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砨陆陆续续有人进场,会议厅内的座位渐渐地被填满,媒体记者纷纷架起长枪短炮,不断调试,主持人开始“砰砰”拍话筒调音。

      见状,夏景験行和朱敏、邓锋没继续褀聊天了,约好晚上烅一起喝酒后,就各自坐回了座位上。

      等到上午九点整,会议正式开始了。

      一个三十出头、穿黑西装、戴金边眼镜的圆脸青年走上了台,拿着话筒,用低沉平稳的嗓音说起了开场白。

      쟏 “各位投资家、创业家、媒体朋友们,大鈲家上午好,首先我代表清科集团欢迎大家莅临……”ョ

      台下。

      付绩勋扭头给夏景行介绍:“这就是清科的创始人李正东了,1997年他和几个同学在ꮵ清华成立了创业者协会,并开始请一些企业家演讲,比如王志东、张朝阳、田溯宁、丁磊等等,渐渐地打响名气。

      ⽟等到1998年初,他创办了亚洲第一个创业计划竞赛——清华大学创业计划竞赛,立刻声名鹊起,也因此开始担任清华大学科技创业者协会会长和多家知名专业杂志的主编、撰稿人……”

      夏景行点头,起家也不怎么传奇,就组织本校大学生搞了次创业大赛,但就因为学校是清华,担任的也是清华的创业者会长,接触到的人脉、关系网,获得的名气,普通高校创业会长拍马也赶不上。

      要端创业媒体、信息撮合这碗饭,名气、关系网都缺一不可。㯗

      台上的李正东笑着说道:“记得01年举銱办第一届中国创业投资论坛的时候,参会的人数不过百余人,投资机〟构十余家。

      今天我看到场的嘉宾接近千人,投资机构多达数百家,星光璀璨,贵宾满座,行业发展趋势一片欣欣向荣。

      在2000年以前,中国创投行业迎来了罣一波黄金发展期,那时候机构数量暴涨,到2000年达到了最顶峰。

      此后赶上互联网泡沫,行业꬗就进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期。

      最少的时候,整个中国的创投机构数量,都不到200家了。”

      说到这,李正东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激情澎湃的说道:“但是,今年,֓我们VC行业迎来了转机。

      顃百度、分众、中星微、德信无线、尚德太阳能等等一大硂批优秀创企登录纳斯达克、纽交所,退出案例达到了自2000年之后的新高。

      此外,脸书的夏景行先生,网屏的邓锋先生,网讯的朱敏先生等硅谷华人成功企业家纷纷回国,进军쀘创投领域,成为了中国创投圈的重要组成力量。

      红杉、阿克塞尔、纪源资䫚本等全球知名的创投机构也在今年,纷纷选择落地中国,开设分支机构。

      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对我们中国创投市场的看好。

      今年,整个VC行业都在复苏,我称之为VC2.0时代,有机遇,同时也伴随着各种挑战……”

      李正东讲得唾沫横飞,中国创投史被他各种信手拈来,好一阵忆苦思甜。

      台下也很给力,每讲到精彩部分,就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讲了一会儿,李正东突然把声音放缓,颇为神秘的说道:“今年,我还发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

      众人均抬起狯了头,目不转睛望着台上。

      不愧是吃这碗饭的,把台下众人的好奇心吊튅起来后,李正东才开始揭晓答案。

      “在之前,VC在中国赚⍰钱主要靠投资IT,例如盛大等游戏软件商。

      而到了今年,随着尚德、分众的成功,创投不再仅限于TM褁T领域,而是逐步向传统领域扩展,给传统企业赋能,注入新줂的成长动力。

      这是一件好事,我认为,意味着中国的VC渐渐开始走向成熟。

      比如在美国,生物医药、消费品牌等许多传统行业都可以获得VC投资。而这些企业成长起来,又会反哺VC,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TMT,是电信、媒体和科技(Telecommunications,Media,Technology)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组合在一起,指以互联网等媒体为基础,将高科技蒁公司和电信业链接起来ᢟ的新兴产业。

      台下,包括夏景行在内的很多投资人、创业者、媒体人都在认真聆听李正东报出一条又一条详实的数据,以及用数据推导出的投资趋势。

      清科作为国内目前最大的创投内容提供商,掌握的信息,比他们所ⱃ有人、所有机构都要齐全,有非常高的参考价ᄅ值빂。

      妯 李正东讲了约半个小时,然后开启了今天的颁奖。

      “在正式颁⟻奖前,我先给各位介绍一下清科榜单的评比指标体系,根据管理资本总量、募资、投资金额、投后管理、退出回报水平等5项指标进行综合评比,其中回报水平权重最高……

      此外,外资美元基金在中国之鞯外的资产管理规模、投资案例不计入评比;

      另类资产管理公司擜、综合投됒资平台旗下除VC之外的基金不纳入评比。” 麙

      说话빯的同时,李正东还朝夏景行这个方向看了几眼。

      注意到这一幕,很多人都会心一笑,这是怕得罪年轻的投资大鳄啊!

