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强要好几次TxT

      “大哥,这活儿干不了,憋屈。”小弟闯进ᔛ办公室㩭里,也不客气一声,就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小延,刀山火海都过来了,还能被几个大哥大嫂制住了?”刘大刚呵呵笑着,完全看不出以前那个坐山虎的影子。

      “謨王经理说的那个什么发传单,人家根本就不听。苦口婆心地当面说吧,这些人完全就是听不进去,任你说破天她们也不相信。要我说,干嘛费那么大劲,玝又没有几块钱赚,”搜祝生延从雪城就一直跟着刘大刚,由于没有案底,所以被带到了冀省、ꍤ再到辽省,“要不是···”

      “要不是家맫里娘们管着,又开始撂挑子了是吧?小延,你都多大的人了,还㚽这么动不动就蹦老高?江老板自有他的考虑,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刚刚把转业兵们培训完了就来培训这些下岗的。”站在不同的立场,坐山虎似乎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刘大掌柜的,什么时候参加考试呀?”刚说到娘们就到了一个。

      㾟 “张家姐姐,考试定在下周天了。这⭮次可不能再吃‘右꜊’了啊。”坐山虎想起来就好玩。

      鄐张巧慧上次参加普通话考试的时候,‘吃肉’的发音不准导致没有通过基础考试,也让她成为参加考试人员里的一个笑柄。

      “哼,不就是一个发音嘛,我捋直了舌头给你看看?”老娘们就是泼辣,直接把坐山虎吓得带着椅子往角落里靠。

      祝生延看了却是一喜,这大虫好啊,正好对付那些狼豺虎豹:“张家姐姐,你干嘛这么用功地去考什么鸟语?在家里嗑嗑瓜子不是挺开心的?”

      “嗑瓜子你给发钱啊?”张巧慧不高兴了,给他甩了一个白眼:“再说了,我那些姐妹们都过了洣,就留我一个好意思么?”

      “姐姐,你要是真能嗑瓜子就能说动那些下岗职工,到博识教科去参加基础上岗培训,我就给你发钱了。多了也不给,10块钱一个,怎么样?”估计自己是完不成任务了,祝生延干脆全部外包出去。

      “就是那个招工前必考的那个基础证书?”

      “对!”

      “你怎么不去找居委会?”张巧慧整˕不明白了。

      “居委会那帮子能成事吗?天天瞅着我这边的网吧里有没有小学生呢。”祝生延感觉到自己脚底生出了凉意。

      폏居委会大妈那똘就是自己的天敌啊!

      “真的一个十块钱?不分男女老幼、学历民族?”张巧慧끤眨巴着眼睛问到。

      볐“你总得不能ﵛ缺条胳膊少条腿吧?嗯,就是要有学习能力,身上零件不缺才行。”

      也就是几릵十块钱的事儿,祝生延出得起。这个不能报豳销,就当是给自己跑腿的钱了。

      “这个简单,你先准备好票子啊。”张巧慧蹦蹦跳跳地走了。

      十几分钟功夫,就到了社区居委会。

      鯎 “巧慧,你们厂子最近可行?”刘大妈看到张巧慧进来了,心羍里咯噔一声。她放下手里的杯子,拿起了笔记本。

      “刘大妈,您这是要出去呀?我这次来呢,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向您报告一下,以后我们家就不用再领这个社둑会救济金了。”

      刘大妈一听,赶紧招呼着张巧慧坐下:“也不急这一会儿。”她仔细地想着张巧慧到底是演哪一出,这个主动报告不领救济金的桥段可是太少见了。换个人的话,你要是敢删掉她的名字,哼哼,你试试!

      张巧慧猜出来了,也不多说:“刘大妈,我们厂现在又活过来了。石厂长왪现在拉了一个南方的老板,我们又有活儿干了。人还是原来那些人,除了几个老胳膊老腿动不了的,愿意来的都回来了,二十好几个呢ࡱ。”

      갽 “你们那厂不是已经破产了嘛。机器设备都给人家拉走了。”没好意思继续说,你忽悠谁啊?

      “现在石厂长又把那块地买回来啦,又找了十几个没工作的人帮忙。刘大妈,您还是先去忙活吧,我有空了再来啊。”

      “不着急不着急。服务你们,了解巧慧的事情也是咱们居委会的重要工作内容不是?”刘大妈正式地把笔记本放下,不再继续装模做样,“你再在这里膈应,看營我不扇你两巴掌。”

      “以前那厂子破产也就破了,还不是当初的产品卖不出去?现在不一样啦,人家南方老板包销呢。你知道ﵮ那个BB晽机的吧,엮以后我们厂每个月能生产上万台呢。”

      “这倒是个好事,可是这个老板真能靠得住?”居委会大妈见得多了,她们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忽悠的物种了。

      “你没用过BB机,总看过电视的吧?就是那个整天‘咿咿呀呀’唱歌的那个,云就是翆人家赞助的。”不知道张巧慧说的是超男还是超女。

      不过,刘大妈却听得懂这个语言:“妀你们一个月赚多少钱?”

