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炮艳绝绝山村

      瑟曦站在红堡临海的城楼上,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傻子阿多,居然把劳勃的一个私生ᙺ子,接到红堡来了。这简直就是欺负到我脸上来了。”

      詹姆靠在栏杆上。

      “瑟曦,那铁匠学徒佋是在首相卫队当兵,艾德和阿多,未必知道,那铁匠学徒,就是劳勃的私生子。”

      瑟曦一脸错愕。

      “你把阿多和힍史塔克当傻子?”

      詹姆露出一抹嘲夑弄的微笑。

      “阿多本来就劼是傻子,至于史塔克嘛,也差驲不多‴。”

      瑟曦强压怒火。

      យ “这一定是傻子阿多的主意,这家伙从临鼕冬城开始,껲就一直嘲弄我们。”

      詹姆说道:“㰇你为何非要跟一个傻子较真?”

      瑟曦说道:“你要是真的把阿多当閸傻子,那你才是无可救药的大傻瓜。” 处

      “你难道还看不出这里的危险吗?阿多为何处心积虑的寻找劳勃的私生子?他们看重的是私生子那一头黑发,那是拜拉席恩家族的特征。”

      ༵ “乔ⴿ佛㩾里,弥웞赛拉和托曼,都是金发,他们⟜想利用私生子,夺走小乔的继承权,还要害死他们。”

      詹姆脸色一沉,“他们要是敢这么做,我就一剑砍死他们。”

      瑟曦冷笑넕一声。

      “你只会蛮干,你篎什么时候能动动脑子?”

      “十几年前,鵹乔佛里还小,攐劳勃打算把艾林谷的一个私生女,接到宫廷里来,我逼迫他打消了这念头。”

      “如今,阿多居然大摇大摆,把劳勃的私生子,接到首相塔当卫兵。阿多迟早会向劳勃,揭发我们的事情,然后乔佛里,弥赛拉和托曼,都会丢掉性命。”

      詹姆沉吟半晌。

      “不如我们杀掉那个铁匠学徒,这样一来,艾德和阿多,就没⹚了证据。”

      瑟曦露出笑容。

      “你总算有点长进了,不过可惜,你学的还是太慢。”

      “那个叫㕂詹德利的,是劳勃的私生子,你杀了他,只是减少了阿多和먲艾德手里的证据。”

      詹姆说道:“那怎么办?”

      瑟曦甩了甩驣一头金发。

      “别忘了,风息堡还有瀡一个艾德瑞克·风暴,艾林谷还有一个私生女,我听劳勃提起过,好像叫什么米娅·石东。”

      “这还是我知道的,我怀疑,劳勃在跳蚤窝,烟柳巷,还有好多私生子ꚮ。”

      “劳勃在临冬城的时㪷候,还和那些ǽ侍女搞在一起,没准一年后,又有私生子在临冬城降生ꑹ,那可是史塔克的地盘。

      “你难道能把这些私生子,全部杀光?退一万步讲,即使你全部杀光,也抵不过劳勃四处留种。”

      詹姆生气的握紧了拳头。

      “这样看来的话,咱们是永无宁日了。不如这样好了,等下次劳勃在王座厅,坐上铁王座上朝,我一剑刺死他。”

      瑟曦冷笑道:“然后呢?你被你的誓言兄弟砍成碎片?”

      詹姆生气道:“既然我杀死了一个国王,为什么不能杀第二个ᗐ?”

      瑟曦露出一抹艳阳般的笑容。

      “我们是要杀死劳勃,但是,得换种安全的方法。比武大会马上开始了,这是ꬬ做掉劳勃的大好机会。”

      “等劳勃一死,接下来,就轮到傻子阿多和艾德。”

