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主播

      昨日,刚刚走到风浅浅的面前,风帆被突然传来的喊声吓了一跳,转头向ᎅ门外阘看去。

      只见一鱿名身穿破旧青犀皮制夹袄的翼族青年正向自己飞扑而来。

      在那之蔱前,还有一道金色流光在自己眼前出现Ⲵ。

      多年的征战练就的超凡反应,在这一刻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ꑈ千钧一发之ᛎ际,风帆一跃而起,避过飞弹,同时在空中一把将翼族ぇ青年制住。

      风浅浅看到被风帆按住的男子,瞬间花容失色,跪求其饶恕他的罪行。

      尫风帆看着自始至终镇静异常的女子如此失态,不觉有些玩味。

      酇 “小子,叫什么名字,⇥胆子不小,敢来行Ặ刺本,老子!”完全没有理会跪在地욝上不断求饶的风浅浅,风帆看着߮眼前的翼族青年,本欲脱口的“本座”莫名的改成了“本,老子”

      青年眼神冰冷的盯着风帆:“呸,凭你也配问小爷的名字,要杀就杀,邀要剐便剐,但我警告你,不许碰我姐姐,否则就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ﯔ你ᢁ的。”

      “ꮪ眼神不错!”此时的风帆已经猜出了风知行的来ꋔ意。

      㸊看着男子的眼神,风帆下意识的调侃起来。

      话一出口,一道身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郎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䌍晨,教军ꓭ场上出现了一个雄壮的身躯。

      “老子叫雄起,以后,铁狼军团由老子负责,从今天起,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谁要敢堕了铁狼军쬛团的名声,别怪老子心狠。”

      “将军放心,㩈铁狼军里没有闲人,还请将军不要随便觤自称别人老子,免得让人误认为我铁狼军士都如此粗鄙,墮我军威。”

      “小子,叫什么名字,胆子不小,؉敢和老子这么说话!”

      “风帆!”

      “眼神不襎错,上来,十招,接得住,老子封你做副官,而塔且老子以后再也不自称老子,接不住滼,就给老子별闭嘴,老老实实的做ᷴ个小兵!”

      想起҃自ꆿ己和雄将军的第一꿆次相遇风帆的眼中对뺅勾起自己回忆的少年多了一⨨丝温柔:“站起来,老子给你个机会,十招,接得住,老子就放你和你姐姐一起回去,如果接不住,嗯둿,接不住,你姐姐就得做老子的第,嗯,第一,二……第十八房小妾!”

      ӧ “混蛋,你休想⬐!”风知行,起身与风帆一同向屋外走去。

      “姑娘不用担心,我们将军肯定会手下留情的!䫡”一直站在左手边,始终未曾说话的男子摇了摇手里的羽傽扇。

      읪 ᘦ 过了一会儿,只听外面传来风帆的縗声音:“짬哈!怎么样,服不服?”

      “我输了!”风知行一脸沮丧,自己⮇绝地反击的一招溗,居然被ꋆ风帆成功预判到了,非但没有完成逆袭,还因此败在了第十招上。

      “去死吧!”就在风郰帆以为彻底制服风知行的同时,风知行突然发狠,大喝一声。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컿,风知行趁着风帆不备ꚲ,将暗中그带来的爆裂瓜扔到了脼他的쓃身上。

      作为贫民,这是风知行能搞輆到的威力䰏最大的军用武器。

      为了不让姐姐陷入魔爪,死亡似䘸乎뉒也没那么可怕了。

      只是,让风知行无法相信的是樈眼前这个可恶兽人,竟然在爆裂瓜爆开的一瞬间,将自己挡在了身后。

      ꔀ 更加震惊的是,自己刚刚轻松接了九招的这个兽人,此刻居然浑身笼罩了一层耀眼的金光。

      幼风浅浅听到爆炸퐩声,心知不妙,焦急的跑了出来,看到弟弟安然无恙,微微松了口气。줹

      “可恶,你居然修成了不坏身!”风知行咬着牙。

      㝣 “小子,你不要命了!”风帆语气䒫中带着责备。

      “将军息怒,我弟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뾅救我,求求您饶了他吧!”맮见到风帆似乎有些动怒,䕤风浅浅瞌的心再次悬了起来,赶忙跪在地上求了起来。

      튬 “䋗姐姐不要求他!”猏风知行激愤的喊到❶。

      虽然接触时间很短,但风知行表ュ现出的不畏强权,与甘为亲人牺牲的精神很让风帆感动。

      二人身上有许多相似之处,看着此时的风知行,风帆越发觉得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罢了,也怪我临ɶ时起了些心思,这次就ꗫ放他一马。”风帆知道此事因自己一时兴起模仿雄将军所致,并腔没有真的动怒,刚才的责备,更多的也是关心。

      눾风帆所림说的临时起了些心思,指的是模仿雄将军一事。

      只不过,

      不明真቙相的风浅浅与风知行二人,

      此刻想的,却是另一件헩事儿。

      “多谢댍将军嬀!”风浅浅语中带着些感激﹌,心中却有些苦涩。

      “老色鬼,除非杀了我!否则,想让我姐姐做你的第十八房小妾,决对不뇝可能!”见姐姐几乎被骗,风知行꼒嘶吼着想要揭穿风帆伪善쁢的面具。

      “告诉你们个秘密,我慍们风ꅦ将军多年征战,尚未娶妻,这第十八房小妾风姑娘怕是做不成了,但是这正妻碠的位置么,依我看,倒是可以争一争的!”看了看漛有些心绪不宁的翼人族女子,站在不远处身穿貂裘的男子,坏笑着,推了推头上的锦帽。

      “开国公就别取笑老夫了!”风帆对着苏西平摆了摆手。

      “何来取笑,你兽人族不是流传着一首名诗,曰:'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昚棠。'想那八十老郎尚可梨花压海棠,而今将军未满六十,怎就不能娶个二三十岁쳑的娇娘?再者,您为我蛮国出蝧生入死这么多年,我们又怎么喋忍心看将军孤独终老,依我看,”

      “咳,咳,不㮵好意思,打⨮断一下,开国公有所不知,将军虽一直未娶㹴妻,却也并非心无所属。”尘玄冰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风帆,赶忙打断了苏西平的慷慨陈῾词。

      㚦“不如,啊,竟然还有此事,䢎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有这等福气,军师鯾快与我说说。”苏西平赶忙追问웟起来。

      梥 尘玄冰侧头看了쵾看风帆,见其脸色颇䬬为不悦,又看了看苏西平一脸八卦的表情,终于没有཯忍住ꡑ,开口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띹了,说起来可能会有些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