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污下载安装安卓站长

      第三쬉十章勾心斗角

       青阳宗与其他的人族宗门一样,都将宗门之地建立在了风景秀丽、灵气充裕的山脉之中。

      此山脉名曰“太屋”,绵延数万里,在整个뒵太锐屋山脉之中最大、最高、灵气最充裕的的便是那高耸慩入云的太屋山,青阳宗的山门就建立在太屋山之上。

      厉阳曾数次来到青阳宗,此时再临此处,却已物是人非,釒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厉阳不禁有些神伤。

      欂与厉阳不同的是,再次回归宗门的华清风却是异常的兴奋,不仅仅是因为他将厉阳带回了宗门。

      更重要的他可以凭借“此功”重新获得师尊和青阳宗的重视,甚至有机会凭借他与厉阳的关系实现修为上的突破긅。

      华清风一边向厉阳介绍青阳宗,一边将自己带厉阳回来的消息通知了他的师尊“青云子”。

      这也是青云子特意交代华清风的事情,如果厉阳有意愿加入青阳宗,一定要带厉阳先来见自己。

      目前在整个中元멾大陆人族境内只有五位四级炼丹师,他们分别是人族第一大宗“天道殿”的“苦厄大师”,人族第四大宗“丹霞宗”的“九念道人”和“花凌仙子”,人族第九大宗“药王谷”的“药老仙儿”以及散修“毒真人”。

      除此之外,其他宗门之中实力最强的炼丹师也只是三级炼丹师,因此,厉阳这Ⰷ个三级炼丹师对于整个青阳宗的价值不言而喻。귶

      对于青阳宗这样的人族大宗来说,元婴期修士是基石,但是战斗的真正主力则是那些神丹期修士。

      在各大宗门元婴期修士的数量大致相等的情况下,神丹期修士的多少已应经成为傲了评价一个宗门实力强弱的最主要指标。

      毕퟇竟,元婴期修ꔄ士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是在同阶修士之间却很少发⅀生生死搏斗,ᶥ而要想杀死一个同阶的元婴期修士更是难上加难。

      想当初,背叛厉阳的那五人尽管都是与厉阳一样的元婴中期修士,但是他们依旧没有足够的信心杀死厉阳,沱不得已才以“五行镇杀阵”将厉阳困住,鹷再借助那个秘境的崩溃之力杀死腊厉阳,可厉阳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肮 因此,青云子的目的便是将厉阳这个芌三级炼丹师牢牢抓住,进而借助厉阳炼滟制的灵丹培养䋬出更多的神丹期修士,届时不但可以增强整个青阳宗的实力,而且还可以进一步扩大自己在整个青阳宗的影响力。

      青云子作为零青阳宗十大元婴期修士之一,地位超然,但是他本身元婴初期的实力却只处于末尾,뿇在宗门槛中的地位根本无法膎与其他九位相比。

      所以他不得不依附于另一位元婴中期修士“九指道人孙正华”,但쳳是青云子心中偙却十分不甘,他也在暗暗㵃培养自己的势力,试图改变这个现状。

      为䭒此,青云子广收綥弟子,他想要通过培养更多的徒子徒瀃孙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艖但是数百年过去了,他的众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也才是一位神丹巅峰期修士,而且他这位弟子进阶苧元婴期的可能性쐥真⢿的太小了。

      珈无可奈何的青云子只好将希望放在了两位神丹后期弟子的身上,他们分别叫做“冯潇”和“钱万山”。

      只是又一ꤞ个问뮱题摆在了眼前,青阳宗那几位三级炼丹师常年被其他几位元婴期修士“霸占”,想要让他们炼制三级灵丹真的是太难了。

      所以青云子在得知厉阳这个三级炼丹师有意愿加入青阳宗之쯊后,他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厉阳牢牢抓在手中,哪怕቉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

      “弟子拜见师尊!”

      “晚辈厉阳拜见青云子前辈!”

      在此之前,华清风详细为厉阳介绍了师尊青云子的性格和喜好,为的就儤是让厉阳能够在师尊面前留下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

      “你就是厉阳?”青云子看着厉阳,轻声问到。

      至此,青云子依旧不相信厉阳是一位三级炼丹师,在他看来,只有神丹初期修为的厉阳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三级炼丹师。

      一般而言,能够成为三级炼丹师的修士,他们的修为至少得达到神丹中期,只有如此,他们体内的佯丹火才能支撑的起炼丹的消耗。

      “青云子前辈,晚辈正是厉阳!”厉阳回答的倒是不卑不亢,这不仅让青禓云子对厉阳高看了半分。

      “你可愿入㘅我门ㄐ下、拜我为师?”青云子直接抛出了所谓的“橄榄枝”,他也想看一下这个厉阳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前辈心意,晚辈岂敢辜负,只是鼵家师才于去❪年仙逝隞,晚辈守孝期未过,实不敢另投他师。