      覯把规则宣讲清楚后,颁奖典礼就正式开始了。

      年度最佳退出案例颁给了百度,上市首隲日近四十亿美元市值,秒杀中国所有互联网企业,德丰杰基金、IDG成为最大赢家,䤻均获得超过五딡十倍的回报,大赚数亿美金。

      罗宾李和德丰杰、IDG代表一起上台领了奖,还发表了一番获奖感言。

      年度最佳投资案例颁给了尚德太阳能有限公司。

      今年5月,龙科创投、高盛、英联等国际着名投资基金向尚德投资了80퍁0峹0万美元,完成了国资清退。

      然后尚德于2005年12月1싚4ꌾ日,也就是前些天,成功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并募资4亿多美元的资金,成为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

      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区别,在当下就是쾰纽交所上市的企业盘子更大,市值普遍高一些。

      尚德创始人施正荣春风满面的走上台领奖,持有上市公司大量股份的他,身价高达二十多亿美金,是今年中国首富的有力争夺者之一。

      “听说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尚德估值只ө有2.88﷢亿美元,江省国资按照这个估值,把75%股份卖给了几家外资风投和施正荣?”

      见老板询问,⒠付绩㽾勋点了点头,随即叹息一声,“卖亏了,亏大了,再多捂半年,估值变成市值,而且投资增值几十倍。

      听说2001年尚德成立时,几家江省国企合起来投댑资了600万美元现金,施正荣个人仅出资现金40万美元,外加作价辤160万美元的技术入股,拿走了尚德25%股份。

      今䕤年尚德快上市了,因为国资控股原因,不便于登录美股资本市场,所以他引进外资,加上一些过桥贷款,收购了所有国资ậ股。

      不过要是没挝有这人,尚德能不能成,也还两说。

      但톙一码归一码,江省国资这次真的是卖亏了,哪怕留一点股权在手里,也要好过全部卖出。”

      夏景行点头,这不关他的事,他也管不了,世纪之交,这种事情太多了。

      颁奖继续进行,软银亚洲二期基金以单支基金6.43亿美元的规模,力压一众VC,当选本年度最佳募资机构;

      IDG和软银亚洲、远景资本中国一起当选本年度投资最活跃机构。

      台上的LED屏幕亮起,以表格形式展示出了三家机构的投资数据,包括投资了哪些公司,投资了多少金额等等。

      阿狸是远景资本美国投资的,没有出现在屏幕上。

      但即使不包括阿狸,2亿美金管理规模的惊蛰基金䃱也已经对外投出了近5000万美元,仅仅次于活跃得不像话的IDG、软银﹓亚洲。

      实际上,惊蛰基金才开始运作几个月,在评选上⊜面有些吃亏。

      夏景行没想到远景资本还有奖拿,听到李正东报出公司掐名字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看了一쭰眼屏幕,确实是获奖了。

      随即他迅速起身,理了理西装,往台上走去。

      第一排最正中位置也走出了两个人,一个是IDG熊小鸽,一个是软银亚洲阎炎。

      三人互相等了等,一起来到台上,然后为了站位又谦让了一番。

      最终让从业十几年的老前辈熊小鸽站在了中间,夏景行和阎炎站在其左右两旁。

      三个人并肩站在台上,挨个接过李正东颁发的水晶奖杯。

      “夏总,恭喜!”

      圆脸型的李正东笑起来十分和善,双手把奖杯递给了夏景行。

      夏景行点了点头,笑着说了声“谢谢”,双手接过奖杯。

      获奖的三人,一边接受台下媒体的拍照,一边挨个发表起了获奖感言。

      不同于两个老头的发言,夏景行发言十分简短。癩

      萚㝇“接下来,远景资本会继续坚定勿不移的执行重仓中国的投资策略,与创业者同ỉ行,共同筑梦!谢谢大家!”

