳凌徵猛然坐起了身子向正在找题的里包恩抱怨道:

      “喂,里包恩,你丫丫的竟然给我玩真的啊,要不是我身体素质够硬,现在怕是已经去下棝面和阎王报道去了。”

      尲“这就是我的教学方式,如果你要是觉得这样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布置点殏更刺激的游戏,保证让你终身难忘。”

      说话间,里包恩的眼神里突然闪过宻了一丝精光,似乎还很期待的样子。

      “不、不,不用了,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了,不过,我还有个ꐔ问题啊,就是为什么非要学习不行啊?难道在黑手党的世界里,也同样都很注重文凭么?”

      ΰ “那是自然,你不要以为,在黑手党的世界里,就全都是一些,头脑简单、⩜四肢发ꮐ达的笨蛋。”

      “他们每一个人,多卹少都接受过不同程度的文化培养,而且,职位越是高等,就越是需要学习更多。”

      “譬如,就拿彭格列的第九代首领来讲,他在成为首领之后,同样也是在意大利接受过一阵子最高等学院的进修。”

      “如果身为首领,你却什么也不懂,未来,必定难以服众,怎么去统领手下。”

      “所以,阿纲,为了无愧于老大的ᴼ这个称呼,你就加油努力的去学习吧肑,更主要쩖的是,你头上顶的可是我弟子的棳名号,㷮要是你什么挲都不懂得话,会很丢我的面子,我也会很dz丢人的。”

      本来,在听里包恩前半段的教导时,岳凌徵听得还挺像那ꅜ么一回엯事,一刹那间,ᗧ他几乎都快认땳同了对꺣方的看法、理念,甚至都觉得说的挺有道理。

      可直到里包恩说出要那最最重要的最后一句话后,岳凌徵这才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原来,一切的重点,从始至终都是他的面子大于一切。

      忍无可忍、不再沉默,凌徵终于爆发了,这也是꺯他来到这덏个世界以来,第一次这么生气。

      믬他캰深知,如果这次再不做出反抗,以깁后,自ꯤ己就将堕入到无尽的深渊之中,再也不能自拔,为⬇此,他也不ꘒ能继팪续退让。

      怒拍书桌挺身而起,岳凌徵阴冷着脸,声音略显低沉道:

      “里包恩,我就再最后问你一遍,ȕ对于学习的这件事,咱俩之间,就真一点回转的余地,也都没有么?”

      幒 并没回答,里괙包恩就和没事人一样,依旧在自顾自的翻阅着一会准备要考的试题。

      “很好,果然Ὧ是里包恩的作风,够帅、够酷,不过,既然你这么决绝,那就别볗怪我不客气了。”

      է说罢,‘ﯧ扑通’一쮗声跪在地؏上,双手抱拳、作揖,眼泪宛如瀑꟒布一般,飞流直下,岳凌徵摆出一副万分可怜的模样诚恳祈求道:

      “里包恩大人簑啊,我求求你了,能不能稍微宽容一下,只要不让我学ᔃ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拜托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