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之龙神

      话毕!

      有微风轻轻走过,火苗摇曳的时候,三人脸上有阴影晃动,表情更加深沉。

      “我们中间有内奸!!是他在一路出卖我们的行踪”

      仇天魁的声音低沉到㱓极限,只有在场的三人能听清。

      呼吸声!冷퓥气在游走。

      周围突然静的可怕,篝火的霹咔声落到三崚人耳中时,犹如炸雷一般꺹,响声惊的耳中嗡嗡作响。

      “内奸!”

      低沉的吐字,能感到罗元生在说这话的时候,有寒意在他身上流出。

      ≰ “恩!”

      应纯了一声Ѹ。

      仇天魁这才说道:

      “这个问题我实际考虑了很久,从种种迹象上才得出有内奸这个结论”

      “首先,就是阿拉伯人为什么会追上我们!”

      ಭ“在五六天前那一场阻击战之后,我们已经甩开阿拉伯人的追击,再加上梁翁亲自出手抹除痕ឧ迹,阿㬤拉伯人就算有天大本事,光靠他们自己,追ý上我们的步伐的几率已经很小了,但是,他们笔直的追了上来”

      说到这,仇天魁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梁勇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在道:

      “那时候,我以为是梁翁处理手段的原因,又或者他们中间也有相应的追踪高手,这才从蛛丝马迹中,跟着我们一路而来的”

      숌 䄬罗元生与梁蚔勇㱥,在这话中点了点头,他届们两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有着相同的想펡法。

      㦓“可接着就是第二点,也是最ී可疑的地方,謙在我去抢水的那个ᱣ晚上,阿拉伯人才刚到九头ᆼ蛇山,没有一点犹豫就袭击了黛绮丝几人。

      ্那可是我们临时找的地方,这些家伙就像提前知道一样,一来就打了샚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要不然之后的ꄞ战퐈斗,也不可能一直打到我们一败涂地”

      说到这里,仇天魁牙齿咬得咯咯响。

      一场战斗,六名护卫,五人重伤,两个波斯人的战亡。

      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是偶然吗?是无意之间的连锁反应鏽吗?

      非也。

      仇天魁思考的结果。

      是有内奸出卖了他们的行踪,一路都在用他们不知道的方式为阿拉伯人通风报信,这才让阿拉伯人追了上来,在那个多事的夜晚发动了一次致命的袭击。

      当然,多ﻀ万那里绝对是一个意外,咚咔咔族那里也是一个意外,他们之后的抢水,分开行动,在当时都是很合理的安排。

      可关键是,阿拉伯人在那时来了,一次精准无比的袭击,让仇天魁他们仓促应战,这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蝴蝶效应。

      他们先是在战斗中被冲击,有人被堵在山顶,有人被迫躲了起来,有人还在东奔西藏,完全乱了套,四散而开他们也出现了首尾不能相顾的场景,一点组织能力都没有。

      儥也是这种混乱的局面,才在山顶决战那一刻芫,造成了只有仇天魁与普刺巴尔斯两人迎战,一直被围杀到失去反抗能力为止。

      而这结果,更是罗元生三个援兵赶来后的被动局面,他们不得不依靠手中仅有的三人,打了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탏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内奸出卖!别无二者!

      此时,那个内奸就隐藏在这些人之中,他就像披着羊皮的狼,平时伪硒装ꗏ的很好,与大家同行,同吃喝,同欢笑。

      但到关键时候,他就撕下伪装,露出那满口血腥的獠牙,暴露出野兽的的本性,对仇天魁他们咬出致命的一口。

      “是鳷谁?”

      凶光隐动,罗元生与梁勇同时低语了两字,狠狠的看向了熟睡的人们,他两也不是庸者,仇天魁简短地分析,当场궕点醒了他两。

      “仇郎,你看出来是哪一个吗?”

      愤怒中,梁勇轻轻拧动着烟斗,大有仇天魁一指证,梁勇就有结果졟了这内奸小命的架势。

      Ꭶ“狗崽子,我罗元生一生最恨郺两件种人,一个是出老千的,一个是内奸叛徒”

      罗元生也攥着棍刀,等待仇天魁接下来的话,他想到乌依十古尔的遭遇,就杀意不减。

      当前!

      㖳最可恨的事是什么䡒?

      不是黛绮丝的撒谎,哪怕她有所瘡隐瞒,被雇佣的他们也没슄有刨根究底的资格,黛绮丝心中藏的那点事,也没有全盘托出的돟理由。

      而且她已经支付了报酬,三十两➏黄金既是卖命钱也是责任ᔟ,即使随后的战斗再怎么激烈,仇天魁他们也需要履行义务,保护黛绮丝到底。

      是内奸,是背叛,这才最可恨的事。

      试想一下,要是没有这个内奸出卖行踪,那怕有咚咔咔族这点糟心的事,梁勇他们早就甩开阿拉伯人好几天的距离了,那还会有这一战的发生。

      要是没有内奸的出卖,很多事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梁芽儿不会淋雨重病,更不禩会让他们伤成这番田地,差一点就束手无策。

      ⹃ 但是,仇天魁拨弄了一下火堆,说道:

      “内奸肯定有,但现在不是对付他的蠰时候,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对于他的身份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

      仇天魁有他的顾忌,他们才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眼看就要熬过最艰难的一关,要是这种时候把内奸Ⱡ这件事捅出来,一定会造成相当大的恐慌,以至于整个团队分ᷛ崩离析,绝对不是一个好结果。

      还有就是,对于内奸的身份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万一䶴不是他不但冤枉了好人,还会进一步加剧内部的不稳定,错杀自己人时倒是成全了阿拉伯人,定会让他们躲在暗处开心庆贺。

      릯“所以麻烦你们两跟我一起稳住,暂时不要透露出去,趁着这段时间慢慢观察,说不定能揪出内奸是谁”

      ⳸忍耐!

