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你敢不敢上了我

      ↵这天一早,少年虎神离开了家,一路来到了伊布家里,按照先前约定好查看经脉的日子,今天便是时候了。

      少年来到一座房子前,礼貌性的敲了敲门,屋里传出了一道中痬年妇人淡嬔淡的嗓音,少年便撩起帘子推开门进去了。

      롆 “伊布婶婶。”少年虎神一手轻轻抵在心口上,微微躬身行礼。

      “最近可否有尝试过运莥行心法?”伊布转身去拿疗愈的工具,随口淡淡的问道。

      虎神点头,又摇头叹鸲气道:“尝试过了,但是无法动用神力,每一次劽神力集满之时,在通往全身经脉的时候,像是突然泄了气,神力荡然无存。”

      这倒是在伊布的意料之中,但是也说了些鼓励的话,而后来到他的跟前,说道:覲“躺下床吧,一会儿我再给你仔细检查一遍。”

       “多谢伊布婶婶。”虎神点头,照着伊布说的做,平直躺在床上,放松了自己的身子。

      “小놓天神,乖,去门口坐着。”伊布想要对虎神的经脉再一次仔细检查㛲,在此过程不想让人打扰。

      小天神很懂事,点点头就起身走到了门口,一个人眨着大眼睛看着天㽄空,偶尔有几个卨人路过还会上前来逗他一逗。

      屋内,少年平躺在床上,自行封住了自身全部血脉,暂时进入了休眠状态。伊布快速运转ெ心法,手心上突现非常耀眼的金色光辉,来到床沿,一手直接覆盖在少年的小腹周边,金色的光辉就像是碎金一般,渗熇入了少年的体内,进而传送到了体内的气海穴位。

      气海,是每一位修行者最繹基本的修行辅助经脉,换句话说,气海便是一个修行者的命根子,有气海但不能凝聚天地灵气者不能嵐修行,有气海但受损者同样也无法修行,虎神属于第二种,经脉受损,气海穴位断裂,天地灵气汇聚体内之时,无法通过气海的转化作用形成神力,全身经脉꿓自䟹然也无法感受到神灵的充满,故而虎神现在的身体状况便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人体的主要经脉网络分为十二大经脉网,气海位于天枢一晅脉之上,强烈震伤留下的后遗症状主要排布于少年体内的天枢脉络左右,经过一年多的调整,早已恢复七八成有余,已无太뷀大的问溢题。ԭ

      随着疗愈之术散发出来的金辉深入,很快便得到了反馈,伊布能够清晰的感受到픴少年的气海穴还有着賬一个指甲缝大小的缺口,这说明这一年多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至少说明疗愈的方向是对的,这给了伊布很大粐的信心,相信不᜽久的将来就能全面治愈虎神。

      气海之内是一团毫无重力的깎灵气,在自由状态下像是散漫的白雾,一旦㼨本体运转心法,那一团白色的雾气便会快速旋转,扭转成一团,形成高速旋转的状态,这时候便诞生了神力的最初始状态。

      气海藏气,断然不能有一丝丝的漏꬀洞,否则灵气便会飞散出去,流到体内的各大血脉当中,等到本体想要再次运用这些灵气之时,心法运转过后明显可以感受到灵气在体内的流动,但న是每一次回流气海之时,掆便会再次飞散出去,如此反复,亦是徒劳之举。

      经脉修复,通俗意义上来说,便如缝制衣服一般,只要针线缝合缺口便可,但也绝不像缝制破烂衣服那么简单,气海藏于体内,想要修复便只能注入神力转化的特殊力问量,这一点在整个部落里也就只有伊布的疗愈之法最为高超ꣻ。

      伊布深呼吸一口气,停止了心法的运转,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接下来便셋重复着先前的动作,只不过这一次并非查팮探气海存在的问题,她手心上的光辉化作了一股奇怪的力量,侵入了气鵬海穴位的周边,少年的身体忽然颤了一下。 㥮

      这样的动作大约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伊布神力使用过度,脸色越发苍白,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在心法停止运行之前,伊布动用神力解寂开了少砬年自己固封的全身经脉,少年便醒了过来。

      逦“㹖今天就先到这吧,等过段日子再看看。”伊布脸色苍白,说话的力气也弱了下去,软绵绵的没有一丝语气。

      “辛苦伊布婶婶。”少年起身,一手抵在心口上,鞠了个大躬,表示由衷的感谢。

      这一年多来,룉伊布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查看ᛙ他的气海穴位,之后便会动用全身間的神力进行修行。少年看着面前那一张苍白无血色的面容,内心充满愧疚。

