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东方玄幻>

      这被围攻的修士就是自己半年前逛坊市时,抢᩹在自己之前买下来那颗会迷惑人心的珠子的人。

      当时这人严格ᴗ来说,甚至算不上修士,都还没有引气入体。但现在他的修为却已经超过自己了,难道那颗珠子真的洀是宝物。

      正在林若初在一旁暗自揣测,怀疑自己错过了一件宝物的时候1,场中的情形又发生了变韀化。

      “卫昊然,你就不要再挣扎了,♍白费力气罢了。你要是束手就擒,交出宝物,看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上,뗵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嶖。”围攻的几个人中修为最高的那个男修开口说道。

      被围攻的那个人也就是卫昊然听见这话,十分气愤的说道:“卫昊天,我们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虽然只是堂兄㤂弟,但你我二人年龄相仿,自幼玩在一起,跟亲兄弟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到了太白宗,你我二人攷也一直互相扶持。因为我们两人凤的灵根깫都不好,一个四灵根、一个五灵根,所以迟迟都不能引气入体。

      你说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鏚法,两人都会落在后面,一直在底层挣扎。不如先把两人每月领到的聚气丹都给一个人服用,先专注提高一个人的修为。

      ࣕ 等这人修为高了,在考核中表现好,成为内门弟子后,每月的月例中的丹药就多了不少,再给另外一㿣个人服用,这样两人的修为就都提上去了。

      我厰本来觉得⁔这样做不好,本来我们的修炼速度就慢,这样做不服用丹药的那个人那不是更加慢了,但因为你坚持,还是同意了。

      䬹而且因为你是四灵根,资质比ِ我要好一些,我就把我篳的聚气丹全都给你了。 掘

      使你以四灵根的资质修炼浹速度都快赶上双灵根了,而我因为没有丹药,迟迟不能引气入体﯉,都成弟子峰的笑话了。

      ዅ到了太白秘境,你说大家一턭起也好有个照应,我就给你留下了传音符,并且接到你的传音符,就立马ꇺ赶쥿过来了步,没想到你却和人合起伙来暗算我。

      我们一起长大,我一向是把你当成亲兄弟的,连聚气丹都愿意给你。

      ꠢ要是你在秘境里面的收获不足,你只要멣给我说一声,我就会分一些物品给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了,好像你对我有多好一样。你的五灵根资质还比不上我,并且你的聚气丹都给统我了,我吃两份聚气丹,到확现在都才练气五层。

      你因为没有聚气丹,半年前都还没有能引气入体ꪓ。现在鎸的修뺮为却比那些单灵根的⛮天才都高。

      虽然你平ꣁ时不知用什么方法掩盖了修为,所有人都不知道你的真实修为。要不是我上次突然去找你,㤟无意间发现了你身上的气息不对,又暗中试探了你几回,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찫 ࠃ你身上肯定有能提罰高修为的宝物,聚气丹不过是因为你不需要,才拿出໖来做好人罢了。

      要是你真帆把我当成兄弟,怎么有关宝物的事情你一句话也没有透露过,真实修为也瞒着我。少说废话,把宝物交出来。”

      听了这话,这卫昊天也激动了起来,说出了自己心里面对卫昊然的不满。

      也不知罖道围攻的众人是不是堪被卫昊天口中的宝物所激励,攻ꂶ击也越发凌厉起来,卫昊然渐渐的应付不过来,身上有了不少的伤口。

      林若初躲簹在一旁吓到了,虽然林若初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修真界十分危险,杀人夺宝的事经常发生。但没有想到这一幕发生䝱在自己眼前,还是有点接受不鱸了。

      就在林若初以为这卫脀昊然必然不敌的时候,却没成想到最后结果ⲻ却发生了惊天的逆转。

      这卫昊然눉的处境虽然一直看着险嚭象环生,但却坚持到了最后,直到把最后一个人杀掉以后,才体力不支到了頋下去。

      䂄林若初又等了一会,嘫看卫昊然还是没有动静,就知道这人应该是真的昏过去了。

      顿时林᜷若初纠结了,刚才打斗双偰方的对话自己都听见了,这卫昊然身上有宝物,使他以五灵根的资质达到了如今的修为。

      不说这宝物这么逆天,更何况这宝物㈊极有可能就是当初在坊市上的那鸺颗珠子,要不是眼前这錽人横插一杠,那颗珠子早就是自己的了。

      而现在这人意识全无,自己轻而易举就可以从他身上得到这件宝物꒓,就算自己下不了手亲自杀人夺宝,但这人췱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不及时救治,说不定就醒不过㗉来了。

      更何燭况这林⹾中也不是没有危险的,眼下这种情况,别说是妖兽,就算是一只普通动物也能要了这人的命,自믵己完红全可辞以在一旁守着,等他死了,再去取宝。

      正是想什么来什么,正在这时,一只二阶的妖兽往这边过来了。

      蒲林若初看着妖兽一步步来到卫昊然身边,卫昊然马上就要葬身于妖兽口中。

      林若初猛然一惊,拿出佩剑向妖兽攻去。最后看着妖兽倒在地上死了,캶林若῔初松了一口气,给卫昊然服用了一颗治伤的丹药。

      便走到一旁打坐,反思着自己刚才究竟怎么了,在想些什么,랸竟然打着让卫昊然死在妖兽口中,自己再去取쯁宝的想法。

      自己这样做,与那些杀人夺宝的修士有什么区别,甚至还比不上那些杀人夺宝的修士,至少那些修士敢直面自己的内心,不会因为此事在心境上留下隐患。

      而自己这样做却更加虚伪,觉得只要不是自己亲自动的手,这卫昊然死在妖兽口中,那么他的死就跟自己没有关系,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

      自己刚开始闻到这里容有血腥味时,还想着要是同门遇到妖兽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婋怎么现在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同门葬身于妖兽ᦾ口中。

      自己之所以想法变化这么大,不过是宝物动人心罢了。但是这卫昊然身上有宝物的事,自己并不确큮定,只是卫昊天觉得有罢了。

      万一这卫昊然并不是靠宝物펹修炼的,真的是自己天赋惊人呢。何엻况就算有宝物,自己也㋲不该对别人的东西起贪︐念。

      卫昊㺃然鰂就算真的是靠当初坊市里得到的馚珠子才띑能修炼的这么快,也跟自己没有ꝭ关系。

      ⚹ 那颗珠子虽然自己也ﮊ打算买,但既然最后自己放弃了,那Კ就说明自己与珠子无缘。

      说珠子是卫〿昊然从自己手中抢走的,不过是给自己贪婪心,找了一个借口罢了。

      虽然修真界杀人夺宝是常事,但自己真的这样做了,还是自己吗。

      䯓这无主的宝物,自己碰上了当孷然要争取,有主的宝物,自己却不该起贪婪之心。

      想到这里,林若初只觉得心中一片清明,身上不ꤪ由自主的吸收起灵气来,修为一直往上涨。上涨了一大截,直接由练气后期达到了练气圆满才停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