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典美文>

      张让理了理思路,将近几年剮后宫发生的事讲了一遍,段颎感慨不已,等刘宏散步回来,张让已经讲完。

      段颎对刘宏说道:“陛下,方法䐆有二,一种实力压制,一种奇袭殘夺取;不管哪一种首先要把京都以及附近的ᓰ军队掌握在手,这样才能保证陛下安全,执金吾手里的缇骑我们就不用考虑了,虎贲应该是陛뜽下直接指샂挥,只是现在虎贲中郎将是谁呢?城门校尉?北军中候?这些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万无一失쵰;后一种,虽然简单,陛下担骂名,后患无穷!”

      “先说道说道后一种,朕倒想听一쾶听!”

      “后一种遰很简单把此事放在后宫偷偷地宣传一ퟛ下,后宫嫔妃大多是世家之人,她们自然会告诉家族之人,在一定范围引起公愤,用一些位置换取袁杨两家的支持,至少න是中立,然后挑事将宋酆爪牙先砍了,孤立宋酆,就凭他手里的缇骑翻不出什么浪花的,只是此事与皇后无关,皇后名声会受损失,而且必须进冷宫!”段颎说道槮完瞟了一眼刘宏,他也知開道刘宏对宋后的感情,之所以一直没动,其中最大原因是宋后吧㴝!而且宋ᠬ后一进冷宫,凭宋酆干的事情,其他嫔妃也会刁难她鉬直到死,쳋这后果是刘宏所不愿意看到的。

      ý 刘宏面色一冷,说道:犎“嗯,这和郑师异曲同工,说道说道前一种!”

      “前一种实力碾压,所有事侭情大白于天下,Ო宋家必定诛九族,嚨这会牵连到其他世家,比如ᩕ伏家、陈家等,也会有一些人牵连到,当然皇后不能免责,全得腰斩弃霽市!”

      씼“这让朕想想,但是首先栳还是得将雒阳附近垶军权拿在自己手里!” 鱪

      “陛下思虑周全,现有位置上,臣记得城门校尉是赵延,卫尉呢?陛下如何ʩ打算?”

      城门校尉赵延是中常侍赵忠的弟弟,当然属于天子一方,所以段颎非常安心。 浦

      “朕打算让太尉刘宽委屈一下,让他쮛去当卫尉!”这刘宏早就思虑过了,刘宽是皇室㖱中人,这样将刘宽썐降职,但这卫尉一职掌管皇宫守卫,所有南北宫的禁卫军,在这风口浪尖,卫尉这一职必须是自己人,刘宽最适合ꢻ。

      “这的确,不过也没办法,九卿本来就很难,光禄勋呢?”

      “光禄勋袁公熙是中立之人뀨,但侹朕还是让人换换位置,至于ģ谁,还没想好!”

      “重怬要的事虎贲腩中郎将和羽林中郎将!”

      “目前羽林中郎将是桓典㫢就任,童渊之徒张任辅助他谯,同时也在保护朕!”

      “虎贲中郎将朕打算让刘逸出任,虎贲譌将军王越辅佐!”

      刘逸也是皇晜族,也是刘宏信ᤒ任的人,毕竟虎贲军侇与其他军队不同,一般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任免。

      “北军中候也是不确定因素!”

       “北军中候邹ffl靖位置比较难改变湁,毕竟有四千五百士兵,但如果嗑有所变化,或可联合执金吾的缇骑攻忬入京都,⼿进军皇宫!”

      缿 ᯱ 段颎眼中露出狠뎂色:“可以安퀤排一个人进北军,带着圣죨旨,到时候有所变化,直接可以夺权。”

      “那就孟德吧!”酒

      “嗯,那臣⯒辅佐赵延,守城门保证就算邹靖有所变化,北军也进不了京都。而且司隶校尉署ﱆ也㏏有能力调一下兵力,虽然兵力不多,但也有些当年在凉州跟随臣讨伐羌族的老兵,有些也在司⾑隶校尉做各地都尉,当㛾年臣作鬕为司隶校尉的时候,磝安排在这位置上,管着点地方部队,这些年来,还是有些精锐士卒的,北军不奉窉诏的话,騵出其不意给一下也会有所惊喜的。”

      然后三人商量着细节部分,然后后面几个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调整。

      两天后,雒阳城北,宋府书房,宋酆对自己的大儿子宋奇说道,쵘“听宫䆝内ᑢ线人说道,陛下虽然经覃常在宣明殿,但对皇子刘辩엾不闻不问,连抱都懒得抱,主要天天逗着小公主,不像刚生下来那天,一直抱在手里逗着!”

      宋奇凝重想着:“反差如此之大也是奇怪,需要注意一下!陛下一直期ꏺ待皇子,而且是唯一的皇子,不会无缘无故不关心皇子的!”

      再过了两天,宋府,宋酆在堂上,看䰜着一锭银子,听х着一个下人讲,雒阳城泻东有个小镇宋家的店铺里收到一锭银子,这是一锭百两的银锭,这银子୫像官银,虽然官银下面的字被抹掉㔐,但抹掉印迹依然在,而且这官银在一个农夫手里,ℶ就㞣很奇怪了,据说道这农夫家里一直贫寒,突然暴富,宋家人一逼问,才知道十多天前ﺠ,有六个人,四大⒄两小孩,五马一马车,马全是纯种颜色马,马车里还有一婴儿,路过他家,带走他ྸ的婆娘做乳娘,婴儿抱出来喝奶,这农夫ੁ看到了婴儿贴身的是金黄色的鿫布,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龙头,对,那就是龙头,他进城在皇宫的旗帜上看到过,他们不想透露去向,但两个畈小孩其中一个不小心说道出了“天柱”两个字,农夫记得有一个声音有点娘娘Ꜻ腔,很不顺眼,宋璘家那个店长让这农夫画出四个׋大人的头像,ڨ宋酆一看㓳,除了第一个不认识,第二第三个分明就是王越和史阿,最后一个让䪈他大吃一惊,这分明就是皇帝旁边的毕岚,他们到底想做什么,还有两个小孩并没有画出来。

      宋奇也很奇怪,想了好久,心㻶中做•了一䚤个大胆的推测,脸沉了下惍来,示意父亲宋酆。

      宋酆让人绖退下⃡,带着这几幅画和大儿子宋奇进入ᵲ书房,宋㚻奇看了看外面没人,关ᘼ上书房的门,对父亲说道:“我有个猜测,宣明殿的皇子〒是假的,刚才说道的那个娃꿝娃是真的皇子,他们要去一个叫天柱的地方!”

      “天柱……天柱山?你的猜想有可能是真的銎,但为什么要把真皇子送到天柱山呢?皇宫不是更辖安全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