      神力虽桢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每隔一段时间便能从天地之间收取,集聚气海穴꿂之内,但是极其ᴿ消耗一个人的精气神,恢复如初需要的时间较长。

      “经脉修复很慢,但也在慢慢修复,说到底还是我的疗愈手段太过普通了,无法一蹴而就。”伊布摇头道。

      㨹“你先回去吧,我暂且休息休息。”伊感到累了,还没等虎神开口便挥挥手让他离开,“还有,带小天神去他舅舅那里。”

      神詚力消耗巨大,伊布一会儿还需要进入休眠状态,一⇣时间也无法顾及到小天神,只好想着先放兽神那里。

      虎神把话吞了回去,点点头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出门去了,哄骗小天神几句便带抱起他走了。

      后山密林,兽神与锤神两人正在一处空地上教习,部落里众多二十出头年纪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由上一辈之人亲手教习,若是遇到不通的地方,都会虚心讨教。

      “你们是鵉部落里的弓箭手,擅长远距离射ū杀,在臂力的났练习上尤为重要,但也不能太过用力,切记物极必反。”兽神告诫众人道。

      可以看到,众多年轻人的手臂都课普遍比左手臂要粗壮许多,像是一块块大石头,这是长时间高强度的日常练习造成的,也有身体较为瘦弱,却是天神神力的勇士,按照部落里的古话来说,就是컄老天爷赏饭吃。

      他们当中,实力修为多在嫍摧城境䘣初级阶段,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氁吸取前人的챯经验要比自己摸索要快得多。

      “神力如何快速聚集到你们的手臂之上,这一点非常重要,你们需要快点쮙突破才是。”兽神

      想了想又对众人告诫道,大荒世界危险众多ɋ,突发状况不在少数,修为的提升才能有活下去的机会。

      众所周知,修为的实力越高,动用神力的速度也就越快,若是比作水流,就好比涓涓细流与大江大河的区别,在许눚多实力྆强劲之人面前,一座山林,一树座山峰,都只是抬手间的격事情罢了。

      另一边,锤神在教导几个年轻人关于力量使用的关键问题,兽神扭过头看了一眼,心想着也该是时候了,想着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于是下令让众位年轻人媍自⤨行练习,然后往锤神那里走去。

      “三弟,今天就到嬢这吧。”兽神缓缓走向锤神,边走荚边说道。

      锤神回过头,只是轻轻点了个头,转头又挥挥手ધ让几个年轻人散去,问兽神道:“二哥,老样子?”

      찍 兽神点点头,皱眉说道:“踏足摧城境第十境巅㸢峰已经一年有余了,这一年来每日都会有不一样的心境变化,我也拿捏不准究竟是怎样才能迈进那道门槛。”

      心境的变䚇化对于突깄破㲌的影响非䙙常巨大,这关系到是否能突破已经突破之后蹭的根基稳不稳固,若是完美突破还好说,若不是,日后的修行之路则会更加缓慢。

      “二ꋈ哥,这段时间你可安心闭关,部落里的뎿事情由我和四弟便可。”部落里虽无大使要处理,但是日常琐碎也不少,兽神亲力亲为,总喜欢操劳。

      “也好,走吧,去禁地里面。”兽神深呼吸一㲾口气,转身迈出步子。

      荷 锤神跟随其后,又随手招来了一名摧城境修为的年轻勇士,三人㯳一同前往部落禁地,兽神这一年多来只要有休闲之余便会来到这里,锤神在一旁守候,兽神便安心试着突破,一年来皆是如此。

      禁地屏障前,三人停下堯脚步ኼ,快速运转心法,神力增生,从气海之内快速传送到了手掌之上,三张手掌同时放到了屏障鍒之上,屏障快速消失不见了。

      虎神带着小天神来到了后山密林,一路上碰上了不少的솒部落勇士,询问过后才知道兽神等人正在往部落禁侗地赶去,少年有所犹豫,想着퇓到底要不要前去打扰,一番天人交战之后还是抱着小天神去了。

      就在兽神三人完全进去禁地里面之后,虎神这时候带着小天神来到改了屏障外面,看着逐渐消失不见的三道背影,虎神耸耸肩,低下头看着小天神,露出一丝껍笑,道:“今腸天就跟我待着吧。”

      壮实少年带着小天神转身,往一片密林走去,地方安静,蛇虫较少,花草宜人,树下纳凉,是个곢带孩子的好去处。

      禁地里,锤神和那名年轻勇士同时停下脚厊步,只有兽神一人继续前往洞天石碑的那棵大树底下。

      電百米开外,两人默然无声,安静的坐在大石块上,天擎大树底下,兽神盘腿而坐,ᭃ进入了入定状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