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破小公主处

      陈南生这个月的路线基本就是:

      第一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第二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第三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第四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第六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第七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第八天:白天跟着师姐们然后自己练习功法,晚上星城红楼听曲磨炼。

      一直到了这这第九天,他更大胆的去到了玩乐处,这里和那观赏处大不一样,第一点就是这人更多了,陈南生也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服装,比如加了一个扇子就比较正。

      至少看起来像一个花花公子一样,但是这和他的样子很不符合,比如这张脸,那个花花公子不是一张白净的脸,这倒是问题不大。

      接着陈南生就慢慢的入了这红楼一梦出,这里的女子穿着比较可以,叫凸显美丽,该漏的漏,不该漏的不漏。

      这外面在有着纱衣,这感觉就来了,这还只是表演,台下纷纷鼓掌叫好,这陈南生坐在了一个角落,这里仿佛与他很不和谐,他一边要坐一个比较随意的姿势,一边要要修炼,还一边要看着台上的表演,这陈南生还是个正经人呢!

      一边修炼一边看表演,关键修炼还没有进度,这第九天挑战失败,陈南生当即回府了。

      第十天:陈南生一边要肝修炼,一边要在师姐们身边保护,这实在有点力不从心了。

      所以他当即道:“二位师姐,我要准备进山修炼半个月”。

      二位师姐准备要叫上陈南生出去玩的时候,这陈南生突然来了这一句,这让两个师姐没有意料到。

      当然师姐们也表示理解,这陈南生也道:“下次回来带二位师姐到天空浏览一下风景”。

      这二位师姐才高兴的跑回了房间里,她们出来后拿来了两套衣物,这应该是上次去哪家布料店里师姐们给看他的样子给他定制的。

      身材嘛,这个自然是在陈南生入门时就留有了,这陈南生虽然很高兴,但是他却不知道,师姐们为何会给他定做衣物,这让陈南生很意外。

      不过高兴的收下礼物后就告辞了。

      这陈南生来到一处山洞中,白天在这修炼,晚上到红楼修炼,这不今晚他又来了,较之前有了改观。

      比如这看着这些舞者,渐渐的平静了,没了特别的反应,比如心跳加速啥的。

      十一日:白天洞府修炼,晚上红楼修炼,然后回洞府。

      十二日:白天洞府修炼,晚上红楼修炼,然后回洞府。

      十三日:白天洞府修炼,晚上红楼修炼,然后回洞府。

      十四日:白天洞府修炼,晚上红楼修炼,然后回洞府。

      十五日:这第十五日的时候,陈南生挑战了,自己的软肋,今天直接住进了人家家这红楼头牌之一的院子,这不还包了十天,共是五百两,这价格还可以接受,为了修炼嘛。

      今晚人家头牌都准备要和这陈南生同房的时候,这陈南生虽然进了房间,但是虽然举止间没毛病,但是表面从容淡定心里还是跳得快。

      对,你没猜错这就是前陈南生的锅,陈南生要找个理由不同房啊。

      这他想了一会到:“这个如音姑娘啊,我这是和一个朋友打赌,和他打赌我在这十天能不能在姑娘这里留下,我还要不能有轻薄于姑娘,不然我会在我这朋友面前很没面子的”。

      月如音声音很酥的道:“哦,原来公子是来打赌来的,到我这的公子都是这么说的,理由可多了”。

      这让让陈南生一阵鸡皮疙瘩,这个还不太好骗。

      又道:“如音姑娘真会说笑,这我来这当然是为赌约而来的”。

      见这陈南生如此坚决,如音姑娘也感觉到了陈南生的态度,便道:“那公子在那里睡呢?”

      陈南生道:“我在地上睡便好”。

      月如音柔声道:“那好吧,公子长夜慢慢,我先睡下了,公子随意,如果有要求,随时可以找如音。”

      陈南生:“不麻烦姑娘”。

      说着,这如音姑娘也到了床上去躺着了,这让陈南生大松一口,今天基本算挑战成功。

      十六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十七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十八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十久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二十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二十一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二十二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二十三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二十四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星城名妓处修炼。

      二十五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陈南生这些天的成长比较快,比如这可以随的的和这名妓对话而平稳,这心不跳,脸不红,耳不烫的了。

      不过这修炼还是没有进度,这个,他直接好家伙,哎,机缘还未到啊,这不机缘来了。

      陈南生从红楼出来后,在十日的时候遇到一个十分特别的人,此人一看就是就是女扮男装嘛。

      长的比女人还妖艳,不过身前无物,不过这两天陈南生和他一起上茅房的时候就否定了这个论断,这半月来总是遇见这个人,这倒也是不奇怪哈。

      只不过是陈南生没有注意他而已,他一直在暗中注意并观察了陈南生好久,这不,他今天走到陈南生身边和陈南生擦身而过还道:“这位道友可有兴趣和我一起发财”。

      这陈南生一阵的惊讶,惊讶的是他叫陈南生道友。

      不过没有管他,这个不用管,反正也没有啥问题,不过他还说了一句,“道友一天天的在此处,想来家中虽然是非富即贵,但是一天天的这样浑浑噩噩的,反正也无聊,不如跟着我一起玩点其他的,也可以少用家中的支度!”

