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麻豆

      招待李茹,助理赵平,化妆师花姐,财务兼一切事物负责人ꏐ郑郁雯,加上艺人韩试,这就是柿子工作室目前的豪华阵容。

      鈖 ም小姨뻄只是个临时工,她还为此特意辞掉了原岻来手上的工作。

      혅 韩试试图阻止都没成功。外公外婆和ꘊ爷爷奶奶,都说工作室刚桮成立,在走上正ᴶ轨之前没폷有家里人帮助,他们ꕭ放不下心。

      郑郁雯则对韩ꕅ试道:“行了,我也就帮你看一阵子,你也别指望我一直围着你转。一年咊吧,等你鞡工作室走上正轨了,我就走人。”

      “亲情归亲情,但在工作上和亲属掺和得太深,我是很讨厌的。”郑郁雯撇撇嘴。

      穞 韩试只好无萌奈地答㗙应了,他也确쭢实需要一个人帮他统筹所有事情,比如工作室的日뛣常管理和运行。

      主要是暂时没有物色到合适的经纪人。圈糖里有点名气手腕的经纪人,不说手里都已经有艺人㷶很少有人会愿意另起炉灶,韩试这小门小户的别人也不一顓定看得上眼。

      而资历太浅的经纪人,周延和郑郁雯又都觉得没必要,对韩试的事业没多橸大帮助。

      韩试头一回当老板,纯粹就是个走过场的甩手掌柜。出于象征意义,晚上的全体聚餐,泫韩妈让韩试自己付的钱。

      奶奶悄悄地跟韩试咬耳朵,严重怀疑韩妈口中的义正言辞。悕

      中秋节与十一时间上隔得不远,一中就放了一天假。在郑郁⽪雯'发动不烂之舌,把工作室驻守的两个仅有的工作人员鼓动得热情满满之؍时,韩试已经回学校里当三好学生了。 俱

      他现在也是有专车接送的人了,啧啧。

      从保姆车里出来,走入校门时,韩试才恍惚地想,从此不是个野ᢸ生选手,而是个正正经经的艺人了。

      好在工作室是围绕着他服务的,他自己就是主宰,也不会有多少拘束感。

      只是身份和鵛心꧓态璒都自然而然地有了些转变。

      中午时,郑郁雯打来了电话,告诉他工腩作室官微已经弄䯟好,让韩试也发个微博。

      小즫姨上道的有点快啊,她不≧是对娱乐圈事物并不熟悉?韩试心里想着,口里就问了一声垲。

      “不懂就问周延。”郑郁雯随口道,“我连你个粉丝䪑群里的套路都摸不清,不也照样㤨当૰群主吗?”

      她得意道:“再说了,官微是李茹弄的,第Ꮢ一条动态文案是花姐编的。我跟你说,指不定等我走时,你工作室的这几个人都变成全能型人㘎才了。”

      ᎚“这不太好吧?”韩试有웖点冒冷雝汗。

      “怎么不好了?工作室都没谁知道,你叫李茹接待谁去?以后你的工作邮箱也交给她搭理了,我看她很〓就很合适。”

      “⢂花姐就更不用说了,她自己都说像养老,你都学校了,她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有一次用武之地。”

      好像也是,韩试无语道毅:“总感觉她们会变成打杂的。”

      “赵平也来找我了,他说ꣶ一个月就接送你一次,对不住领的工资。”郑郁雯失笑道,“我让他去你爸妈那当服务员,他翘还真跑过去了,真是个老实人。”

      礂 “老实人更不能埋汰别人。”韩试这下真有点샂别扭了。⏬

      꿢 㹗“放心,他自己乐意的,你妈也说了,会同时给一份服务㆛员的工资,不会平白使唤他。他是你的私人助理쯄,拁我们当然得跟他打好关系,至少不能让他有怨言与负面情ǃ绪。”

      “好吧。”韩试松了口气,挂断电ᢄ话后在微博的个人资料里,添上了뀒郑郁雯发过来的工作邮箱地址,又发了一条言简意赅的微博。

      털“柿子工作室已正式쫃成立,请多关照。柿子工作室官微”

      粉丝们最眼尖,马上鍙就在底下载歌载舞地排队,也有人调侃道:“感觉柿子ꐰ依然是被迫营业。”

      很快,网易云官ᄐ微、《爱豆练习ญ生》官微等等与韩试有点香火情貲的都点赞和转发了一波。

      韩试有点意外的是,高哲、郑乐、宋宇、李青,包括齐毅都出现了,蔡苏天居然也关注了韩试,点赞转䬢发之后,还在下面评论祝贺了。 膶

      还有一些韩试完全不认识的歌手与艺人,也拖着个大V标志冒了出来펿。

      如鱼饮水,大概就是如此。

      韩试摇摇头,还是依凌次地进行了回复。

      如果不是就一萷个微博ヷ可以玩耍,他都想把这盭账号也交给李茹了。

      第二日。

      今天是芙蓉市高中联合运动会开幕的挊日子。

      绿茵场上。

      䞋“大家走齐一点,给我拿出흮你们一中体育健儿的精气神来!”

      “这是我们芙蓉一中的主场,千万别有人掉队,给我把其他学校的气焰都狠狠压下去!”

      罗主任凑过来低声咬牙说㫝完,又抬高了调子。

      莫名糛有点可ⱌ爱。

      “拉拉ﯥ队再把手举高一点,对宠,就是쪓这样,眼睛别只盯着旗手,씎注意间隔距离!” 㱐

      罗主任一通吆喝之后,一列长队开始绕着田径场行进,旗手韩试举起校旗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中的运动会参赛选手。

      얗 篮球队、田径队、女子队、啦啦햝队,项目倠挺全。可惜斗志昂扬、朝气蓬勃的一群人里,压根儿没有足球队的存在。

      “赛出风格,赛出水平,赛出勇气!一中必胜,所向披靡!”

      Ἕ韩试朗声高喊完,后面的人赶紧跟上,涨红了脖子就吼:

      “赛≬出风格,赛出水平,赛出勇气!一中必胜,所向披靡!”

      声势浩浩荡荡,真跟打了鸡血似的,围着田径场绕一圈,一个个走得像巡视领地犜的骄傲公鸡。

      韩杴试貌本来对这中二的口号感觉有点羞耻,一圈下来也神奇地鹨有些心潮澎湃。

      跑道四周是一所所高中参赛选手的队列,更后面的观众台则全是分区域站着的各校学生。

      他们是来为自己学校的选手加油鼓气的。

      人数上自䰔然是一中的学生最多。

      “那就是韩试吗?”

      “太帅了!为什么我们学校没有这样好看又有㎾才华䢇的膊学长?

      如果天天看着他,我敢保证我的学习效率都会高几倍!” 酢

      “确定不是一落千丈?” Ꜷ

      “你懂个毛线。看帅哥可以让人心۵情舒畅,自然学习也会格外有劲΅。”

      罗主任站在不远处,竖起耳朵听着外校学生的惊叹声譕,忍不住⸏风骚地撩了下那一圈刘海。

      他真对自己的英明决定佩服得不行。

      韩试作为高三学生,运动会ṽ本来没他什ﮃ么事的,却硬쒼生生被罗主任拉过来,做관起了一中的门面担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