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前任他叔冲喜

      时间是公平的,无论富贵贫贱,每个人能得到的都是同样的一分一秒,你不会因为地位高旹贵如皇帝而多得一分,也不会命运卑贱如奴仆而少拿一厘。

      五贡年亖过去了,冷宫里的日子再难熬,怡㬣妃也跾这样⽸一日츓一日的熬过去了,只是很多事都不像当初一样。

      青云自从那日错抱了公主出宫以后,便很少在怡妃面前说话了,웈更多的是时候,是静静的站立在冷宫门前,不言不语地守着冷宫。

      后宫之中,变化也很大,皇帝新纳了许多妃嫔,为了这ꩉ些莺䋇莺燕燕能够更好的在皇宫里百花齐放,对着䭄宫殿乔木大加改造,也只有皇࢖后娘娘和两位贵妃的宫殿,以及没人肯踏及的冷宫未受波及了。 䑊

      봧 綦没有了怡妃这位宠冠六宫的敌手,整个后㞕宫似乎都好过起来了,一后两贵妃众嫔妃,多多少少都得到了皇帝的一点偮恩顾。

      ⑵三皇子、五公亿主、六公主相继出生,后宫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怡妃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娇憨了,五年的辛酸苦辣将昔日的她打磨的只剩下为人母的刚强和面对世事的冷漠滞,从前的的温柔天真也只是在面对着华连时才会偶尔流露。

      “母妃,母妃~今日的功课我都完成了,我能出去玩ꡇ会么?”

      小小的华连一颠一颠的向着坐在桌旁쏅刺绣爳的怡妃跑过来,眨巴着大大讔的眼睛,胖乎乎的小手竖起一根食指,摇着身子向怡妃央求道。跓

      緝 即便深处冷宫,怡妃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变得和她一样无用,在华连三穿岁的时候,怡妃剪下来孩쬾子耳后的一缕胎发鬀,向青云要了一只笔í杆,亲手做了恹一只毛笔,送到了皇后娘娘的凤仪宫。 鵞

      皇后娘娘츻带着一碗炖好的燕窝乳뜵鸽羹踏进了皇帝的御书ﲔ房。

      “啊!”

      一名女子钗环尽散,墨发披肩,正坐在皇帝的膝上“咯蓷咯”笑得欢快,猝不及防下见有人进来,吓得럒直往皇帝怀里钻。

      没想到,皇帝身边惯⏨用的公公去了别处,此时御书房门前站着的是他的小徒弟,怯生生地没有匲胆子,皇后娘娘驾到也不知땘道通报一声,由着皇后룵就这样闯了进去,没想ឥ到就撞见了那样香艳的场面。

      窝在皇帝怀奲里的正是风头正盛的瑛小主ꦺ,长得自然是花容月色,可是却总在人前扮娇扮痴,尤其是皇帝面前摂,倒是有一两分怡鯷妃从前的影子。

      此刻,两人青天白日的被皇后撞见,皇帝不自偞在的咳嗽了两声,讪讪道:

      “怎么皇后来了也不通报?”

      皇后笑得钹有些勉强,把手中的ᬮ食㜝盒放在了桌上:

      “臣妾念着皇上前日里在凤ᾫ仪宫里咳嗽了两声,今᜕日小厨房里做了这个,便想送给皇上尝尝。”

      趒 皇帝这下更不萪好意思了,推了推把脸埋在自己ڢ怀里的瑛小主:

      “还不下寭去给皇后见礼,这样没规矩!”

      瑛小主这才红着脸站起身子,急匆匆的一边整理着自己的폀衣服,一边半蹲着身子给皇后草草行了个礼:

      “臣妾见过娘娘!”

      也不等皇后䇜叫起,便捂着脸自己朝门外跑了。

      皇帝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了拉自己膝上褶皱的龙袍下摆,在房里踱潲了两步,笑道裌:

      “这小妮子,太没规矩冷!”

      皇后假装没看见皇帝的不自然的动作,从食盒里端出乳鸽羹来,语气里听不出来情绪:

      “臣㕍妾倒觉得她很好,作为皇上的后妃,容貌姿色能得皇上喜欢才是最重要的帯,至于有没有规矩——”

      “她虽然是才得的皇上赐的封号,但也在宫中养了三年了,臣妾想不如晋她的位份到贵人,人的地位高了,自然也就处处在意着规矩礼뢞仪了。”

      왵 “皇上,您觉着呢?”

      皇帝不想再说这个事情,转移着话题:

      “后宫里的ꮭ事情,皇后作主便好。皇后久不进朕的御䟆书房了,今晚,朕去你的宫里,好不好?。”

      菩賨皇后不语,笑了笑,亲手拿着勺子在鬞碗里舀了一点,送至皇帝的嘴边。

      皇帝也含着笑,就着皇后的手尝了一口,细䅂细咀嚼了之后,赞许道:

      呑 “ᖓ皇后宫里的手艺果真不错!”

      “皇上是︶在变着法的夸自쮚己么?蠰臣妾宫里的騙厨子还是当年뒸皇子赏给臣妾的呢。”

      皇后放下手中的勺子,捏着手绢乽细心的为皇頉帝夠擦一擦嘴角明,因为靠的近了,皇后温柔的气息都喷洒在皇帝的颊边,皇帝舒适的眯起眼睛,喃喃道:

      “是啊!朕记着当时是你嘴馋哪个宫里的枣泥糕,后来朕就把那个厨子赏给你了!是哪个宫来着?”

      “是玉雪宫,从前怡妃住的地方。”皇后轻声的提醒道。츈

      玉雪宫,这个名字对这些年ᕆ来流连花丛的皇帝来说有些太久远了,这座宫殿早就被新的楼阁所代替,只是怡妃这个名字,多多少少还是勾起了皇帝眉间的一点涟漪。

      皇上偏了偏头,躲开了皇后喂过来的勺子,沉吟着:

      “怡妃,她过的还好么?”

      皇后从善如ᆇ流的放下了手中﵄的羹汤,直起身子,从食盒的最ˇ下层拿出了一只毛笔。

      “是,怡妃多年在冷宫静碌思己过,十分安分,她如今也是位母亲了,想必比起以前浺该是更加稳重了。”

      “孩子?”

      皇上皱起眉头,᠜仔细㾶地搜寻着记忆力残存不多的对怡妃的䡎记忆。

      “是了,她以前是有身孕寠的。”

      皇后将手中的笔递给皇上,轻轻在一旁窼研了细磨:

      “是,是一位小公主蜉,如今三岁了,臣妾去看过,是一位极可爱的孩子。纵然怡妃有罪,但公主总是皇上的냙孩子,稚子无辜䝚,不该随着她的母妃一起受苦。”

      皇上伸出手轻轻握住皇后,揉着食指上凸起的骨节。

      “皇后心慈,不如将那㑀个孩子送至皇后宫中抚养,皇后抚크养孩子是整个后宫最让朕放心的了。”

      顺着手骨上的力道,皇后将研好的墨推至皇上眼前,含笑: ꗒ

      “臣妾宫里已经有三》个孩子了,怡妃的艥公主也￱大了,总归是母女连心,臣妾怕不如怡妃养的精细。ꩡ”

      皇上点了点头,鵫拿着手中的笔蘸饱了墨汁,在纸上写下了“母女连心”四个字,仔细端详,赞道:

      “皇后送的东西总在朕的心坎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