      万义众瞩目的比武大会,终于拉开了大幕。

      这是劳勃国王,专门为庆祝艾德公爵上任,举办的比武大会。

      比武大会的赛场设在君临的城墙外,黑水河河岸边上,早就മ已经搭满了帐篷。

      Ꮵ这些帐篷属于来自七大王国各地的自由骑手,雇佣骑士以及贵族。

      御前会议首相艾德公爵,派席尔大学士,财政大臣小㣾指头,情报总管瓦里斯,法务폡大臣蓝礼,提利昂全部出现在最佳的틽观쟓赛区。

      劳勃国王和瑟曦王后,坐在高位上。

      ᰘ珊莎和艾莉亚全部出现在观众席上,茉丹修女,珍妮·普尔陪伴在他们身旁,詹德利在一旁护卫。

      艾德公爵䢉不喜欢比武大会,原本不打算派出手下参加,不过,在阿多的劝说下힐,艾德公爵改೒变了主意。

      首相塔有多位高手,将参加长枪比武,团体比武和射箭比武。

      他们是密尔的索罗斯,盛夏群岛王子贾拉巴·梭尔,首相卫队队长乔里욕·凯索,以及阿多,还有戴斯蒙,韦尔·海华,哈尔温等几位卫队士兵。

      꽸自从在临冬城打败了詹姆,ꆨ柏洛斯,马林三位御林铁卫后裌,阿多威名大盛,七大王国到处传唱着他的名字。

      阿多此前从未参加过比武大会,君临的百姓,来自王国各地的贵族,都期待着阿多的表现。

      ㌂君临的平民称呼阿多ឞ为“北境巨人”,“歌谣里的骑士”,“弑君者梦魇”,不过阿多最响亮的外颠号,还是傻子。

      䦖傻子并不是贬义,因为平民把阿多看作是歌谣里ْ,守护琼琪的“傻子佛罗里安”一样伟大的骑윟士。

      ꁸ阿죧多在长枪比武,团体比武和射箭三大项上,全部报名,不过,想拿下冠军,难度不低。

      尤其是最受观众注目的长枪響比武。

      쭬御林铁鴉卫里的七位成员,都是长枪騽比武的高手,尤其是“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ꉁ,“弑君者”詹姆,他们两人拿下多次啮比武大会冠军。

      끚 詹姆ી走到阿多身边。

      “傻子阿多,我希望൴能在决赛遇到你,你可千万别提前被人淘汰了。我还指望着报仇呢!”

      ꅆ阿多笑道:“弑君者,只怕这次你还会输给我。”

      ᅷ詹姆旋身离开。

      “魔山û”格雷果·克里冈,骑在一匹黑色战马上,好似巨人山一般,隆隆走过。

      格雷果长得比阿多还高,他是天生的杀戮机器。

      魔山的弟弟,“猎狗먘”桑铎·克里冈也是令人生畏的战士。 鞋

      “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一亮相,就引发了阵阵尖叫。

      他是高庭提利尔公爵的幼子,英气逼人,骁勇善战,是君临最近一次比武大会的冠军。

      那是为庆祝乔佛里命名日举办ퟷ的比武大䓩会,洛拉斯在决赛当中,爆冷击败了夺冠大屳热门詹姆楘,让许多押宝弑↽君者的赌徒,输得底朝天。

      洛拉斯改·提利尔翻身下马,来到蓝礼跟前,蓝礼跟他附耳说了什么,洛拉斯开始笑了起来。

      阿多走了过去。

      桵 뇩 “这难道就是传说当中的百花骑待士?”

      洛拉斯朝阿多微笑致意。

      ᩘ “我是洛拉斯·提利尔,你一定是北境巨人阿多。”

      卍蓝礼笑道:“洛拉斯,阿多可是我的密友,我ଐ觉得你和他,一定会是最后的冠亚军。”羺

      洛拉斯笑道:“我只为冠军而战。”

      蓝礼转向阿多。

      “阿多爵士,我觉得你的战马,不适合比武,我为_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㷐一个马夫牵来了一匹雪白的战马。

      “这是来自狭海对岸的战马,是多斯拉克人培育出来的,我可花费了不少钱。” 딧

      抗 “宝马配英雄,送给你了。” 

      阿多牵过马来,打量一番。

      餞 “这可真是稀罕物。” ʢ

      洛拉斯的⋛眼里闪过一抹嫉妒。

      ྕ“蓝礼大人,我去风息堡的时候,你都不舍得送给我战马,为何偏偏送给了阿多?”

       蓝礼说道:“你高庭还缺战马?你大哥维拉搒斯,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宝马良驹了。”

      洛拉斯轻哼嶴一声。

      “我觉得阿多爵鞙士,也不缺战马,他毕竟是马僮出身,从小在马棚长大,对马最有研究了。”

      שּׁ “你不肯送我䛤战马,我还不稀罕呢!等我打败了阿多,战马就是我的了。”

      按照怺比武大会不成文的规矩,胜利者可以拿走失败者的盔甲,剑器和战马,当然,对方可以花钱赎回。

      蓝礼望着ꋒ洛拉斯。

      “洛拉斯,不要耍小孩子性子。”

      洛拉斯气呼呼的走开了。

      蓝礼歉然道:“阿多爵士,你别跟洛拉斯计较,这孩子一直这样,他以前是我的侍从,我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他。”

      “这次把战马给了你,他就不开心了。䇝”

      阿多点头。

      “我了解你们之间深厚的友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