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铺团之夜宵魂

      周安顾不得兜天符被毁,右手一甩,八剑飞向八人。

      他们接住空灵八剑,全都露出喜色,立即双手结印,打出法诀,玄光飞进剑身之中,放出八色光芒,八剑飘起悬浮在八人辴头上。

      八人原地坐下,每个人手上法印射出玄光和飞剑连接。

      这溺时满天黑烟巨蛇已经扑到,撞在空灵剑阵上。

      下一秒八道剑光射出,如同八道激光束一样,扫过上空,黑烟巨蛇不但被斩断,剑光还将黑烟都绞散。

      八道剑光威力不减,射ꥯ进上空云췛层之中,剑光胡乱搅动,躲在里面的邪道修士惨叫着一个个඀被斩断身体坠落下来殚。

      没几下赤煞万蛇յ阵被破,黑云散去,露出剩下的十几位邪道修士,全都一脸惊葫骇四散逃뜜走。

      趂 ⥑ 㬛但是他们刚转身,就문被⺫剑光扫过身体,全部被斩杀。

      看到如꾮此威力,吓的赤阳神君慌忙后退,醉道人控制剑光对着他一照。

      赤阳神君惊叫一声,右手赤阳神火鞭甩出,碰到醉道人的剑光,被一击斩断痠。

      他吓的直冒冷汗,化为火云飞走,可惜飞⨹到半空,就醉道人的剑光扫中,惨叫一声莲,火云被打散,身体变成两段落在地上。

      其Ḧ他七人剑光攻击六翅魔鳞蛇ᗏ,这次즛剑光在它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痛的六翅魔鳞蛇嘶吼连连,再斩上几剑,肯定会被杀死。

      岐山老祖看的心痛,连忙把它收回,话都不留一字,要逃走。

      “岐山老魔,哪里走迪。”神丐大吼,控制剑光击中他的后背,但是被他身上ᙄ的袍子给挡住了。䷸

      “八剑合一。”龙阳君叫喊一声。

      八人手印变化,八色剑光合成一条彩色剑光,落在岐山老祖身上。

      只见他的袍子被破开忞,好在他避开致命处,只是一条右臂从肩膀处被斩断,他惨叫一声,身体化为蓝光一闪消失。

      “可恶。”神丐不甘心的吼叫。

      八鏸人停下,收回自己的飞剑,露出喜色。

      龙阳君看㹄了眼手中的剑皱眉说道:“看来我们推测有误,떼八剑并非仙宝。”

      “这是专门配合空灵剑阵的法器,单个威力很普通。䞨”书仙露出失望的表情,Ꙩ如果只是这样,那他们自己的飞剑要比空灵剑好很多。

      知道情况后,几人对空灵八剑失去了兴趣。灛他们賗不可能一直八人一起,本来互相之间只能算普通朋友,所以这空灵八剑变的鸡肋。

      “魔道和쬳邪道敢来袭击我们캂,这次正好用这空灵八剑让他们付出代价。”龙阳君一脸冷酷的说道。

      神丐叹气说道:“我峊去不了了,六重天劫很快就来了,我在这里渡劫,你们结阵看着,如果我入魔,杀。”

      ỗ 赌鬼叹气道:“老乞丐,不如兵解转世重修吧,到时候我们几个将你转世接回,引你入道就好了,入魔被杀,就要魂飞魄散,不值啊。”

      神丐犹豫后说道:“诸位,空灵八剑分开,就没有意义,我愿意用全部宝物和你们换,让这폪空灵଩八剑守护天道峰。

      如果我这里你们看不上,天道门必定会有摘你们看得上的宝物,还请诸位成全。”

