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写真高清私拍

      摆好法坛,␫在赵奔三一通动作后,终于开始画了。

      赵布祝和陈安安立马上前围了过去,只为了一探究竟这朱귥一品的未来媳妇长啥样쮔。

      林默看着朱一品道:“老朱,有没有很激动,马上就能빦看到自己的未来老婆长啥样了。我要是能知道,我估计心里的美死。”

      “是嘛,柳姑娘你可听到了了哈,他这句的意思要么以后结婚的不是你,要么就不止娶你一个。”朱一品没理会林默的앝调笑,反而对坐在他对面的柳若梗馨说道。

      睘那倒没事,只要他敢?反正皇院上都知道我俩的事情,而且还答应当证婚人,他要是敢不娶我,他估计Ԝ会被皇上株连九族的。饡如果他以后要是敢多팟娶,那他娶一个,我光杀一个。”柳若馨冷哼道。

      林默被她这话说的嘴角一抽一抽的,急忙上前捏着柳若馨的肩膀解释:“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我刚刚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쥓你是不是那种人我不确녹定,但是你最近嘴皮子比平时更欠了。嗯,舒服,右边用力点。”柳若馨没有拒绝林默的讨好,有些时候适当的吃醋,可以增进一下感情。但是,一定要适可ﱔ而止,不然很容易翻船。

      朱一品和杨䛕宇轩看着林默这低声下气的样子。不由的同情ꄁ的看了林默一眼。

      堂堂一个正三品的六扇门总捕ꓣ头,顏居然被一엝个女人吃的死死的,这要是说出去,绝对的大新闻啊。

      林默读懂了他们的眼神,当然明白他们的意思,但是心里鹀却不以为意。他们这些单身狗,永远体会不到这种情侣之间的乐趣。

      “老朱,你们快过来看看我表哥画的画。”赵布祝搀扶不知道是因Ỡ为画画太累了,还是醶“施法”精力耗尽的赵奔三道。

      팾 几人依然在原地没动,反倒是陈安安十分的激动,上前拿起画就仔细的看了起来。

      昛 “哇,大师果然好画工,居然把我画的这么美。”陈安安拿着画道。

      说完,她又将画展示给众人看。

      “那个,表嫂有句话我૜不知道当隸说不当说。”琻林默看着她说道,刚刚柳若馨说他最近有点嘴欠,所以为了不让自己乱说话,他先给陈安安打好预防针。

      “知道不当说就别说了。”陈安安挥手示意他不要说了。接着又愶对虚弱的赵奔三道:“大师,既然你画的这么好,那房钱我就给㓒你免了,我现在就去给你做只鸡来补补身体。”렇

      闐说完,陈安安便ꪳ拿着画,一蹦一跳的离开了这。

      赵奔三“虚弱”的点了点头,对身旁扶着他的徒弟道:쓄“扶我进房间,我要好好休息。”㥁 歺

      等大家都走后,又剩下医馆里的“探案小分队”㥇了。

      “那画明明就不是陈安安,可她为什么非要认定就是她呢?”柳若馨问道。

      “其实她只䠶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在她和老朱萢两人还没说开䝶的情况頎下,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现在又因为赵奔三那副画的原因,所以陈安安心里更没底了,只好找个借口离开。”林默分析道,说完还用手拍了拍朱一品的肩膀。

      “쩏老朱,你现在可能还没有跟陈安安说清楚的想法,只是想顺其䧴自然是吧?”林默突然将脸凑到了朱榃一品面前,眼睛直直的盯着朱一品蒷。

      ꩦ“那个,下次再说吧,我先走了。”说完,朱一品就急忙跑开了。

      剩下的三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许多无赖。

      곀下午,柳若馨和杨宇轩趁着没事,便各自回到了自己厂ꀐ公那儿汇报工作了。

      “神算子?靠画来算命?有意思,有意思。”汪植道。

      “᠙义父,僌段英雄的案子可有什么进展?”็柳若馨问ᅿ道。

      “怎么?林默没有告诉你?”汪植道。

      姶“告诉了,但他只是简单了说一句毫无头绪。”

      “的确,㸺这段英雄着实狡猾,我们西厂和六扇门的人已经整个京城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任何他的踪迹。”汪植端起了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道,喝完后又道:“这件事有我跟林默负责,你只需要盯着朱一品就行。”

      ꃄ“柳儿知ႁ道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义父。”柳若馨道。

      汪瓎植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等柳若馨走后,汪植又端起茶ҙ杯呢喃道:“神算子?或许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鼨

      东厂,曹少钦和杨宇轩的㓘对话基本上跟西厂的对话差不多,只不过曹少钦多说혓了一句:“多盯着点赵奔三。”

      㱃 医馆里,林默正帮一位长得像武大郎的人把着脉,林默一脸严肃的瘺对他说道:“敢问先生贵姓?”

      ㉑ “俺姓杨,名老实。大夫,你说我这得了啥病?”杨老实担忧的问道。

      “你最近有什么乱吃什么东西?你居然有慢性中毒,而且你看看自己手臂났上的癣,这就是中毒产뿹生的。还好你今天ᙛ来了,要是你在隔两三天过来,神仙也ᄿ救不了你。”林默指着瑕他手臂上像鱼횇鳞状的斑点说道。

      “啊?他中毒了?”在一旁看着林默把脉的陈安安问道。

      林默点了点头,其实ꛊ他根本⸼不会ꁊ医术,也不会㗼把脉。要不是知道剧情,他也不会敢自告奋勇的说帮杨老实看病。 짶

      杨老实听完立马就不高兴了,指Ⱈ着林默怒道:“你这个庸医,我好端端的怎么中毒嚅,你们肯定跟对面济世堂一样,就想骗떔俺的银子。我告诉你们,你们再这样,我可就去衙门告你们去。”

      这时,从뎨外面买完药材回来的朱一品看到了这一幕,急忙走过来问道:“怎㒧么了这是?”

      “朱哥シ哥,你可䉴算回来了,你快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中毒了?”陈安安抱住朱一品的手臂,指着杨老实说道。

      朱一品听后,低下头仔细的打量起杨老实来,又从괳平时ꂕ背着的药箱里拿出一个放大镜,放在他手臂前仔细的看了起来。直到过了好一会,他才收起ⱶ了放大镜,说了一遍刚刚跟林默一样的话。

      “胪啊,他还是真中毒啦,那快帮他治吧。”陈安安见朱一ꄺ品也跟林默说的一样ᦼ,也就相信了他是真中毒了。

      縌“我不治,你们这帮庸医,治又治不好我,还要收我那么多银子。”杨老实急忙拒绝道,说着便准핋备跑出医馆。

      刚好撞ܔ到了下午赵布祝忽悠顶替他工作的赵奔三身上,原本端着药材的赵奔三被撞得药材洒了一地。

      赵奔三揉着被撞的大腿处,怒道:“谁家的小孩啊,不知道看好啊?这么不懂事!”

      戱杨老实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闻声抬쫎头看去,见还真是自己认识的人,激动道:“大师?您还认识我不?我㦭是杨家村的杨老实!那个卖烧孩饼的!”

      听到杨家村三个字,赵奔三脸色一变,急忙摆手道ᙶ:“杨老实?不认识,你肯定是认错了。”

      说完,便准备离开。

      杨老实一鬰把上前拉住他的手,说道燮:“大师,你婻不就是那个帮官府抓拿嫌疑犯的大师嘛!我닢认得你嘞,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