      如果㸃不是因为师椻尊他老人家在临终之前,特意嘱咐到要我加入一个宗门,緱我真的不敢奢望加入贵宗。”졪 ⒖

      厉阳眼中泛起了泪花。

      青云子见此,也好像明白了什么,随之让厉阳来到自己身前,Ɜ让他伸出左手,然后将自己的右手搭在了厉阳左手的手腕之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厉阳眼角的泪花终于承受不ꊾ住重力,进而顺着厉阳有几分黝黑的脸流了下土来。

      这不是悲伤,而辰是一种紧张,一种无形中的对抗。

      青云子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亲自检查一下厉阳的身体,以此印证自己心中的判断:

      修仙界很重视“道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弟子另投他门,但是厉阳的师尊却这样做了,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太在意厉阳这个弟子了。

      因此他뫱的ķ师尊害怕在自己死后,厉阳根本无法照顾好自己,所以他才执意让厉阳在自己死后加入一个宗门。

      몿青云子将一股灵力输入了厉阳体内,借此了解厉阳体内的灵力情况,进而根据他体内灵力的多少、精纯度如何来㦠判断鋙厉阳的实力。

      厉阳自然不会任其为之,一旦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难免会招致ﴑ青云子的怀疑,于是厉阳在此之前便将大部分灵力凝聚在了丹田之中那个金色漩涡附近,想要借此掩饰过去。

      这也是一种冒险,因为厉阳根本不能确定这种办法是否行的通,所以厉阳同时也想好了退路。

      阎 青云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厉阳。

      青云子自然也察觉到了厉阳丹靁田中的那个金色漩涡,但是那环绕金色漩涡周围的灵力,他却不能确定那到底属不属于厉阳,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厉阳是那种极其变态的火性九脉灵根,是真正的天选之子。

      如果环绕金色漩涡周围的灵力不属于厉阳,那么以厉阳体内的灵力来䇥判킇断,他的实力与同阶修士相差不多,但如果那股灵力也属于厉阳,那么厉阳的箛实力不可小觑。

      青云子虽然不在乎厉阳的实力ᕂ到底如何,厉阳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元婴期修士的对手,但是青云子ৌ却担心厉阳是他人的棋子。

      所以他必须确定那环绕在金色漩涡附近的灵力到底属不属于厉阳,以及他是否可运用那部分灵力。 ꈧ

      “厉阳,看来你的师尊很疼你啊!”青云子看着厉阳的眼睛,轻声说到,但敌是他的手却一直没有离开厉阳的手腕。

      “前辈,此话何意?”厉阳假装一曞头雾水地回答到。

      “哈哈哈,好了,此事咱们不说了。厉阳,你的灵根乃是火性九脉灵根,可以说是天才中的天才,可是你为什뎁么成为了一名散修呢?”青云子继訷续问到,他想旁敲侧击一下,看是否能够找到问题的幨答案。

      垊 욒 “前辈,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晚辈是‘望山宗’的弟子,晚辈也的确得到了‘望山宗’的大力培养,可是晚辈修炼了整整三十年才筑基成功,但是我的实力却无法与同镱阶修士相比。

      ➺ 久而久之,‘望山宗’对我也就失去了继续셌培养的信心,我Ǝ逐渐沦落为了边缘弟뤷子,后来‘望山宗’被灭,我也身࢙负重伤掉进了万丈深渊之中。 뵫

      后来,是我的师尊救下了我,并让我拜入他的门下,从此之后我便一直跟着师尊修炼,直到去年摧师尊仙逝,我才走出了那个万丈深渊。”

      厉阳一边说,一边擦拭眼角네的泪水。

      俗蕲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厉阳却好像根本不在乎这些似的裘,竟然真的当着青云子的面哭了起来。

      青云子看着如此状态的厉阳,心中也有所触动,但是他却没有完全相信厉阳说的话。

      ᙘ “望山宗”的确存在,是中元大陆上一个二流门派,在青阳宗以西万里之遥,它也的确在两百年前被灭,띜甚至此事还引起了人族联盟的重点关ӎ注,但是最终却֙不了了之了。

      因此,厉阳所说的话根本无法得以认证ᤍ,但是从厉阳的表情和脉搏的变化来看,厉㺱阳不似在说谎,只是他那个金色漩涡的问题依旧没有答案。

      “如此,你也算是一个孝顺的徒弟,这样吧,你先暂且住下,明天再有清风带你去炼丹堂登记,正式加入青阳宗。”

      ᷊青云子放开嘳了厉阳的手腕,同时将一股灵力留在了厉阳体内。

      “多谢前辈!”厉阳对着青云子深深一拜,假装很尊敬地说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