      仇天魁也想立刻杀了这该死的内奸,他的两位侄儿伤成这样,正是这内奸的出卖一칺手造成的燆。

      但他是整个队伍的领导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要顾全大局,腂没有十拿九稳的机䎅会,他就不能对这个内奸动手。

      仇天魁的一席话下,罗元生跟梁勇终于按耐住了杀意⩐,慢㑝慢平息隭着。

      “憱仇郎怀疑的对象是谁,我们两也好暗中监视他,抓住他的把柄”ꠦ烟斗中的火已经熄灭,梁勇挑了一个炭火点燃,吸了一口后这样问道。籉

      “沙贾汗。张!!”

      一个名字,仇天魁一字一顿说了出来。

      “他?你有何判断”

      梁勇再问,仇天魁回答道:

      “另外一个死去的波斯护卫用尸体说的唼”

      暂时没有理解仇天魁的意思,但梁勇也知道他去查看过这波斯人的尸体,定时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繇

      仇天魁道:“那具尸体的死状告诉我,他不是死于战斗中,而是被人突然偷袭了颈部,一刀᭼刺穿了他的脖颈当场死亡。

      但,你们还记得沙贾汗。张当时的回答吗,虽然他也说是死于偷袭,可他却说是在马背上被偷袭的,当时正处于运动状态”

      “恩!”

      轻微的点头附和,梁勇与罗元生一起看了看沙贾汗。张的位置。

      他正背对着ờ篝火,一个人躺在波斯人的旁边,黑暗中的身影有点模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睡下了。

      三天前,仇禒天魁问话的时候是弃当着大家的面,梁勇他们当然也听到了,但那时候都没有在意,毕竟一个回答的时候坦荡荡,一个只是说告慰英灵,完全没有异样。

      可仇天魁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却让罗元生两人看出了端倪。

      他问:

      “你们两都是刺൪杀高手,现在我问你们,࿑如果一个人骑马前行,你们从右,后侧位的高处跳出,有多大几率一刀刺륧进ę这人的脖子,不偏不倚的正好将这人脖颈从上至下贯穿,还能再从那伤口完䟒美的拔出刀来”

      与罗元生对视了一下,梁勇说道:

      “完全不可能”

      “恩!䕣”

      罗元生也同意,腿他再道:

      “运动状态下,只是简单的一刀刺进脖子并不难,我们两都能做到,但在随即脱离的时候뎢必定会甩刀,这是在战斗时候的正常反应鶔,毕竟对方也不是稻草᫁人,被攻击那一瞬间㚚一定会挣扎,伤口就会随机撕裂,比刺进去的时候大得多,而且会很恐怖”

      说到专业刺杀,梁勇跟罗元生就是权威,一击能造成什쐻么样的伤口,他们两早就了然入心。

      “对,正是这样,但那死去的波斯人伤口却很平整,完全没有撕裂的迹象罽”仇天魁⺮道。

      仇天魁也是一个高手얝,虽然不善于刺杀,但他用刀一流,一刀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怎么可能瞒得住他这样的人。

      “所以?”

      “所以沙贾汗。张当时在撒谎,他在隐瞒了这波斯护卫的真实死因”

      仇天魁最后这样回答道。

      细微的线索联系起来后,就能得到一个答案,是否正确只需要好好查证一番。 N

      “这老小子,一副斯文的样子,没想到还有这一手”罗元生绝对相信仇天魁的推断,在此时已经主观꾅的将沙贾䬥汗。张认定成了内奸。

      “先别下结论,就算真是他也要当场抓到他的把柄,这样才能弄了他出一口恶气”知道罗元生的心思,仇天魁连忙摆了一下手这样说道。

      这也是他让梁勇与罗元生按耐住的原因,因为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孤立事件的推测,没有实际证据的情땒况下无法确定沙贾汗。张就是那斻个内奸。

      “很好!那就让我们在停留的这段时间张,好好看看这个张夫子的底细”一杆旱烟댠已经抽完,梁勇在石头上敲出烟灰,点头中说话。

      “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剩下的交给你们两了䉟”仇天魁拨弄了一下篝火,轻声说道。

      “恩!”

      应答。

      到此,仇天魁知道剩下的事梁勇他们两自会嘅解决。

      说道监视,跟踪,这两人都是本领非凡,想必一个斥候,外加一个江湖成名已久的梁三手亲自出䦁马,如若那沙贾汗。张真有问题,定是逃不过他们两的眼睛。

      也就在这商量结束的时候,拉苏尔的眼渌睛睁开了一下,感觉仇天魁三人散开之ꄐ后,Ȏ又赶紧闭了起来。

      沙贾ྡ汗。张也是,他虽然没睁开眼过,但转动的眼珠却说明他实际也没睡着。

      最后就是另一个当事人黛绮丝,只见她满脸红晕,靠在大黑身边低吟一듾句鐳:

      “仇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