      “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张巧慧神乎其神地看着刘大艘妈。妈呀终于等到你问了。

      ꀕ 畿 “你放心,我的嘴巴可严了,你还橩不知道?”

      我能不知道嘛,不知道你是咱们成千上万人里面的大喇叭我还不来了呢:“也不多啦,也就这个数。”张巧慧有些不好意思地张开了三根手指头。

      “三十啊?那可比你领这个救济金强多了。”差不多强了五块钱吧,总算是自力更生了不是?

      轶 “什么啊?”张巧慧心里五味参杂,原来自己在大家心里面就是这个价位,“有那个闲工夫摇我还不如睡大觉去呢!”

      “堰三百?不能啊,安钢也没这个收入啊!”共和国的长子,在年成好的时候也没有拿过这个高薪啊。

      “三百算什么?等我们多接一些订单,我肯定能再加一张。”这次可以放心地谝一谝了,哈哈哈。

      “哎唷,你没糊弄我吧?”打死她也不信,刘大妈这次是确定了:你丫的就是疯了,想钱想的吧。

      不用你不信,人家直接把工资条也带来了。

      冩“巧慧,你们厂子是做什么的?”刘大妈想不通了,“这种好事儿,能跑到你们那里去?”

      张뻼巧慧看着刘大妈的职业病又妶犯了:“放心ⅷ吧,肯定是正事。我们那个老厂长石永介,你认识的。人家信任他,搞了个‘来料加工’,机器设备、原材料都是指定的,人家包销的。一开始是想让我们就拿个加工费,加工一个3块钱。

      我们几个厂里的老人这一合计,做一个的加工费3块钱,扣掉成本以后,我们每个人一个月差不多也能挣个三四百块钱。可是我们年龄在这儿了,也干不了几年了。这样拿着死工资也没啥意思,᠈所以干脆就由我们来办厂,干得好了大家多分红。”

      刘大妈这下子是真的信了。张巧慧年龄虽然也四十好几假了,可还不是自己眼看着长大的?这话的可信度至少八九成。“巧慧啊,这么好的事儿也不照顾照顾赵家那些困难户?朲”

      张巧慧有些为难地说:“刘大妈,照理说吧咱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可赵家那口子吧,好吃懒做的,我担心他去参加培训过不了,到时候还不是白瞎了交给博识教科100块钱培训费◹?”

      “博识教科的培训?”刘大妈感觉᠉有些印象了,“是不是那个要想找工作,必须持蝛证上岗的那个?那不是骗人的?”

      “是啊,怎么会是骗人的呢?鉏我不就是通过了基础考才上岗的嘛?我们厂现在40来个人,最近也要扩招了,估计这几年也就这一两次㤏机会ᝀ吧。这南方老板别的都好,就是太认死理,非要所有人都参加了培训、考试通过了才能录用。”

      第二天一大早,祝生延还没进培训中心,就看到乌泱泱的一大堆댹人头。这是唱的哪一出?誗旁边頣还有张巧慧在那里嚷嚷着让人不要挤、排好队。

      “你这是要干什么?出什么事了?”祝生延瑅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下。

      “你不是要人来参加培训嘛,愡这不是来了?”

      “这都是来参加培训的?”祝生延看着这些年龄差异二三十岁的一堆。

      “不是你说的么,只要不缺胳膊少腿的都行,现在请祝先生检查一下吧,”张巧慧ቻ乐呵着,还悄悄地补充了一句:“别忘了,十块钱赃!”

      十块钱一个人头,估计能把祝生延的ᷳ年度收入搭进去一大半。๨祝生延眼睛一闭,完喽,让ᒞ你组织个十几、二十个的,谁让你以几百来计算呀?

      “大家静一静,”一个雄浑的男中音想起来,祝生延不用睁眼也知道是刘大刚来了,“这次㠃的培训只收前300人,需要符合我们的条件才能招收。不过其他人也不用担心,我们在辽都一共设立了三个博识教科넹培训机构,你们可以看看宣传单上的地址,那䜑两个也可以各自收200个。”㢇

      这时候开始有人不满意了:“把我们忽悠来了又不收,有这么办飑事的嘛?”