      这个陈南生当时没啥兴趣,但是想来也修炼也无进步,到这里本来就是来修炼的,换一个地方也不错,虽然不缺银钱,但是还是来了点兴趣。

      不过陈南生纳闷的的是她是干啥的,所以陈南生马上就把此人邀请到隐秘出去,然后道:“不知道友是要我一起去干啥?”

      那人道:“我有秘法探知密室,道友可有兴趣”这陈南生想到这个人肯定有啥目的,不然不会平白无故的接近陈南生的。

      陈南生道:“道友寻密室是为了银钱?”

      那人道:“不只是,我知道有些密室中有修仙秘术”。

      那人:“你我二人还有几人一起寻一下,寻到修仙之术,这你我还有几个道友一起共享”。

      陈南生:“可否告知身份,道友”

      那人:“在下吴纯”

      陈南生:“在下陈南生”

      陈南生:“道友何时去寻那秘室”

      吴纯:“过几天便去,我自会告知道友”那人就转身走了。

      接着陈南生回到了月城林府,师姐们没在府中院里玩,想来应该是出去逛商场或玩了,陈南生和师姐们约定的半月都到了,自然就回来了,陈南生见师姐们没在,就跑到房中继续修炼。

      他想着去找一下师姐们的,但是想了一下还是继续修炼的好,但是这一切都差不多了,他感觉,其实一切都不够。

      这不他在前几天还准备了炼体术,叫啥炼液体术,平凡的名字应该不凡,这个炼体术是要把妖兽的血液通过秘药调制。

      就是在把妖兽血聚集在一个器皿中然后加入几种药材就可以了,前期后期就习惯了就不用了。

      这不陈南生在那几日就实验了一下,他这修炼啥的不太行,但是这炼体术还是没太大的毛病的,他就在山上找了一个更大的山洞然后用元婴期神念附体施法挖了一个大坑,然后把这个大坑给以秘术给镀了一圈。

      接着就是到周围的山上去准备妖兽血,这他搞定了三十多头妖兽放血才把这个坑给装慢,放下秘药,原生态的进入这妖兽血液中。

      然后催动这炼体术,刚开始还没有反应,接着这些血液就在两个时辰中被他给吸收干净了,一滴都没有剩下,你没看错就是一滴都没有剩下。

      陈南生感觉到了本身的体魄在增强,这是一种锻炼了一两年的那种力量,感觉很不错,这陈南生初次感觉到了力量的感觉这不穿好了衣物,马上就继续去准备这修炼原材料。

      但是这个周围都没有啥修炼的妖兽,于是在第三天的时候陈南生就没有感觉到力量有增强了,这看来是到了临界值了,这些原材料无法有用了。

      接着就到了更远的地方,也没太远,晚上还要去红楼修炼呢。

      接下来几天无果,陈南生就没继续练这炼体术,时间也到了,就回到了这林家,接下来的是大家都知道了,现在陈南生正在这房中打坐“假”修炼,这是因为没有进度。

      “小师弟”“小师弟”,不同的两声呼喊。

      这陈南生也听出了这是二位师姐在呼喊他,这两声呼喊,一声是那清脆的,一声是那比较沉稳正色的,清脆的自然是师姐,这后面的嘛自然是大师姐的。

      陈南生在听到了这声音已经起身跑出来房门,这在院子中看到了这师姐也正向她跑来,然后就要向他的怀里扑来,这陈南生咋会让这师姐占了便宜,邪魅一笑,脑海中有了坏主意。

      马上抱拳行礼道低头鞠躬道:“师姐好”。

      这师姐突然纳闷的停下来,然后就有点僵在原地,双手还没放下来,这不知如何反应,脸色有失望,有不可思议等,鱼龙混杂。

      这陈南生也只是要给师姐开个玩笑而已,这不有点尬,然后陈南生就主动的上前去占了师姐的便宜,抱了一下师姐,这师姐这才有了反应。

      接着陈南生还准备占一下这大师姐的的便宜的,这陈南生出去十多天都变得有点滑不可握了。

      这大师姐好像知道这陈南生的意思一样,然后就靠了过来,也抱了一下陈南生,陈南生感觉到了,这是一种混元一体的感觉,话不多说,就在刚才陈南生和师姐开玩笑的时候。

      这大师姐也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不对啊,前段时间这小师弟一脸的古板之色,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感觉,这十几天咋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过这陈南生就是这样的慢慢的改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