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大本营戚薇

      “老板娘,你是不是搞错齤……?”஧祁龙֡轩㹢无奈,试着提醒一声。

      ﹩谁知他话还没说完,虞桑雪已然投来杀人的目光。

      得~

       祁龙轩吐了吐舌头ᄯ,一副认杀任宰的样子。

      흑 老銮板娘一看ᄍ这情势,大有怲可为啊,急忙顺溜拍马,领着虞桑雪走到一处⅓衣橱前,指着一件罗裳道:“娘子,这件天水碧蓝裳如何,做工精细,材质一流,金丝银缕,凤霞云线镶边,是本店少有的精品,配娘子这花容月貌相得益彰。”

      虞桑雪没有说话,转而看向祁龙轩,眼中有动容之色流露。

      糉祁龙轩报以微笑,买件衣裳博佳人一鿛笑不亏,何况这店家口才퐬了ỳ得,见风使舵䚞的本事一流,他再不识趣,恐怕这丫头真要被她引诱得团团转,便询价道:“这件多少钱?”

      店家也不客气,伸出五指道:“不贵不贵,五万金币而已。”

      五万金币~헣还不贵?

      祁龙轩差瘾点没横死当场,这家店可真是磨刀霍霍的왧黑店啊,一件普通罗裳,竟要价᭠五万。

      要知道,当初他给虞桑雪买的那件七彩流光裙,也才一万多金币,而且还是功能性灵宝。

      “店家,你这是黑店啊?”祁龙轩虽说有点身媽家,但毕竟钱得来不ၣ易躝,哪能这么挥᫗霍,当下就变了脸色。

      那妇人被这么一说,脸色也不好看,冷眺了祁龙轩一眼,转而又对虞桑雪道:“娘子,正所谓千金易得,难得有情郎,连这点钱都不㛊肯为你付出,哎……”

      妇人没再说下䖵去,但挑拨之意明显,说得虞桑雪一脸委屈㪑,直勾勾的瞪着祁龙轩鈱,似乎在说,为了那个女人,上品丹药都舍得,对蒕她蠌,捩却连一件衣裳都舍不得买,相较之下,叫人寒心。 ન

      祁龙轩真是个有苦说不出,他不是买不起,主要是明ἤ知道是个꣊坑,还要往里跳,叫他很不舒服。

      뾩 “这样吧。”

      见两人沉默不语,老板娘急忙打了个圆场,道:“小娘子不如看看这䯮件。”

      她指着天水碧蓝裳隔壁的另一件㾸白色仙裙:“这件雪魅郯罗裙᯲价格略低一点,是用雪魅狐的毛草精制而成,雪魅狐产自北极苦寒之地,极为ᥥ难得,皮草自带香气,相传当年灵姬传情于庄王,正是穿着这身雪魅罗裙,真可谓‘澄妆影于歌扇,散衣香驷于孍舞风’,搭配↊娘子这一身仙䪬气,就是岻洛河神女都要黯然失色呢。”

      说滑着,他又指㳻着雪魅裙旁边的一件白色披风,盈盈笑道:“还有这件雪魅披风,跟这件雪魅罗裙乃是一对,两位若是同时穿着这件,走在大街上,真个是天作之合,羡煞旁人。”

      虞桑雪伸手,抚摸着那两件所谓的仙侣套装,픻眼神迷离,似乎痴了:“这两件要多少钱?”

      老板年一听,笑得花枝乱颤,像虞桑雪这ʄ么容易忽悠的客人,真的是难能一见,下手不狠些,过໾了这家可就没这店了。 

      一番试探,就将这位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敢情是个痴情女子,一听是섐情侣套装,马上就原形毕露了。

      祁龙轩心头猛然一跳,䪦暗道不好,果然就见老板蒲扇轻摇,咯咯笑道:“小娘子若是喜欢,姐姐算便宜点,两件一起八万金币就行。”

      “哥~雪儿想买。”虞桑雪显然被打动了,一脸委屈的扯了扯祁龙轩的衣角。

      这位对金币可没有什么概念,⪿一千万跟一万,在她的眼里根댋本没有什么区别,可苦了祁龙轩这个明白人。

      ﰍ“雪儿。”

      祁龙轩双手搭上她的双肩,ﱶ苦口婆뮽心道:“这Ҭ两件衣裳真的不值这么多钱,哥哥再带你到别处逛逛好不횪好?”

      “哟㥶~”

      궒 淠 边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板娘涘双手交叉胸前,鄙夷着道:“重难놐得小娘子喜欢,这点钱都不舍得花……”

      “你给我闭嘴~”祁龙轩瞪目怒指过来,已䟎是忍无可忍。

      “哼~”见祁龙轩丝毫没有一掷千金为红颜的诚意,虞桑雪孩子心性一起,眼眶微红,满脸委屈的就要掉下泪来。

      “哟哟哟~”

      就在这时,门쳈外忽然传来几声叹息之声,几道身影迈了进来。

      ⫇来人清一色的墨绿色道袍,正是灵修峰内门弟子的服饰,色调虽与外门弟子的服饰接近,但衣裳材质乃是一等丝绸锦缎,远非外门弟子的粗布麻衣能比。 붹

      其胸口处绣有轿灵修峰特有的五峰图案,正是外门弟子服饰所没有的。

      说白了,外门弟子在灵修峰,只是免费的生财劳力而已,羖只有进入到꡺内门修段行,聍才算쐯是获得灵修峰的认可。

      这几人能成为内门弟子,修为也都不俗,一行五人,一个元婴期,三个胎息期,修为最差的也已达到通神后期,自是飞扬跋扈,目中无人。䷈

      当박先一人阕风姿帳俊彩,相貌不凡,一折纸扇抖开,惋叹道:爄“为此国色天㌖香的小美人儿,竟连八万金币都不汩舍得花,这ギ位仁兄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ꤺ

      “店家,将两件衣裳鞬包起来,算我送给这位姑娘的见面礼了。”那位倒也干脆,说着随手一抖,几张大额银票就送了出去。

      ꤎ这阔气㛊的手笔,当真把妇人惊了颥一下,急忙满脸谄媚的接过,当着虞桑雪的面,将那人夸得跟朵花似的,又将两件衣裳取下,到柜台上打包起来。

      鹿 虞桑雪眉头一皱,见几人走来,下意识的往祁龙轩身后挤去,哪有半分领情的模样。

      祁龙轩目光在几人身上掠了一眼,甚为惊奇。

      为首那人却ޘ是见过的,正是不久前在灵宝阁拍卖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钟伟龙,三十几岁的模样。

      祁龙轩心头暗惊,虽然知道修真之人驻颜有术,眼前这位的实际年龄应该不止五봓十,㫊但以这样的年纪,能够达蔒到元婴期的ޞ境界,就是放眼灵修峰众内门弟子,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ퟐ 当然,修为是一回事,眼前这位,据说还是丹霞峰首座,帝王刀钟镇的独子,仅凭这一层关系,就远非祁줳龙轩目前能够招惹的起的。

      几人互相打量的꬧这一会功夫,店家已将两件衣裳打包好送来,本想送描到钟伟龙手上,却被祁龙轩接了过去鮤,嘴上陪笑道:“感谢公子慷慨解囊,河洛城有钱人真多윪啊,八万ી金币随手就给ސ了,阔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