      “行吧,那就去쬃天道门看看,换一件称手的宝物,总比这鸡肋玩意儿好的多。”赌鬼第一个说道。

      醉道人直接将手中空灵飞剑丢给神丐说道:“这次是周安小友拿到,刚才他的兜天符被毁,就去天道ࣃ门找一件护身法宝给他。” 䋽

      鳼“好。”神丐䉠接过,带领大家飞离这里。

      他们这些人多少都认识会推算的人,早就知道औ这空灵八剑和自己有缘,才会守在这里,其他东西和ꜣ他们无关,没人去强求,免得沾染因果。

      ヶ 这也是修为高的人处世之道,习惯了清心寡欲、循规蹈矩的修炼方式。

      当然自己不会推算,又没有能推算天机的朋友,ꭃ这些修士是不会삪这么做的,还是会去彶争夺修炼资源。⑧

      也正因为如此性子,对于艠打破规矩的人,总会去排挤,甚至斩杀对待。

      不过这样的人大部分都是中低层修士,高修为的修士除非是面对威胁,才会出手,否则他们几乎都是在自己山门潜修。

      天道峰是一个福地,脚下山脉是쯶灵脉所在,是修行者潜修的好地方。

      这天道门就是在山峰之上建立一座四方平台,用作给弟子传道的场地,没有其他任何建筑,所有门人弟子都是在山ꆗ林之中修行。

      ڢ 大部分都在树杈上׮,有的在山洞,或者悬崖৑上。

      ॆ 不过现在天道门只탐剩一个天興蝉子,平时就在这平台之中。

      但是当神丐来到这山值峰,老远就看到天道峰之已经不见了,山体裂开,连同灵脉都被毁掉,山体周围都是坍塌下来的山石碎块。

      看到这一幕,神丐震惊,面露怒色,俯冲諪下去,落在半截山峰上,看着这里情况,身体颤抖。

      其他人飞落在周围山峰之上㍼,쿃都暗自叹气。

      蠦 神丐仰天鶪长啸,发出心中悲痛和怨恨,天劫还没出现,体内竟然隐隐透露出魔气。

      醉道人皱ᒒ眉,紧紧的握拳,思想在挣扎。当初他们互相答应对方,如果入魔,就杀。

      这时两把空灵剑射过采来,插在醉道人和周安面鲫前,周安面前还有一个宝囊。

      “周南,你是刚入门的散修吧,뭸你可愿意加䛨入天道门,我将天道门ꡠ修炼之法全都传授给你,你也有一整套正统的修炼之法,比你东凑馅西拼得来的功法不知强上多少。”

      神丐声音匤传来堇,周安惊讶,看向醉道人询问他的意见。

      “天뽔道门是正道顶级门派,功法㸛自然不是一般门派能比的枚,虽然山门被毁,至少功法还是完整的,对你来说是一场大机缘。”醉道人说道。

      杊 周安想了下,抱拳说道:“晚辈愿意。”

      “哈哈,好,从今ᡙ天开始你就是天道燘门弟子,这宝囊内是天道门秘法,和我老叫花子一生所学。等你学成之后可以去寻找掌教天蝉子,如果确定他已经被杀,以后你就是天道门掌教。

      天道门的恩怨,随我而散。你只需好好潜修,将天道门发扬光大。切记不可招惹强敌。”

      神丐说完,抬头看向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空已经出᳑现劫云。

      “老酒鬼,天劫我是过不去了,心魔已生,助我兵解吧。周南,十二年后,拜托你找回我转世,接쓵我回天道门。”神丐声音中满是悲凉和仇恨,盘腿坐在地上。使用秘法,将记忆封存在元神之中。

      㖃“老道定会找到你的传世,引你入道。”醉道人说完,放出飞䓷剑,将神丐首级斩下,脑㦎门飞出白光,飞向远处消失。

      元神自会寻找合适人家投胎,这元神印记,当修炼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用秘法解开﹇,恢复记忆。

      在神丐兵解,元神飞走后,天겞空的劫云也跟着消散。

      龙阳君说朳道:“去东王庄吧,找一个能代替神丐的人,抓紧时间修镱炼剑阵,스到时候就和他们好好斗上一斗。”

      “好。”众人其他人都毫不犹豫的赞同,本来八怪都不愿意多管Ћ正魔之战,这次杀到他们头上,他们也不是没脾气的人。

      醉道岋人说道:“鎡诸裫位先去东王庄,老乞丐的空灵剑Ǯ你们얅带上,先找一位合适的人选。我在这里指导下周南小友。为了天道门最后的传承휱,这一战,他还是别参与的好。”

      “好。”龙阳君点头,接过飞剑,逍六人驾驭遁光飞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