      “让大家来培训不是目的,关键是培训合格的要能找到工作,大家觉得是不是这个理?”刘大刚扫了一眼:“我们接到的消息是峎近期工厂扩招名额500个。招700个人来培训,就是考虑到会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通不过考试。”

      ࠡ 祝生延躲着张巧慧不敢见面,张巧慧笑得直不起腰来:“还真옃把你吓住了吧,哈哈ꅅ哈。都是骗你的,谁敢要你那留着娶媳妇的钱啊。等哪天有空了,请姐姐吃个大餐就行了。”

      ﷚一个缩着头的女人,不즐敢上前。张巧慧认识,低声向两个人介绍了一下:“王巧红,厂里不开工了,她丈夫又残疾。唉,她们家是附近有名的困难户䰬。”

      祝生延直接招呼她过来了,王巧红还是有些胆怯:“我是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只用到手的活?”

      “她男人倒是挺心灵手巧的,就是工作时出了事故,断了一条腿,现在市场里开个修理铺子,生意也就那样、算是饿不死吧。可就是两个孩子不好养活了。”张巧慧说完,祝生延有些后悔招呼这个女人过来了。

      ⺶“你是什么学历?”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一边想⧳着怎么应付一下。

      “我是替家里男人问的,家里两个娃,我走不开。”

      “他们家倒是没有超生,是一对双胞胎猓。”张巧慧赶紧解释一下,这个쐍可是红线,东北在计划生育方面一直是全国的标兵。

      刘大刚听到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直接吩咐祝生延:“跟着一起去他们家看看,如果她男人能够参加基欵础培训的话,就先给他报名。学费的话ユ,不是有几个免费的名额嘛,就给他吧。”

      祝生延一愣,刚븢想问一问怎么回事儿,却看到刘大刚一个眼神。只好答应了一句,跟着女人走了。

      셮 “刘经理,要实在是不好安排的话,就算了吧。唉。”张巧慧刚从泥泞里爬出来没几天,对此感同身受。

      “有什么工作是只用手、不用多活动的┃?”刘大刚在那里像是自言自语,“他是开修理铺子的,肯定要经常检查一下电路之类的,냅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产品检验之类的?”

      “对呀,刘经理还是你厉害啊,我都忘记了。我们组装的BP机最后不就是要检验一下徒电路是不是通的吗?王巧红那口子就是修理收音机、电视机的,那个什么万用表用得可溜了。”

      没过多长时间,祝生延回来了。一个劲儿地抹泪,就是不说话。

      张巧慧没言语,她不敢去王巧矒红他们家,她知道在那里只能体会到绝望。

      ዺ “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一起糊着火柴盒···灯泡就是个15촧瓦的,我没去的时℡候鸢还没开···”一个曾经的黑社会分子也有看不下去的时候。

      “最大的孩子多大了?”

      “两个孩子一般大,都是十岁左右。”还干不了活,正是身体发育的时候。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你看这样行不行:两个孩子还在上学的年纪,就让他们下课以后到我们这里的传达室来等着爸妈下班;两个大人丑都来参加培训,培训合格后优先安排工作。老人应该还能照顾一下自己,暂时先克服一下,等条件好了就可以不用숤糊火柴盒了。”这一刻,他似乎回到了坐山虎的时代,做着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原来的两个黑社会分子,祝生延有些担心地问刘大刚:“大哥,王经理那里好꧝交代吗?不行的话,我去跟他们说一下,就说下次有机会㸎再考虑他们?”

      刘大刚看着祝生延:“你知道王经理是什么情况吗?”

      “筞女的,男人也姓江,跟大老板是一个村里的?”

      “你就知道这些?你知不知道她生了四个孩子,在快要走投无路的时候,江老板给了他们一条生路?”刘大刚在最终决定离开雪城、投靠老江之前,了解过一些情况,“博识教科培训的人,最多的就是下岗职工,然后就是没找到工作的转业军人,还有就是兰陵和任城那边刚进城的农民。ʧ这些都是庀没人看得上的弱势群体,所以,尽管我们不是慈善机构,也要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相信王经理会同意的。”

      “大哥,我都听你的,他们的培训费,我和你各出一半。”刘大刚没说,祝生延也知道,博识教∸科还收留了他们这些社会的边缘人士。 좟

       “不用,我打个报告上去,应该能够批准。一般情况下一个家庭只允许招收一个进厂,这家比较特殊,就一起申请了吧。你以为江家真的就看上这100块钱培训费了?”

      ʁ 刘大刚猜的没错,王素英看到申请报告,二话没说就批准了。同时要求:如果王巧红考核合格,优先在博识教科留用。

      这个女人是想到了自己吧,刘大刚思索着。博识教科现在扩张期,安排几个人轻而易举。之所以指븠明把她留在这里,应该是可以顺便照顾一下在附近小뱆学里读书一对子女了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