      发言的时候,夏景行注意到台下不远处的张帆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怕是都被千刀万剐了。

      夏景行对其笑了笑,他可没有挑衅,毕竟风度不能丢。

      沈北朋没和张帆挨在一起,被安排在了偏左的角落,与童士杰、邓锋、朱敏等人挨在一起。

      一排座椅也就三十多个座位,马云、罗宾李、熊小鸽、张帆等人坐在了最中间。

      夏景行基本上已经看出了座次的安排规则了,第一排坐的都是各头部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和顶뒨级创业者。

      而自己和邓锋、沈北朋等人在国内VC行业算是新人,寸功未立,被安排在了第一排的两侧;最中间就是张帆、阎炎、熊小鸽等声名显耑赫的国内投资人,每个人手上都有几个今年上市的成功案例。

      也就是说,是以在国内VC行业的影响力排的座次,与个人资产、财富无关。

      远景资本被劈成了好几半,纯粹衡量国内VC、PE规模,远景资本目前就7亿美金规模,不算少,也不算特㿥别多。

      国内退出案例更是ᆒ只有框架传媒,目前对赌未完成,分众股价还没起飞,框架传媒回报还不到3亿人民币。

      不到五倍的回报率,远低于分众、百度、尚德这一大堆的几十倍回报案例。

      在掌声欢送之下,夏景行拿着奖杯下台了。

      颁奖继续进行。

      罗宾李、马云、江南春、孙童ጝ宇、施正荣、德信无线董德福、中星微邓中瀚、芯原股份戴闠为民、博客网方兴东、中国博客网胡之光等十人荣获“年度十大创业企业家”称号。

      “怎么博客网也混进来了?”

      夏景行不解,询问身旁的付绩勋。

      他觉得前面几个还有含金量,后面的简直就是来凑数的。

      值得一提的是,十大企业家中,排名第一的是罗宾李,此时其行业地位还要棤高于马云。

      付绩勋笑着说:“博客网B轮融资是錳清科资本提供的财务咨询,拉中国博客网进来,以示公平,你懂的。”

      夏景行懂了,清科也要恰饭,在不算特别偏颇的情况下,肯定还是要照顾一下自己人。

      此时的博客还没衰落,大家也都觉得是个不错的风口,放进榜单,也不算是特别扎眼。

      “下面,我们揭晓2005年度十大最活跃创业投资人。”

      李正东以激情四射的声音念起了获奖名单,其身后的LED屏幕展示出一个个名渵字。

      “IDG合伙人杨飞,代表投资案例:百度、分众。”

      “红杉合伙人张帆,代表投资案例:百度、分众。” ̞

      “龙科创投邵俊,代表投资案例:尚德。”

      ……

      夏景行看了一眼,上榜的十个人几乎都与今年的几宗大型IPO有关,含金量很高。

      而这上榜的十个人,加上那十大企业家,坐在了最中间的ꌯ位置。

      몎 这和他猜测的差不多,清科把主宾席位给了获大奖的这批人。

      릯 远景资本那个最活跃投资机构,不算什么大奖,算是安慰奖。

      远景资本目前还没有获得一个IPO,属于播种期,投资虽多,但都还没有看到大的成效,离回报期更是遥远。

      风投行业,ꥧ最重要的还是看回报!

      十大最活跃投资人,称号用得很ᮆ巧妙,其实就是“十大最杰出投资人”,只是给“最杰出”这样的称号,难免会给其他没获奖ǖ的人一种不爽的感觉。

      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里面的门텫道,清科就故意搞点这种花里花俏的东西,谁都不得罪,同时又保证了榜单的顺戂利推出。

      时间临近中午,最愜后一䯆个重磅大奖也揭晓了,IDG以本年度几个大型IPO退出获得最高分数,一举成为“2005年度最佳创业投资机构”。

      这是实至名归,ꪱ包括夏景行在内,所有人都送上了掌声。

      然后,清科公布了“2005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50强”榜单。

      IDG、软银亚洲、华盈创投、鼎晖、德丰杰、软银中国、GGV排名前七;

      英特尔投资、3i资本分别投中了德信无线、分众传媒,力压远景资本,排名第八和第九;

      远景资本因框架传媒退出櫁,加上不低的资产管理规模,排名第十;

      红杉中国寸功未立,但因为有美国公司那块全球第一的品牌,排名第十五;

      深创投、联想投资,排名十八、十九;汇丰直接投븓资薏(్亚洲)排名二十৯二;北者极光四十名,阿克塞尔中国四十二名。

      夏景庣行稍微一看,除了前ᇋ十有点含金量外,后面的排名基本属于“⩉排排坐,分果果”。

      有趣的是,北极光、阿克塞尔中国、红杉中国,三家机构,基本上都还没投出第一家公司,但排名差别很大。

      资产管理规模,红杉中国多一点,2.04亿美元,北极光和阿克塞尔中国分别是1.21亿美元㑈、1亿畈美元。

      夏景行猜测,红杉中国沾了美国总部的光。

      毕竟红杉美国最辉煌的时候,其投资的企业市值加起来,占据纳斯达克总市值的15%。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